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巍生前最后一次接受采访:我的心在流泪(图)

rpdlb 收藏 1 1080
导读:一想起这些长眠于异乡的烈士,我就激动,我就有一种要流泪的感觉。50多年了,我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但我心里经常流泪。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8_28_21673_7821673.jpg[/img] 病中的魏巍为《法制周报》题词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8_28_21679_7821679.jpg[/img] "142位无家可归的英魂震撼了我" 2007年,湖北省赤壁市羊楼洞村老营盘茶山上,

一想起这些长眠于异乡的烈士,我就激动,我就有一种要流泪的感觉。50多年了,我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但我心里经常流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病中的魏巍为《法制周报》题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42位无家可归的英魂震撼了我"


2007年,湖北省赤壁市羊楼洞村老营盘茶山上,一片荒凉悲壮沉睡了半个多世纪的142位烈士墓群曾牵动了魏老的心。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正在为湖北羊楼洞一处荒山上的142位烈士寻亲,电话、网络、市地寻找,四处奔波。一个偶然的机会,老民警余法海在湖北羊楼洞发现了142块烈士的墓碑,142位中大多数是抗美援朝烈士,我父亲曾经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军人,从小的军人情怀让我不遗余力地加入到了这场轰轰烈烈而特殊的寻亲活动当中。


《法制周报》和余法海联合在全国发起了一个"寻找英魂的故乡"的活动,为142位烈士寻亲,考虑到魏老对志愿军的特殊感情,我们想请魏老为寻亲活动说几句话,号召社会上更多人加入到烈士寻亲活动中来。


当时我通过朋友找到了魏老家里的电话,他的女儿魏欣,连夜写好了采访提纲,发给报社驻北京的记者肖猛。之前听朋友说当时魏老因病情加重,一直住在医院里,老人身体状况怎么样,能否接受采访还是未知数,早前他拒绝了湖南卫视《红歌会》栏目的采访。


第二天,2007年9月12日中午,同事肖猛高兴地打电话告诉我,魏老破例答应接受我们的采访,约了下午3点。这出乎了我们的意料,我听了,激动与惊喜交加,更多的是为老人对志愿军烈士的情怀所感动,更多的是对魏老的敬重。长眠于异乡的142位烈士牵动了魏老的心,病榻上的他还在为寻找抗美援朝烈士尽自己的一份力。


"一想起这些长眠于异乡的志愿军烈士,我就激动,我就有一种要流泪的感觉。50多年了,我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但我心里经常流泪。"魏老打着手势非常激动,他紧紧地握着《法制周报》记者的手说,"你们一定要帮他们找到家乡,找到亲人。是他们的流血牺牲,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老人最后还用颤抖的笔为我们的活动题词,"我们关心最可爱的人,送英魂回归故乡。"十六个字,苍劲有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病中的魏巍为《法制周报》题词


今天我才知道,这是老人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令人欣慰的是,为142烈士寻亲的活动在社会上取得了很大的反响,网络、报纸、电视联动,经过一年的努力,到目前为止,已经为86位烈士找到了回家的路。


半个多世纪前,一篇以抗美援朝战争为题材的报告文学感染了一代人,成为那个时代的历史记忆,这就是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获悉本报在全国发起"寻找英魂的故乡"行动,羊楼洞142位英魂让这名志愿军老兵牵肠挂肚,久病在床的魏巍将军破例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老人的眼前仿佛浮现出那场战争的烟云、那些战友的面孔……


病榻上接受采访


2007年9月12日上午,记者与著名作家魏巍的女儿魏欣取得联系,她担心正在北京军区总医院接受治疗的父亲身体吃不消,不能接受采访。"在这之前,他已经拒绝许多媒体了。"魏欣说。


记者解释,这次《法制周报》发起的"寻找英魂的故乡"行动,在全国产生了很大反响,魏老的名篇《谁是最可爱的人》影响了几代人,这次活动其实是为半个世纪前的名作写续篇,意义非凡中午,魏欣突然打来电话:"我们转达了你的意思,爸爸请你下午一定过去。"


下午3时,记者准时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


走进干部楼38号房间时,两名护士正在忙着准备医疗器具,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位满脸沧桑的老人。他就是魏巍将军,记者忙献上带去的一簇鲜花。


护士小姐正准备给老人量血压换药打针,魏老不依:"人家从湖南赶过来,不容易,先接受他的采访。"他语速很慢,带着河南口音,但吐词清楚,虽然在重病中,老人给人的感觉却很健朗。

"我的心在流泪"


记者详细地向老人介绍了《法制周报》"寻找英魂的故乡"活动的情况及社会反响。(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4802117)在湖北羊楼洞发现的142块烈士的墓碑,他们的亲人分布在全国各地,《法制周报》的这次活动就是为了送英魂回家。"我是读着您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篇名作长大的。现在,您有什么话要对这些长眠于异乡荒山的'最可爱的人'说吗?"。


