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三十四章 都来求见

而山 收藏 0 2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size][/URL] 春光明媚、风景如画的南宁市郊区一处林家私宅,林逸呆在书房里拿起一份报纸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报纸上有关时局的信息铺天盖地而来,最终他还是放下报纸,无奈地轻叹一声。 “林郎!刘汝明主席来了!”风姿美绰、成熟丰韵的夏依浓轻启朱唇,关爱地提醒。自从今天上午八时开始,便陆续有政界军界要员、党派领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春光明媚、风景如画的南宁市郊区一处林家私宅,林逸呆在书房里拿起一份报纸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报纸上有关时局的信息铺天盖地而来,最终他还是放下报纸,无奈地轻叹一声。

“林郎!刘汝明主席来了!”风姿美绰、成熟丰韵的夏依浓轻启朱唇,关爱地提醒。自从今天上午八时开始,便陆续有政界军界要员、党派领导人、社会知名人士前来求见,但林逸一个也未给予接见。

自己的行踪很隐蔽,林逸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知道他的行踪的,他猜来猜去,最大的可能便是在外参与社会活动的玛丽娜透露了消息。

“汝明怎么也来了?”林逸讶然,同时心中又产生一种茫然。他放弃一切权力退隐山野,便是为了让几千年来实行封建君主制的中国脱离人治而归于法治,令新生的中华民族共和国按程序正常发展,不管是和平时期的国家建设,还是危难战争时期的保家卫国,每一届政府都应该沉稳应对,换届政府也应该平稳过渡,然而,现在国家安全出现危机,从现今国家机制的运作上来看,显然,某些方面出现了问题,这令他很失望!

难道中国依然脱离不了精英政治,个人英雄主义的治理模式?林逸站起来,踱了几步,走到窗旁,仰望蓝天,一群小鸟成“人”字型飞过,最前面便有一只领头鸟。

夏依浓走到书桌旁,轻轻收拾桌上的书报,她知道林逸内心在作激烈斗争。

“依浓姐!我如果再出世主政,你们会怎么想?”林逸转过身,明亮的双眼温柔地注视着眼前这令他总也看不够的美女。

夏依浓笑意欣然,甜甜道:“林郎自可做自己愿意的事,不用顾及我们的想法!”她款款走近林逸,至呼吸可闻处,温情默默道:“林郎做什么我们都支持,林郎去哪里,我们都会跟着!”

林逸感激地握着夏依浓的手,然后环着她的腰走了两步,突正经神色道:“依浓姐!此次如我再出世,你与玛丽娜是不能跟随我的!”

夏依浓闻言剧震,马上产生一种要失去林逸的感觉,双眼瞬间湿润,惶恐而哀怨问:“为什么?”

林逸万分歉意:“国家公务员都是一夫一妻,我又岂能例外?而法律上,只有马紫芳小姐才与我是合法夫妻,所以,只能她跟着我了!”

夏依浓两滴晶莹的泪珠滚落,凄凉地哀叫:“不!我不愿离开林郎!”

林逸心中如钻心般疼痛,他轻轻拭去挂在夏依浓如花脸颊上的泪珠,叹息:“这是必须作出的选择!”

夏依浓别过脸,移离哀求的目光,不经意停在了桌上叠着的报纸上,报纸上一些醒目的标题如天空压下的乌云般印入她的眼帘:“国家危亡,谁能救中华”?、“政府无能,百姓受难”、“林逸!人民需要你”

夏依浓咬咬樱唇,忍着不舍道:“林郎!人民更需要你!去做你该做的事吧!”

林逸感动莫名,紧紧搂着夏依浓,笑道:“依浓姐!你也别做出这种生离死别的样子,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的意思是你与玛丽娜都需做出一些名义上的牺牲,就是你们不能与我们公开住在一起,也不能与我们一起在公开的场合露面。”

夏依浓喜道:“林郎的意思是说,我们私下还是可以在一起的是吗?”

林逸捏一下夏依浓高挺的鼻,点点头:“当然,我怎舍得你们?只是你们不能入住南单街九号了!”

只要能跟林逸在一起,夏依浓已是十分满足,她无所谓道:“没关系,只要林郎心中有我们就可以了!”突想到什么,又惊喜道:“我们不能入住南单街九号,但我们可以住在英清姐姐那里啊!她不就住在南单街九号背后吗?那还是我们送给她的私院呢!”

林逸刮一下夏依浓的鼻梁,笑言:“小狡猾!”

夏依浓在林逸怀里忸怩不依,小女人味十足。

林逸推开渐已动情的夏依浓,问:“唐尧文来了吗?”

夏依浓抬起头,道:“唐尧文总理来了!”

林逸完全推开夏依浓,吩咐:“你去告诉唐尧文总理,我在西房等他!”

