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神奇的飞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郭超常似乎浑然无觉。他在巷子里左一飘,右一闪,呈之字形飘闪着。

几支黑洞洞的枪口,正从不同的角度,悄悄地指着他的胸口。

南次三郎几乎听到自己吞口水的声音。

“近点,再近点。”

他心里紧张而兴奋地说。

突然,郭超常拔起而起,来了个鹞子冲天。

南次三郎的头禁不住抬了起来——

目光相对。

是的,郭超常飞上半空的时候,已经看到趴在屋顶的南次三郎。

南次三郎的目光“篷”的一声,就和郭超常的目光碰上了。

目光相碰那一刻,南次三郎惊诧不已——

郭超常的嘴角挂着一缕嘲笑。

他嘲谁?

还会有谁?

目光碰着你南次三郎,自然就是你南次三郎了。

过分。

猖狂。

不知天高地厚。

一连串的意象迅速在他南次三郎的脑里闪过。

怒火,但他的怒火还没来得及在心里燃烧,他就感到脖子凉了一下。

是的,只凉了一下。

他的头就脱离了脖子。

当是被猛喷的血柱一冲吧,他的头被冲上半空,朝郭超常飞过去。

而他的灵魂,此时还在腹中,正被一双无形的手扯走。

不,我还不能死,我还要VS中国功夫。

他的心最后在说。

那无形的手,显然是阎罗王的手。哪里管他说什么?猛地一扯,就将他的灵魂扯走了。躯体“嗤”的一声,就像泄了气的汽球,顿然瘪了。瘪得死寂。瘪如咸虾。

顿然虚无。

被扯上火星的灵魂,仍盯着他自己的头在半空滴溜溜地转。

双眼仍然睁着。

但已没了往日的不可一世。

睁着的是一种恐怖。

当郭超常将他的头一脚踢开,他的头竟然被踢开成两半。

他的灵魂不由颤栗。

没错,他的空手道,一掌可以劈开木板,一掌可以劈断青砖。

但从来没劈开个头。

不是没试过,在东北试过劈抗日联军的,在南京试过劈一个孕妇的,在南宁也劈过一个老先生的头,都只是劈裂,并没劈开。

郭超常一脚就将他的头踢开成两半,他南次三郎不能不服。感到郭超常的脚下是长了刀。

如果他的空手道真要和郭超常VS,无疑是自取其辱。

大日本的空手道,不及中国的脚道。

这是他高度总结出来的最后一句话。

阎罗王让他达成了心愿,马上就像他的灵魂从火星上扔入了阴曹地府。感到一阵黑,黑得深不见底,黑得他的灵魂就只剩下黑,黑入无尽的绝望……

当然,阎罗王对他还是比较关照的。当郭超常将他的头踢开两半,一半就砸在加藤的手上,砸得加藤的手指条件反射地勾下了扳机,射出了子弹,发出了响声。这个蠢材,真是迟钝。勾下扳机那么简单的事,还要我南次三郎的半边头来帮忙。

子弹射飞是肯定的。关键是我南次三郎在最后一刻,还体现出对天皇的绝对忠诚,为特高课的同仁,发出了警报。

另一半头则往他当时伏身的后面射去。

没射着人。

却让他看到了陈节。

陈节朝他发出飞刀的手,刚刚收回。掌心还带着飞刀的美国气息。

那些美国佬也太坏了,怎么能将最好的美式军刀,装备给中国的特工呢?

没天理啊。

如果是中国自己制造的军刀,绝对没那么锋利,绝对不会一下子就切断了我的脖子。即使切到大半也好啊,我也不至于身首分离啊。

南次三郎怨怨地想。

他的半边头还看到,圆头圆脑的彭壁生居然也发出了飞刀,飞刀的劲道十足,插入加藤背脊的时候,加藤的脊骨“咔”的一声,就被插透,刀尖穿骨而出,不偏不倚,就刺破了加藤的心脏。

心脏“嘭”的破裂声,只有加藤自己听得到了。

这速度,怎么说呢?

陈节先飞刀切下他的头,他的头飞向郭超常,郭超常再一脚将他的头踢成两半,他一半的头往回看到陈节收手,看到彭壁生发出飞刀。这个过程,就是陈节出手、收手的时间。

陈节的飞刀快,不奇怪。

怪的是郭超常踢他的头,踢出的速度也是那么的快。

但这快,就不是我南次三郎的空手道所能比拟的啊。

南次三郎不能不服。

又是奇怪的是,和陈节一起的万全策,竟然没出手。

嗯,是他没机会出手。

另外三个特工——吉田、上草、永丰,是趴在他南次三郎对面的屋顶的。

这三个家伙很会选位置,都选在左右、后面有障碍物的地方,别人想打黑枪都不容易,更别说飞刀了。

但这三个家伙的反应也差,直到加藤发出“啊”的一声惨叫,他们才胡乱开了枪。

似乎也不能怪他们。

当陈节将我的脖子切断,我的头飞将起来,吉田他们三人的目光,就从郭超常的身上,转移到我的头上来。这些家伙虽然也惊诧,但惊诧的里面,分明还带着一种看马戏的幸灾乐祸。

奶奶的,我得罪他们什么了?居然如此幸灾乐祸。

无非搜抗日分子家的时候,搜到金啊银的,我会占大份。这不奇怪啊,我毕竟是个组长啊,军阶又比他们高。

对女抗日分子实施奸刑的时候,当然也是我带头的。我是组长,我不带头谁带头?

奶奶的,都是没良心的家伙。

那回追捕一个中国特工,不是我一把推开你吉田,你吉田才没吃着对方的子弹么?要知道你吉田如此无情无义,当初就该让你吃子弹。

你上草也是坏。

那回你当着人家丈夫的面,强奸人家的妻子,那丈夫忍我可忍,扑到你身上,张口要咬你的脖子,还不是我及时一掌将他劈死的?

你永丰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日你抢人家一个老大爷的金戒指,被老大爷一脚就踢中你的裆部,痛得你在地上打滚,老大爷抓起板凳就要砸你的头,还不是我一枪把他撂倒?

奶奶的,做人总得讲点良心吧。

南次三郎恨恨地想。

直到郭超常将我的头踢开两半,你们才从幸灾乐祸中回过神来,胡乱地开了枪。

这最后一刻,也是我南次三郎的半边头提醒了你们。

但南次三郎怎么也想不到,当吉田三人的枪刚响,他的半边头就听到三块砖头嗖嗖地破空而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