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十四节 夜色真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战场打扫得很干净。日军的物资储备出乎刘理中校的估计。这一次缴获完全可以弥补这一战的消耗量。还要加上各型武器的缴获。只是缴获的弹药与独立旅的武器并不通用。此次计划将在日军控制区内作战,后勤补给将面临严峻的考验,一点马虎不得。必须迅速组建全日械连队。这是计划中本来就有的,必须迅速执行。此次缴获中还有二十匹驮马。这是很重要的。长途奔袭作战,运动作战,部队的机动力是最重要的。这一点早已传达给各部队了。还缴获了四辆汽车。汽车之类的装备必须依托公路,否则毫无用处。烧了。

至于确认已阵亡的将士则不必收敛。在出击的誓师大会上,旅长就宣布了这一条。郑旅长面无表情地说:中华大地,哪里都是埋藏的土地。如果我战死,也一样。青山何处不能埋忠骨。

战斗结束后半小时,部队按次序撤离了镇兵山。

部队向东的前进方向上有两条河。一为桐河,一为无量河。夜间渡河是行军的一大难点。最困难的是在桥上发生拥堵,最危险的可能发生踩断桥的事故。为此在镇兵桥之战发生前,旅部就派出工兵连前出到桐河与无量河,对河上的桥梁进行侦察并加固。并将桥梁加固后的状况向旅部作了汇报。

桐河郝村至南丰镇之间,有三条桥,二条是木桥一条是石桥。其中一条木桥,只是几块搭在石上的木板构成,只能过少量轻装部队。而另外两条则人与驮马都可通过。石桥最远,临近南丰镇。

无量河上有两座石桥,一座靠近南丰镇,一座靠近涛城镇。木桥有一座。都可过骡马。

旅部参谋处于是根据这些资料,将部队行军路线作了详细的规定。暂105团一营从木桥过桐河。由营部负责桥头的指挥。二营和团部旅部及后勤部队由石桥过桐河。由旅部在桥头指挥。过桐河后,一营继续由南丰镇东的木桥过无量河。二营和团部旅部及后勤部队由南丰镇石桥过无量河,但过河后,不得进南丰镇,而是向分左右两路绕过南丰镇。左路由二营一连及团、旅部组成,右路为二营余部与后勤部队组成。

部队集结地是亭子山。


夏立明呼呼地喘着粗气。六连镇兵山一战伤亡较重,阵亡四人,重伤两人,轻伤五人。轻伤的都还能行走,但装备是背不动了。能跟上部队的行军速度就不错了。重伤两个就是两副担架。夏立明所在的五班重伤一人一副担架。过桐河后,轮到夏立明抬。现在他身上的装备,除了中正式步枪和子弹带,别的都在班长刘道宁身上。虽然已多少受过夜行军抬担架训练,不管是走大路,还是走山路,都没有问题,更何况训练的时候走的都是山路,现在这小有起伏的丘陵是算不上什么的。但是这体力的消耗却是惊人的。抬担架和负重可不一样。同样的重量背在身上可能都不会觉得怎么,虽然肩上有一根吊带分去了大部份重量,但抬在手上,并且左右手还要保持平衡,这难度就大了。最难的是前后抬的人行走的节奏与步幅要协调好。尤其是后面的,一旦节奏与步幅有不协调的地方,位于后面的人,就赶快要调整。

夏立明就位于抬担架的后位。这还是他争取才得来的。夏立明是一个干什么都很主动的士兵。夏立明不但要调节节奏、步同步幅,同时还没法看路。只好不断地提醒前面的金磊,有情况提醒他。所谓有情况就是指有坑,有砖石之类可能绊着他的东西。金磊时不时说,有沟。有坑。夏立明忙调整步幅。只一公里,夏立明的内衣就湿透了。

朱方从夏立明的手中接过后位。夏立明很喘了两口气,跑去刘道宁那将自已的装备取回,仔细穿戴绑扎好。绑扎好装备是对自己好。这些夏立明是知道的。一则是绑扎好了,装备不会在身上乱晃,可以节省体力。二则不会在行军的时候发出大的响动,三则一但有敌情可以迅速投入战斗。

