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学里的那些日子

说起青岛黄海学院,可能有的人非常熟悉,因为这个学校集中了很多的焦点,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这就算是我的母校吧,那么就让我谈谈我的大学生活吧。


03年我中专毕业,正式踏入了社会,以为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但事与愿违,竞争的惨烈超乎我的想像,两年之内换了好几份工作,彷徨了两年,也可以说是在社会上玩了整整两年,面对四面八方的压力,我不禁有了继续上学的想法,在05年夏天,我和一个朋友在另一个朋友开的画室里聊天,当时他们都正值高三,高考刚刚过去,所以就在一起讨论要报考那个学校,我随口问了一句:“有没有我能够上的大学?”,其中一个朋友愣了一下,然后递给我了几份招生简章:“这几份简章都是民办大学的(民办大学收高中或同等学历应往届毕业生),公办的你上不了,你看看吧”,我随意翻了翻他递过来的简章,马上就被其中一个学校给吸引了,因为这个学校的校园很漂亮,还说是军事化管理,校址在海边,然而最吸引我的还是上面的三句话,是哪几句话我记不清楚了,但有一句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吸烟者我院拒绝录取”,就是这句话吸引了我,因为在社会上打滚了两年,我当然也抽烟,我也知道现在很多大学生都抽烟,我很好奇这个学校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学生不抽烟,而且我对军事化很感兴趣,所以我决定去读这个学校,后来回家和父母商量了一下,在他们同意后,在同年9月份,我和母亲踏上了去青岛的火车,走的很盲目,我甚至都不知道学校的地址。


我此前来过一次青岛,不过那时候还小,有些事情都已经模糊了,到了青岛,一切都是那么好奇,下火车,乘轮渡到黄岛,打电话问明了地址,然后再乘车到学校,车上还遇到了回学校报到两个老乡,是比我高一届的学姐,下车之后跟着她们一路来到了学校门口,乍一看,学校还像那么回事,后边是山,前边是海,风景挺好的,进去之后一看却发现和简章上说的有些出入,校区占地没有那么大,但心里抱着“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的想法就报了名,成为了05级新生中的一员。我和母亲拿着行李跟着一个接引新生的学姐来到了宿舍楼,宿舍楼是新盖的,外部还没有粉刷,进去一看,晕,我竟然被分到了250室(直到现在我还耿耿于怀),帮我们开了门之后学姐把钥匙给了我就走了,宿舍4张上下铺,共8个人住,带一个卫生间,我是这个宿舍第一个到的,选了一个靠窗的下铺位置,然后母亲帮我整理好了床铺,接着母亲就要走了,因为还要赶晚上的火车回家,我把她送上了船。


返回宿舍后,看到另一个已经铺有位阿姨坐在那里,于是就上前打了招呼,过一会一位兄弟从卫生间出来了,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也是一个同省的老乡,紧接着他们就出去吃饭了,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心想这就是我的大学生活了么?心里也一阵激动,没有上过大学的我对大学很是向往,现在我终于躺在了大学的宿舍里了。


第二天就是军训了,我和同宿舍的哥们一大早就换上了军装兴致勃勃的来到操场,操场就在教学楼前,地上是用红色地砖铺的(因为我不经常打篮球,后来才知道篮球场应该是用塑胶建的),操场上早已经成了绿色的海洋,不管男生女生都在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121,看的我们一阵兴奋,迫不及待的找到了我们所在的班级然后向教官报到,接着就开始了紧张的训练,练站姿、蹲姿、齐步走、正步走,可能每一个新入学的学生都和我们一样的心情吧,没有一个人说累,没有一个人说要休息,上午下午分别休息半个小时,身上的军装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那一刻,仿佛每一个学生心中的军旅梦都被点燃。众所周知,到了晚上就是到了拉歌的时间,每个班之间都要进行比拼,看哪个班唱的最响亮(说实话,那时候拉歌比的只有声音的大小,有的几乎唱的不成调),也是在那时候,训练了一天的我们才有机会坐下来一起聊聊天,互相认识一下,记得当时我们班的女生不算多,占了全班的四分之一,当然了,漂亮的就更没有了(引用后来我们班两个学生骂人的话:“我诅咒你以后娶老婆就娶咱们的女生”,“靠,你老婆才是咱班女生呢”),只有一个女生长的还算清秀,理所当然的当选了文艺委员;还有我们的教官,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我们的教官并不是部队里的士兵,而是和我们同班的同一届同学,我们都非常好奇是怎么回事,于是教官就坐下来给我们述说,原来我们的教官比我们早到校了三个月,训练他们的教官才是真正的士兵,而且当时是把他们一批人直接送到了军营里,教官还神气的告诉我们,他们当时军训用的是真正的15公斤重的冲锋枪,每天要背着枪械在海边跑5公里,在7月份的时候还经历了一场台风,把我们给羡慕的不得了(那时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可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在两年年之后,我们同样遭受到了一场台风的洗礼。后来我们才知道前几届学生的要求比我们严格的多了,在日常生活中,即使结伴去打水,也要两人一排三人一列走整齐,那才是完完全全的军事化管理,相对来说,我们这届学生已经宽松的很多了。