夏依浓讶然,不明白林逸为什么不首先接见刘汝明?但她从不过问林逸的事,蜻蜓点水亲吻一下林逸,便先下去了。

大厅里,坐着许多的要人,有政界的,有军界的,也有社会名流,他们都自诩为自己跟林逸关系甚为亲近,都是来做劝说工作的,刘汝明坐在左边首位。

美丽迷人的夏依浓出来,顿时惊艳了整个大厅,大厅里在座的各位中,会不会有人借求见之名,行窥夏依浓美艳之实,便不得而知了。

夏依浓颔螓首,歉意地向众人微鞠躬,响起银铃般好听的声音:“各位,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随着夏依浓的出现,许多人的目光不断射向大门外,他们期待另一个人的出现,然而,他们失望了主角依然未现。

刘汝明抱拳问:“依浓小姐!林逸主席可否愿见我们?”这里许多人已等候了两三个小时,而刘汝明才刚到不到十分钟。

夏依浓笑道:“林逸同意见大家,但他首先想见唐尧文总理!”唐尧文、鲁万常与刘汝明结伴同来,代表着国家、政府与军队三方。

先前,在座先到的人林家的人早已明确告诉他们,林逸不会接见任何人,但现在看来,随着军政两界最高官员的到来,事情有了转变,大家不由露出充满期待的神色。

不过,林逸首见之人居然是唐尧文而不是刘汝明,这令众人惊诧莫名,大家把目光在刘汝明与唐尧文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刘汝明与唐尧文皆尴尬。唐尧文站起来,望一眼刘汝明后,露出不自然的表情,然后随着香艳四射的夏依浓往西房去了。而刘汝明惊讶尴尬之余,侧首若有所思,旋暗暗点头,林逸不愧有超强的政治灵敏度,开始便抓住了事情的关键!

“尧文来了!”林逸站起,露出亲切的笑脸。

唐尧文快步迎上:“林主席!”

两人客气一番后,林逸端起香茗,轻啄一口,道:“尧文!我没有记错的话,明天就是你的生日吧!”

唐尧文莫名感动:“对!我是4月3日出生,难得林主席记得尧文的生日!”他在感动之余,又感到惊讶,不知林逸怎么关心起他的生日来了?

林逸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他脑袋急转,似乎明白什么,接着道:“尧文是公元1836年4月3日出生,今年已三十九岁!”

林逸站起来,走到窗边,望向窗外,凝神道:“人的一生如夏花般短暂,也应如夏花般灿烂,但每个人绽放人生中最绚丽光芒的那一刻的时间都不同,都需一些时日的累积才能最后绽放,你愿意等待吗?”

唐尧文此时已完全明白林逸的意思,他站起来:“林主席!此国家危险时刻,国家更需要像林主席您这样的人!”他作为未来国家主席的接班人,此番前来,并不是迫于刘汝明或是社会舆论的压力,而是他作为一个无私的爱国者与真诚的邀请者,衷心想请林逸出山。

林逸赞赏望着唐尧文,唐尧文没有让他失望,知道取舍。他出世的第一个障碍便是唐尧文,既然唐尧文已被推选为人民党的国家主席候选人,现在又让他放弃这最高权力的角逐,那么他会不会有想法呢?这是林逸担心的事情。

“尧文!人民会谢谢你的无私!”林逸道。唐尧文丝毫不怀疑林逸这话的真诚性,因为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林逸不是一个眷恋权力的人,否则林逸早就当皇帝了。

唐尧文的退让,既体现了他的无私,又表明了他的识时务,他知道只要林逸愿意,便没有人能阻挡他的出山!“林主席!在国家如此危难之刻,个人的得失算什么?我们期待在您的英明领导之下战胜一切困难!”他站直身子。

林逸不置可否:“尧文先下去吧!让鲁万常将军进来一下!”

唐尧文全身轻松而退,却又若有所失!

一会儿后,鲁万常迈着大步进来,“林主席!”他一个标准的军礼,脸上带着崇敬。这么多年来,这还是他第二次与林逸相见。

林逸喜爱地望着鲁万常,笑道:“万常!您越来越精神了!”他第二个要见之人依然不是刘汝明,在外的刘汝明已坐立不安了,这时就是傻子也知道林逸对他刘汝明不满意了!把国家搞成这样,老百姓都不满意,林逸又怎会满意?

今天剃干净胡须的鲁万常看起来确实比平日精神许多,但他闪过骤见林逸时的那一丝喜悦之外,却沮丧道:“林主席!人民军屡吃败仗,日子难过啊!”

林逸这时沉下脸色:“听说你还想出兵镇压游行示威的民众?”

鲁万常惶恐:“万常知错!”

林逸怒色道:“人民是对你们恨铁不成钢!如果你们还用铁血的手段去镇压不同意见者,那就真是令百姓们失望了,令我失望了!这比打了几场大败仗还要严重得多!”

一直以来养成的对林逸的敬畏,令鲁万常战战兢兢。“你们这种动不动便用兵解决问题的思想很错误!”然后,林逸又很不屑道:“想要用人民子弟兵去镇压人民,你们也调不动一兵一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