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新华社记者见证苏军T-80坦克成队倒戈

阴暗的角落 收藏 1 223
导读:1991年8月19日,前苏共强硬派发动了推翻改革派总统戈尔巴乔夫的政变。 坦克和装甲车开入了莫斯科市中心。发动政变的人组成紧急状态委员会,向苏联人民宣布,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政策“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呼吁“恢复苏联的骄傲和荣誉。” 但是国家紧急委员会却遭到了以叶利钦为首的强烈抵制。叶利钦站在倒戈的坦克上向人民发表演说。数十万苏联人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 持续三天的政变以失败告终,但却震惊了世界,并导致苏联彻底解体。 我曾先后三次在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当记者,经历了中苏关系恶化、关系正常

1991年8月19日,前苏共强硬派发动了推翻改革派总统戈尔巴乔夫的政变。


坦克和装甲车开入了莫斯科市中心。发动政变的人组成紧急状态委员会,向苏联人民宣布,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政策“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呼吁“恢复苏联的骄傲和荣誉。”


但是国家紧急委员会却遭到了以叶利钦为首的强烈抵制。叶利钦站在倒戈的坦克上向人民发表演说。数十万苏联人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


持续三天的政变以失败告终,但却震惊了世界,并导致苏联彻底解体。


我曾先后三次在新华社莫斯科分社当记者,经历了中苏关系恶化、关系正常化和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三个时期。但最使我难忘的是1991年报道“八一九”事件。


记者比坦克先到红场1991年8月19日星期一清晨,新华社莫斯科分社社长唐修哲把全体记者从睡梦中叫醒,开“飞行集会”。新华社总社从北京来长途电话告知,苏联发生政变。老唐迅速分配了任务。5分钟后,竺承军和我各开一辆车,到莫斯科市中心观察形势。


我们的车没开出1公里,只见前面路边停了一列装甲车和满载士兵的军用卡车,领头的指挥车里坐着一位上校。“上校同志,您好!到莫斯科来干吗?”“执行任务。”上校说完就扭头不再理我了。奇怪的是我的车前方再也见不到军车。一路上别说军人,连行人也很少见。红场到了,跟往常一样宁静,游人不多。我们问了几个人,都是外地来的,还没听广播,更不知“紧急状态”为何物。


几分钟后,我开车来到“白宫”(俄罗斯政府和议会所在地)。我的车一直开到正门,守门的民警都懒得看我一眼,一问三不知。我决定到陆军总司令部楼前采访和观察动静。很失望,门口连小轿车都不到10辆。国防部前也很平静。


这时已经是上午10点钟了。我来到普希金广场,这里是传统的群众集会和议政的场所。一出地下过街道口,我就遇见一个挂勋章的退伍军人。我问:“听说戈尔巴乔夫被扣起来了,您怎么看?”“早该把这个祸国殃民的家伙拉下台了……”话音未落,身旁一个年轻人喊道:“老头儿,欢迎军政府?该揍!”我又问了三四十人,无一表示支持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行动。


广场上有人传言,军车已到克里姆林宫。我又赶到克里姆林宫旁同红场相接的练马厅广场。广场上扬声器里传出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副总统鲁茨科伊、议长哈斯布拉托夫和总理西拉耶夫的联合声明:号召人民“反对军事政变,保卫民主政权”。


“轰”,一声巨响从练马厅广场南端传来,人们争先恐后地涌过去。这时我才看清有几十辆装甲车被市民拦在广场南口外。那声巨响是吉普车胎“放炮”。盖住装甲车车号的复印纸被市民揭下,扔得满地都是。市民分头围住一辆辆军车,打听、争论、叫骂。一名少校跳上装甲车顶,对人群大声说:“我们是来维持首都秩序的,不是来镇压人民的!看,我的枪里没有子弹,我们的步兵战车里没有炮弹!”军车被市民围住,干脆关了发动机相对峙。


这时,广场上扬声器报告“白宫”吃紧,呼吁年轻人保卫“白宫”。“白宫”附近已经用街心花园的铁栏杆、长椅、水泥块、钢筋和卡车筑起了乱糟糟的路障。


傍晚,我在回分社的路上看到克里姆林宫旁、要道上和桥梁旁已停了不少坦克和装甲车。


形势风云突变8月20日上午,我又驱车到市中心采访和了解动向。库图佐夫大街尽头通往“白宫”的桥头已被路障挡死。“白宫”上空飘着一只炸弹形的硕大气球,气球下挂着俄罗斯联邦国旗。路障外是7辆塔曼摩步师的T-72坦克。当时见到这种情形,我心里觉得很是奇怪,坦克上怎么插了白蓝红三色旗?坦克炮怎么不对向“白宫”而对着“白宫”外?坦克手和守街垒的苏联小伙子告诉我,这些坦克已投到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麾下,加入了保卫“白宫”的队伍。


我过桥走到“白宫”。只见四周有数辆坦克、几十辆步兵战车、装甲车和军用卡车。战车炮口上插了鲜花。不断有外国人和小企业主给军人送香烟、冰激淋和当时还很稀少的外国啤酒。一名中年女教师从战车上跳下来告诉我:“昨晚10点钟,阿加耶夫少校率5辆坦克投到俄罗斯总统一边。今晨6点,塔曼师有50辆战车倒戈。列别德少将的空降兵团也在我们这边。”当时没有军官在场。我问了几名坦克兵,他们证实了上述情况。


分社值班的同志认为这一情况同国内的预计相反,拿不定主意是否发。我觉得,既然这是记者现场观察到的真实情况,就应如实报回,如何发,由总社定。事后我得知,这是最早发回的有关“八一九”行动受挫的消息。


随后我开车到红场附近继续观察。通往红场、克里姆林宫和练马厅广场的路口都已封锁,红场南出口被铁栏杆和警车挡住,100米外的莫斯科河桥头,停着7辆T-80坦克,还有弹药车和油罐车各一辆。一打听是坎提米罗夫精锐坦克师的一部。


高尔基大街通往练马厅广场的路口由克格勃部队的军用卡车、装甲车和军人三层防卫,士兵都板着脸背着自动枪。与克格勃不一样的是国防军军人,他们接过市民递去的叶利钦和莫斯科市长波波夫的声明阅读,并与市民交谈。


我又走到高尔基大街上的莫斯科市政府前,上千人在附近冒雨探听新情况。楼里不断送出影印的波波夫发表的“反紧急状态声明”和被禁止出版的小报。


大街两侧楼墙上和电线杆上东一张西一张地贴着被禁报纸影印件,号召“无限期罢工罢市直到军政府垮台”,散布部队倒戈、外国谴责紧急状态委员会等传闻。普希金广场上全市只此一家的麦当劳快餐店门前,食客同往日一样排了二三百米长的队。食品店里顾客比平时多,人们大量地购买面粉、鸡蛋。


晚上21时的新闻联播节目中,苏军政治部副主任为部队倒戈辟谣。其实,此时“紧急状态”行动失败的大局已定。不久,“八一九”行动流产,部队撤回驻地。(据《百年潮》盛世良/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