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潞游击队始末

毛瑟1932 收藏 0 766
导读:龙潞游击队始末 就在60多年前的1942年5月,日军侵入滇西,云南、保山告急,昆明一些爱国团体、人士和青年纷纷倡议支援前线,抗敌为国。龙陵象达朱晓东(前国民革命军第十路军三十八军九十九师中将师长)之子朱嘉锡(国民党中央军校军官高等教育班第八期学生),目睹国破家亡、山河破碎,在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朱嘉壁、张子斋等同志的影响和鼓励下,毅然毁家纾难,抗日救国。 朱嘉锡在昆向龙云抗日请缨,组织滇西旅昆许多青年学生、爱国青年、热血男儿,组建了一支部队番号为“昆明行营龙潞区抗日游击队”,朱嘉锡被龙云

龙潞游击队始末

就在60多年前的1942年5月,日军侵入滇西,云南、保山告急,昆明一些爱国团体、人士和青年纷纷倡议支援前线,抗敌为国。龙陵象达朱晓东(前国民革命军第十路军三十八军九十九师中将师长)之子朱嘉锡(国民党中央军校军官高等教育班第八期学生),目睹国破家亡、山河破碎,在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朱嘉壁、张子斋等同志的影响和鼓励下,毅然毁家纾难,抗日救国。

朱嘉锡在昆向龙云抗日请缨,组织滇西旅昆许多青年学生、爱国青年、热血男儿,组建了一支部队番号为“昆明行营龙潞区抗日游击队”,朱嘉锡被龙云委任为游击队司令,并兼任龙陵县县长。朱嘉锡随即在昆明晓东街他的私宅进行筹备工作,同时将昆明西郊海源寺朱家祠堂作为整训地点。当时参加游击队的,有云南陆军讲武堂第19期毕业的军官郑作用、云南大学讲师甘襄庭、中央军校第8期学生金完人、中央军校昆明分校第5期军官训练班毕业的王开秀等人,有第60军自愿投效参加的军官刘叔良、肖光品、梁国兴、马仲义等10多人,有龙陵县旅昆高初中学生方南天、张建秋、钟品贵等10人,还有知识青年司正培、王嘉禾、缅甸华侨战船时工作队(当时属缅甸总支委领导)的队员有赖风、范中平(又叫范正、范润发)、谢惠敏、许曼夫、钟秋、冯中生,以上7个均属广东梅县人。

朱嘉锡司令对以上人员作了分工。朱嘉锡任命金完人代副司令一职兼任第一大队大队长,罗小池任参谋长,甘襄庭任支队政治部主任,刘叔良任军械主任,钟品贵任支队军需主任,张剑秋(又名张维伦,龙陵象达张家坡头人),方南天在政治部工作,王嘉禾担任摄影师。游击队在筹组期间,昆明行营颁发给游击队“关防”一枚,一份五万分之一的龙陵地区军用地图,由云南政府拨给2.4万元,配发50瓦手摇式电台一部,10余支云南兵工厂仿造的79步枪,几十个地雷,数万发步枪子弹,几十颗手榴弹。其余的步枪30支,轻机枪3挺,其它武器装备和军需物资都是朱嘉锡七拼八凑,才凑了几万块,嘉锡在确实没有路子的情况下拿定主意将先祖遗产变卖移作公费,购买枪支,补充器材医药等。并将“茂恒商号”的股金全部取出来,购买了仿造79步枪30支,俄造雪克加立夫式转盘轻机枪3挺,黄色炸药和手榴弹若干。之后,又将南屏电影院的股金黄抽出,用于购买药品。当时购买的药品主要有立西林(青霉素),当时,由于战争的因素,此药不易买到,且价格也很昂贵。朱嘉锡司令几经筹措资金,都不足矣,最后下决心将昆明晓东街铺子变卖10间,用于游击队组建经费。朱嘉锡先后变卖家产,共挪垫40万余元。朱嘉锡还拟出《龙潞游击队工作大纲》,内分要旨、组织、任务、训练四个部分,大纲规定:组织隶属昆明行营,活动区域为龙陵、潞西一带地点。主要任务是袭击敌人,破坏交通,扰乱敌后,侦察敌情,严防汉奸,救助伤员,协助军队。

游击队在筹组期间,朱嘉锡司令把全部人员集中于昆郊海源寺,施以短期训练教育。主要内容为抗战形势与政治宣传和战斗方法,并试讲美国战地女记者埃德加•斯诺写的《西行漫记》中的红军游击战术、谍报方法、武器使用、爆破方法、投弹方法等。