半个月后,军训结束了,我和周围的同学们一样经过了“军训大比武”的考验,领了新课本坐在了教室里等待班主任的到来(公办大学应该是辅导员吧),一阵喧哗过后,教室里安静了下来,新老师推门而入,然后微笑着做了自我介绍,这位马老师是一位女教师,圆圆的脸蛋,戴着一副眼镜,给人一种很随和的感觉,在担任我们班主任的同时担任着体育教师,发言过后,接下来的情节就很老套了,照例是每个同学做自我介绍,同学们都很不情愿的样子,或许是还没有从陌生和拘谨中走出来吧。


接着就开始正是上课了,第一学期照例都是文化课,专业课只有两门,我报的是试点本科,可能很多人都不明白试点本科是什么意思,我在这里要向大家解释一下,试点本科是山东省第一个实行的,所谓试点本科顾名思义就是考试地点,是和自学考试是一样的,就拿黄海学院来说,几乎每个山东省内大学都在黄海学院设有学科,给你一定的课程让你以本学校的名义参加自学考试,比如说某专业课程共13门,那么当你过了全部的13门课程之后,你在自学考试中所报考的主考院校就会发给你他们学校的自考毕业证书,如果在这13门课程之中没有超过两门课程低于65分并在毕业答辩中合格的,主考院校就会颁发给你学士学位。试点本科不仅仅只包括本科,也有专科,规则和本科一样,只是统称为试点本科罢了。学校当时一共有七个校区,我们一校区是大学部,其他校区有中职什么的,不过07年其他六个校区合并了,现在就只剩下两个校区了。


后来的生活就很平淡了,和所有在校学生一样过着教室——餐厅——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偶尔和要好的朋友一起出去到海边吹吹海风或者是周末到网吧上上网(那个时候宿舍还不能上网),学校的管理也很严格,除了周末之外平时是不允许外出的,原因很简单,我们学校地处郊区,学校周围很乱,怕学生出去出事,后来就有我一个同学被迷晕的事件,还有两个同学出了车祸。在两个月后的11月底,我们到校之后的第一次搬家来临了,因为学校要重新分配宿舍,我和舍友也从F楼搬到了C楼,由于分班的原因,我和室友被调开了,我被分到了我们班所在的宿舍,和同班的同学住在一起,搬宿舍确实很累,但幸好那个时候还没有买电脑,没有那么多的累赘,可是不曾想过的是,那只是我7次搬宿舍中的第一个开始(其实关于搬宿舍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我记不清楚那是第几次搬宿舍了,在那次搬完宿舍之后,晚上我们要清理宿舍的卫生,倒完了垃圾之后,一个室友看到地上还放着一个破烂的枕头,已经很脏了,因为地上全是泥水,我们宿舍的窗外就是一个小花园,还有一个垃圾池,所以那个室友就打开窗户朝垃圾池的方向随手扔了出去,扔的是挺准,直接到了垃圾池里,开始那个枕头在落地的时候却发出一种沉闷的响声,紧接着在旁边的树下面就跑出了两个身影,我们定睛一看是一男一女,原来是对情侣躲到树下说情话被扔下来的枕头吓到了,最让人乐的是那哥们跑出来之后还朝着楼上的宿舍大喊:“是哪个王八蛋干的?我就只是亲了她一下而已,你们也用不着这么狠吧?靠,连枕头都用上了”,后来这件事让我们宿舍整整给乐了一个月)。搬完宿舍之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忙碌而又充实,在4个月以后,我们迎来了第一次国考,所谓国考就是我上面所说的自学考试,由于是第一次报考,我只报了一门,很努力,但遗憾的是终究没有过。5月份,学校新的一年的招生工作开始了,要派学生分赴家乡所在地去招生,我和同班的一个同学也想去试试,于是就去招生办报了名,在接受培训的时候我俩才知道,原来当年我所看到的学校园区图只不过是一个规划图而已,有很多的建筑都还没有开工,虽然后来陆陆续续直到我毕业又建了许多建筑,但那是也只是建了1/4左右,远远没有规划图上那么漂亮,后来由于考试等诸多原因,我和那位同学最后没有去招生。


