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沟晓月——29军和7*7事变那些事2

毛瑟1932 收藏 0 147
导读: 在此期间,全军时常举行长途山地野营拉练,冯治安、张自忠等率领全副武装的官兵,按照战争状态忽走忽停,以此锻炼耐力和应急能力。据佟泽光回忆,张自忠师长除了因公外出,每天总是身先士卒到操场。张师长的练兵方法,不是站在高高的土台上,看者大家操练,而是按照训练课程项目,找一两个士兵做单人示范,召集干部都来围观。另一方面,冯治安对第37师进行了人事调整,撤换作风懒散的参谋长黄维城,以张樾亭继任。张早年毕业于保定军校第一期步科,1932年9月又在陆军大学第六期完成学业,根据第29军实际情况,亲自编写了战术系统教材,深得

在此期间,全军时常举行长途山地野营拉练,冯治安、张自忠等率领全副武装的官兵,按照战争状态忽走忽停,以此锻炼耐力和应急能力。据佟泽光回忆,张自忠师长除了因公外出,每天总是身先士卒到操场。张师长的练兵方法,不是站在高高的土台上,看者大家操练,而是按照训练课程项目,找一两个士兵做单人示范,召集干部都来围观。另一方面,冯治安对第37师进行了人事调整,撤换作风懒散的参谋长黄维城,以张樾亭继任。张早年毕业于保定军校第一期步科,1932年9月又在陆军大学第六期完成学业,根据第29军实际情况,亲自编写了战术系统教材,深得宋哲元、冯治安等赏识。另经宋哲元同意,与冯在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一期同学的刘自珍、何基沣分别担任第37师副师长和第109旅副旅长。

1932年8月,南京发表宋哲元为察哈尔省主席。9月,宋哲元履任,将29军驻地作了调整。37师109旅移驻张家口、赤城、延庆,师主力驻和顺、昔阳;38师112旅移驻张家口、蔚县、阳原,师主力驻平定、娘子关、井径;新成立的卫队第1团驻张家口;卫队第2团驻汾阳。不久,经过张学良点头,29军又成立一个暂编第2师,以刘汝明为师长,部队驻沁县、武乡。10月,冯玉祥到达张家口,意图联络旧部,在抗日旗帜下东山再起。

1933年1月3日,日军攻占山海关。张学良命令29军所辖各部向三河、宝坻、蓟县、玉田、香河一带移动。宋哲元把38师223团的两个营留在张家口,担任冯玉祥的警卫部队。2月上旬,北平军分会将29军编为长城线上对日作战序列陆军第3军团,任命宋哲元为总指挥。17日,第3军团奉命移驻热河接第4军团义院口至喇嘛洞一带防务。3月4日,承德陷落,长城各口告急。29军改守冷口迤西至马兰峪止,长达300余华里的长城各口,其中包括董家口、喜峰口、罗文峪等要隘。8日,宋哲元令37师以三屯营为中心,担任城子岭口至潘家口之线,并派有力部队接替喜峰口、宽城第53军阵地。冯治安当晚令109旅急行军驰援喜峰口,217团打头为前锋。喜峰口位于遵化东北110华里,南距热河的平泉190华里。系明代尕颜等三卫入贡之通衢。两侧群峰矗立,险要大成。9日,日军混成第14旅团一部击溃第53军抵抗,占领喜峰口东北制高点。赵登禹急令王长海团长率部反攻,经数小时激战,肉搏多次,将制高点夺回。10日一整天,双方在喜峰口附近来回拉锯撕杀,几处高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赵登禹旅长腿上被炮弹片擦伤,仍旧督战不退,直到落暮后,战势稍缓,才回三屯营医伤。受宋哲元差遣,赶赴前线的萧振瀛在火线上与赵登禹通了电话。萧问:“闻你腿部受伤?”赵说:“很好,没有关系。”萧说:“希望都死于前线,为国尽忠。”赵爽快地回答说:“好!”

为出敌不意,争取主动,宋哲元与冯治安、张自忠等人商定,决定对鬼子进行夜袭。挂彩的赵旅长自告奋勇带队杀敌。宋哲元遂命赵登禹旅长率第217团、第224团和第218团一个营与第220团手枪队,从左翼出潘家口,绕攻敌右侧背;佟泽光旅长率第226团和第218团一部,从右翼经铁门关出董家口,饶攻敌左侧背;王治邦旅长率第219团和第218团一部,待赵、佟两路得手后,相机出击,以为牵制。11日夜11时,赵旅夜袭队悄然疾进,官兵们在冰雪中急行军,情绪非常高涨。12日凌晨,224团到达三家子、小喜峰口;217团到达狼子洞、白台子。鬼子万万没有料到中国军队竟会雪夜奔袭,不少未及清醒即被29军官兵的大刀砍去头颅。次日晨4时,赵旅攻占小喜峰口、蔡家峪、西堡子、后杖子、黑山嘴等十余处日军据点,摧毁了驻白台子的敌指挥所及炮兵阵地,缴获敌作战地图等重要资料。佟旅夜袭队出铁门关后,接连袭破跑岭庄、关王台之敌,并与第217团在白台子取得会合,携手南攻喜峰口东北高地日军。王治邦旅长也指挥所部跃出阵地攻击当面之敌。天明后,鬼子组织火力居高瞰射,29军官兵攀攻至为艰难。激战到下午3时,两路夜袭队和正面攻击部队一起撤回。

