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镇兵山其实不是山,是一个小镇名。

镇兵山十字镇向郎溪的石子公路穿过小镇,将小镇一分为二。一边的镇子大一点,一边要小许多,大概有三四百家人家。是个大镇子。

镇子的两端进出镇子的路口各有一个哨卡。另外两个方向有岗哨。是双岗。是否有暗哨不知道。是否有巡罗队也不知道。侦察员不能靠近镇子。因为这里还处于战争状态,不能不小心一点。侦察员看到了日军出操,大约有一百多人。这样确定这里可能驻敌一个中队。

镇子地处丘陵,地形有起伏。侦察员画回的地形图是镇外缓缓地伏的小山岗,与小块的田野。路两边有树。北边一侧镇外五百米处有片树林。南边是什么也没有的田。有几道田埂。镇子四周没沟没壕,突击起来很方便。镇子里面也没什么阻击阵地。

日军很骄狂。这里是日军势力范围,根据以往的经验,根本没有国军对日军腹心目标进行过突击,所以根本没有建什么作战工事。

此次作战计划是使用四个连从四个方向对镇子作向心突击。因为镇子不大一个方向的正面只方一个排,多路进攻,交替进攻。每一路以班为单位,一个班前进占领阵地,一个班前进。不给敌喘息的机会,迅速压缩敌军。

一个连加旅直属部队,作为预备队。一个连分成两部,分别向郎溪和十字镇方向前出两公里,担任警戒。郎溪因为更近,警戒部队为两个排。

要求部队半小时内结束战斗。

九点半钟左右部队已占据出发阵地。战斗信号将在整十点时打出。

口令是烈火。燃烧。

四连担任北面路口方向的进攻。四连这个进攻方向的特点是左右两侧是民房,中间是路。

杨浦班和二排一班一左一右负责公路两侧的进攻。杨浦班的左面自已排的二班。距离很近,只有十五米左右。

杨浦知道自己匍匐前进的节奏很慢,的确很慢,声音也很小。杨浦班的目标是接近到敌哨卡前三十米的位置,等待进攻的命令。杨浦知道公路右侧同样有一个班在运动,听杨浦看不到他们,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自已班后面二十米处有三班在运动。也听不见。左边十五米处是二班的位置,同样听不到什么。

哨卡处有一盏马灯在晃。有四个人影在晃动。他们点马灯干什么?怕敌人发现不了?太狂了。

杨浦伏在地上目距离差不多是三十米了,向后挥了一下手。自己的班不动了。

杨浦班现在是一个正三角阵形。杨浦带着投弹组兼突击组共五人在中央最前面。每个人之间的间距是三米,今晚人只能看到三米以内的距离。左右分别刘和带的机枪组与是副班长梁栋带的机枪组。李三在最后最外侧,这样他的视线不会被干扰。

有点累,也有点兴奋,但不瞌睡。身上有点热。杨浦觉得有小腹处有点胀,有点便意,但忍受得了。

手榴弹盖已拧开,右手握着。步枪在左手位置。杨浦手上没表,排长那有,好漂亮的小怀表。杨浦只能保持这个姿势等。

也没多久,北边的天空突然飞机一颗红色信号弹。好亮的信号弹。杨浦大喊一声:

“向目标投弹。”

说完一跃而起,手榴弹从手上飞出。

“冲。”

杨浦弯腰向前冲出,大概冲出七步左右。敌岗哨处一片爆炸的火光与声响。两个班十四颗手榴弹。岗哨那有人活着的可能性很小。

小镇四面都响起了枪声。

杨浦班已占据了哨卡。后面左右侧机枪架在沙包上,杨浦则前出二十米占据阵位。杨浦现在左手步枪,右手驳克枪,子弹都上了膛。二班越过杨浦,向前突进。刚进了十五米,突然一阵声音响起,二班的枪声与对面的枪声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杨浦身后的机枪也响了。火红的机枪弹在飞动。杨浦看到敌只有一挺机枪四杆步枪的弹道。二班的手榴弹在敌人的阵中炸响了。敌两颗手雷也在二班阵中炸响了。