05年底的时候,在我们身边发生了一件大事,我们一个才20多岁的老师患了癌症,当时同学们都是泣不成声,这位老师也是教我们第一门专业课的老师,胖乎乎的,很可爱的样子,还有同学开玩笑的叫她妹妹,讲课也讲的很好,以至于她所教授我们的课程到现在我都能娓娓道来,那时候同学们都忙着给她捐款,我记得当时我捐了200块钱,已经是我那时候的极限了,后来同学们又组织了在学校里的募捐活动,捐款的学生很多,有的都不认识这位老师,但也是依旧踊跃的捐款,当时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90后的小学妹,走到募捐箱前就甩了3000块钱进去,嘴里还嘟囔着:“这个月的生活费一下子花了一半,买零食要省着点了”,当时身边的几个人狂晕,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还有人直接把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现在的小孩太幸福了)。募捐活动结束后,各系的老师和学校也都分别捐了款,大概总数一共有十来万左右吧,派代表给那位老师送到了医院,再后来,我也和那位老师经常打电话,问问她的治疗情况,她得的是癌症晚期,有一次她哭着告诉我说,她这辈子最不幸的事情就是来不及享受大家给她的温暖,最幸运的也是她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就是来到我们学校,又教了我们这一群像朋友一样的学生,她不怕死,她一直很担心的就是她的父母,因为是独生女,她怕她走了之后没有人来照顾她的父母。那一次,是我和她最后一次通电话,她的放射治疗越来越频繁,所以没有办法再接电话,再后来,她的手机停机了,从那以后,我们永远失去了联系...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在这个世上,我现在也很想念她,没人的时候就静静回想她教课时的样子,她还那么年轻就得了这样的病,如果她现在还活着,我乞求老天能让我再见她一面,如果她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我只能默默的祝福她:“老师姐姐,一路走好!”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开始了我们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值夜(因为当时新闻说有两个在捕逃犯逃到了胶南附近的山域,警察正在抓捕,请市民做好防范,于是那段时间学校就安排了一些班级的男生轮流值夜,我们班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已经入冬,那天天气很冷,我记得当时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套了三个那种绿色的军用大衣,即使那样还冻的发抖,后来有同学回宿舍拿了辈子来才好一点,由于靠近海边,夜里的风很大,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我们的要求是每二十分钟出去巡视一次,走着去另外一个地点,在另外一个地点的值夜学生也同时向我们这边走,十个人一队,在路上遇到的时候就交换一下情况然后前往对方的值班室。虽然可以轮流休息,但是同学们都睡不着,拿着杯子不停的喝热水,有的则围在一起打起了扑克,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所有值夜的同学才带着惺忪的眼睛回宿舍开始休息。


06年的生活过的很平淡,和同学们一样加入了学生社团,我突然发现这个学校并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好,而我的大学生活也是如此,抽烟是可以照抽的,当然,只要你不被老师抓住就行;学校的纪律不是一般的严格,早上5点多起床跑操,晚上9:30熄灯,熄灯之后就不准说话了,宿舍楼走廊里有宿管的学生在管纪律,那时候,我很恨那些学生会的人,仗着有一点权势就目中无人,听见熄灯后有人说话就把那宿舍的门踹的很响,说是说话影响别人休息,我心想,难道你们踹门不更影响别人休息吗?还有纪检部,一个个拽的跟大爷似的,那时候我就想,如果让我管学生会,我第一个就把你们这些学生渣滓给开了,什么学生会,一群学生混子而已,特别是纪检和宿管这两个部门,就知道欺负老实人,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迎来了第一次与宿管的直接冲突,一天晚上,我们宿舍的一个学生因为打篮球回宿舍晚了被宿管堵在了楼道口,可能是双方说话都不太好听吧,他被几个人围住了。这时候正好有我们班一个同学出门看到了,于是就把我们班的学生全都叫出来了(每个班的宿舍都是相邻的),一下子出来了60多人,可能宿管真的是名声太臭,同一楼层的其他班级宿舍听到后也纷纷走出了宿舍,我记得当时很好笑,那个后来过来的宿管部长吓得脸都白了,一边跑着一边喊:"千万不要动手,都冷静一点",看他平时嚣张的那个样子很难想像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后来由于惊动了管宿舍的老师,在起初找事的那两个宿管道歉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从那次之后那些宿管们很是老实了一段时间,虽然再往后又和他们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都由于老师的制止而没有酿成严重的后果。有时候我也在想,这些人真是的,拿着父母的血汗钱就为了玩,就为了能够和其他同学趾高气扬的说话,整天就呆在宿舍里(当班的宿管白天可以不上课),要说哪里抽烟最安全,那就是宿管的宿舍,宿管都是住在一起的,老师不会查他们的宿舍,,他们的宿舍也是最脏的,因为长时间不打扫,地面都结了黑黑的一层,电锅和热水器都是他们的专利(因为考虑到安全原因学校不准学生宿舍用大功率电器,后来就曾发生过学生宿舍因为使用大功率电器而起火的)。


