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沟晓月——29军和7*7事变那些事

毛瑟1932 收藏 0 2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卢沟晓月-29军和七七事变的那些事

1937年7月7日,北平热浪袭人,连续的阴雨使永定河水略有上涨,晚上10时30分左右,卢沟桥附近响起的枪声划破了仲夏夜空。11时许,日军扬言一名士兵失踪,日本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向冀察政务委员会提出交涉,要求进入宛平城内搜查。中国方面表示日军演习未经许可,士兵下落不明不负责任,拒绝日军入城。8日晨5时,日军一个中队从铁路北侧地区向宛平城进攻。29军37师219团在团长吉星文带领下奋起抵抗。卢沟桥畔的枪炮声揭开了中华民族神圣抗战的序幕。

晋南改编

要说第29军,首先要从宋哲元说起。宋哲元,字明轩,1885年10月30日出生于山东省乐陵县一农民家庭。七岁时开始在舅父沈兰芬先生的私塾读书,接受中国传统文化,诸如《尚书》、《春秋》、《左传》。1907年,宋哲元在北京考入武卫右军随营武备学堂,毕业后分配到第6镇见习。1911年,调左路后补军第1营哨长。1913年,转调京卫军冯玉祥第2团前哨哨官,从此,宋在冯部先后任连长、营附、团附等职。1921年5月,冯玉祥第16混成旅护送陕督阎相文入陕讨伐陈树藩,宋哲元因功升任团长。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冯玉祥部东攻河南,郑州一战,宋哲元再建功勋,晋升为旅长。当时冯部辖五个旅,旅长分别是张之江、李鸣钟、宋哲元、鹿钟麟、刘郁芬,时人称之为“五虎将”。

1924年9月,冯玉祥驱逐曹锟下台,电请孙中山北上共商国事,同时与胡景翼、孙岳联盟,正式组成国民军,冯任总司令兼国民军第1军军长,宋哲元任第11师师长。1925年,宋哲元又兼任热河都统。1926年,国民军在南口大战直奉联军,宋哲元率部由热河经多伦,西退绥远。9月,由苏联返回的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加入国民革命,并率全军参加中国国民党。1927年,冯部东出潼关,宋哲元先是任北路军总指挥,旋就第2集团军第4方面军总指挥。10月,出任陕西省政府主席,成为一方大员。1930年4月,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结盟反蒋,宋哲元指挥第4路军在豫东与中央军对垒。9月18日,左右战局的张学良通电拥护南京,宋哲元奉命抽调部队回洛阳,作退却掩护部署。

随着反蒋军的节节败退,冯部将领吉鸿昌、梁冠英、张印湘、王修身、孙连仲、张维玺等纷纷投受改编或缴械。据说宋哲元在洛阳时,也收到过南京空投的第24路军总指挥的委任状,宋当时看过后就撕掉了。宋哲元主张将所有能够掌握的部队,分头从郑州以西抢渡黄河,占领晋南,再作进一步打算。冯玉祥则坚持要沿陇海路交相掩护,全部向陕西撤退。9月27日,宋哲元仅率田春芳、赵登禹、吕秀文等少数部队,由洛阳突围西去,孤军转战数天后,于10月6日退驻潼关。因咸阳以西陕甘地方武装群起反冯,事实再要西去已不可能。18日,宋率部撤离潼关,连夜强渡渭河,退朝邑、韩城一带集结,设想和刘郁芬部会合渡黄河。怎奈晋军将渡船悉数扣留东岸,有意拒绝西北军进入山西。宋哲元一再电请阎锡山放行,阎压根当作没收到。这时大雨倾盆,兵士被服尽湿,饥寒交迫。好不容易才在韩城河岸找到三条小船,宋哲元只得抛下大部队,率少数人马仓皇渡河,辗转到达晋南,第4路军后续过河的只有赵登禹第25师、孙玉田特务团等千余人。相较同样溃退到晋南的张自忠、张人杰、鲍刚、张遂印、刘汝明、魏凤楼等部,宋哲元这次损失惨重。上述各部,以张自忠第6师保存最为完整,计有两个旅又一个团,合约5000人,其次是刘汝明部、张人杰部。

