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了吴应熊 第二部 撤退途中 第六十七章 哑然失笑

而山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size][/URL] 下午,钱云房敲开周全斌家里的大门,里面周全斌在与朱三太子商谈。 长随领着钱云房走进大厅,周全斌起而相迎:“钱师爷!” “周大人!”钱云房拱手,然后转对朱三太子行揖手之礼:“钱某见过三太子!” 朱三太子一动不动,依然对钱云房不认同他前明太子身份怀有成见。钱云房毫不在意,只是笑笑自找靠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下午,钱云房敲开周全斌家里的大门,里面周全斌在与朱三太子商谈。

长随领着钱云房走进大厅,周全斌起而相迎:“钱师爷!”

“周大人!”钱云房拱手,然后转对朱三太子行揖手之礼:“钱某见过三太子!”

朱三太子一动不动,依然对钱云房不认同他前明太子身份怀有成见。钱云房毫不在意,只是笑笑自找靠近朱三太子的位子坐下,然后掏出银票递上:“三太子!这是另一半的酬金!”

朱三太子脸色稍好些,他绝对不会跟钱过不去,接过银票瞧一眼确认无误后,方语含讥讽道:“听说上午刑部大狱万民聚众闹事,想必是钱师爷的杰作吧,既然你们随随便便就能号召数十万的民众不直接攻进刑部大狱解救世子得了,又何必再找我们呢?”

钱云房不敢居功道:“三太子谬赞了!那不关钱某之事!全是灾民感恩于世子的大善大恩自发的请愿行动!”

这话谁信?朱三太子连声哼哼。

钱云房不愿再逞口舌之能,欠身抱拳道:“三太子!钱既然你已收到,我们谈谈行动之事如何?”

“且慢!”朱三太子截断,阴阴道,“孤还有条件!”

钱云房恼怒:“不是早说好了的吗?三太子岂可出尔反尔?”

朱三太子傲然:“孤答应汝的事自然会做到,但这个条件你们也必须答应,否则一切免谈,那六十万银票孤也可马上退还于你!”

钱云房十分恼火,说好的事怎能变卦呢?也不知朱三太子加的什么条件,心中惴惴不安,思及只有朱三太子才能救出世子,强压下窜到脑门的火气,一字一字道:“什么条件,说!”

朱三太子浑然不在意:“平西王爷在云南起事既打的还是我大明的旗帜,就应尊孤为主,接受孤的统领与指挥!”

钱云房睥睨一眼,好大的胃口,居然一口就想把云南平西王府的势力给吞了。“此事钱某作不了主,即便是世子在场也作不了主!三太子应该去云南找王爷谈!”

朱三太子站起来憧憬道:“如果平西王答应了,他在南边起事,我在北边配合,不出三年定可一统天下,重复我大明万里江山,到时我让平西王当亲王,世袭罔替,那可就不是他现在这个守疆戍边的平西王可以比拟的了!”

钱云房可笑地摇头,表面还是恭奉道:“祝三太子梦想成真,三太子应该去找王爷谈!”

朱三太子收回神往的目光,转身道:“此事还需钱师爷说项,吴世子救出后也需要他去说服平西王爷,如此孤救吴世子便是责无旁贷了!”

钱云房敷衍道:“此事以后再说!”

朱三太子断然否定:“不!现在就得说清楚,此事对平西王府有何难?平西王爷为何放着孤这个大明正统不尊,反去尊那杂系旁门的幼稚小儿?”指的是吴三桂起事时立了一个假三太子。

钱云房沉思片刻,看这情形不答应是不成的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救出世子,那些个什么虚名就让他们争去吧。朗声应下道:“好!钱某答应向平西王爷说项,世子出来后我也尽量让世子去说服王爷!”

朱三太子大喜:“如此甚好!拿笔纸来!”

钱云房怔然,拿笔纸干什么?

朱三太子爽悦道:“口说无凭,钱师爷先修书一份给平西王爷,再立下字据好以后作凭证。”

钱云房为难,可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得不做,不然便前功尽弃了。想想自己仍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小师爷,写下这字据又何妨?遂答应下来:“好吧!”

