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十八节 战后清点

xy99991 收藏 18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杨浦一刺刀刺进一个装死的小鬼的腹部,搅了一下,再拔出。看他疼得两头往中间环,杨浦骂道: “狗日的,不知道老子们是尸尸要过刺刀吗?” 说完又一刀刺进去。随着第二刀的刺进,耳边所有的枪声、炮声、手榴弹声,全停了,吓了杨浦一跳。忙往四周看。身周的战士也在四处乱望。 夜风真凉,浑身汗湿的杨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杨浦一刺刀刺进一个装死的小鬼子的腹部,搅了一下,再拔出。看他疼得两头往中间环,杨浦骂道:

“狗日的,不知道老子们是尸尸要过刺刀吗?”

说完又一刀刺进去。随着第二刀的刺进,耳边所有的枪声、炮声、手榴弹声,全停了,吓了杨浦一跳。忙往四周看。身周的战士也在四处乱望。

夜风真凉,浑身汗湿的杨浦喘着粗气,突然对着飘着雪花的墨一样的夜空发出狼一样的长嚎。


“奉师部命,独立旅自十日起向敌发起进攻,先于亭子山夜战袭敌,全歼敌一个中队自中队长以下一百八十二人。我军阵亡二十七人,重伤十三人,轻伤六十八人。缴获枪弹无数。后转战二百多里,于十六日夜子时发起对宜兴城的攻击,于十七日光复县城宜兴,全歼敌二个中队自二个中队长以下三百一十五人。我军阵亡四十一人,重伤二十六人,轻伤八十三人。幸不辱命。独立旅。

刘副参谋长面色凝重地走在宜兴满是碎砖乱瓦的街道上。自九一八以来,中国一直是丧师失地。今天独立旅首开中国军队,光复一县之城之记录。这不只是独立旅的骄傲,自豪,同样也是所有中国军民的骄傲、自豪。

中国人生于此长于此,几千年,历经苦难,但从不畏惧,百折不挠。任何困难都会战胜,也一定能战胜。

这封电报,刘理用字用句都很谨慎,只是这几日来战事的汇报,但每念出一字都心潮汹涌。来独立旅之前,刘理只是怀着必死之心,却从未想到如此荣光的一份战报会出自已手,会出自己所战斗的团队。从未想过自己会是其中的一员。如此死则无憾了。宁国的战士出征前都回家告祭过祖宗,而自己没有,自已的家乡已在日军铁蹄之下。但我现在可以告祭祖宗,我,刘理,一个不孝子孙,今天终于为你们生存战斗过的土地立下功勋了!

刘理现在去的地方是西城日军物资仓库。现在战场已打扫完毕,各部已报上毙敌数,与自身伤亡数。宗各部所报数,宜兴一战,毙敌三百一十五人。敌无一生还。战场缴获物资在清点中。

在仓库外看到了一连的警戒哨。哨兵喊出:

“口令?”

“杀敌。回令。”

“奋勇。”

刘理一行走了过去。一连长钱大胡站在营区门口。

“是副参谋长。敬礼。”

刘理还礼。钱连长在前领路,边走边说:

“刘副参谋长,这次咱可大发了。”

“怎么?”

“你知道光坦克就多少辆?”

刘理故作镇定地说。

“四十辆。整四十辆啊。还是日军最新式的九五式坦克。还有三十五辆装甲汽车。二辆指挥车,在最里边。”

“这里是弹药库。多大啊,九间屋子。这边是医疗用品和药品仓库。”

“那边空地是油料库。那边是各种军用品。”

“这边是武器库。这四间是存轻武器的。三八步枪三千多条,九五式阻击步枪一百二十支。花机关五百支。轻机枪120挺。九二式重机枪三十挺。九三式高射机枪六十挺。那边五间里全是炮,我统计了一下,掷弹筒八十门,九二式步兵炮十二门,三七反坦克炮十二门。七五山炮九门。105重炮四门。”