“一班全体冲锋。”

杨浦大吼一声。跃身而起。杨浦知道全班会跟有他后面的。这个时候不能犹豫。迂回也是不需要的,因为左右都有作战部队。

敌机枪在响,子弹在杨浦眼前乱飞。二班又投出两三颗手榴弹。杨浦已冲过二班阵地,向敌猛扑过去。两个鬼子在杨浦的眼前站了起来,怪叫着冲过来,杨浦手中的驳克枪响了,连续三响只打倒一个。身边的战友已冲了过去。谁手中的步枪响了,对面的鬼子一歪,没倒,谁的刺刀已深深地扎进鬼子的身体。杨浦此时已看到远处的对射。知道小镇沿公路就快打通了。

“一班呈正三角防御。”

杨浦喊道。

前面是一个大院,院门外有一小广场。大院的院墙上向外吐着火舌。街道挡住了他的视线。大院门大开着。一小队敌军大概十来个人冲出来向另一个方向冲去,他的尾部受到杨浦班的阻击,被打倒了三个。杨浦命令机枪攻击敌防守另一面的后方,子弹在敌掩体上跳动,敌的射击声迅速弱了下去。杨浦喊住后面扑上面的二班长,两人交流了一下,二班的两挺机枪上房。二班机枪正在上房的时候,杨浦他们的右侧房上已响起了机枪的点射声,与敌大院院墙上的敌机枪展开对射。但很快那两挺机枪受到敌掷弹筒的攻击。不响了。但二班的机枪在屋顶响了。

两个电话兵挎着线圈来了。在一班的后方安了一部电话。谁在打电话,接着我方的迫击炮响了。迫击炮的炮弹不时落在大院中。另一个方向的迫击炮声也响了,是落向另一个大院的。

机枪的点射声,步枪声,手榴弹声。李三也被杨浦上了房。但他和机枪不在一个阵位。

敌现在院墙上的机枪火力点,只要一响就会被四周扑来的子弹打断。

刘涛连长过来了。他在观察了一阵后,跑到电话那。一会一个小队扛着一门82迫击炮过来。这是一门改进过的迫击炮,是可以直射的。这样的迫击炮一个营装备了四门。即在炮尾部增加了一节400毫米长的尾管,装有拉火击发装置,底盘倾斜着地,使炮筒与地平线的倾角保持在5度以下。这样,82迫击炮达到了既能曲射又能平射,具有步兵炮的功能。这是原保安团就改造好的家伙。

大院院院墙在五分钟后,开始受到打击。院墙一下被炸开两个大口子,接着又是两炮,整个院墙倒了。院内建筑祼露了出来。接着迫击炮向院内建筑射击。另一个方向也传来了82迫击炮的炮声。日军的火力一下子弱了下去。

杨浦班投弹组在杨浦带动下,首先跃出跑出五米不到,就仆到地上,一排枪弹在杨浦头上飞过。杨浦身后火力大响。敌几个火力点一下没动静了。杨浦喊:

“冲。”

又是五步之外,扑倒在地。

又是枪弹在头上飞过。

如此两回又进了十米,杨浦喊:

“投弹。”

手榴弹飞进了院里。杨浦又冲了起来。这一回已冲到倒下的院墙前。杨浦扑在地上,抬眼看院内,院内是一片火光,82迫击炮弹时不时击中院中,炮弹炸处,墙倒屋塌。

班用机枪也跟上来了,堵住敌可能射击的位置。二班也上来了,一组手榴弹向院内飞去。杨浦班也是一组。二班前突进入院中。一个点响起了机枪。二班全部倒地,看不清谁被击中了。随后那个机枪点受到了手榴弹的打击。

“一班冲。”