朱三太子拿着钱云房写下的字据吹了吹,放声大笑。

好像自踏进这周全斌府门便被人处处捏着,钱云房十分憋气,不爽道:“现在三太子应该谈救世子之事了吧?”

朱三太子“嗯”一声,沉下脸色问:“钱师爷还这样对孤无礼吗?”

钱云房气得半死,容忍改口:“殿下!是否该商量救世子之事了?”

“说吧!”朱三太子得意洋洋,“你们准备怎么做?”

钱云房道:“我们准备让殿下在城内制造混乱,我们则攻打天牢营救世子!此间,殿下务需攻下两座城门,以便我方出逃!”

朱三太子爽快道:“准了!”他真把自己当作平西王系的主子了。

钱云房关心问:“殿下准备怎样制造混乱呢?”

朱三太子说:“孤准备选择入夜时分,兵营城防松懈之时,城门尚未关闭之前,在城内四处放火制造混乱,而后起兵攻打南北两座城门,当可确保你们逃出北京城!”

钱云房问:“殿下可发动多少人行事?”

朱三太子道:“孤已密令山东与山西信徒赶赴京城,城内城外可号召万余人行事!到时,孤振臂一挥,百姓响应,蜂拥而来,肯定还有更多人参与。”

钱云房满意点头,朱三太子还是认真想过此事的,建议:“殿下同时攻两座城门时要有主次,应以北城门为主,造成我们准备向北撤退的假相以迷惑敌人。”

朱三太子赞道:“甚好!”旋问:“你们攻打刑部大狱的力量够吗?要不要孤派些人手增援你们?”

钱云房这下认为朱三太子是真心想救世子了,感激道:“多谢殿下!殿下能派多少人增援呢?”

朱三太子道:“二百人如何?”

钱云房大喜:“谢殿下!”又忧心忡忡道:“刑部大狱重兵守护,戒备森严,强攻必将造成很大伤亡,如若能瘫痪其首脑机构,使其失去指挥就好了。”

朱三太子笑说:“汝尽可放心,此事孤会帮你办妥!”

钱云房大讶,这也办得到?他不得不重新审视朱三太子的实力。

三人再商量了一下具体的行事时间和细节后,钱云房起身告辞。

钱云房刚走,周全斌便问:“殿下真的要救那吴世子吗?”这一起事,他自己便也在北京呆不下了。

朱三太子瞟一眼:“那当然!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不做事怎行?不过,却不是像刚所说的攻打南北两门,而是攻打紫禁城,孤要活捉那康熙小儿,拿下整个北京城!”

疯了!凭钟三郎香堂目前这点实力怎么拿得下整个北京城?即便拿得下也守不住啊!周全斌鼓瞪着双眼。

朱三太子睇一眼惊滞的周全斌,抿嘴自信而笑:“汝尽可放心,到时紫禁城自有内应,他们放火烧宫制造混乱,孤将轻而易举拿下紫禁城!”

周全斌还会不知道那内应是谁?不就是养心殿总管太监小经子及文华殿管事太监陈愿祥!可就这两个手无鸡膊之力的阉人也能成事?

朱三太子自有凭仗,也不点明,哑然失笑道:“可笑那钱师爷自以为精明,却不知被孤耍了都不知道。承恩伯,汝可知道?即便没有吴世子这档子事,孤也准备在近日起事了!孤前段时间出京城便是为了联络各地香堂赴京起事的!”

周全斌默然出神,朱三太子又道:“孤早已与李珠、黄裁缝商量好了,孤将建年号为‘广德’,参加起义的人俱称‘中兴官兵’,以头裹白布,身束红带为标志,同时在京城内外放火起义。界时,八旗各家俱有奴仆参与,京城将陷于极度混乱之中,孤,事成矣!”

此事朱三太子策划以久,睃一眼心事重重的周全斌,安慰:“此次起事汝可不用参加,汝还可安心地做汝的工部员外郎,如若起事成功,孤也记汝头功!”

周全斌转而跪泣道:“谢殿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