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夹浦镇受到支那军的攻击?肯定是支那军小股溃军所为。夹浦镇驻防的小队一定会将其消灭的。日军第18师团第五十六联队第三大队长冈田大尉开始接到夹浦镇打来的电话,根本不以为意,但旋即从井上搞出小队长焦急的喊话声中听出了不详。井山搞出小队长在电话中喊道:

“攻击我们的,是支那军的主力,炮火很猛,已打下了大半个镇子,很快就要攻到我指挥部了,请求大尉阁下立即派军支援。”

冈田大尉忙问:

“进攻你部的支那军有多少人?”

“人很多,不下一个营,主要是炮火太猛。炮火太猛,我军的阵地全被炸翻了,死伤惨重。”

“为了大日本帝国,井上君一定要坚守住,等待援兵。”

冈田大尉放下电话大喊:

“全大队集合。”

十五分钟后,第三中队已经派出去了。是乘八辆卡车去的。第三中队一定能赶在夹浦镇失陷之前赶到。他相信帝国一个小队的士兵驻守的小镇,不是支那军轻易能攻陷的。

但事实面前冈田大尉不得不承认自己判断错了。井上小队在第三中队出发后十分钟,全体玉碎了。井上的最后一个电话的内容是他将率小队最后的士兵发起最后的反击。二十分钟后,随大队行进途中的冈田大尉接到第三中队发来的电报。电报说:第三中队已向夹浦镇发动了试探性攻击,但敌防守火力很强,有重型火炮,虽然已发现敌重炮位置,但苦于中队五零迫击炮射程不够,不能给敌打击。希望大队快速增援。卡车已在归途中。

驻守长兴的日军的卡车一共只有十四辆,已被一中队带去八辆。于是第二批出发的队伍只能是六辆。每辆车挤满了三十个人,才将第二中队的一半并大队的直属炮兵小队派出去。卡车太少了。冈田命令部队立刻坐马车出发。在出发前,冈田对小野次郎中尉说:

“小野君,长兴城就交给你了。”

小野中队是二大队的。冈田大队全部出击,留守的就只有小野中队了。在后漾村冈田的大队遇上了从夹浦前线回来运兵的卡车。第二中队与另一个炮兵小队终于可以上车了。


机步二连连长苑凯上尉站在李家大院的屋顶上,用望远镜查看着镇西的战况。镇西是略有起伏的坡地。日军增援部队来得很快。二连在镇西只来得几个小坡地上挖成散兵坑,还没有来得及将散兵坑向左右扩展,连成曲折的战壕。苑连长从望远镜看着敌军士兵从卡车里跳下了,在整顿队形。他们在步兵炮的射程之外。现在连属步兵炮排正在小镇里建立炮兵阵地。副连长在风火墙边的电话旁,正对着电话喊着:

“我命令你在五分钟之内完成发射准备。”

苑连长相信陈排长会准备好的。陈元跟了苑连长多年了,如果二十分钟的时间他还不能做好发射准备,那他可以去死了。

苑连长身材高大,络腮胡子,看上去很威猛。不只白天,晚上也很威猛。这话是他老婆说的。苑连长是原保安团少数有老婆的军官之一。

日军会向前推进到我军阵地前二千米左右建立出发阵地的,和炮兵阵地的。苑凯看到日军的几个掷弹筒组跟在日军散兵线后向前移动。看着日军的散兵线推进方式,苑凯不禁笑了。落后啊。独立旅早就不用这种推进方式了,这样的队形最容易受到敌轻重机枪的攻击。独立旅的推进是以班与小组为单位,以不同的间隔交替掩护推进。在密集的火力面前,被动杀伤面是完全不一样的。

看来日军还不知道我们拥有九二步兵炮。这样也好,就让他大摇大摆地建出发阵地吧。

苑连长看到在敌向前推进的过程中,自已三排、二排的阵地很是沉静。二排担任镇子前方三百五十米左右西偏南方向的防守。三排但任西偏北方向的防守。各班依托坡地挖成散兵坑,战线并不相连,前后错落,交叉火力可相互掩护。一排在镇子里作为预备队。苑连长对自己的部队很满。连续的胜利使得自己的部队充满了信心,日军也早已没有那么可怕。就像苑连长一样,站在屋顶观察敌情,腿已不抖了。亭子山一战开始前,苑连长的腿还是不听使唤的乱抖。撒了两泡尿打湿了裤脚还止不住。

苑连长看到二、三排的阵地上,除了观察哨,大家都埋头扩宽自己的单兵壕。现在连的人数已扩大为二百八十人,苑连长差不多成了营长的了,而三个排长也差不多成了连长了。现在全连扩大的不只是人数,而且火力也大大加强了。炮兵排也小枪换炮了。四门八二迫击炮加三门九二步兵炮三门三七反坦克炮。炮连也没有这样的规模。

