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 第一章 第二十章节 血色暗夜

月亮下的船 收藏 0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3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34/[/size][/URL] -咻咻-伴随着刺空而来的尖啸,无数的炮弹从远处飞来,带着划破天幕的那股撕裂破帛样的凄厉,接连而下。“炮击,注意隐蔽!”萧扬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喊到。 -咣咣咣-接连炸响的殉爆顷刻之间便让萧扬的声音被湮没在那阵阵烟火之中。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如同节日里的爆竹样,此起彼伏,一阵紧接着一阵。漫天都是那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34/


-咻咻-伴随着刺空而来的尖啸,无数的炮弹从远处飞来,带着划破天幕的那股撕裂破帛样的凄厉,接连而下。“炮击,注意隐蔽!”萧扬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喊到。

-咣咣咣-接连炸响的殉爆顷刻之间便让萧扬的声音被湮没在那阵阵烟火之中。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如同节日里的爆竹样,此起彼伏,一阵紧接着一阵。漫天都是那炮弹陨落而下时的弹痕。

“妈的,妈的!”D连指挥官-史洪兵上尉缩身在掩体内,蜷缩成了一团,咒骂着。那撕心裂肺样的巨响如同大锤样,狠狠敲彻着大地,一声紧接着一声,似乎永无休止一样。上尉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是大海里的一夜孤舟样,是那样的无力,那样的单薄,不知道哪个浪头就会将自己打翻。在这漫天的炮火里,生命是那样的无可奈何。

一枚尖啸而落的炮弹直接的砸在了不远处的火力点上,伴随着烟尘的滚滚,一团红黑之色的烟火猛然迸裂而开,漫天都是那片飞舞的腥风血雨。压根就分不清哪是俄国人尸首的碎肉,那是大唐将士的血肉。都是那样的纷飞四溅。

靠在胸墙上,萧扬无声的干呕着,空荡荡的胃倒翻着,似乎提拉到了胸口,在那样晃荡一样。地动山摇样的炮火让他的心同样在剧烈的颤抖着。是害怕?是恐惧?还是因为肾上腺的分泌?萧扬并不知道,但他知道,作为皇家禁卫军,从来都没有过临阵脱逃。

……

长安京-大明宫-含冰殿,纷纷扬扬了一天的鹅毛大雪终于在傍晚时分消停了下来,回廊里的灯火将这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典衬得格外绚丽,火树银花样的景观灯让每个角落都透着萤火。琉璃百丈般延绵着的彩灯则更是让整个宫殿更是显得宏派庄严。

刚刚步入到大殿里,帝国防务相-楚亲王-李皖便感到了阵阵扑面而来的暖意,带着薰香的暖炉让这座作为大唐皇帝办公所用的宫殿不仅仅暖意盎然,更是带着阵阵古朴的幽香。

“柏木、桂枝还有沉香木屑!”对望了一眼同样耸了耸鼻子的内阁首相-顾长风,李皖微微笑了笑,开口说到。“陛下到哪里都这些香料,味道改不了!”楚亲王感慨到。

原先作为大唐王朝宫殿的大明宫早在景宗皇帝-至德十九年(公元1346年),内阁制定通过《宪政法》,设立国会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完全是皇室的产物了。原先的皇城,现在成为了政府各省、部门办公机构的所在地,就连太极宫都成了国会所在地,而作为宫城的大明宫更是被开辟成了行政中心,内阁首相府、防务省以及负责皇室事务的内侍省都在此办公。

皇帝陛下的私宅也就只剩下了那么寥寥几座,不过依然按照原先的布局存在着。宣政门以北的禁中(也就是宫内)是皇室的内苑,这里以太液池为中心。而内阁首相府、防务省、内侍省三个部门则是处于在宣政门以南原先的省部。

从当初太宗贞观朝,架构起完整的长安京的框架时,就已经考虑得很是周全了。以至于千余年之后,长安京虽然成为大都会,却依然丝毫不落伍。包括排水系统在内,只需稍稍改进,便足矣。朱雀门大街已然是帝国最为繁华的街道,明德门也依然存在,古城墙也依然,虽然城市扩大了,但古朴与现代在这里同样并肩而存。

