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十六节 石门尖丘陵休整

xy99991 收藏 23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独立旅的伤兵都留在了亭子山的山洞里。有两个医护兵留下照料他们。虽然和赵武一起行军战斗才两天时间,而且他大部份时间算是躺在担架上度过的,但已是战友了,就得告个别。夏立明代表班里去看了他一下,希望他早点养好伤,早日归队。

天还没黑透部队就出发了。不抬着猪一样重的赵武,全班行军都很轻松。班里新来了三个兵。全分在步枪组。现在步枪组由两个分成三个了。夏立明还是步枪组长,现在他的组少了一人。原来他们组的金磊,调任新成立的三组组长。调进的是刚分来的陈二狗。原五十军的,在宜兴跟一批自己军的人流散到这里亭子山的。下山探路的说是四周都是日军,就不敢走了。这两天陆续有好几批人汇聚到这。人数达到了三百多。今天早晨看到有大部队过境,不知底细,李少校没敢出来联系,结果被你们的部队搜出来了。下午,对部队进行了重新编组。李少校因不肯跟独立旅行动,被毙了。一共毙了十一个,六个是军官。然后从三百多兵中身体健壮的,挑出一百多,分到各个连。其它的全去了后勤部队。

才走了一个小时,陈二狗的脚步就拖了起来,喘气声也不均匀了。夏立明拿过陈二狗的步枪,说:

“我来扛吧。”

“长官,我行的。”

陈二狗有些慌了。

“没事的,你跟上就行了。”

一个小时后,已摔了好几个跟头的陈二狗又有点跟不上队了。夏立明拿过陈二狗的背包。陈二狗觉得身上一轻。走远路少根胳膊肘儿都是好的。虽大口喘着气,却也跟得上了。

“陈二狗,你们部队上是怎么训练的,这么点路就吃不消了?”

“长官,我们可是很少这样行军的。”

“那怎么行军?”

“我们是国军精锐。很多行军都是有车运送的。我这腿脚在我们连还算好的,要不我也不能从上海一路退到这,腿脚不利索的大概都被日本人杀了。”

夏立明不说话了。又拿过陈二狗的子弹带。

行军经生地岗过下寺,部队以战斗队形快速通过了广德至下寺间公路。经马峰岭、山北、砖桥,到十三湾部队休整了一个半小时。今晚的行军没有昨晚急。一路都在辨认着方向。这条路线虽然走过几回,但每次在记忆不能确定的时候,要从发到班里的简易地图确认。宿营地石门尖丘陵地区。


石门尖丘陵地区已是在宜兴境内了。

宜兴向有“陶都”之称,所产陶瓷种类极多,有细陶,精陶,均瓷,青瓷等几十大类数千个品种。在琳琅满目的宜兴陶器中,最有名的是紫砂陶。

砂陶的原料含有三氧化二铁,呈紫红色,所以称之为紫砂。紫砂陶主要品种有壶,杯,瓶,鼎,碗,盘,碟,等等,造型丰富多采,尤以紫砂茶壶最为出色。紫砂壶 取其泥料本色,朴素,雅致,赋有民族风格,有深紫,朱红,淡黄等多种颜色。紫砂壶制作缜密精巧,里外不施釉,在烧结得十分致密的沙土中间有肉眼看不见的小 气孔,故而透气性能良好。用紫砂壶泡茶,没有丝毫的化学变化,茶汁特别清醇。紫砂壶经久耐用,壁内存积的茶锈,名曰“茶山”,如在空壶中注入沸水,也有茶 叶清香。 此外,用紫砂锅蒸炖鸡,鸭,肉类,味道鲜美,肉嫩汤醇。

宜兴素以陶瓷工艺扬名。从几何印纹硬陶和原始青瓷到精美的紫砂陶,均为陶中上品。宜兴制陶技术精益求精,不断改进。宜兴陶器发明创造于五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成熟于晋宋,大放异彩于明清。相传春秋时代的范蠡与西施,亦曾在此制陶。故后人称为“陶朱”公。

