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4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51/


枪声是从张庄方向传来的。已经好久没有听见枪声的人们,放下了手里所有的活计,人人脸上露出了惊慌之色。

肖鹏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大概知道这是一场什么规模的战斗了。因为枪声虽然很密,偶尔也有手榴弹的爆炸声,但是没有炮声,所以他断定,进攻的部队是皇协军,规模不会大,也许是试探性的攻击。果然,一个士兵跑上山来报告:皇协军的一个连,突然对张庄道口的防线展开攻击。

“一个连?”肖鹏一边往下走,一边脑子里在划着问号,“小野要干什么?”因为他知道,在张庄道口守卫的,是杨万才的一个大队,皇协军拿这点兵力来进攻,肯定不是真打。要么是试探运河支队的战斗力,要么是诱敌之计,把杨万才骗出阵地,进入埋伏圈,聚而歼之。不过这种做法太幼稚了,杨万才都不会上当,何况是他?来到支队部,一脸焦急的彭述怀正在等他,谭洁等人也在。

“肖队长,你怎么才来,鬼子要动手了。”彭述怀埋怨的说,在场的这些人中,论打仗,他的见识是最少的,也难怪他着急。再说,刚刚建立的抗日政府还很稚嫩,经不起风雨的摧残,一旦鬼子打进来,这些人中,有多少能挺住的,有多少变节的,有多少退出的,都是未知数。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抗日政权就可能土崩瓦解,他能不急?

肖鹏看看他,并没有接他的话,拿起了电话,要通了前沿阵地,他必须听见杨万才的汇报,才能确定下一步行动。电话通了,杨万才在电话里,语气有些兴奋。“肖队长,是赵三那小子的一个连,被我们打退了。他妈的,这小子有点活腻了,一个连就敢找咱老杨。队长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击?”

“万才,你给我听清了,没有我的命令,黄狗子就是在你面前跳舞,也不准你走出阵地一步。”肖鹏说完放下了电话,这才对彭述怀说:“鬼子不是真打,挑衅。”

“哦,这就好。我到前沿阵地看看。”彭述怀说。

“也好,领导的关怀是战士们最需要的。”肖鹏立刻表示支持,其实,他实在不愿意看到那张脸。

谭洁本来要阻止的,怕彭述怀有个意外,毕竟是上级领导,真要出了事,谁也不好交代。可是既然肖鹏同意了,她也不好阻止,只是叮嘱他不要太靠近阵地。见他走出门去,谭洁才问肖鹏。“鬼子耍的什么把戏?不像真打啊!”

“肯定不是真打,我也看不出小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按照常理来说,春天刚刚来临,是鬼子用兵的最佳时机,青纱帐没有起来,对我们不利,老百姓又是最困难时期,青黄不接。但是小野并没有调动大部队扫荡的意思,是有点邪门。”肖鹏说着,拿起水碗喝了一口。

“难道小野兵力不足,不敢动武?”谭洁说。

“你也信了彭述怀的分析?”肖鹏不满的看了她一眼。“小野要想对付咱们,东拼西凑也能把兵力凑够,再说他可以找高岛要兵。冀州出一个大队的鬼子不会有问题。”

“那他为什么不动手?时间长了,对他们不利。咱们的抗日干部,工作的时间越长,和共产党就越会贴心。何况庄稼一旦长起来,我们藏身的地方就多了,吃的也不会成问题,鬼子就拿我们更没办法了。”谭洁又说。

“小野不会等庄稼长起来再收拾我们。”肖鹏十分肯定的说。他在心里一直认定,五月份是最危险的时期,最长不会拖过六月份。小野当然清楚,一旦庄稼长起来,他的机械化部队的优势就会大打折扣。作为一个出色的军人,充分的利用一切条件,这是他上军校所学的第一课,他不会忘记,何况小野这样的军人。

“鬼子的攻势不会很大吧?他们兵力有限。进入43以来,我们的友邻部队发展的也很快,鬼子处处要用兵。”谭洁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即使鬼子用兵,也不会有太大的作为。“内线送来的情报,也没有鬼子增兵的消息。”

