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在上海打的经济仗

建国之初,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同不法资本家打了一场经济仗。陈云是这场经济仗的总司令。那么陈云为什么去上海?他又是怎样指挥打这场经济仗的呢?


周恩来向毛泽东推荐陈云


新中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接收的是国民党留下的烂摊子。长年的战争已经使中国的经济濒临崩溃,当时,全国到处是战争创伤,工厂停工,交通瘫痪,物价飞涨,人民生活十分困难。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认识到了自己所面临的经济问题的严峻性。1949年3月,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说:如果我们在生产上无知,不能很快地学会生产工作,不能使生产事业尽可能迅速地恢复和发展,获得确实的成绩,首先使工人生活有所改善并使一般人民的生活有所改善,那我们就不能维持政权,我们就会站不住脚,我们就会失败。资产阶级也看到了中国共产党面临的经济工作的困难。但他们却想看共产党的笑话。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会打仗,会搞政治工作,但在经济方面、管理城市方面,只能得零分。他们想趁共产党不懂得经济之机,搞乱经济,趁乱捞一把,在经济方面给共产党一个下马威,进而把共产党挤出城市。因此,解放军一进城,资产阶级就向共产党发起了挑战。

首先也是主要向中国共产党挑战的是上海的资本家。当时,中国的资产阶级主要在上海。上海资本家的势力很大,他们控制了上海的物资、货币、国内外贸易,从而形成了这样的局面:上海的政权在共产党手里,但经济则完全掌握在资本家的手里。上海的不法资本家利用他们手中掌握的经济实力,向新生的人民政权发起了猖狂进攻。他们操纵货币市场,不让新政权发行的货币进入上海;他们操纵粮食、棉花等重要物资,囤积居奇,盘剥百姓;他们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通货膨胀,从人民身上压榨血汗,从而挑起了一场经济仗。

在这一猖狂进攻面前,共产党必须在资本家集中地上海接受挑战,在经济上打胜这一仗,才能在上海站住脚,并进一步稳定全国经济,恢复和发展生产。选谁去当统帅?已经内定担任新中国政务院总理的周恩来对此考虑了很长时间。经过慎重考虑,他选定了陈云。

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周恩来就认识了陈云。当时陈云在上海开办一些商业机构,为党筹措经费,很有经济头脑。他经营的商业企业赚了很多钱,都交给了中央,为此,陈云还受到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的表扬。陈云在延安时期虽然任中央组织部长,但对于边区经济工作也做出了不少贡献。特别是陈云在东北解放后接管大城市很有创见,在他的领导下,东北各大城市很快就恢复并发展了经济,他还在苏联帮助下,制订了切实可行的东北经济建设计划。周恩来对陈云的善于理财十分钦佩,在做出许多重大经济方面的决策之前,都去电报征求远在东北的陈云的意见。

因此,在考虑指挥同上海的不法资本家打经济仗主帅的人选时,周恩来向毛泽东推荐了陈云。而毛泽东也对陈云特别赏识。陈云在江西革命根据地与毛泽东的观点相合,在长征中表现突出,在遵义会议上支持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在延安主持中央组织部工作时颇有创造性和原则性。毛泽东对陈云接收沈阳的经验备加赞赏,专门把陈云写的一篇《接收沈阳的经验》一文批发给全党学习。1949年2月,毛泽东还特地把陈云请到西柏坡,与他彻夜长谈。他的心里已经把陈云作为新中国主管经济的人选了。当周恩来向毛泽东推荐陈云时,两人不谋而合。这样,中央去上海领导共产党同不法资本家打经济仗的人选就确定了下来。


担任中财委主帅


毛泽东和周恩来考虑,要先把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简称中财委)组建起来,一方面领导全国的经济工作,另一方面,在上海同不法资本家打经济仗。在中国共产党方面,首先要组建一个指挥部,中财委就是这样一个指挥部。

