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路东南:第五章:第十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五



二排的右侧是李小山的三排。


三排所面对的公路距离他们潜伏的阵地约三百米,潜伏阵地右侧的三百米处,正是60多名日军士兵督促百姓们并一起施工的炮楼所在。只不过这个尚未建好的炮楼位置与三排的伏击阵地正好是一片无遮无拦的平地,因此工兵组的三名士兵费了好大的劲也没想出怎样躲开日军士兵们的视线而把地雷埋设在公路边上的办法,只好伏低了身子再借着地面上的杂草石头等把四颗地雷布在了一会日军有可能进攻的山坡小路上。


八时整,左侧约两公里处响起了枪声,同样的随着枪声的越来越激烈和其他武器投入使用的混响声中,他们右侧修炮楼的日军也整理好了集合的队形开始向这边跑了过来!


伏在草丛以及矮树后的各班长开始叮嘱自己班的士兵们按排列顺序来负责自己所面对的目标,当然,日军队列最前面带指挥刀的日军官则是排长李小山的指定目标。


很快,仅仅一分多钟,待这一小队日军官兵正以一溜小跑一味心思地去驰援他们的中队部而跑到李小山三排所面对的公路时,李小山的步枪对准日军队列最前面的小队长扣动了扳机!紧接着,全排的二十多条步枪和三挺轻机枪也同时向着日军队伍打了起来!


因为是定点射击又蓄势已久,因此一排抢过去后,足足有一半的日军士兵横尸于地上!在步枪手一秒钟不到的滚动换位和重新子弹上膛的间隙中,排里的三挺轻机枪仍在下面目标的两侧向里收拢射击着。等推上子弹再露出头的士兵们发射第二颗子弹时,却发现剩下还有一半的日军士兵们反应速度之快简直令他们咂舌!


这些日军士兵因为不像在二排处被威力巨大的地雷给一下子除了炸死就是把剩下的给炸懵、从而失去了最起码可以用来躲避卧倒的机会,反而是在听到了突如其来的枪响之后,没有被打中的这些士兵立即就地卧倒然后三下两下地滚动爬行翻滚到路面下寻借可用之物出枪射击!其动作之快几乎和三排士兵们的第二枪同时打响!


日军小队的一名带有掷弹筒的士兵刚刚从帆布套子里取出套筒,便被九班长刘朝秋抬手一枪正中该士兵的头部,但稍偏一点的一挺轻机枪在射手的操作下支起了枪身就向山上打出了一串子弹!这一串子弹虽然没给李小山排的士兵带来伤害,但“噗噗”带着闷响钻入阵地前地面里的子弹还是让六、七名八班的士兵缩回了头并停止了射击,并且还包括着一挺轻机枪!


借此机会,伏在公路后面以及前面把身体暴露给山上、而又非常不得劲儿向上面仰射的十几名日军士兵非常快速地几个翻滚然后侧身匍匐着向十几米外的一个小土坎处爬去!十几米的距离,在又扔下了五名尸体后,其余八人刚刚运动到了约有20多米长的一溜正好是山上子弹射击死角的土坎之后,喘息急促、紧张惊悸日军士兵正要转过身来招呼并掩护正在被山顶上的火力压制和打倒的另一伙日兵过来隐蔽的当口,人群的中间“噗”地一声响动,一个黑糊糊的玩意刚刚跳起一人多高把一个莫名其妙的物体形象呈现在众日兵们眼前的瞬间时,这让他们不知为何物的东西“轰!”地一声巨响,八名日军士兵便被强大的气浪冲击得东倒西歪、并且这跳雷内的铁砂同时把这些日兵的躯体激射得千疮百孔、血雾迸溅!


另一伙同样数量的日军士兵们此刻正紧紧地贴在路边与山边之间的土沟里压低着身子躲避子弹,然而山上呈大角度的射击仍然很准确地一枪一枪射中趴在沟下的日兵们的后背!于是,耳边不住地听到同伴们一个又一个濒死之前的惨叫声音,一种伸长了脖子准备挨刀的现实性又彻底地激怒了这些以武士道精神熏陶出来的日军士兵!


怀里抱着全小队唯一一挺轻机枪的士兵听着自己的上方似乎子弹的呼啸声音有了片刻的消失,于是,他抓住着千载难逢的机会,“嗖”地挺起了身子然后怀抱机枪一个侧滚滚出了土沟,之后他的身体没敢有丝毫片刻的停顿仍然不断地滚动———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一旦他停了下来,山上不知会有多少对着他的枪口所射出的子弹在片刻之间就可以将他的身躯打成筛网!