担架上的战友叫赵武。是在过郎溪前编入他们班的。自过飞鲤镇后,遇到的溃兵就不再送往宁国山区了,而是将伤者直接安排在远离公路村庄的百姓家。并放上五块银元,算是养伤的费用,身体健壮的,直接编入战斗部队的。体质差的就编入后勤部队。

赵武自编入五班后,是一句话也不说。

赵武和夏立明是一个组,是班突击组。但在赵武参加镇兵山战斗前没跟夏立明说过一句话。从保安团时候起,也就是夏立明刚入伍的时候起,夏立明受到的教育就是:战友就是朋友就是亲人,也胜是朋友胜是亲人。在你孤立无援在你与敌生死相搏的时候,最可靠的人就是你身边的战友。保安团成立以来就有这样的传统,战友之间可以无话不谈。每次班里新来一个战友,大家都会以最大的热情对待。

但赵武却是座冰山。拒人千里之外。赵武身高米八开外,身体健状却灵活。对各种枪械都非常熟。机枪、步枪、驳克枪,到他手里一会就成了零件,一会又成了武器。还用黑布蒙上眼玩了一回。把全班都给震了。刘班长当即下令这事全班不得外传。谁外传了,就自己请调,到别的班混去。刘道宁威胁道:

“我说到做到。”

大黄牙支得老远。一副恶心样。

班长毛柯庆问赵武想干什么,随他挑。想做班长也可以商量。不过刘班的意思他最好做班机枪手。班里有一个好的机枪手那可是太重要了。但赵武只是拿了一杆中正式步枪。于是就编到夏立明组了。于是身为组长的夏立明,就要多问一些赵武的情况,对自己组的人自然要做到尽可能的了解。

“老赵,你原来哪个部队的?”

赵武其实很年轻,年纪和夏立明差不多,但夏立明喊他老赵。

赵武没理他,只是用擦枪布擦着手中的枪零件。

“老赵,你老家哪的?”

赵武用捅条裹了擦枪布,擦枪管。

“今年多大的了,老赵。”

赵武在组装枪。枪栓拉得哗啦直响。

夏立明对正在一边看着的组里其它人尴尬地笑笑,手指了指组里其它人中的一个,又指指赵武,意思是说你们来。就到一边去擦自己的枪了。

攻打镇兵山的时候,六连是从东边的野地进攻镇兵山的。作为尖兵班的突击组夏立明他们自然在最前点。看到攻击信号后,投出一枚手榴弹后,赵武一下就冲了出去,成了突击组的尖头。四个哨兵被手榴弹炸死了。往前冲。房屋因是交错自由建的,没有规律。往前十几步,一个房门开了,冲出来一个日本兵,赵武已冲过了那个门,日本兵就向赵武的侧后一枪刺去。夏立明想开枪又怕伤了赵武,格挡又够不着。不知怎的,赵武一扭身,夏立明就看到赵武的枪托就砸在日本兵的头盔上。日本兵一下就飞到夏立明的脚下。夏立明看都没看。这样还不死,那他就是妖怪了。

但夏立明被日本兵的尸体绊倒了。爬起身,一看前面没有赵武,心想,不好,这小子一个人进院子了。夏立明连忙冲进去。此时镇兵山已到处是火光,借着这火光,夏立明看到院中赵武一个人被五个日本兵围着。夏立明连忙冲入包围圈。和赵武背靠着背。夏立明的面前是两个日本兵,两个矮子很结实,交替刺出的枪,是又准又狠。夏立明的刺杀技术在连里都是有名的。但在这两个日本兵面前,是只能招架,无法还手。也就十几秒的时间,赵武已转过身来,和夏立明并肩而立了。难道他这么快就把那三小日本干了?突击组的别的人终于进来了,他们是跑过了。他们是听到夏立明拚杀时给自已鼓劲的大喊声,才回头赶来的。那两个小鬼子没有玄念地被枪弹击倒了。这是独立旅的规矩。

赵武这一战,开始一对五,后来一对三,他的身上到处是敌枪刺割开的口子,尤其以腿上一枪刺最重,几乎穿透了大腿。不过幸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最近几天只好躺担架上了。

在担架上,赵武终于回答了夏立明的问题:

“我原来的部队番号是‘中国宪兵’。”

“‘中国宪兵’?是番号还是部队名称?”

“是番号。”

“没听说过。”

夏立明不知就是不知。山里的孩子多数都是这样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