步枪组在前。没有射击声。没有射击声。

杨浦冲进一个倒塌了的屋子,全是尸体。再冲进一个,有一个喘气的,但动不了了,两眼却凶恶地看着杨浦,杨浦上去就一刺刀,捅了个对穿。

杨浦再一次越过二班的时候,听到对面是中文的喊杀声。就大喊。对面也听到了杨浦的喊声。


国崎少将望着窗外的夜色。

十分钟前,国崎少将从被窝里叫起。两天以来,国崎少将一直没有好好地睡上一觉,今天下午四点溧水144师的防线终于被突破了。国崎少将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下来。倒下就睡着了。睡得那个香。

国崎少将军人的天性,在睡梦中被叫醒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来到作战室。支队参谋长奥保清水向国崎少将报告,后方基地郎溪打来电话说,镇兵山方向有激烈的枪炮声。郎溪下野泽夫少佐试图打电话跟镇兵山取得联系,但电话已打不通。派出两个小队前往查调,路遇阻击。据派出小队回来报告的士兵说,镇兵山方向的枪炮声很响,像是有大部队作战,火力强度决不下一个支那师。

郎溪现在只有两个步兵中队和还有一个辎重中队防守。怕支那军偷袭郎溪,使支队的辎重受损,故不敢擅自决定,请少将阁下定夺。

国崎少将一下子迷糊了,一个支那师?出现在了国崎支队的后方?进攻镇兵山?难道支那军从西线反攻开始了?不可能啊,支那华中方面的主力都在南京啊。广宣线被支那军突破了?怎么没有收到战报?

国崎少将请参谋长向18师团部进行联系。联系的结果不出国崎少将的意料。广宣线未发现支那军任何行动。

国崎少将相信自己部下的判断。没有的事就是没有,有的事就是有。一个师的兵力出现在自已的后方基地附近,这不能不引起警惕。这固然可能是支那军的围魏救赵之计,但计策虽好,在帝国强大的军力面前,又能有何作为?

国崎少将已命参谋部与陆军航空队取得联系,明天请陆军航空队,对郎溪地区周围五十公里的范围实施空中侦察。而回军的大队,将根据航空队的情报,对敌实施攻击,直至将其全部消灭在帝国军队的控制区内。一个步兵大队在航空队的配合下,完全可以胜任这样的任务。

国崎少将心情很好。


天亮的时候,国崎支队十六联队第三大队已乘卡车整建制地回到了郎溪县城。昨天下午自突破溧水支那144师的防线后,第三大队就对敌展开了追击。天黑时才停止追击。夜十二点,突然接到支队部的命令,让其在明日凌晨,务必返回郎溪,等待支队部的下一部命令。

国崎支队第三大队在郎溪刚下车,就接到命令,令他们在吃完早饭后,就出发,向镇兵山展开侦察性攻击。镇兵山?那不是我们的后方嘛?怎么要向那里展开侦察攻击?难道镇兵山已被敌军攻占?第三大队长江田满大尉很是奇怪。吃完早饭后,部队在作战前准备。因为是在后方补给基地,补充很方便。一小时后,部队整补就已完毕。部队的疲劳却不是这一小时就能恢复的。不过帝国军队的坚强意志,无敌的武士精神能克服这一切困难。

支队部情报官来了。从情报官那里,江田满了解到了可能了解的全部情况,昨晚驻守镇兵山的部队受到了支那军的猛烈攻击。战斗大概只进行了半小时,就结束了。现在镇兵山的情况不清。镇兵山的驻防军队可能已经玉碎。估计支那军的进攻力量可能是一个主力师,而江田大队的任务就是在陆航队的配合下,找到这支支那军,并消灭之。