06年4月,我成为了所加入协会的会长,在业余时间带领着协会的成员们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还和校外的一些商家和卖场联合推出了一些大型活动,那些时候是我在学校最快乐的日子,每天忙碌而充实,没有一点的时间空隙,协会里的同学们都有着一样的爱好,我很感谢一个师兄,也是这个协会上届会长,在学校里我感觉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充其量是课本上的一些知识,但是在他那里,我学到了所有的技能,他会手把手的教我该怎么做,他对我的要求也很严厉,有的时候我做不好,他会狠狠的批我,比老师还凶,但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所以我很努力,可以说,我现在的薪水里应该有他的一半。


06年底,我被任命为学生会主席,我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治内部纪律,当然,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以上所说的两个部,个别部长不同意我的做法?好,想当部长的人多的是,比你们有能力的人也多的是,你们可以走了;部长带着部员一起来请辞?可以,谁想辞职谁就可以走,我一个都不会拦你们。可能是我的做法起了效果,也可能有的人被吓住了,在清除了三个部长和一些部员之后,其他的人都老老实实的留了下来。我把新的名单确定下来之后然后紧接着就开始下一件事情,让每个学生会成员都必须得到学生们的认可,在处理问题的时候的态度一定要好,如果学生不认可你,那么你就是有再大的能力也不能待在学生会里败坏学生会的名声,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又处理了一批一切照旧的成员,我发现学生会的状况明显好多了,学生会在处理事情的时候都是客客气气的,也再没有和学生发生过冲突,加入学生会的学生也多了起来。


