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戒毒成功的人们:7人自发成立“戒毒团圆组”

云南日报

龙陵县平达乡安庆村蚌勒村民小组与缅甸相邻,由于寨子位置特殊,这个只有50户人家的彝族村寨曾一度出现过7名吸毒青年。3年前,7名吸毒青年不堪毒品的折磨,自愿组成“戒毒团圆组”,发誓戒断毒瘾。之后,他们在当地派出所民警和村干部的帮助下,与毒瘾进行着顽强的斗争。他们的戒毒故事曾被许多媒体报道过。戒毒所|武汉戒毒|戒毒网|戒毒药|戒毒方法

3年的时光一晃而过,7名彝家汉子是否还在坚守他们当初的诺言?他们当中是否有人重新复吸毒品?带着这些疑虑,笔者再次走进蚌勒彝族村寨。

李加合:当人大代表的感觉真好

李加合,“戒毒团圆组”的主要发起人,4年前,他正在毒海中痛苦挣扎,因为吸毒,他曾卖掉了全家唯一指望生存的耕牛。2005年,他首先提议成立“戒毒团圆组”。他用彝族最原始的方式与其他戒毒成员喝过鸡血酒、写过誓言书。为了戒断毒瘾,他一人躲进深山戒毒,为了远离毒品,他与有吸毒嫌疑的朋友断绝了往来。凭着顽强的毅力,他硬是告别了毒品。

3年中,他与家人艰苦创业,先后盖起了新房、购买了黄牛,全家人开始过得有滋有味。去年,他还带头种植了10亩烤烟,年收入两万多元。2006年,他被村民重新选举为小组长。在今年1月4日平达乡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上,他当选为人大代表。李加合告诉笔者,从前吸毒,一见到警车就心惊肉跳,见到穿制服的人,就会躲得远远的,总觉得他们都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当上人大代表后,自己不但不怕穿制服的人了,而且还与这些人平起平坐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寨子里的村民不但不躲自己,而且还时常找他打听国家的新政策。

郭自明:找回做人的尊严

“要说戒断毒瘾后的感受,那就是重新找回了做人的尊严。”听说3年前采访的记者又来到他们中间,郭自明兴奋地谈到,吸食毒品时,不但寨子里的村民恨自己,就连媳妇老人天天都与自己吵架,为了筹集毒资,他偷过东西,骗过人,每到一处,寨子里的人就像防瘟疫一样躲着自己。戒断毒瘾后,他开始尝试做老板,先是办起了一个小型养殖场,后又贷款买了一台拖拉机跑运输,资金壮大后,他又在村子头开起一个小卖部。妻子在家当总管,自己外面跑运输。

如今,养殖场已拥有大小猪仔10多头,各类耕牛五六头,年收入一直位于全寨之首。他说,今年他已还清了贷款,虽然目前没有多少积蓄,但只要经营得好,这些固定资产一定会给他带来财富的。

平达乡安庆村党支部书记杨根应津津乐道地告诉记者:“‘戒毒团圆组’戒断毒瘾以来,他们当中的成员个个都是致富能手,除了以上说到的李加合、郭自明外,其他几名戒毒成员个个都是烤烟生产骨干,有的还是烤烟种植大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