朱嘉锡在昆组织训队伍,购买枪支弹药后,临行前在昆明晓东街设宴和朱嘉壁、张子斋、常绍群等一些地下党话别,朱嘉壁等许多地下同志莅席赐教,朱嘉壁在席上讲了话:“希望大家不要把旧军队的恶习带到游击区里去,要吃要穿,要枪要炮向敌人要去,不要骚扰百姓,不要乱来。”在后来朱嘉锡带领的这支游击队武器装备虽不好,但纪律比较严格,官兵不准骚扰百姓,大家在生活上同甘共苦。

远征军的护士

朱嘉锡带着100多人的队伍,于1942年6月8日离开昆明,乘上西南运输处拨发给游击队的三辆卡车,一路途经楚雄、下关、保山。在途经下关时,朱嘉锡带队伍住在下关住了一个星期,在取得李根源先生和宋希濂总司令的帮助后,又在下关征集了一些当地爱国青年、散兵、游勇,在下关时队伍已发展到300多人,为了便于游击队联络办公,在下关西大街成立了游击队驻下关办事处。

到保山后,由于施甸交通制约,只好将三辆卡车停放保山,在保稍住几日后,300多人的大队人马一路徒步,中途受到施甸坝区各族群众的热烈欢迎,游击队过由旺时,由旺人民拿出家里最好吃的食物给游击队吃,临别前,由旺人民给游击队的同志煮盐鸡蛋,做米团,给他们带在路上吃。到了施甸街后,又得到地方绅士段子勉和杨自湘的盛情款待,游击队大队人马吃住在杨家(现施甸甸阳宾馆址)、甸阳中学两处,让他们有一路回家的感觉,也第一次品尝了施甸独具地方特色的腌辣食品。

6月27日,游击队大队人马正式进驻施甸万兴天王庙,和地豪坤杨世柳家。并在杨世柳家正式挂牌成立“龙潞游击队司令部后方办事处”,不久后,沦陷的龙陵县政府在杨家正式办公,朱嘉锡兼任龙陵县县长职。从此,两套班子,一块牌子,合并办公,实行“军政合一”,便于开展抗日和县政府工作。

1942年7月13日,朱嘉锡带领300多人的队伍,从酒房打黑渡口强渡怒江天堑,进入敌战区,开展敌后抗日游击工作。开始先进驻龙陵平达平安村,建立游击队抗日根据地,成立司令部。

朱嘉锡带队进驻龙、潞敌战区后,随着队伍的不断扩充壮大,其间又收编了潞西勐戛杨思敬带领的“潞西青年抗日救亡团”、余有福带领的“傈僳抗日队伍”,还有平达蒋三元的自卫队和象达张维曲的“紫巾团”等等龙潞两属一些爱国人士、学生,队伍突然发展到800多人,但由于枪支弹药严重不足,很多队员尚属徒手,傈僳族队员们大多带来土枪和驽箭,又加之龙芒日军大肆对游击区进行扫荡,捉拿游击队家属,游击队不得不转战于茫茫林海中,时常下坝扰敌,将敌人整得晕头转向。

为游击队弹药补充之事,朱嘉锡多次回昆,和龙云协调。由于朱司令回昆之久,游击队在龙陵山区,内部蒋三元叛变,在汉奸的煽动下,内部发生了互相残杀的事件,后因常绍群副司令及时处理,才得平息。

为了便于中途运输队和联络,由队员王开秀率领队员10多人在打黑渡东岸酒房街子设立联络站,负责供应转运及临时对伤员的救护等工作。

游击队重视谍报工作,到象达后即对象达周围28公里内的公路附近的咬郎、邦夫、大厂、泽烟河以及平达、小平沟、小米地一带都布署情报网点,组织速递步哨、传达情报、掌握敌人动向。游击队还注重保密工作,把龙陵、潞西两县军用地图的地名或高地都用数字代替;在通信时,如写给朱司令的称呼为先生,有关军事情报用白矾水写在信纸的字里行间,对方接到后,把信页漂在水盆里就可把真的内容看得一清二楚。

龙潞游击队在龙潞开展游击战争的三年间,他们吃尽多少苦头,历尽许多艰辛,多少次躲过了敌人的枪林弹雨,给予敌人以沉痛的打击,声东击西,将敌人整得坐卧不安。朱嘉锡带领着几千人的队伍,深入龙陵、潞西、镇康、遮放、畹町、陇川、梁和、盈江、腾冲等地,曾建立多个抗日根据地。他们匍匐于阴冷崎岖的路途之中,但是他们的心里依然怀着火种。游击队里有相当一部份不敢暴露身份的中共地下党员,他们边打仗,边传播革命种子。在保山滇西这块热土上,他们是最先传播革命种子的先行者。

