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军队战斗力并不弱 曾一举歼灭10万金军主力 zt



成吉思汗一生东征西讨,以征伐为乐。当时的金国也是成吉思汗的目标之一。成吉思汗在世时,蒙金双方经过多年的战争,蒙古军队已经占领了山东、山西、河北等地区(一些地方为依附蒙古的汉族军阀所控制),金国仅余陕西、河南两地,在黄河以北只剩下河中等少数据点。


蒙金战争期间,宋朝不再给金岁币,嘉定十年,金为扩大疆域,弥补对蒙古战争的损失,以宋岁币不至,派军度淮南侵。金军的野蛮侵略理所当然遭到了宋朝的抵抗,双方陆续打了数年,据《金史.完颜合达传》记载:“初,宋人于国朝君之、伯之、叔之,纳岁币将百年。南渡以后,宋以我为不足虑,绝不往来。故宣宗南伐,士马折耗十不一存。”金军在南侵中损失惨重、损兵折将,不得不停止了攻势。


成吉思汗死后,蒙古窝阔台继位,继续执行成吉思汗的灭金政策,大举攻金。双方军队在三峰山进行了一次著名的战役,据《续资治通鉴》记载:“乙未,蒙古游骑至汴京,金完颜哈达、伊喇布哈自邓州率步骑十五万赴援。蒙古图垒问苏布特以方略,苏布特曰:“城居之人,不耐辛苦,数挑以劳之战,乃可也。”遂以骑三千尾之。哈达等谋曰:“敌兵三千而我不战,是弱也。”进至钧州沙河,蒙古兵不战而退。金军方盘营,蒙古兵复来袭。金军不得休息、食饮,且行且战,至黄榆店,距钧州三十五里。丁酉,大雪三立,金尺僵立,刀槊冻不能举。图垒以其众冲出,蒙古兵自北渡者毕集,前后以大树塞道。杨沃衍夺路而前,金军遂次三峰山,军士有不食至三日者。蒙古兵与河北兵合,四面围之,炽薪燔肉,更迭休息,乘金困惫,开钧州路纵之走,而以生兵夹击之。金军溃,声如崩山,武仙率三十骑入竹林中,走密县;杨沃衍、樊泽、张惠步持大枪,奋战而死。哈达知大事已去,欲下马战,而布哈已失所在,乃与完颜彝(即《金史》中的完颜陈和尚)等以数百骑走入钧州。”


历史界传统的观点认为,三峰山之战后,金的主力已经不复存在,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的呢?下面将予以分析。


在三峰山之战战死的金军主要将领有樊泽、张惠等、上文所引的《续资治通鉴》称:“(金军统师)布哈已失所在,”布哈在《金史》的名字叫“移剌蒲阿。”移剌蒲阿其实在三峰山之战被蒙古军活捉。“蒲阿走京师,未至,追及,擒之。”


在三峰山之战成功逃跑的金军主要将领有完颜哈达、完颜陈和尚、杨沃衍等,《续资治通鉴》称杨沃衍在三峰山之战中“奋战而死”是错误的,根据《金史.杨沃衍传》的记载,杨沃衍逃到了钧州。完颜哈达、完颜陈和尚成功逃脱之后本来应该收扰溃兵,以便再战,可是完颜哈达、完颜陈和尚却以“数百骑走入钧州,”坐困愁城。这其实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后来,蒙古军包围了钧州,完颜哈达、完颜陈和尚马上成了瓮中之鳖、束手待毙。完颜哈达、完颜陈和尚、杨沃衍都在蒙古军攻陷钧州之战中死亡。


根据上文所引的《续资治通鉴》的记载:“金完颜哈达、伊喇布哈自邓州率步骑十五万赴援。”可见金军在三峰山之战的全部兵力是十五万,也就是当时金军的主力。那么,这十五万金军究竟是否在三峰山之战中被蒙古军全歼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蒙古军在三峰山包围了金军之后,采取了“围三缺一”的战术,结果有大量金军逃出了重围(“蒙古兵与河北兵合,四面围之,炽薪燔肉,更迭休息,乘金困惫,开钧州路纵之走,而以生兵夹击之。”)