宋哲元将残部拨交张维藩,意由刘汝明改编,自己北上太原会晤阎锡山。在山西大饭店,宋哲元遇到了心腹萧振瀛。萧振瀛系吉林扶馀人,小宋五岁。中学毕业后在其七叔创办的烧锅酿酒厂从事商业活动,后兼任商会董事。1912年,萧考入吉林省立法政专门学校。毕业后投身奉军,历任吉林督军孙烈臣部军法官、参谋、营长、团长等军职。1920年,在吉林省田赋管理局局长任上,主持开荒,大获好评。1922年,萧当选国会众议院议员,开始活跃在北京政坛。后成立“民治促进会”, 指责吉林省政,不容于省长王树翰,而离东北。1924年秋,经李鸣锺介绍,参加西北军,历任绥远省临河设治局局长、包(头)临(河)道尹兼五原县县长等职,在整治黄河河套和供应西北军粮草方面卓有成绩。后代表冯玉祥去苏联商洽军事援助,圆满达成任务,为冯所器重。冯玉祥五原誓师后,任命萧为宋哲元部军法处长。萧振瀛平时喜欢吹萧和笛子,有次同僚询问去苏联的情形,萧说某次取道蒙古戈壁,沙漠无路汽车迷途,两日未进食,差一点误入敌阵被俘。众人问萧如果被俘将如何,萧不答,举笛吹奏一曲“苏武牧羊”,全室顿时被感动,第5师师长冯治安起立说:“大哥,我们要向你学习”。1927年,萧振瀛以西安市市长兼任第4方面军军法处长,在“清党”问题上与冯玉祥意见相左,释放了被捕的3000余名青年。冯玉祥为此大怒,欲以违反军令之罪杀萧。因萧为人耿介,性格豪放,待人诚恳,在军中人缘俱佳,幸得宋哲元等人从中说项,调为第2集团军参议。中原大战西北军溃败,萧振瀛得知宋哲元迷茫三晋大地,急赴太原出谋划策。

宋哲元握住萧振瀛的手,流着泪说:“只等你来,见面后即回天津,兵溃散仅余千人已嘱交刘汝明。”萧说:“我们救国之志未达,何谈解甲归田,今天应该反思昨日之非,决定明日之计。”宋认为队伍溃散,起事已晚。萧则自信张自忠、冯治安、赵登禹等人可以共生死,并愿去南京运动改编事宜。萧振瀛连夜趋车运城张维藩处,过曲沃时,张自忠等正候萧来决定未来,张对拥护宋哲元存有异议,毕竟自己拥兵半万,宋只千余。萧对张说:“都是患难弟兄,弟等既然听我,我拥戴宋哲元,皆为兄弟之义,你与冯治安分率部队,赵登禹等依次,刘汝明若能来,另作安置。”张自忠听了后,爽快地说:“只要大哥领导来作,我必服从到底。”萧振瀛说服张自忠后,赶赴运城,张维藩也赞成拥宋举事。赵登禹尤其表现爽直,对萧说:“干不干由大哥决定,能报国,作团长营长都行。”联络的差不多,萧在运城召集会议,张自忠、冯治安、张维藩、赵登禹等一致同意萧振瀛决定,部队编成一个军,宋为军长,张、冯为师长,赵等为旅长。

一切就绪,萧振瀛返回太原,向聚义银号贷款两千元作赴京旅费。抵达南京后,在于右任推荐下,得以谒见蒋介石,蒋原则上同意改编事项,嘱萧具体找何应钦落实。何的回答令萧失望,原有第27路军编制,不过已取消,只能容候安排。这一容候就是两月之久,望着南京的绵绵细雨,想到部队在晋南风餐露宿,衣物无着,萧振瀛焦急万分。千方百计通过蒋介石的秘书高凌百,再次见蒋。翌日晨5时许,蒋介石在官邸楼下看到萧振瀛,问其何事。萧说:“现在是5时25分,可否三分钟谈话?”得到蒋许可后,萧首先分析了华北形势,进而指出山西为华北核心,张学良据有东北,如再得太原,势必增加中央统一难度。蒋介石显然对华北问题具有浓厚兴趣,问萧有什么想法。萧即提出以宋哲元等西北军将领拒张迎南京,并策动晋军将领反对东北军入太原。蒋介石数日后又召见萧振瀛,明确表态允按所请编一个军在运城整训,并嘱萧向全权负责华北善后的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请派令。