能在半小时内歼灭一个中队的帝国部队,那这个对手的战力一定是强悍的。能与这样的对手交战是件令人兴奋的事。

在一中队出发后五分钟,江田大队全军出动。因为对手的强大,江田大队未乘卡车前进,而是以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的队形,步行出发。在卡车上如果受到敌军的突然进攻,将是件非常危险的事。一个小时后,江田大队到达了镇兵山。镇兵山刚经历过战火,一片狼藉。到处是还在冒着青烟的椽木,到处是帝国士兵或被烧焦,或被炮弹炸弹撕碎的尸体。没有一个活着的帝国士兵。偶尔可以看到支那士兵的尸体。但不多,仔细清点后,总共只有二十七具。这二十七具尸体基本都是在三个大院中发现的。而帝国士兵的尸体也基本集中在这三个大院中。看来帝国士兵是猝然遇袭,被堵在自己住的大院中,未然展开真正的战斗,就遭到支那军的火力杀伤。各部队都过来报告战场检查情况。一致发现三个大院坚固的院墙都是被炮击倒的。可见敌拥有步兵炮之类的火力,也进一步证明了原先的情报。这样的部队,起码是个支那师级单位,并且是支那军的主力师。

问题是现在这支支那军的主力师在哪里?江田大队的作战参谋已将这里的战况进行了汇总,在征得江田的同意后,向支队部发出电报。而江田大队已开始在镇兵山四周派出警戒部队,并开始构筑野战工事。部队在一片的忙碌之中。阵亡的帝国士兵现在只好让他们再在那儿躺一会了。江田可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这支支那军很决绝,他们在完全有时间的带走他的士兵的尸体的情况下,毫不迟疑地选择了放弃,而是将更多的时间放到了打扫战场与撤退上。可见这支支队军的精神的坚强。这支支那军的军官更知道什么对他的部队来说是最重要的。

支队部的电报很快传来了新的命令。江田大队在镇兵山就地建立防御阵地,并派出小分队,对镇兵山周围十公里范围进行搜索。然后等待支队部的下一步命令。

江田相信很快会接到向支那军攻击的命令的。一个师的部队,还带着大量的火炮,想在帝国军队的控制区内隐匿行踪是件很难的事。除非这支部队具有与帝国军队同样的军事素质。但这是不可能的。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摩托化搜索小队也回来过四次汇报搜索情况。所有的方向都没有发现敌军。怎么可能?江田也看到帝国航空队的侦察机飞过镇兵山的上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搜索以镇兵山为中心的三十公里的范围。他们难道也没有发现支那军?难道这支支那军就这么消失在空气里了。显然是不可能。那它们藏匿到哪去了呢?

江田摩托化搜索小队将搜索范围扩大到十五公里。这应该是支那军的夜间六七个小时的极限了。带着那么多大炮是不可能更快的。但这十五公里的范围需要搜索的点太多了。搜索小队每次只能搜索一个点就要回来汇报情况。这是由部队的通讯方式所决定的。

如果搜索分队具有持续搜索的能力那该多好啊。搜索分队是不可能带着发报机搜索的。更不可能将野战电话放在摩托上,一路放着线去搜索。他们每搜索完一个目标,或几个目标,必须回一次大队,向大队汇报情况。要不然搜索小队的位置在哪里,大队也会不知道的。

即便如此,帝国军队现在强大的搜索能力已是支那军所不能想像的了。

吃午饭前,各中队已完成了工事的建设。吃过午饭,因没有进一步的任务,士兵们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江田也感觉到疲劳的来袭。

江田相信如果这个时候,发现了那支现在看来有点神秘的支那军,他和他的大队都会精神饱满地去攻击并消灭它。即使再战上三天也没问题。但现在没有发现支那军、也没有接到命令。江田决定部队分两班休息与警戒。江田也向作战参谋交待了一句,有情况立刻叫我的场面话后,梦回日本本土了。现在,也许是这一辈子,他都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回家了。

江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是被饥饿闹醒的的。江田洗了个脸,来到作战室,看了作战记录。各搜索小队搜索了一天,什么也没发现。那支支那军队,看来真是消失在空气中了。

江田边吃着卫兵刚热过的饭菜,边思考着这一问题。这支部队会不会还在郎溪地区呢?会不会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在所谓灯下黑的什么地方躲着,狼一样盯着你,只要你一放松警惕,他就会猛扑上来,将你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