1949年5月31日,中央发出了刘少奇起草、经毛泽东修改审定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关于建立中央财政经济机构大纲(草案)》,这个大纲确定,中财委是党统一领导全国经济工作的机构,同时确定了中财委的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工作职责。6月4日,周恩来在北京饭店召开的中**政机关负责人和各民主党派人士会议上宣布:陈云、薄一波负责筹备中财委。陈云在会上就组建中财委的目的、中财委的任务、组织机构等问题作了说明。在组建中财委的过程中,陈云考虑,中国急需要这样一个经济领导机构,容不得慢慢腾腾。他果断决定,把中共中央财政经济部与华北财经委员会合并,组成中财委。这样,经过很短一段时间的紧张筹备工作,7月12日,中财委就正式成立了。同日,陈云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成立会议,正式宣布成立中财委,陈云任主任,薄一波任副主任,办公地点在北平城东的九爷府。


银元之战


中财委一成立,陈云马上把精力投放在上海方面。7月19日,陈云启程赴上海。

1949年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后,人民币却进不了上海。原来,上海一解放,陈云就决定,多发行一些人民币,通过购买上海方面的物资,使人民币进入上海,最终成为上海的权威货币。与此相配合,中央命令上海军管会在上海发布命令:从上海解放之日起,以人民币为计算单位。为了照顾人民的困难,准许金圆券在上海市面上暂时流通。同时,陈云领导组建了中国银行上海分行,成立之初的主要任务就是用人民币兑换金圆券,比例是1∶10万。陈云原来设想,通过用人民币兑换金圆券,人民币很快就会占领上海。

但上海的不法资本家不甘心已有的经济特权受到损害,他们耍了一个花招:先不动声色,冷眼旁观人民币兑换金圆券,等人民币兑掉了金圆券后,再用黄金、白银、美元打击人民币,使人民币也走金圆券的路,变成一堆废纸。当人民币基本兑换掉金圆券后,不法资本家先是利用银元倒换人民币,他们掌握大量银元,任意提高价格,进行投机。由于他们囤积了大量银元,一块银元一转手,即可获得人民币160多元,使人民币和银元之间的比价一涨再涨,造成人民币贬值。然后他们又在上海造成只用银元交易的形势。在不法资本家的操纵和宣传下,上海各商业机构一时间都只用银元标价,拒收人民币,只收银元。这就使人民币几乎无法流通,其信用大大降低。人民银行发行人民币,早晨发出去多少,晚上又收回来多少。资本家就是想用这两个办法,挤垮人民币。

陈云清楚不法资本家的用心,也知道打胜银元之战的重要性,他一开始想用抛售银元的办法,稳住市场。他调来10万银元抛出去,但很快就被投机分子吃了进去,不但没有稳住市场,反而亏了10万银元。这时,不法资本家暗暗高兴,认为陈云来上海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陈云冷静地分析了上海的金融形势,进一步认识到,金圆券已经成为历史,不是人民币的对手了,上海现在主要流通的货币是银元。而不法资本家操纵银元和我们打经济仗,主要大本营在上海汉口路422号证券大楼的证券交易所。他们就是以这里为中心,搞非法的金银和外币投机贩卖活动,其触角伸向上海市各个角落。陈云决定,用强力手段封锁上海证券交易所。6月8日,陈云致电华东、华中局,命令他们封锁上海证券交易所,严厉打击投机分子。他还指示:为了更有力地打击上海投机商人,先派出秘密人员打入证券大楼侦察情况,对违法商人的活动进行秘密调查,确定一批应当扣押人员的名单,然后再行动。接到陈云的电报后,华东局命令上海军事管制委员会坚决执行。考虑到上海的特殊情况,上海市军管会一开始并没有马上出兵封锁上海证券交易所,而是通过报纸和广播向投机商们表明态度,要求他们立即停止经济犯罪行为。但不法资本家是不会自动退出阵地的,同时,他们也以为人民政权不能把他们怎么样,照样搞他们的银元投机活动。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6月10日,上海市军管会派出军警,包围了上海市证券大楼,上海市公安局长李士英亲自带领200多名干警,控制了证券大楼的通道和主要场所,登记了所有在大楼内的2100人的名单,将他们集中到底层大厅由政府代表训话。然后,把预先已经确定需要扣押的238人押送至法院审讯,其他人员经教育后陆续放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