"是呀,一想起这些长眠于异乡的烈士,我就激动,我就有一种要流泪的感觉。50多年了,我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但我心里经常流泪。"有些激动的魏老开始打起手势,突然他紧紧抓住记者的手,"你们一定要帮他们找到家乡,找到亲人。是他们的流血牺牲,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我希望你们把这些'最可爱的人'的亲人很快找来,让烈士英魂早日回归故乡。作为后人,我们最好的纪念方式是用文字和图像来记住他们,你们《法制周报》开创了一种'新闻纪念'的方式,很好!"尽管旁边护士小姐不停催促,87岁的魏巍仍坚持要跟记者多聊一会。


记者结束采访前,请魏老为本报 "寻找英魂的故乡"活动题词。老人高兴地接过笔和本子,稍经思索,颤巍巍地写下了"我们关心最可爱的人,送英魂回归故乡"几行字。


"请你们报纸向全国读者转达我的心意:我们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应该永远记住这些'最可爱的人',记住先烈的光辉业绩,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也请你们一定要早日找到烈士的亲人,让英烈们魂归故里!"临别时,魏老特别叮嘱《法制周报》记者。


秋风乍起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噩耗:著名作家魏巍仙逝了。


尽管,我与88岁的魏巍有半个多世纪的年龄差距,尽管,我和他平生只见过一次面,但无尽的悲痛,还是涌上心头。我仿佛失去了一位最亲的亲人,心里充满了惆怅。


我想念这位中国人都认识的"最可爱的人"。

去年秋天的时候,我被单位派驻北京,成为特派北京记者。当时,一位老民警在湖北赤壁市羊楼洞村发现了142块烈士墓碑,142位中大多数是抗美援朝烈士,2007年《法制周报》在全国发起了一个"寻找英魂的故乡"活动,为142烈士寻亲,我们想请魏老为寻亲活动说几句话,号召社会上更多人加入到烈士寻亲活动中来。采访魏巍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我这个特派北京记者的身上。


9月12日,我拨通了魏巍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她女儿魏欣,她告诉我,父亲因病情加重,一直住在医院里,不可能接受采访。


我再三说明这次采访的重要意义,魏欣才答应和父亲及医院联系一下。半个小时后,魏欣突然打电话过来,她说,魏巍本人同意我去医院采访。


"早些日子,你们湖南卫视《红歌会》栏目组要采访他,他都没有答应呢,这一次竟然答应了。" 魏欣有些意外地对我说。


她这一说,我心里有了莫名的感动。


下午2时30分,我赶到了北京301医院,在门口买一束鲜花,径直往魏老的病房去。


医院一个工作人员把我领到了魏老的病房,进去的时候,病床上没有人,只放着一份当天的《北京晚报》,我刚一落座,突然从卫生间传出一个声音:"是湖南的记者来了吗?"陪我进来的工作人员大声答应了一句:"是的,首长。"接着,卫生间一阵水响,一位身穿睡衣、满头白发,脸上布满红色斑块的老人慢慢地走了出来。



这就是我20多年前就"认识"了的魏巍。

见到这位"传说"中的最可爱的人,我有些激动,赶紧起身,把手中的鲜花献给他。


"你赶了那么远的路,到北京来找我,我很感动啊",老人把鲜花顺手放在旁边的茶几上,主动伸手握着我。


老人其实有些耳背,我有些疑惑的是,我们刚才进门时,在卫生间的他是怎么察觉到我们进来的。正在我与老人打开场的时候,两位女护士推着输液架进来了,一位护士告诉我,本来刚才就是老人打针换药的时间,可老人怕影响采访,坚持要在我来以后才打针换药。所以这段时间,老人取消了午睡,只躺在床上看报纸。


听护士一说,一股暖流突然涌上心头。我真没想到,一位蜚声中外的老作家,竟然会这样"恭候"一个远来打扰的小辈。


我将我们的活动简单地向老人做了介绍,他很认真地听着。听完,他轻轻拍着我的手说:"是呀,一想起这些长眠于异乡的烈士,我就激动,我就有一种要流泪的感觉。50多年了,我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但我心里经常流泪。"说到这,老人甚至有些幽默地指着自己脸上的那些红斑对我说:"你看,我这里到处是'红色根据地',是英烈们的鲜血染红的。"


我提出了我们的想法:请老人为活动写点什么。


"我写一句话吧。"老人取出眼镜戴上,在我递过的采访本上开始写字。第一次,他写下"让我们关心最可爱的人,送英魂回他们的故乡吧。"写完,他思索了一下,摇头说:"不行,这样说太口号化了。"他翻过另一页纸,一笔一划的进行了修正:"我们关心最可爱的人,送英魂回归故乡。"如此严谨的态度,令在场的人感动不已。


写完,老人的手忽然抖颤得厉害。旁边护士忙制止我继续采访:"时间太长了,首长受不住了,到此为止吧。"


尽管,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魏老,但时常会回忆起这一次难忘的见面。


我会永远记得这次见面,永远怀念这位尊长!


安息吧, 魏老!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