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十五节 亭子山

xy99991 收藏 23 4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先是作战,然后是近八小时的夜行军,途中只在亭子山休息了半小时,到达马峰山的时候夏立明已很是疲惫。这疲惫主要是来自担架,来自猪一样沉重的赵武。 他自早晨三点起就睡着了。可能是他的伤口疼得不那么厉害了。可能是止痛片起的作用。

亭子山夏立明来过,周围的地名都知道。还是在保安团的时候,夏立明跟着部队拉练过。在保安团的三年时间里,夏立明跟着部队走过很多路,爬过很多山。马峰山来过三次、还四次,记不清了。反正很熟。也知道马峰山的海拔高度是456米,有一条溪水从山上流下。

在这条小溪流经的半山腰那有块平地,是一个小山村。就叫马山村,有十几家猎户。夏立明和一家的人有些熟。他们就是这一带丘陵的猎户。这里的猎户特别穷。因为这里的山小,动物也少,没有什么值钱的动物皮毛。他们是打猎采药都干,也在山里种一点点田。每次来,保安团都给这里的猎户一点米,一些油,还有一些粗白布,所以这里的猎户对保安团的印像很好。

保安团的拉练,开始在夏立明看来就是乱跑。后来发现不是。好像是有计划的。每到一个地方的落脚点都是在山里,在小山村。其实保安团完全没有必要住扎在小山村,保安团在野外就能自已解决饮食。但每次在野外拉练,保安团都要住在小山村,在每到一个点,保安团都会在当地训练两天,或三天,然后开拔。在走之前都送山民一些东西。

夏立明仿佛是忽然想起了一样,后来两年长途拉练时,每次到一个小山村的时候,都会受到山民们的欢迎。当然山民们的欢迎只是黑红脸颊上的笑意,和请熟悉的保安团士兵去他们家玩。保安团无形中有一项规定,去山民家玩的士兵必须带上礼物。不带礼物去的士兵会被其它士兵看不起,原因很简单,保安团的士兵有钱,而且大家都是山民子弟。

夏立明走近村子的时候,已看到杨白劳了。杨白劳快四十了,和多数山民一样,健壮结实,但头发已花白了。白的多过黑的,戴着个动物皮缝制的皮帽。这就是夏立明比较熟的那家的当家的。看来他已知道来的部队是原来宁国保安团。夏立明向班长汇报了一下,就跑过去拉杨白劳的手。告诉杨白劳等部队驻扎好,他会请假去杨白劳家看他全家的。

六连的驻地和四连靠得很近,在转过村子的一片林子里。这里的坡地很缓,林子差不多是松木为主,就是冬天因为松叶的缘故,头上还有些遮挡。夏立明看到了杨浦,但没说话。这小子还好看来没受伤。只要没死没伤就行。

夏立明他们班已战死了两个了。一个是伏击秋山小队被敌掷弹筒炸死的,一个是昨晚被机枪打死的。昨晚的那个尸都没收。旅长说了,他是带他们去死的,打日本鬼子死在哪里都一样,炸成碎片祖宗也会认得的,魂飞得再远也会被收进祖坟,配享子孙香火的。凡是逃兵,胆小鬼,即使长命百岁了,也进不了祖坟。只能成孤魂野鬼。

旅长说的话,夏立明半懂不懂,但他信。独立旅的人怕是都信。战前最后一次探亲,那个时候还是团长的郑雄,在暂105团全团大会上,告诉大家,可能是所有的人最后一次探亲了。他要带大家去打日本鬼子了,要带大家去死了,每人回去记得都到祖坟上烧点纸,告诉一下地下的列祖列宗,自己要去打鬼子了,跟着团长去死了,让祖宗记得收自己的三魂七魄。旅长当然也回去祭了祖坟。旅长是文化人,还写了副对联:

三魂七魄终回祖宗 一腔热血抛洒天地

横批:碟血抗日


杨白劳家还是老样子,乱石磊成的墙,窗都没有一个。木门板已很旧,但不破,破处都被木条补上了。门外有一围树枝扎成的蓠芭。几乎和夏立明家一样。杨白劳家的老伴还在。一个普通的山里婆子。杨白劳的女儿杨英又长高了,都成大姑娘了。夏立明不知道这一次会到亭子山来,没有带东西。但他还是带了一件衬衣二块洋皂过来。还有一袋米。米是跟连里借的。以后在饷银里扣。衬衣是给老杨的,洋皂一块是给老杨女儿的,一块是给他老伴的。去屋里拉话。老杨老伴在烧火,一屋子的香气。肯定又是烧什么汤了。

“前几天夹到的,好肥的野兔。嘿嘿”

