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

穆姬,晋献公长女,原名伯姬,太子申生的同母妹妹,晋惠公夷吾的异母姐姐,嫁给秦穆公做夫人,故又称穆姬。伯姬尚在襁褓中,生母齐姜氏便过世,献公把她托付给无子的侧室贾君。贾君认伯姬为干女儿,将她抚养成人。伯姬长到15岁,温柔贤淑,知书达礼,美貌与智慧兼备。

晋国的西邻秦国,先祖本是养马驾车出身,僻处西域,地位卑微,直到秦襄公护送周平王东迁有功始名列诸侯。此后一百多年不与东方诸侯朝聘往来,被人遗忘在遥远的西方。爵位传到秦穆公任好,开始意识到关起门来搞建设的弊端。奋发图强,向天下悬榜招贤,大干快进,励精图治。为了迅速打响在诸侯当中的知名度,穆公制定与周王室同姓联姻的大政方针。春秋前期,姬姓国要属郑国最强,鲁国徒有其表。郑庄公死后,诸子争位,郑国迅速衰落,后起的晋国逐步崛起。秦晋两国相邻,得地利之便。穆公派使者向晋国求婚。

在晋献公眼里,秦国不过是养马驾车的匹夫建立的小国,终年与夷狄为伍,秦国国君根本不配做自己的东床快婿。但向晋国求婚的几个国家,属秦国的聘礼最丰盛贵重,献公又有点眼馋,是否许婚犹豫不决。自己拿不定主意,就由老天定夺吧!命太史占卜婚姻吉凶。

趁占卜的间隙,我们换台到文化教育频道,学习一下周代婚姻的“六礼”,就是六道手续。

第一是纳采,男家向女家送一点小礼物(一般是一只雁),表示求亲的意思;

第二是问名,男家问清楚女子的姓氏,以便回家占卜吉凶;

第三是纳吉,在祖庙卜得吉兆后,到女家报喜,问名纳吉当然也要送礼;

第四是纳征,即致送币帛,等于宣告订婚,所以要送比较重的聘礼;

第五是请期,择定完婚吉日,征求女家同意;

第六是亲迎,就是新郎亲自迎娶新娘。

六礼中只有男家问名占卜,并没有女家占卜一说。当然,这只是贵族们吃饱饭没事干的繁文缛节。故宫博物院里头清朝皇帝也实行这个。礼不下庶人,普通平民精力大都放在如何填饱肚子上,哪有那么多讲究。

占卜的结果出来了,大吉大利。献公当机立断,同意秦国的求亲,择定吉日嫁女。为回馈秦国厚意,给女儿的陪嫁异常丰盛,除黄金、丝帛、礼器、宝鼎等常规嫁妆,还送大量的男女奴仆,其中包括后来大名鼎鼎的百里奚。秦穆公亲至边境迎接。

新娘美貌如花,兰心蕙质。五年内生下二男一女,长子罃,次子弘,女儿简璧。穆公非常满意。

公元前651年,秦穆公九年,晋献公病死。晋国大臣里克连杀两位幼君奚齐和卓子及顾命大臣荀息,晋国大乱。伯姬深恐娘家亡国,请求丈夫出兵,为晋国保送一位国君。献公去世前,因骊姬的诬陷,晋国公子重耳逃到外公狄国家,夷吾逃到梁国。梁国紧邻秦国。夷吾见有机可乘,跑到秦国,向姐夫许诺以五座城池为“拥立保送”的谢礼。秦穆公同意了。一来有五城可得,二来满足爱妻的请求,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夷吾回国前,向姐姐辞行。伯姬叮嘱他,回国后要宽仁持政,善待异母兄弟;并特别托付他好好孝顺自己的养母贾君。夷吾满口应承。

等到穆公派遣大军护送他回晋登上国君之位,夷吾中山狼的本性暴露无余。不仅答应姐夫的谢礼一城不予,应允姐姐的两件事也双双违背。尽逐群公子;见庶母贾君容颜未衰,常以代穆公夫人问候之名强暴贾君。

夷吾即位后的第三年,晋国发生大饥荒。走途无路,只得厚着脸皮向秦国借粮食。秦穆公倒是极厚道,说:“夷吾是该千刀万剐,但是晋国的平民百姓无辜。”将大批粮食装船运往晋国。过了两年,风水轮流,秦国发生大饥荒,转头向晋国借粮。夷吾狼心狗肺,一口拒绝,还听从大臣的建议乘机攻打秦国。

穆公大怒,恨不得生食其肉,夜寝其皮,骂道:“看在你是小舅子的份上,老子一而再再而三容忍你。你小子背信弃义,贪得无厌,不知悔改!”誓师出征,与晋军大战于韩原,生擒夷吾。高奏凯歌,班师回朝。穆公余怒未息,宣称回国都后拿夷吾的项上人头祭祀上帝。

离国都不到两里,突然看见一班内侍穿着丧服前来报告:“主公不好了不好了,夫人在宫里头寻死觅活。”穆公的兴致被扫了大半,问:“发生了什么事,大呼小叫的?谁死了,还穿着丧服?”内侍答道:“夫人叫奴才传话主公,说‘上天降下灾祸,让秦晋两国弃玉帛而操干戈。晋君被俘,妾作为姐姐也深以为耻。如果晋君以囚犯身份早上入城,我就早上死;晚上入城,我就晚上死。夫君赦免晋君就是赦免我。望夫君详察,三思!’”穆公大惊,又问:“夫人没什么三长两短吧?”内侍答:“夫人听说晋君被擒,就带着太子、公子、公主三人穿上丧服,徒步到后园的高台上,搭了间草棚子住下。台下堆了上十层的柴火,早晚送饭的仆妇都得踩得柴火上下。夫人吩咐:‘只待晋君入城,就在台上自杀,点火焚尸,以表姐弟之情。’”穆公叹道:“幸好公孙枝劝我不要杀夷吾,不然真要了老婆孩子的命。”周王也为同姓诸侯夷吾说情。穆公有条件地释放晋君夷吾____割原许下的河西五城,把晋国的太子圉送到秦国作人质。

穆姬得到释放弟弟的确切消息,才携子女回宫。侍婢不解,跪问道:“晋侯见利忘义,屡次违背与主公的约定,又辜负夫人的嘱托,今天的下场是自取其辱。夫人又为何以死相胁,求主公保全他的性命和颜面呢?”深明大义的穆姬说:“我听说‘仁者虽怨不忘其亲,虽怒不弃其礼’。如果晋侯死在秦国,作为姐姐不能相救,我也有罪呀!”宫廷内外无人不传诵穆公夫人的宽厚和贤德。

历史上父子相攻,兄弟相戮,叔侄相杀,姐弟相残的事多如牛毛。穆姬能以德报怨,总算令人不至于对人性太过失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