不过走过1200多年历史的古老建筑已然有些年老,虽然经过了几次大修,但依然改变不了这里历史的味道。以至于不得不经常使用薰香来改变气味。

但即便如此,却并没有人打过另起新都的念头,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出入‘含光’、‘朱雀’、‘安上’三门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虽然这些中枢之地同样对平民、游客开放,但在多数人看来,只有为仕、从军进入曾经的皇城之地,方才是真正的尊贵。

宿卫长安京的京都卫军穿着华美的礼服从门外列队而过。高大的殿门-吱呀-被关上。

一身墨黑色禁卫军服的大唐正元皇帝站在全副的帝国皇域图前,见到两位臣属的进来,皇帝陛下挑过头来。虽然在名义上皇帝依然是帝国的最高元首,但世纪上多数事务处理都是内阁首相的工作,所以这个时候,皇帝夜诏必然是时分紧要的事情。

刚刚在皇帝陛下的挥手示意下,坐了下来,便有一名宫内事务官端上了暖汤。

接过精巧的骨瓷小碗,防务相-楚亲王-李皖用瓷勺搅了搅碗中的热汤茶,开口问道“不知陛下此时召见,可是为安北战事?”

正元皇帝沉郁着脸色,踱步走在略显空旷的殿中“记得前日在御前会议上,曾说到安北之安关乎全局,若失安北,则大唐边陲永无安宁,而俄国人若得安北,进可图我漠南之地,退可守其西伯利亚。故而安北之战对于大唐也好,俄罗斯帝国也罢,都是关乎千秋国运之战”

皇帝那领章处的金色滚边在灯光下迷离着一种耀眼的金属之色。“今日安北之战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我想知道的是,西萨彦岭之战能否打好,能否一战而功成!”

似乎在征询自己的意见,看着内阁首相-顾长风那很有深意的目光,李皖放下手中的瓷碗,起身说到“陛下,帝国之安危却是在安北,我大唐千万将士也知此战之重要地位。”

“安北都护长官-宋长飞中将已然致电防务省,安北依然是大唐之安北,俄人即是死伤叠野,亦是无法跨过我大唐将士守卫之阵线。”顾长风首相接过话语来说到。

“皇家禁卫军第3师、第4机械化步兵师(虎贲军)以及第712炮兵团正在向特利一线进发。虽是鹰扬军、皇家禁卫军滴7团第1营已然在那苦寒之地血沃沙场,但无论怎样,只要渡过今夜,安北之战我大唐被动之局面便将为之而便。” 防务相-李皖答道。

“另,北海舰队第2分舰队已离开库叶基地,向千岛海域而行。此次远洋的作战目的是在于将俄人之远东舰队一举战灭!”顾长风首相补充着说到。

“哦,今夜看来是个不眠之夜了!”正元皇帝干涩的笑了笑“战争的事情,两位卿家多费心了,此次让你们来,也是因为朕对安北之战事实在不是太放心。”

“请陛下勿忧,有我大唐千万忠勇男儿在,何愁俄人不平?”首相宽言到。

……

炮火的硝烟渐渐散去,寒风打着旋的而过,将那夜空下的烟云扯散迷离。不断升腾而起的照明弹绽放出的亮闪让夜空被照得一片昏亮。到处都是那狰狞的战场杀戮之气。

依然不时有照明弹升腾而起,点点的光亮之中,穿着土灰色大衣的俄国人拉开散兵线,就如同溃堤的洪水样,翻卷而来。三色双头鹰旗在队伍之前无力的翻卷着,寒闪闪的刺刀泛出点点星芒,含着哨子的军官们提着手枪纷纷前压。

“注意,俄国步兵!”抖了抖满身的碎泥,萧扬举起了手中的佩枪。

“全营就位,准备接敌”连排军官们的吼叫声此起彼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