急速而不停的滚动,直到终于因为越滚坡度越陡而十分吃力的时候,这个日兵猛地一下双脚努力一蹬,整个的身形倏地转了个个儿,又向侧面滚动了六、七米,然后突然停住并快速地伸出了轻机枪!


只是,这名战术动作规范、战斗意志顽强、个人素质极高的日军机枪射手在完成了一连串向高坡翻卷滚动的高难度动作之后,也折腾的头昏眼花,浑身乏力!在他刚刚把枪伸出左手托在机枪支架右手的食指伸向扳机的瞬间,山顶上一直伸出枪注视着这个日军士兵的八班长王希平借着对方猛然停止身体的瞬间机会,抓住时机冲着两百多米外的那颗看去如同小拳头大的脑袋稳稳地开了一枪!


毕竟是当兵将近四年的老兵,在这个日兵突然翻滚运动的整个过程里,他既不象几个新兵那样被这个日兵娴熟的战术动作和悍不畏死的勇猛精神而震惊得目瞪口呆、也不象几个老兵一样对着快速滚动的并且在远距离上被缩小了的目标不断地打枪,而是稍稍挪动着枪口等待着对方不再运动的时机,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对方的动作再快、就算是他的手臂与这挺轻机枪长在一起,也绝对快不过这早已经对准了他的枪口!因此,也就是在那些下面的日军士兵们在内心里寄予极大希望的轻机枪手刚要有所动作之前,王希平的一枪正正地击中了日军机枪手的脑袋!


三排七班的新兵刘德龙是个刚满二十的五大三粗的青年汉子,上一次在袭击日军火车拦截下被宫崎桥本偷运文物的战斗中,他也是韩大海亲自选中跳车摘挂钩的新兵之一。


刚才在全排突袭日军的队列时,他按照自己所排列的顺序一枪就干掉了一名正在小跑的日军士兵,他从刚才的紧张激动而转变为心绪大振并想再进一步看清楚那个扬手后倒的日兵是不是真正地死透了腔的当口,身后的七班副猛地一拉他的衣襟大声骂道:“你他娘的怎么不知道缩头换位置?活够了!”


刘德龙连忙依言一滚,按照平时所学做了拉栓退弹壳上子弹的动作然后笑道:“嘿嘿,副班长,俺想看清楚俺打的那个鬼子是不是死得透透的,要是还有气儿,俺想再补一枪。”


“补一枪?”七班副王占胜露出头又开了一枪打中了一个目标后大声道:“你以为小鬼子还能给你机会补一枪?假如你一枪没打死那个鬼子,不说那个鬼子伤兵会向你还击,就是他身边的所有鬼子也会向枪响处做好还击的准备,你呆在原地像个傻瓜似地,就不怕下面最少有两支以上的枪口在寻找你!”


刘德龙听完后心里觉得有了数,于是又滚动了几米把身子缩到旁边的一丛矮树下伸出了头。正在此时,他看见了山下公路边躺倒的几片日军士兵尸体,处于新兵的好奇心仍忍不住促使他想再看看自己刚才打中的日本兵是不是已经四脚朝天地死翘翘!在身边的轻机枪以压制和搜索的状态下不断地点射、而本班的其他步枪做着寻找目标的清理射击时,刘德龙把眼睛紧贴在步枪的标尺上仔细地数术查找刚才自己打中的日兵,一个尸体一个尸体地看去,突然他的心里一紧,“副班长!”三个字刚在喉咙里成形尚未喊出时,他又咽了回去!


刘德龙把右眼贴在缺口前凝神看去,只见他刚才看见的卧在死尸堆里的一个日军伤兵正一点一点努力地从一名日兵尸体下抽出了一个深绿色的细管子———刘德龙知道这是掷弹筒,因为排里面也有三具。待他清楚地看见了那个日兵又从自己的帆布背袋里取出了一枚榴弹时,身边因为自己班里的正面基本上没有了能够还击的日兵而帮八班的忙、正在一枪一枪地打一个抱着轻机枪快速滚动日兵的王占胜又在大声问他:“你他娘的不掉转枪口打右边的鬼子,又在干什么?”