“这边一块空地上是二百二十辆汽车。坦克就在那边。”

“另外还发现三百一十匹战马。”

嘿嘿。所有的人都笑傻了。


一个小时后,部队被训速收拢。卡车开始被改造,即在车厢的两侧遮上棉被,用铁丝固定好,然后全部用水浸透。一会就冻硬实了。改造好一台,一台就开到仓库,装满物资后,驶出宜兴城。那边的坦克在加油,装弹药,在试车。

坦克的前灯大开着,杨浦试着转动点火开关,同时脚踩油门。他只有三次机会。三次不能将火点着并开出一百米的,就将失去坦克驾驶员的姿格。他们班会开汽车的已全试过了,也将因失败而获得的经验告诉他。他是全班的希望。如果他再不行的话,他们全班将成为步兵。连开装甲汽车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在一开始连里就让各班作了挑选。他们连分到的装甲汽车的数量是三辆,九五式坦克的数量是二辆。挑选装甲汽车的,将不能参加坦克的挑选。反之一样。

第一次失败了。杨浦额上的汗下来了。定了定神。杨浦第二次扭动点火开关,这一次杨浦成功了。脚下轻轻地踩着油门,他要让发动机先运转一下,同时也让自己有个适应的时间。杨浦在一分钟后,终于下了决心,脚踩离合器,右手往前一推摇杆,只听一声挺清脆的轻响。档挂上了。九五式坦克的档住设置是:共四档,前为一档,回空档,再回是二档,再回是三档。其实挂档对于杨浦来说并不是难点,也没什么难点,难点就是手感,不熟悉,没玩过。

杨浦左手轻握方向杆,左脚慢慢地松离合器。右脚缓缓地踩油门下。动了。现在车外全班,乃至全排的人都在欢呼。这是他们排的第一辆坦克动了。坦克怪叫着慢腾腾地向前爬。一米、二米、三米。杨浦干脆不换档,反正别人也看不出他作弊。杨浦只是手握方向感轻踩油门。一百米终于到了。杨浦浑身湿透了。顶盖盖已经被打开了。黑呼呼的,看不清是谁。声音也听不清。杨浦爬出来透了口气,细小的雪花打在杨浦的脸上,好清凉,好舒服。全班上车。杨浦大喊一声。原来已全班分好了战位。班里炮打得最好的是陈二狗。自然是炮手。机枪要数吴江打得好。吴江是机枪手。副班长梁栋是车长,也就是观察手了。几个人都进了战车,其余的人也已上了车顶,蹲在履带档板上。杨浦大喊一声,都坐好了,开了。杨浦拐上专供坦克进出的道路,在仓库离西城墙最近,刚从城墙上开出的大缺口这一便道上,开出宜兴城区,向城外的旷野开去。这是一片大空地,原来可能是田地,很平整,这里现在就是独立旅的试车场,练车场,各种大灯开着,车声隆隆,到处是人的欢呼声。偶尔还有因为车辆逼近了要相撞而产生的惊叫声。


还有点睡意朦胧的七十七师彭位仁,打开参谋长刚递过的电报夹。这个时候参谋长亲自过来将他叫醒一定是有重要的事。参谋长看着彭师长好像只瞄了一眼电报纸,手一松,电报夹从手中一滑落到地面,身体就向后倒。参谋长连忙将彭师长扶住。彭师长站住身形,大喊一声:

“叫宪兵,叫宪兵,把郑雄这个疯子给我抓起来。”

“抓郑雄干什么。”

“你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什么亭子山一战消灭日军一个中队,什么攻克收复宜兴歼敌两个中队。他以为是写小说啊,想怎么吹就怎么吹?就凭他一个破保安团?”

“是独立旅。”

参谋长连忙纠正。

“那也叫旅,也就是哄他玩的,给他个旅长,他还当真的,就越吹越大,一个大队的日军还在宁国他干嘛不打,要深入敌占区,还横扫几百里,做梦啊,当日军都是空气。把他给我抓过来,我亲自踢他成猪头。”

“那要是真的呢?”

