阡陌 初出茅庐 天下名城

望蓝 收藏 2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经过5天奔波,在第6天早上,赵木一行人终于到了北晋都城太原。太原120米高的城墙大老远的就出现在赵木等人的眼里,当真是气势恢弘,非同凡响;城下36道城门一字排开,进出有序。看着那高入云端的城墙,和城门里穿梭不息的人流,赵木的心里充满了感叹。


据说,太原原本是春秋大陆上一座边陲小城,先朝为了防卫北方异族的进攻,所以才将此地设置成了一座军事要塞。

北地偏僻,虽然多有奇珍,但是普通的物产却十分贫乏,所以异族在经济上难以自给自足,再加上边兵对其多有仗势欺压,恶意勒索之举,所以异族才会对春秋大陆各朝各代都采取敌视的态度。曾经有几朝明君都想利用自己强大的军事实力一劳永逸的解决北方边患问题,虽然也靠着自己强大的军事力量取得了几场胜利,但是北地偏僻,远离春秋大陆中心之地,物资转运艰难,大军难以在此久持,往往是不得不浅尝辙止,难以扩大战果。更可况,异族之兵虽然在数量上不占优势,但是个个骁勇异常,深明地理,往往对征伐大军造成很大的损失,而且虽然一时暂败,被迫签定城下之盟,但是却是面服心不服,一旦发现其兵南撤,太原之地空虚,又立刻举兵反叛,如是再三,再后来,搞的各朝各代都为此空费国力,难有成效。甚至有一个曾经辉煌一时的朝代,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在多年的征边之战中,而掏空了国库,弄的民怨沸腾,动摇了自己执政的根基,最终因内乱而灭亡。从此之后,北方边患日重,而春秋大陆各朝各代都吸取前朝教训,知道此地难以平服,所以都只是一味的采取消极防御的政策,希望凭借太原坚城,将异族之兵隔于中原。这就样,太原城远离了春秋大陆中心地区争权夺利,改朝换代的战火,又受到历朝君王的重视,多番扩建,最终成为了一座规模极其庞大的军事要塞群。

虽然各代有志之君都希望平服北地,但是真正做到这一点,还是200年前的太宗皇帝。唐朝太宗皇帝正是由太原起兵,与诸侯逐鹿中原,十年苦战方才一统天下。在建立新王朝之后,太宗皇帝心知北方边患之重,但是却没有急于出兵征讨,而是轻徭薄赋,让久经战乱之苦的黎民百姓修养生息,经过十年励精图治,使的国力强盛,民心归附之时,最终御驾亲征,在太原附近和敌主力决战,血战三日,最后到了两军皆疲惫,唐军已显败势之时,太宗皇帝不顾近位大臣的劝阻,毅然亲自率领自己的亲卫,向敌冲锋,此举极大的鼓舞了唐军的士气,将士们舍生忘死,跟随太宗皇帝的战旗死战沙场,终于大破敌军,杀敌三十万,退敌八百余里。此一战杀的异族实力大损,十年间无力再叛。

最可贵的是,太宗皇帝没有像其他帝王那样,以胜利者的身份对北方异族采取报复性压迫的政策。而是在战争刚刚结束之后,就派重臣深如其境地,向其宣讲天朝之仁义。在从异族派出的议和使者那里得知冬节将近,而北方之民仍然缺衣少食,难以为继,方才兴兵做乱,以求急需之资的时候。太宗皇帝在自己大军的粮草都难以为继的时候,毅然命令重臣带着自己手里仅存的全部军粮再入其境,宁可让自己饿肚子,也要先缓解北方边民的燃眉之急。此等举动,使的那些和中原对抗多年,有些血海世仇的异族使者感动而泣。朝臣未出,而四方已经纷纷来降,发誓永不再叛。

太宗皇帝见边患解除,为表诚意,宣布不再增建太原要塞,逐步撤回驻守之兵,从此异族之民可以随意与中原交流。但是失去了存在意义的太原城却没有就此消亡,而是因为中原地区和北方边地之间日益活跃的商业交往,而变的热闹非凡,这个原本充满战火硝烟的军事要塞,逐渐成为了行商的人们交易货物的中转站。中原之民从这里买到北地奇珍的同时,也加深了与北地边民的交往,消除了彼此之间的过往的隔阂和误解;北方边民也能从这里换回自己生活急需的物品,大幅度改善了自己的生活,从此再也不用为了抢夺物资而于中原兵戎相见了。双方在这里都享受着来自彼此之间的便利,感受着来自对方的善意。从此,此地再无战患,相安百年。

太宗皇帝去世之后,北方各族感其恩德,纷纷上表,请求完建太原,以张显太宗皇帝仁德于四海,流圣名于万世。继任的高宗皇帝准其奏请,下令在太原军事要塞的基础上,新建太原城。在北方边民的全力协助下,这座象征着民族团结的城池也 同成都,杭州,许昌一起挤身四大名城之列,成为春秋大陆北方一颗最为璀璨的明珠。

北晋称雄与北方以后,为效仿当年太宗之风,借前德以明今义,不仅仅定都于此,而且极力与北方各族保持盟友般的亲密关系。这样一来,北晋可谓是一箭双雕:一是太原城高池阔,素有天下第一要塞之名,便于防守;二是,这里近边地,木门一族在起兵之前本来就和北方边民联系紧密,现在更是直接从异族那里征召士兵,借用他们的力量对抗强敌:名震天下的北晋狼骑卫,基本上就是由北方各族骁勇善战的勇士组成,之所以将这支部队取名狼骑,也正是为了尊重北地勇士向来敬重有组织,有纪律,对敌勇猛的野狼之意。北晋定都于此,当真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


孙武在批旁沉吟道:“想不到北晋都城竟然如此雄伟壮丽,真不愧为霸者之都啊!”

赵木淡淡的笑了笑,转向林冲问道:“林兄弟,依你之见,若是他日要强攻此城,需要多少兵力啊!”

这一问把林冲问的瞠口结舌,目瞪口呆,面对如此坚固的城池,任由哪一位名将也没有绝对的信心回答这样的问题。


赵木淡淡的笑道:“这么说来,北晋之势当真雄霸天下,无可匹敌了吗?”

孙武林冲二人低头不语,三人由此沉吟了半饷。过了好一会儿,孙武拱手道:“北晋之势虽然非他国可比,但并非无抵御之法,南唐国弱但民富,本来根基不弱,倘若从现在开始励精图治,假以时日未必不可与之相抗!而且……”

赵木看见孙武有些吞吞吐吐,似有什么难言之处,于是笑道:“而且什么啊!”

孙武看了林冲一眼,挺着身子说道:“而且记得司马奇叔叔曾经说过,天下之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如秦之强盛,汉之富足,也最终难逃国灭,而被他人所取代。所以,国之安泰,不在于兵强城阔,而在于民心!正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

赵木轻轻的点点头,独自低语道:“民心!!?”然后看着不远处雄伟的城墙,嘴角含着微笑,久久的沉默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