“特委在冀州的情报网,工作很是一般,我正想派我们的人进入冀州,建起我们自己的情报网,有许多事在远处反而看的清。”肖鹏没有正面回答谭洁的话,但是话中的意思很明显,现在送来的情报未必可靠。

谭洁自然听出了这弦外之音,心中不知为什么,荡起一阵不快。她觉得肖鹏过于自负了,对谁也不相信,连特委的工作也指责,也怀疑,和上级领导关系搞得很紧张,似乎天下只有他一个人正确,这种思想是十分危险的。这不是要把自己孤立起来?这么多人的大脑不如你一个?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就说这次建立各级抗日政府,明明是自己的错,却不认账。西河形势的大好是有目共睹的,在这样形势下,建立自己的政府是及时的,必要的,有了政府才能更好的领导群众,发动群众,他为什么看不到这一点?而非要和彭述怀顶着干?

肖鹏并不想和谭洁说什么,见她提完了问题走了,也没有留下她,本来一个队长,一个政委应该同心协力,碰到问题站在同一个战线,但是谭洁似乎太喜欢迎合上级,对好多事情的判断总是错的,事后才后悔,她应该接受教训,相信他,事实又总不是这样,让他憋气。“小胖!”他对外面喊道。

“到!”小胖鬼影子似的溜了进来,脸上带着孩子似的笑,手里拿着玉米皮子,好像在编蝈蝈笼子一类的东西。自从吴兵当了中队长之后,肖鹏身边缺少了一个跑腿的人,是田亮把他推荐给肖鹏的,小胖的机灵让肖鹏很满意。“有人来找我,立刻带进来。”

“是。队长,要是鬼子带不带?”

“带,你没看见我给他们准备了肥肥的手榴弹?”肖鹏笑着说,他们俩不像上下级,到像兄弟。

小胖做了个鬼脸,一步三蹦的跑了出去,那个滑稽劲,整个是个顽童,用谭洁的话说,物以类聚,也只有肖鹏才会喜欢这样的人。小胖出去了,肖鹏刚刚有了的一点轻松又消失了,脑子里的那个假设总是挥之不去。根据地的动作这么大,小野一定做梦都想进入山区,他也有能力进入山区。他除了想消灭运河支队,另一个目标是谁?我们的软肋在哪?小野最后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我呢?肖鹏这么一想,脑子里突然清晰了,却也吓出一身冷汗。因为他想到了,小野的目标会是对所有的抗日干部下手,而他们很难保证他们的安全,可又必须这么做,因为这些干部是党的宝贵财富,是争取民心的向导。为了保护这些干部,支队就要抽出很大一部分部队。这样一来,能战斗的部队就很有限了,鬼子就可以大胆使用兵力。向彭述怀提出,事先把干部转移?这想法刚一冒头,肖鹏自己就把它切断了。现在转移,工作谁来做?鬼子还没来进攻,自己先乱了阵脚,彭述怀根本不会同意。问题是,一旦进攻开始,转移也来不及啊!鬼子事先不会通知你的,这是个无法解决的矛盾。肖鹏这才知道他心中为什么总是踹揣不安,原来他已经看到问题的结症,却无能为力,苦恼的根源在这。干部是他们的软肋,小野一定看到了这一点。当初肖鹏反对过早建立抗日政府,就是怕干部公开身份,因为运河支队没有能力保护他们。怎么办?尽人事,听天命?肖鹏真的有点没办法了。

“队长,张大伯回来了。”小胖兴匆匆的跑了进来,手里刚编的蝈蝈笼子已经出现了雏形,不住的摇晃着,脸上的开心劲儿像是中了六合彩,一脸的孩子像。

“辛苦了,大伯。”肖鹏的惊喜不亚于小胖,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前去,扶住了一脸沧桑的张大伯,嘴里连连喊着:“小胖,给大伯到碗水。”

“没事,肖鹏,我这把老骨头硬着呢!”张大伯笑着说,接过水碗,咕都咕都的灌了一肚子凉水,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运气不错,总算摸着道了。”