“真的?你也相信是真的?不会吧,老弟,是不是要看看医生?”

“你看要不要发电报证实一下。”

“你看需要吗?”

彭师长真得抓狂了,这可是一向沉稳理智的参谋长啊!

“他们这份战报同时也发给了军部和战区司令部。师长,你找什么?”

“我的枪呢?我的枪呢?”

“你不是说儒将不带枪吗?”

“对了,警卫员。”

警卫员跑进来。立正敬礼。彭师长说:

“把你的枪给我。”

警卫员一时不明所以,楞在那里。彭师长大步过去,一把掏出警卫员的枪,就往外冲,参谋长连忙拉住,说:

“彭师长你要干嘛?”

“我要干了那小子。别拉我!”

几个主官都过来拉住彭师长。彭师长被强按在椅上,大口喘着粗气。一会参谋过来报告,军部来电报查证独立旅的战报,战区司令部也来了查证的电报,最后一个是武汉大本营的电报。玩大了玩大了。彭师长又冲了起来,几个人都拉不住。冲到门口彭师长一下摔倒在地上晕过去了。

彭师长回过气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行军床上,猛回过神来,跳起来。发现参谋长就在身边,忙拉着参谋长的手说:

“老弟,这次我是完了,你看有没有办法补救。”

“我已向各方发了电报,回说,正在查证中。”

一个参谋手执电报夹跑进来,说:

“武汉大本营电报,据军统敌占区宜兴谍报人员电,我国军一部昨晚十二时对敌所占之江南重镇宜兴发起了猛攻,一小时后光复宜兴城。望你部确证是不是七十七师独立旅所为。速回电。蒋中正。”

彭师长望着参谋长,参谋长望着彭师长。大眼望小眼。半天。两人同时平静地说:

“我们去作战室。”

路上,彭师长从容地问:

“小刘不是在独立旅嘛?给他发个电报,小刘我还是信得过的。”

“师长英明。”

心中焦急万分,面上却从容淡定。全师的主官都过来了。都在等回电。屋子里这个叫静啊,静得让人寒夜里都身上冒汗。彭师长脸上的汗就这么不争气地滴了下来。

“师长,你擦把脸。”

一个手脚麻利的勤务兵绞了个手巾把子过来。

“为什么?”

“师长,你脸上有汗了。”

“是吗?”

彭师长刀一样的目光扫过去,勤务兵全身一寒,手巾把子落在地上。勤务兵忙弯腰捡起。好重的杀气。猛张飞也不过如此吧!勤务兵想。

彭师长的脚下湿了一小块的时候,情报参谋以标准的跑步动作,跑进作战室,高声说:

“报告,独立旅回电。”

彭师长语气很平和地说:

“念。”

“上封电报就是独立旅中校副参谋长刘理所发。”

彭师长缓步走到参谋长的的面前,伸出右手抓过参谋长的右手,死死地握着,握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参谋长的眼睛,他要透过这双眼睛看到参谋长真实的灵魂。参谋长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彭师长轻轻地点了点头,以只有参谋长一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

“兄弟。好兄弟。”

转身以无比沉静的语调说:

“杨参谋,你记录,我部独立旅奉命自十日起向敌发起进攻,先于亭子山夜战袭敌,全歼敌一个中队自中队长以下一百八十二人。我军阵亡二十七人,重伤十三人,轻伤六十八人。缴获枪弹无数。后转战二百多里,于十六日夜子时发起对宜兴城的攻击,于十七日光复县城宜兴,全歼敌二个中队自二个中队长以下三百一十五人。我军阵亡四十一人,重伤二十六人,轻伤八十三人。”

“向各方回电吧。”

彭师长签过字后,将电报夹还给情报参谋说。彭师长没有听到作战室里的欢呼声,他又一次晕倒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