日军以第6师团等部增援混成第14、第33旅团。第4旅团及骑兵第8联队,直扑罗文峪。罗文峪在遵化北18华里,东北距喜峰口110华里,地处喜峰口与古北口之间的长城凹入处,倘被敌占,则喜峰口的左后方受到威胁,势必无法立足。暂编第2师从逃难民众中得知日军南犯,严阵以待。16日拂晓,日寇先头沿半壁山向罗文峪迫近,企图夺取三岔口高地。38师228团跑步绕出黄崖口,截击日军,迫敌退去。17日上午8时,日军步炮兵联合,分向山楂峪、罗文峪进攻,暂编第2师力战不退,猛掷手榴弹,肉搏冲锋,阵地得失数次。刘汝明当晚抽调王合春营自左翼夜袭敌后,以减少正面压力。18日晨,刘师长亲率手枪队督战,日军伤亡甚重,被迫后退。是夜,暂2师1旅1团和第228团分别潜出沙坡峪、于家峪,日军出现动摇。刘汝明急令正面防守部队全线出击,前后夹攻鬼子。战至19日天明,敌全部撤退,部队向罗文峪北推进10多公里。

29军以冷兵器砍杀现代化武装的日本侵略军,实在是有些悲哀和无奈。但在传媒眼里这太富有惊险传奇性了,当时的全国报章争相报道,其中不免渲染描绘,说什么日军为了防止刀刃砍断自己的脖子,灵魂不能升天,纷纷特别订制“铁围脖”,来保护自己的头颅不被砍掉。《大公报》则在3月16日的社评中指出:“连日宋哲元部在长城喜峰口血战,已达一星期。砍杀之众。掳获之多,打破中日军队接触以来之纪录,而论其军械设备之不充足,后方组织之不完全,视第19路军在上海抗日时之环境,直不可以同日语。在此艰苦困苦中,竟能使骄妄气盛之日军,受偌大打击,此诚足为中国军人吐气。”20日,宋哲元在北平向新闻界报告所部在喜峰口、罗文峪一带作战经过,声称日军伤亡在6000人以上。

象征国防和民族统一的长城最终未能以其古老的御术御敌“关外”,5月31日,中日双方在塘沽签定停战协定。根据协定,中国军队退至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州、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所连之线以西、以南地区,尔后也不能越过该线;日本军队为确认第一项实行情形,则可用飞机或其它方法施以侦察,中国方面应加保护并予以各种便利;长城线以南及第一线所示之线以北、以东地区之治安维持,以中国警察机关担任。警察机关不可用刺激日军感情之武力团体。

“塘沽协定”使中国失去河北十九个县与两个设治区的完全治权。中国军队不得进驻所划定的停战区域,即使地方警察,也必须于事实上,仰承日方鼻息,否则将受“刺激感情”的指责,蒙“破坏协定”的罪过。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兼代委员长何应钦对此解释说:“若在平津附近背水一战,其结果平、津亦难保守,彼时日人必助叛逆,组织又一傀儡政府,更难保其不沿黄河、长江流域以侵略中原。且华北全部军费,所持者为平、津两地之税收;万一平、津有失,粮糈无着,后果堪忧。有此三种原因,一切正在秉承中央意旨,妥慎办理,与淞沪停战,同一万不得已之办法。”日本方面为此沾沾自喜地说:“塘沽停战协定的成立,暂时结束了满州事变的军事行动。但日军越过长城线,在关内河北地区设置有力据点这件事,意味着作为将来进入华北的第一步,也可以看作迈上了中国事变的路程。”

第29军序列(1932年12月)

军长宋哲元

副军长秦德纯

参谋长张维藩

总参议萧振瀛

第37师师长冯治安

第119旅旅长赵登禹 第110旅旅长田春芳 第111旅旅长王治邦

第38师师长张自忠

第112旅旅长李文田 第113旅旅长佟泽光 第114旅旅长黄维纲

暂编第2师师长刘汝明

第1旅旅长李金田

第2旅旅长李曾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