“这么说,从松树岭过去,真有小路通向阳谷县?不是说前面都是灌木,连狍子也过不去吗?”肖鹏惊喜中带着疑惑的问,那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这件事对他来讲太重要了,他不希望用上这条路,却不敢不预备这条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他心中一直在揣揣不安。

“在外面看来是这样的。”张大伯点头说,接过肖鹏递过的烟,狠狠的吸了一口,两道浓浓的烟柱从鼻孔中冒出。“我和小王他们找遍了山上、山下,的确看不出有路。可是我不甘心,世界上的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有山就该有路,这里怎么就会没有路?我在深山老林伐木的时候,回来打猎的时候,原本看起来没有路的地方,后来不是都让我找到路了?你大伯从小就是个犟种,一条道跑到黑的。”说到这,他孩子似的笑了,看起来是自嘲,其实是得意。“我让他们在一边歇着,我一个人找。在一个沟岔里,我摔倒了,榛子棵割破了我的脸,我起身正要往外走,你们猜怎么着?我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像是野猪的臊尿味。野猪?当时我脑子里一个激灵。如果前面没路,就算野猪皮粗肉糙,也不能当坦克用啊!我就抡起了板斧,一路劈刺,一路向前。他们见我半天没回去,前来找我。我累得不行了,正在那喘着粗气。这帮后生真不赖,接着往前劈,前面的灌木没有开始那么密实,我知道有门了,就这样,我们硬是在灌木里开出一条路来。肖鹏,你算是神啊,怎么知道那儿能找到路?”

肖鹏听到这样的赞扬,羞愧的脸都红了,苦笑的说:“我哪知道能找到路,是我希望能有路。大伯,你为支队立了大功。不过,这件事需要保密”

“好啊,我会的。”张大伯说。

肖鹏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了地。张大伯走了之后,他把齐玉昆找了过来。现在的齐玉昆已经是大队长了,他的部队一直被肖鹏以主力隐藏着。肖鹏给他的指示是练兵,把部队训练的强强的,留作关键的时候使用。在这支部队中,因为有了反水的,皇协军的底子,军事素养上,肖鹏不用担心。这些和鬼子拼过命的皇协军,自然能支撑起部队的骨架,打仗的时候会打,敢打,而且不会引起鬼子的注意。当初部队改编,组成三个大队的时候,许放和谭洁都不同意让他当大队长,理由只有一个:不放心,是肖鹏一力主张这么安排的。在肖鹏的心里是这样想的,既然和鬼子玩过命的人,不可能再回到鬼子怀抱。虽然齐玉昆不是共产党员,皇协军也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他们会打仗,勇敢,对鬼子充满仇恨,肖鹏觉得这就够了,别的毛病可以慢慢改。在八路军的队伍里,孙猴子也可以修成真佛,何况他们。关键是要会打仗。军队不会打仗,口号喊的再响,道德像孔夫子似的完善也没有用。齐玉昆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得到如此重用,感激是不用说了,工作也真是勤勤肯肯,把功夫都用在训练上。他手下的兵,看到他们非但没有受歧视,反而得到重用,有些骚动的心才完全平静下来,劲自然往一处使,使队伍的凝聚力十分强劲,所以肖鹏也对他们寄以厚望。

“齐大队,给你一个特殊的任务。”肖鹏让齐玉昆坐下,随手递给他一支烟。“我们在松树岭找到了通向阳谷县的山路。你带着部队,悄悄的过去,在松树岭一带构筑工事,不要在岭外,往里一些,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件事不能被外界知道,越秘密越好。”

“肖队长,我能知道为什么在那里构筑工事?”齐玉昆不解的问,因为事情明摆着,打仗应该在张庄、靠山一带,为什么跑到哪个荒凉的地方去?

“暂时不能告诉你,你照做就是。”肖鹏回答。

“好的,我会尽力的。”齐玉昆回答。

“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好,关键是不能让老百姓知道,你一定要想个能说得过去的谎话。”肖鹏说到这不由自主的笑了,在八路军的队伍中,教下级军官说谎的,他该是独一无二的,但愿这只是虚惊一场,肖鹏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