那个年代,龙潞游击队在万兴天王庙和杨世柳家办公,县政府在杨家办公两年零两个月,游击队在施甸沙沟成立办事处,在施甸街子杨白湘家成立施甸转运战和后方骡马大队,施甸西山村回族马应才带领四十多人的回民参加游击队抗日,昌宁卡斯蒋家山蒋宗祯带领200多人的农民自卫队参加游击队等。各地爱国绅士、热血男儿纷纷投奔抗日、报效祖国。在滇西各地有相当一部份人参加朱嘉锡的龙潞游击队,有一部份战士还战死疆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杨思敬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游击队家属为了躲避日、伪军的追杀,毅然跨过怒江,离开潞西勐戛、大新寨、龙陵象达、蚌渺、镇安、思腊等地逃难到施甸万兴天王庙,后到施甸下同邑段子勉家、团树朱家、大竹蓬段家、清平村段家、卖糖村、龙家村李家、永平村等,都有龙、潞逃难过来的家属,施甸人民捐粮、捐物,让出住房,伸出了援助之后,让这些逃难家属身处异乡,得到了人间温暖,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在滇西抗战期间,朱嘉锡带领的这支龙潞抗日游击队所付出的牺牲是难以名状的。朱嘉锡司令在祖最需要他的时候做出的那种勇敢姿态,是时代甩赋予的,也是值得人们敬仰的。在他牺牲后,他的两个女人,带着儿女们,默默地忍受着哀愁迷惘的感受,是两个伟大的女性。

1845年初,滇西缅北的反攻战均已取得胜利,游击队奉命停止活动,接受收编。朱嘉锡司令所带的2000多人因不服国民党收编,想投靠共产党朱家壁的队伍,遂带队从遮放出境,最后遭国军的围追堵截。由于副司令周景云和马仲义大队长运筹帷幄,朱嘉锡所带队伍才躲过一难,最后从芒腌渡口回境,朱嘉锡在龙属平安山(今木城),第一次处理了善后复员工作,龙陵、潞西两方面由赵有弼带回去,安置回家,外地官兵愿意回家的发给路费,不愿回家的留在龙潞自谋生路。最后一次在平安山开会时,朱嘉锡清点人数,全队还有1754人。朱嘉锡最终带了300多人的丽江 “小霸王”队,昌宁蒋家蒋宗祯队、保山、施甸等地队员回到昌宁卡斯蒋家山,最后一次处理了善后复员工作。他到羊邑乘他的专用吉普回到昆明去了。他原定回昆明后,再组建原班人马到滇南找朱嘉壁,可是,回昆后不久就被龙云软禁于五华山两年之久,这一切都成了泡影。两年后,龙云放他出来,他又在文山、建水组织了一支反蒋武装,遂被西南特务组织暗杀于建水。第二十集团军任命常绍群为少将高级参谋,支队以上指挥官幸免任命为校参议(但均不到职,各自走散),其余军官2000余人,空运去贵州独山,参加对日作战。

不是千山万水的阻隔,而是历史的辛酸。多少年后,这些参加龙潞抗日游击队的队员们,有的因国情不好漂居海外,成了异国他乡的亡灵;留在国内的很多人都饱尝了世事的风雨。由于过去参加了游击队的这段历史,成了历届“老运动员”。世事变故,风雨沧桑,60多年过去了,今天他们还依然健康的活着,但时间老人又是残酷无情的,岁月留不住这些已到体力衰惫晚年的老人。在我们采访的云南8个地洲市中,都有龙潞游击队的老队员,现健在已93岁高龄,最小的也有80多岁,有位80多岁的老先生还隐居在深山茅屋,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有的老先生已卧床不起,苦度终日。

日前,在保山市的隆阳区的杨柳、城南、金鸡、蒲漂;昌宁的卡斯;施甸的万兴、姚关、酒房、甸阳、仁和、由旺、等子、太平;龙陵的木城、平达、象达、勐糯、碧寨、腊勐、镇安、龙江、龙山、龙新;腾冲的下马场等乡镇,都有健在的部份当年的龙潞游击队的老英雄。

60多年前的那个年代,在滇西这块热土上,正是浸满了鲜血和眼泪的一个年代。在这种国家危难、民族遭受欺凌的时候,朱嘉锡能够站出来,不企求沉缅于城市的安宁生活,他毅然冒着枪林弹雨,把青春热血洒在了这片焦土上。再说,很多队员在战场上成了无名英雄,直到今天,一些牺牲在战场上的队员还没有能够记起他们。虽然事情已过了如许岁月,但朱嘉锡和他的战友们那种热爱生活并为它献身的胸怀与人格,那种英雄气概,是那个时代精神中最崇高的东西,早年就给人们以狂喜,并有着很多耀眼的光彩。

回顾历史是为了更好的获得智慧和启迪。

朱嘉锡司令当年带领的龙潞抗日游击队的队员们,是十分罕见的人物,他们应该值得人们怀念和追忆,那些一直埋藏在人们心底的往事,应该得到再现,作为一种爱国主义教育,启迪后人,勿忘国耻,爱我中华,爱我保山。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