转眼到了07年的的九月份,新一届的学生又要来了,我开始忙着接待新生,接待新生这个活,说复杂也不复杂但是很累,要带领每个学生走一连串的程序,幸好当时留校接待的人很多,我还可以忙里偷闲小歇息那么一会。接待新生的工作完成了之后,新的学期就开始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和同学们经历了一件可能每个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台风“韦帕”的来临。那天上午正在教室里上课,教室内的广播里传来了消息,说台风就要登陆(可能台风到青岛的时候已经减弱为强热带风暴了),让同学们停止上课去准备食物和热水做好防御工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教室里马上乱套了,都慌的不得了,但大多数人更多的是兴奋,因为大都处于内陆,从来没有机会亲身经历台风,大家都匆忙的去准备吃的喝的,学校那天也破例让学生出了校门去采购物资,而且还从市内运来了大量的水和食物补充货源,很多学生都选择了购买方便面和纯净水,以至于那天学校内的三个超市里的方便面和纯净水都被抢购一空,等到中午的时候学生们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都齐了,那时候,学校门口的几个超市所剩的也寥寥无几。到了下午,学校因为安全的考虑就开始断电了,天灰蒙蒙的,跟世界末日似的,同学们在宿舍里啃着面包,打牌的打牌,下棋的下棋,做什么的都有,更多的就是讨论这次的台风,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到了晚上,宿舍里是一片漆黑,外边也是一样,没有一点月光或者是星光,也没有一点声音,静的可怕,我们宿舍的人都在聊天,讲一些有趣的事情,但我们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点恐惧,太黑,太静,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没有一个人能睡的着,到了晚上11点多的时候,起风了,窗户开始了轻微的颤动,我们知道,台风来了,刚开始的时候风力并不是很大,就像平常的风一样,甚至没有我们值夜那天晚上的风大,可能是由于兴奋过头了,我感到有些疲倦,过了不久就沉沉的睡着了,到了夜里4点钟,我被惊醒了,窗户发出的声响很大,就像是用东西击打在上面一样,发出“嘭”“嘭”的声音,这时有室友拿出手电放在桌子上,我望了一眼其他室友,看到他们也都蜷缩在被窝里看着外面,外面的天仍然黑的什么都看不见,没有一点光,我问他们是不是都还没睡,他们都点点头,还说我这样竟然都睡的着。到了七点的时候天才开始放亮(青岛在夏天一般情况都是5点就天亮了),风也越来越大,我们还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我们的宿舍是在阴面,而且我们的宿舍楼前面还有4幢楼,没有直接面临着台风的冲击,即使这样,我们还从窗户看到外面的树木已经被压弯了腰(由于防风的需求,我们学校种的树都是枝干很软韧性很强且枝叶繁茂的那种),有的还被直接压在了地上,到了20号的上午11点,台风也到了最猛烈的时候,天空也开始慢慢暗下来,比阴天的时候还暗,就像是傍晚天马上要黑了似的,在宿舍里我都可以清楚的听见海边海浪拍打地面的声音,还感觉整个宿舍楼都在晃动。中午一点的时候,风慢慢的小了下来,还在做着最后的冲击,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持续了三天的暴雨也伴随着逐渐放晴的天空戛然而止,走的很快。到了下午两点半,学校通知可以去教室上课了,于是同学们才结伴而出走出了宿舍楼,在走出宿舍楼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心就好像遭到了洗礼,变的一点杂质都没有,我可以很肯定的说,那时候是我这辈子呼吸到的最清新的空气,那时候的天空也是我见到的最美的一次,青岛的天空本来就很好看,但那次可以说是比青岛平时的天空美丽了上万倍,变得非常的纯净,就好像是windowsXP桌面里的那幅天空图案一样,甚至比那个更漂亮,天蓝的不能再蓝,云白的不能再白,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用棉花形容白云真的是非常正确,旁边的同学们都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天空一阵狂拍,但可惜的是,那种天气只持续了那么一天。和天空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台风所带来的后果了,学校里的树木无一例外的全部被压得倒在地上,有的从中间直接拦腰折断,有的就干脆连根拔起了,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我才知道为什么学校种的树都长不大了,因为几乎隔个一两年就给来这么一次,哪种树能受得了啊。后来听人说,在我们学校里捡垃圾的老太太还在那天捡了1000多只型号不一的鞋子。


台风过去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生活和学习也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全部回归与自然。再过几个月就要面临着毕业了,我也忙着开始给自己做准备。说实话,我有时挺恨我们学校的,教育制度完全不合理,每次只想着考试,从来没有考虑过学生的实践能力,有的老师也极度缺乏教学经验,只知道抱着书啃课本,如果不是我遇见了我的那位师兄,我以后的生活,可能就庸碌无为那么一辈子了,那种生活实在不敢想像。作为一个学校,一定要考虑到学生们的意见,一味的强压是不行的,比如说最简单的星期天临街的西门和中门都不开却非要让学生绕了2里路走东门出校门,还有学校的保安,不管学生怎么样总不能打学生吧,从这点来说,我对学校很失望,照这样下去黄海学院必将走向衰退之路,希望以后会有所改善吧,总之,我走过来了也不再想了。但有的时候,我又很感激我们学校,是它教会了怎么做人,教会了我怎么去适应社会的压力,现在我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还习惯性的把被子叠成豆腐块状,习惯每天三次清扫室内卫生,这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我想相比其他学生来说我是幸运的,我的老师姐姐可以说是我的启蒙老师,教会了我知识;我的那位师兄教会了我他所会的所有的技能,也算是我的师傅;还有我的学校,它教会了怎样去适应社会和接受社会,我还记得学校“流血不流泪,掉肉不掉队”的校训,也记得学校领导经常说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对于我的这个母校,我有爱,也有恨!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其中也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不能一一而尽,我的老师,我的师兄,我的母校,或许都成为了我人生中的匆匆过客,但他们留给我的,是我的回忆!感谢大家能够看到这里,我本来是没有想过要写这篇回忆的文章的,也算是为了支持原创、支持铁血的学生时代吧,也感谢学生时代能给我这个向大家倾诉的机会,说出了我萦绕已久的心事,夜深了,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大学时代的酸甜苦辣已经成为了我记忆中的尘埃,执笔只为了怀念那些从我身边飘过的浮华!文笔不周之处敬请大家指正。


(顺便附上几张从网上收集的那次台风的照片,不是我们学校的,是青岛琴岛那次台风过后的风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8-8-28 2:53:27 被铁血战斗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