萧振瀛马不停蹄,赶赴天津谒张学良。此时孙良诚的代表郑大儒也在津,要求归孙改编晋南西北军。萧经过东北同乡万福麟、刘哲、莫德惠的居间帮助,终于使张学良下令以宋哲元为军长。1930年11月,晋南西北军统编为第3军,下辖两个师。宋哲元曾一再要求多编一个师,想要刘汝明担任师长,但始终未获通过。宋只得改任刘汝明为副军长。至于参谋长人选,宋哲元想到了秦德纯。秦是山东沂水人,毕业于保定军校第二期步兵科。最初在第5师任见习排长、团部参谋。后调任皖系参战军第1师参谋。1920年,秦以陆军部差遣入陆大正则班第六期,时长江上游总司令孙传芳委任秦为上尉参谋,驻京办事,约定毕业后到孙处任职。1923年,陆大毕业的秦德纯单方面“毁约”,原因是孙传芳增派王金钰担任驻京负责人,秦认为自己得不到重要。后经人介绍到了豫东镇使王文蔚处任上校参谋长。此后秦混得不错,1926年4月,已是第24师师长,不久又改调第27师师长。1927年,奉军借口帮助吴佩孚收复武汉,意图进入中原。秦为河南自卫军第1军军长,表现两头讨好,张学良说秦是“头脑很不简单,志在看风驶船。”6月,秦部改编为第2集团军第23军,秦任军长。1930年,阎冯等联合反蒋,秦为第2方面军参谋长,兵败后赋闲北平,在宋哲元恳托下,秦委托陆大同期同学鲍文樾,运动张学良发表宋为军长。事成后秦从北平赴晋,以经年苦战,心力憔悴为由,力辞参谋长一职,宋暂时将其安排为总参议。1931年1月,第3军改番号为东北边防第3军,秦德纯改任副军长,萧振瀛以总参议兼任军法处长。6月17日,陆海空军总司令部重编驻晋部队新番号,东北边防第3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29军。9月,第29军移驻平定、阳泉,第38师第227团脱离了建制。经过萧振瀛等人的努力,第29军从此均能按月发饷,每次发饷随给一张薪饷清单,官兵感到非常稀奇,以前跟冯玉祥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发过全饷,每月只能借支鞋袜费若干元。

1932年2月,阎锡山出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极力策划中原大战后滞留山西的“客军”离境。萧振瀛在天津接到蒋介石电报,欲调第29军到江西参加围剿。宋哲元等人对调军离晋,都表示不愿意。萧振瀛、秦德纯再度四处活动,说明阎锡山回归太原有坐大之害,第29军愿借调动之机,进驻榆次、阳泉,以扼守太原咽喉。这个计划得到了张学良的同意。3月,第29军在调动中迅速占领榆次、阳泉、和顺。阎锡山气极败坏地派代表找到萧振瀛,谓山西地界,不准任意驻扎。萧回答说:“山西亦中国领土,我军愿驻此,即可驻此。”

序列补丁:

东北边防第3军(1930年12月)

军长宋哲元

副军长刘汝明

参谋长张维藩

总参议秦德纯

军法处长萧振瀛

第1师师长冯治安

第1旅旅长赵登禹 第2旅旅长王治邦 第3旅旅长李金田

第2师师长张自忠

第1旅旅长黄维纲 第2旅旅长佟泽光 第3旅旅长张人杰

长城御侮

第29军移驻晋东后,军部及第37师驻榆次;第38师驻平定。和南方血肉横飞的“剿共”战事相反,第29军在大山环绕中得到了一个安定的环境,宋哲元抓住这一难得的时机,从思想和军事两个方面开展练兵运动。面对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侵华的步步紧逼,宋哲元特别注重勿望国耻的教育,士兵在吃饭前,要唱《吃饭歌》:“这些饮食,人民供给;我们应该,为民努力。日本军阀,国民之敌;为国为民,我辈天职。”每逢国耻日,开饭时馒头上都印着“勿忘国耻”四个字;或者令官兵禁食一天,反省国耻。还规定在每日的朝会中,带兵官与士兵必须有以下高声问答:

问:东三省是哪一国的地方?

答:是我们中国的!

问:东三省被日本占去了,你们痛恨吗?

答:十分痛恨。

问:我们国家快要亡了,你们还不警醒吗?你们应当怎么办呢?

答:我们早就警醒了,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同奋斗!

另外,宋哲元利用相对比较充裕的财政条件,组织中上层军官读书,《四书》被列为必读之书。指示幕僚编写《义勇小史》,收录岳飞、韩世忠、文天祥、史可法等历史上的英烈事迹,以培养官兵的爱国思想。1932年夏天,第37师和第38师的营、团长,共同在和顺县北门外麻衣山举行了一次夏令会。每天早晚两次课,每次两小时,军事方面讲解《坦能堡的会战》。生活方面强调艰苦朴素,力戒奢侈腐化。后来还举行了以《孟子》为主题的学术竞赛,参加者从全军选拔而出,第38师团副胡重鲁以满分获得第一名,宋亲自将刻有“鲁重弟珍用,宋哲元赠”字样的铜质墨盒奖给胡团副。军事上,宋哲元特邀绰号“铁脚佛”的尚云祥为武术教练,尚将“五行刀”中的实用部分传授军中有国术根基之人,然后逐步向全军教授,使西北军时期的大刀片得到了进一步发展。此外,尚还在刺枪技术中溶入中国传统武术中的枪术,编成三套套路,包含刺、挑、拨、拦、撞等技法,可谓独具特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