刘理副参谋长白了一眼正无事大白话的郑雄。部队连续行军作战需要休整,同时也是需要为下一阶段的行军作战作准备。在亭子山意外地收编了三百二十七名溃兵,一百多编入各连,也需要一个消化的过程。这些溃兵多数作战素质不行,士气低落,如果不是因为远离宁国大本营,完全是可以将他们送回编入集训营,等训练好再编入部队的。情况不容许。任由他们散了,时间长了又会沦为盗匪,为害乡里,更甚者可能沦为汉奸伪军。单独编组,又怕不好控制,就强行分拆分进各连。这两天各班都在做夜间班进攻训练,虽是临阵磨枪,总比没有的强。

宜兴啊,宜兴。好地方啊。郑雄还在念经。

刘副参谋长没兴趣理他。他仔细查看着宜兴城的平面图。这是“烈火计划”里本来就有的。当时刘参谋长没有太过注意。战场情况是千变万化的。战机也是稍纵即逝。但刘副参谋长完全没有想到,这张图还真用到了。参谋处现在正在将这张图进行刻板油印,等侦察员的详细情报回来后,就可以将这些情报补刻上去,然后油印,发给排一级指挥员了。

第一批侦察员在部队到达的当天晚上就送回了第一批情报。驻守宜兴的鬼子是两个中队。其中一个是运输中队。而野战中队则不满员,只有一百人左右。宜兴自十一月二十八日被攻陷时起,就是日军第十集团军114师团与第九师团的重要补给基地。每天从此处进出的物资最少有上百吨。城内作战物资是堆集如山,堆满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西城区。好像还有补充前方的五十几辆坦克。

“你说日军如此重要的补给基地怎么会这么点人防守,难道不怕别人偷袭它?最少也得派驻一个大队吧。”

郑雄用手指了指地图上的一点,说:

“就是这里。”

“这里?”

刘副参谋长看到郑雄手指的是南京。有些不解,这里驻军少,和南京有什么关系?

“都想先入关中为王啊!”

“疯了!”

“他们早就疯了。他们还会一直疯下去,直到灭亡。”

“打下来是没问题,只是可惜了。”

“什么可惜?这么多枪炮物资我们能带走的只是一小部份,其它的都得炸了。”

“为什么要炸了?”

废话。刘副参谋长真的一点没有跟郑雄开玩笑的心情。不炸了还留给日本人?

刘副参谋长眼睛盯着郑雄,心想有门。这家伙一定有什么歪道道。

“夺了它,开着它们堂堂正正打回去。”

郑雄霸气十足地说。刘副参谋长晕了,这狗日的怎么想得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我们哪来的那么多驾驶员,开车的,开坦克的。哪来那么多炮手。”

刘副参谋长还真看不起郑雄了,到底只是保安团出身,哪见过世面。

“是吗?你问问你手下的参谋。”

刘副参谋长一问,吓了一跳。原来原保安团的几乎所有人员都会开车,开炮的全部粗通,三分之一达到国军一等炮手的水平。只是会修理的比较少,只有十来个会。

“坦克我相信也和汽车差不了多少。”

郑雄说。

“给会驾驶的士兵熟悉一个两个小时,我想不成问题。边行进边开炮可能不是一时半会能掌握的,停下打就是了,日军在这附近也没什么装甲部队,也没有什么反坦克炮。干他娘的。”

那还犹豫什么,赶快统计名单进行编组吧。其实现在的编组也很容易,就是将原来的步兵团改成装甲兵团就成了。

嘿嘿,这些疯子,东西还没到手,就先布置上了。要是给小日本知道了,那还不疯了?

“这样的话,那个烈火计划就要半途而废了,多好的计划啊。”

刘副参谋长不无遗憾地说。

“是啊,计划不如变化啊。也许这个计划就永远没有完全实现的一天了。我也是看到这许多坦克才突然想起可以这样干的。谁知道以前全能性训练现在起到作用了。”

刘副参谋长突然冲到郑雄面前,一把将郑雄抱住。郑雄吓死了,直喊:

“羊癫疯发作了。”

没有人笑。妈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