老杨笑着说。

边喝肉汤,边吃肉,也吃夏立明带过来的干粮。屋子里暖烘烘的。杨英脸红红的,眼光不时在夏立明身上溜一下。

夏立明在说这些日子打鬼子的事。还有那些死去的战友。

“精忠报国,死在哪里都一样。”

老杨也这么说。

吃完早饭,夏立明告辞出来。在屋里又饱又暖和,夏立明有些困了。再说请假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老杨家知道老保安团的规矩,也不留,送了出来。

刚才老杨说了一个事,引起了夏立明的注意。老杨说是前前两天有好几百当兵的来过村里,将村里的存粮全买去了。现在他们就在旁边的山洞里猫着。

这事可得跟连长说一下。回到六连休息的那片山坡。全连除了哨兵外吃过早饭都睡了。也不知他们吃的是什么早饭。夏立明四处看了一下,看到连部的人好像睡在那块大石边。过去一看,连长果然在那。就走到连长身边,对着连长的耳朵小声将他叫醒。

“什么事?”

张连长睡得迷迷糊糊。

“有个事我觉得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刚才我去老杨家,老杨说有一股溃兵,好几百人呢,就躲在山右边那条沟的山洞里。”

“什么?好几百人?没听错?”

张强翻身坐了起来。晃晃头,醒了醒,然后对夏立明说:

“这可是个大事,走,你跟我一起去营里。”

营部在山的另一面的一块比较平的树林里。十分钟后,张强、夏立明看到了张宁营长。张营长正在地图上找着什么?张宁一听夏立明说的话,立刻说:我们一起去团长那里。

团部在亭子山旁边的另一个无名小山的林子里。从团部可以看到几百米外的另一片树林中的后勤部队的骡马。

“你回去立即集合部队,将那边的山沟围起来。如果是国军的溃兵,就让他们现在负责的过来见我。”

“他们不听怎么办?”

“打。”

夏立明看金团长浓眉毛大眼睛的,像个读书人,说话却不是善良人。

那道沟的位置张强知道。回到营部,叫醒了传令兵,将传令兵派出去。张连长接受了任务,带夏立明一起回六连的宿营地。回到宿营地,张连长一声大喊全连结合。远远近近睡得还不算死的人听到了。连忙推醒身边的人。十分钟后,全营结合完毕。各排长已在连部领到了任务。二排长毛柯庆回到排里,副排长长向毛排长汇报部队已结合完毕。毛排长叫过三个班长,向三个班长传达任务。五班是先锋班,在排主力前五十米,全排以战斗队形,占领西山沟左侧的有利地形,封锁住西山沟,待全连到达后,向西山沟搜索前进,西山沟的右侧是四连。口令是各连的番号。

五班十五分钟后已接近西山沟,班里有几个人都知道西山沟的位置。远远地就散开队形搜索前进。夏立明弯腰向前走着。左边是朱方,右边是金磊。间距五米。夏立明的位置突前二米。夏立明看到前面什么晃了一下。连忙一挥手,朱方和金磊忙停住脚步。两个身影在视平线上晃了几晃,没了。看军服的样子,好像是国军的军服。看朱方、金磊抬枪要射,夏立明忙喊:

“别打,可能是自己人。”

夏立明一挥手,继续向前。一会儿后,他们已控制住坡顶了。从这里他们的火力可以控制沟底了。占据阵位后,全班都上来了,占据阵位。然后是全排,全连。对面的四连在打信号旗,他们也已占据了阵位了。

对面四连在向坡底喊话。喊了近十几分钟。被树枝遮掩的洞口里传出声音。四连派了个人下去了。夏立明远远看去,好像是杨浦。杨浦顺着山沟往下走。到了沟底向洞口方向走去。夏立明看到杨浦边走边四下张望,在沟底还跌了个跟头。可能很紧张。

杨浦在洞口停了停,才进了洞。十分钟后,杨浦出来了。杨浦身边走着一个穿校官制服的人。上坡穿过四连的阵地,不见了。

十分钟后,天空忽然传来了轰鸣声。就地隐蔽的命令一个传一个,传到夏立明这,夏立明也传了出去。飞机在几个较大的林子上空盘旋。夏立明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但这样的训练夏立明已经历多了。在宁国也早就见识过飞机了,知道他们在那么高,如果下面的人伏在山石间不动的话,是不可能看见的。飞机向那几个较大的林子发射了一串子弹后,飞走了。

又过了二十几分钟,四连那边的阵地有了动静,好像是张营长陪着那个校官穿过四连阵地向沟下走去。没有命令不准射击的命令也一个传一个传过六连的阵地。进洞后十几分钟洞口一个接一个的开始往外冒人。嘿嘿,怕是有三百多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