“副班长,你看那马路边上------”刘德龙并没抬头而且声音也不大地说。


王占胜有些纳闷,忙回过头来看看刘德龙,又用右眼贴在自己步枪的缺口上顺着刘德龙瞄向的方向看去,还没等看到什么不对,忽听旁边“砰”地一声,刘德龙的一枪打了出去!


王占胜从准星出看到了一幕却下了一跳———只见大约三百米的公路边上一堆日军尸体里,一个伤兵正把右手举到了一具掷弹筒的筒口前,那右手竟然抓着一枚榴弹!那张微微上扬的面孔上也被刘德龙的一枪打得定住了格,只见在这张脸的正中间,一溜血痕正快速地向地上淌去------


“我的天!”王占胜惊叹了一句道:“刘德龙,你他娘的真是好样的!眼睛毒,枪也打得这么好,好样的。老子一定告诉吴长官和韩长官,你小子要有好光景了!”


在刚才八班长王希平准确的一枪打死了日军的机枪手之后,剩下的十多名日兵趁机枪手的运动过程吸引了正面一部分火力的机会,纷纷几个一组几个一组地向正面快速运动着。身处八班和九班之间的李小山见该股日军失去了唯一的一挺轻机枪并在垂死挣扎的状态下坐着最后的反击,便大喊一声:“机枪压制住两边,所有步枪集中干掉这些鬼子!”


在前面的四名日军士兵踏响了一颗跳雷后,剩下的三股日兵变得谨慎了,他们寻找到了一处不太光溜的坡下,借着几块巨大的石头左一枪、右一枪地向山上对射着。此刻,他们心里的念头基本是一致的:能坚持一会是一会,马上就会有其他的小队前来解围!


“掷弹筒给我炸!”李小山一见剩下的十几个日兵躲在200多米远的一处射击死角不再上来,便大喊了一句:“各班的步枪、机枪一起准备好,小鬼子一露头,一起干他娘的!”


几枚榴弹落了下去,又被炸死了五、六个的日军散兵们实在是无法继续躲下去,不得已他们只好从两边一边打一边向两边横向地散开去,一种下意识地想法使得他们认为:自己这边的人散得很开,对方的掷弹筒也许就不会炸着他们。只是在他们向两边各散开了几十米之后,十几个人在子弹的射击下还剩下六人,有一个日军士兵在继续着横向运动的过程中,被山上七班的新兵战士赵思敏一枪打中大腿,该日兵噗通倒下去后,赵思敏因山上地势较高而看不到日兵的身体,更因这场战斗一连干掉了两名日兵感到振奋,所以就忘乎所以地站起了身想看看这个被打倒的敌人到底死了没有。


“俺又打死了一个!”赵思敏看见下面正横卧着一具死尸,误认为是刚才自己所打中的而高声大喊了一句,结果正好被大腿中弹却在此刻趴在另一边装死的日兵听见,他快速地端枪瞄准,只是一枪,便击中了赵思敏的额头!而这个放了一枪的日军伤兵却再也来不及趴下,顿时就有四颗子弹从几个方向击中了他的身体各个部位!


一见自己的排里出现了减员,李小山急眼了:“弟兄们,给我冲下去用刺刀捅了他们!”


当全排的士兵们站起了身准备冲锋的时候,副排长朱福元对李小山道:“排长,小鬼子们已经全部被干掉了,咱们用不着下去了。”


李小山闻言后两边看了看,显得十分沉重地说道:“派弟兄们打扫一下战场吧。”说完他坐了下来想抽支烟。


正在此刻,二排的王志刚也带着人跑了过来,在枪声已经消失的情况下他看到了三排战斗的结束和一名士兵的阵亡,思忖了一下他大声喊道:“三排长,你们没事吧?”


李小山闻言抬头看看道:“我们没事,仗已经打完了。”


“那好,我们现在去射击队看看。你们打扫完战场和一排长他们会合吧,如果射击队顺利,咱们就一起回驻地吧。”说完他带着两个班的士兵走了。


李小山铁青着脸对朱福元道:“你带九班的弟兄快些打扫战场,然后等着和一排长他们会合。”


王志刚说完又对蹲在赵思敏身边的李志仑道:“找几个弟兄把赵思敏的遗体抬到临时住地,回去时让马驼走。唉,当兵四个月,打死了三名鬼子------”摆摆手他向山里面走去又说道:“王希平带上八班弟兄们跟我去支援射击队,快点行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