也成立了重机枪班,高射机枪班。这是以前所没有的。重机枪班阵地在两个排的结合部空地后一百米的小高地上。从那能给两个排以持续火力支持。高射机枪班隐藏在夹浦镇的东北两个方向。一旦日机前来,将形成交叉火力,将其击落。三门反坦克炮在村口建立阵地,它可以以直射火力发射杀伤榴弹攻击敌机枪阵地和步兵。所缴获的日军掷弹筒已装备到班了,每班二门。轻机枪也由原来的四挺增加到了六挺。同时加强了四支花机关,以及一支九五式阻击步枪。这些兵器的增加极大地加强了班火力。原暂105团的士兵几乎都换上了自动火器。步枪组已成花机关与步枪的混编组了,这样大大加强了突击组的火力。当然现在的步兵班已不是原来的十四人,而是二十六人。这样的连火力。国军自然不能比了,就是日军也被远远超过了。比得过日军大队的重火力了也有过之。谁让咱拿下了后方基地呢?苑连长笑着想。

鬼子的第一波次进攻开始了。敌排成三排,每排三十人,每人间距五米,每排间距十五米左右,向前推进。其余的在二千米外列阵以待。果然日军进攻的目标是二排与三排间的结合部。二排与三排之间有近二百米的间隙。以前国军因为部队火力弱,这么大的间隙那就是排兵布阵时候的最大漏洞。步枪火力虽然能够打到这个区域,百米之外的射击准确性已难以把握。很容易被日军突破。但这一次鬼子打错了算盘。不说位于结合部后一百米的重机枪阵地,日军将通过的地域左右还各有两挺机枪,和能迅速移动精确打击的阻击步枪,以及共四门的掷弹筒。

苑连长笑了笑,打电话给两个排,说:

“将鬼子放到五十米的距离再打。”

又打电话给炮排,将炮口对准敌炮兵阵地。没有命令不准开火。打电话给重机枪排,敌前进到阵地前一百五十米处开火。

苑连长一招手,卫兵过来递上一杯茶,刚泡上的,苑连长吹吹水面上的茶沫,喝了一口。嘿嘿,好茶。

重机枪阵地打响了,三条火舌头在敌散兵线上来回舔着,带动着枯树叶,泥块、断草以及人的血肉。左右两侧是两挺轻机枪和阻击步枪完全不同步的射击声。四支掷弹筒不断地发射着炮弹,两枚一组,两枚一组。

日军无论如何是冲击不起来了。被子弹击中与没有被子弹击中的,可以说是同时倒地。倒地后的日军前进后退几乎都不可能,只要一动就会招来密集的弹雨,和精准的阻射。也就五分钟时间,三个波次的日军,前两个波次都已死伤殆尽,而第三个波次的日军,一个个恨不得一头将自己扎进泥土里。

炮兵排这个时候接到了苑连长的命令,两发试射。苑凯眼见着两颗炮弹,只有一颗离目标五米外炸响。接着是三发急速射。三门九二步兵炮,三门三七反坦克炮,四门八二迫击炮。一发急速射,敌阵地就几乎同时被十发炮弹击中。三发急速射后,敌出发阵地上一片销烟弥漫。

苑凯一拳头砸在副连长的大腿上大喊一声:

“痛快。”


日军几乎是在地上游着后退了一千米。二排、三排的突击组跃出了战壕。苑凯从望远镜里看到这几个突击组的战术动作,把他鼻子都气歪了,除了几个人外,一个个都直着身子大呼小叫地向日军伤兵处冲去。苑凯看到两个士兵被日军伤兵击倒。苑凯气得大骂。没办法,这些刚补充到连里的士兵就这素质。冲出一百米后,这几个突击组清扫了战场,消灭了日军伤兵,拖着缴获,往自已阵地跑回来。

苑凯虽然知道这些直着身子跑动的士兵回去肯定是会被自己班长骂个半死得,苑凯还是一个电话打给二排,一个电话打给三排将两个排长狠狠骂了一通。

炮兵排正在向预备阵地转移。炮兵排没话说,都是老保安团的士兵。没话说,精锐中的精锐。重机枪班也是,他们在忙活着。

苑凯将观察指挥的任务移交给副连长,一时半会日军不可能再组织进攻。苑凯要到二、三排的阵地上走一下。现在我连的实力已暴露,下一次进攻就没这么好打发了。苑凯有些不放心,要去下面看一看。

炮排是没话说的。苑凯和炮排排长及几个士兵都拥抱了一下,就去了二排阵地。二排的士兵们正在扩展他们的战壕。苑凯拿起一把锹也干了起来。士兵们看连长过来挖战壕,原本高兴的心情,是更高兴了。

“连长,刚才我们排打得怎么样?你在上面看得清楚不?”

“打得好。我看得真真的,真过瘾,真想下来跟你们一起打。”

“连长你就在那镇着吧,这些小鬼子还用得着你?”

“妈的还是在下面打过瘾啊,下回见了营长我要跟他说我不干连长了,你们中有人想干吗?我们换一下。”

“连长你说的是真的?”

一下站起一大片。吓得苑凯扔下锹就跑。到三排阵地他还心有余悸,紧闭着嘴一个字也不说,只是拿着锹挖战壕,直到副连长派通讯兵来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