那么,到底有多少金军逃出了重围呢?据《金史武仙传》记载:“合达、蒲阿败绩于三峰山,仙从四十余骑走密县,趋御寨,都尉乌林答胡土不纳,几为追骑所得。乃舍骑,步登嵩山绝顶清凉寺,谓登封兰若寨招抚使霍琢僧秀曰:‘我岂敢入汴京。一旦有急,缚我献大国矣。’遂走南阳留山,收溃军得十万人,屯留山及威远寨。立官府,聚粮食,修器仗,兵势稍振。”武仙竟然在三锋山之战后还可以“收溃军得十万人,”而这个数目占了三锋山之战中十五万金军的三分之二左右,可见,那些认为三峰山之战后,金的主力已经不复存在的观点是错误的,蒙古军并没有能够在三锋山之战中全歼金军,只是打了个击溃战。


武仙率领的十万金军虽然在其后与蒙古军作战中也受了一些挫折,但实力并没有受损,直到“(金天兴二年)二年正月,仙阅兵,选锋尚十万。”


真正全部歼灭在三峰山之战中漏网的十万金军是什么部队呢?答案是宋将孟珙的部队。史载孟珙曾多次击败武仙,迫使武仙“易服而遁。”孟珙最后“降其众七万人,获甲兵无算,”七万人只是投降的数目,并不包括歼灭的人数在内。由此可知,武仙部在孟珙的打击下已经全军覆灭了,这是发生在宋朝绍定六年的事。我在《南宋灭残金史事之考、评》一文中说得较详情,现不厌烦,引用如下:


金国一些将领在与蒙古人议和失败且北窜无望的情况下,购思了一个重要的战略决策,即是企图集中力量占领宋朝四川,以待时机卷土重来。被《续资治通鉴》誉为“南迁以后,将相文武忠亮,始终无瑕者,仲德一人而已”的金将完颜仲德,自始至终都是这一战略决策的拥护者。《金史.完颜仲德传》记载:“仲德提孤军千人,历秦、蓝、商、邓,撷果菜为食,间关百死至汴。至之日,适上东迁。妻子在京师五年矣,仲德不入其家,趋见上于宋门,问东幸之意。知欲北渡,力谏云:‘北兵在河南,而上远徇河北,万一无功,得完归乎?国之存亡,在此一举,愿加审察。臣尝屡遣人奏,秦、巩之间山岩深固,粮饷丰赡。不若西辛,依险固以居,命帅臣分道出战,然后进取兴元,经略巴蜀,此万全策也。’上已与白撒议定,不从,然素重仲德,且嘉其赴难,进拜尚书省右丞、兼枢密副使,军次黄陵冈。”可惜,金帝忧柔寡断。不过,即使是后来在坐困蔡州之时,完颜仲德也念念不忘西迁。“仲德有文武材,事无巨细,率亲为之,选士括马,缮治甲兵,未尝一日忘奉幸秦、巩之志(《续资治通鉴》)。”


金国一些将领购思的占领宋朝四川的计划,与辽亡之后,残余的辽军进军中亚,建立西辽,实在是有某些相似之处。


金将武仙是执行这一战略决策的急先锋。武仙是残金的实力派,他在三峰山之战后,“收溃军得十万人。”这个时候,“武仙时与武天锡及邓守移剌瑗相掎角,为金尽力,欲迎守绪入蜀,犯光化,锋剽甚。”而金将武天锡亦实力超群,“天锡者,邓之农夫,乘乱聚众二十万为边患。”邓守移剌瑗也一样实力不靡,残金凭着这庞大的数十万大军,似乎复兴有望。


然而金国占蜀的计划遭受到宋朝名将孟珙的力挫,武天锡在与孟珙作战时全军覆没,“珙逼其垒,一鼓拔之,壮士张子良斩天锡首以献。是役获首五千级,俘其将士四百余人,户十二万二十有奇。”另一金将邓守移剌瑗因为作战失败,不得不向孟珙投降,“瑗遣其部曲马天章奉书请降,得县五,镇二十二,官吏一百九十三,马军千五百,步军万四千,户三万五千三百,口十二万五千五百五十三。珙入城,瑗伏阶下请死,珙为之易衣冠,以宾礼见。”孟珙多次击败武仙,迫使武仙“易服而遁。”孟珙则“降其众七万人,获甲兵无算。”至此,数十万金军灰飞烟灭......


宋将孟珙在绍定六年期间成功的全歼了数十万金军,而蒙古军在同一年中没有一场战役有这样的辉煌的战绩。因此结论是,歼灭金军主力的实际是宋将孟珙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