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解密:毛泽东与尼克松会谈绝密内容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北京。这是中美两国非正常化情况下的第一次元首级访问。当天下午,毛主席在寓所会见了尼克松。按照双方事前约定,此次会谈内容禁止外泄。会谈结束后,中方将会谈记录作为绝密文件,美方也将其列为白宫绝密,保存在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知之者甚少。1990年代美国解密了这次中美元首会谈的内容。


白宫 1972年2月21日


会谈备忘录


参加者: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王海蓉,外交部礼宾司副司长; 唐闻生,翻译


尼克松总统;亨利·A·基辛格,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温斯顿·洛德,国家安全委员会幕僚(记录员)


日期与时间:1972年2月21日,星期一,下午2:50—3:55


地点:北京,毛泽东寓所


尼克松 主席的著作改变了这个世界


(会谈在宾主互致问候中开始,毛泽东主席欢迎尼克松总统的到来,尼克松总统表示他非常高兴与主席会晤。)


尼克松总统:你读过很多书。总理说你读的书比他多。


毛主席: 昨天你在飞机上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说是我们几个要吹的问题,限于哲学方面。(中国人笑)


尼克松总统:我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我读过主席的诗词和讲话,我知道主席是一位思想深刻的哲学家。


毛主席: (手指基辛格博士)他是个哲学博士?


尼克松总统:他是一位思想博士。


毛主席: 今天请他做主讲人如何?


尼克松总统: 他是一位哲学专家。


基辛格: 我在哈佛大学教书时,指定我的学生要阅读主席的全集。


毛主席: 我的那些东西没什么。我写的东西里面没什么教育意义。(望着摄影师们)现在他们想干扰我们的会谈,我们这儿的秩序。


尼克松总统:主席的著作推动了一个国家,改变了这个世界。


毛主席:我没能力改变世界。我顶多改变北京附近的几个地方。


我们共同的老朋友,就是说蒋介石委员长,他不赞成。他说我们是**。他最近还发表了一篇讲话。你见到啦?


尼克松总统:蒋介石把主席称为**。主席怎么称呼蒋介石?


周总理:我们一般称他们为蒋介石集团。在报纸上有时也称他为匪。他们也回敬我们为匪。不管如何,我们是互相对骂罢了。


毛主席:其实,我们跟他做朋友的历史比你跟他做朋友的历史长得多。


尼克松总统:是的,我知道。


毛主席:我和你只讨论哲学问题


毛主席:我们两个不要垄断整个谈话。不让基辛格博士说说不行。你跑中国已经跑出了名嘛。


基辛格:是总统确定方向,决定方案。


尼克松总统:他这么讲,说明他是个绝顶聪明的助手。(毛和周笑)


毛主席:他在夸你,说你这样做很聪明。


尼克松总统:他看起来不像一个特工人员。他是唯一有本事在不自由的情况下去巴黎十二次,来北京一次,却没人知道的人,可能有两三个漂亮姑娘除外。(周大笑)


基辛格:她们可不知道。我是用来做掩护的。


毛主席:在巴黎?


尼克松总统:利用漂亮姑娘做掩护的人,一定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外交家。


毛主席:所以,你们的姑娘常常被用来做掩护喽?


尼克松总统:他的姑娘,不是我的。如果我用姑娘做掩护,我可就有大麻烦啦。


周总理:(大笑)特别是大选的时候。(基辛格大笑)基辛格博士不竞选总统,因为他不是美国出生的公民。


基辛格:唐小姐有资格当美国总统。


尼克松总统:那她将是第一位女总统。我们有了候选人了。


毛主席:如果有这样的候选人,可就很危险了。讲老实话,这个民主党如果再上台,我们也不能不同他们打交道。


尼克松总统:我们理解。我们希望我们不使你们面对那样的问题。


毛主席:这些问题不是在我这里讨论,而是应该和总理讨论。我和你只讨论哲学问题。就是说,你竞选时我投了你一票。这里有个美国人叫弗兰柯,在贵国尚处混战,就是你上次竞选的时候,他写了篇文章,说你会当选。我很欣赏那篇文章。但现在他反对你的访问。


尼克松总统:主席投我一票,是投给了两个坏人里面好一点的一个。


毛主席:我喜欢右派。人家说你是右派,说你们共和党是右派,那位首相(爱德华)希思也是右派。


尼克松总统:戴高乐将军也是。


毛主席:戴高乐是另一回事。他们还说西德的***民主党也是右派。我比较喜欢这些右派当政。


尼克松总统:我想重要的是,在美国,至少现在,那些右派能做那些左派只在嘴上说说的事情。


基辛格:那些左派是亲苏的,不鼓励向人民共和国靠拢,实际上正是基于这些立场他们才批评你。


毛主席:就是嘛。有些人在反对你。我们国内也有个反动集团反对我们跟你们来往。结果坐一架飞机跑到国外去了。


周总理:也许你们知道这件事。


毛主席:全世界就美国的情报比较准确,其次是日本。至于苏联,他们就在那里挖尸,但什么都不说。


周总理:在外蒙古。


尼克松总统:最近在印度—巴基斯坦危机中,我们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美国的左派非常严厉地批评我不站在印度一边。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们亲印度,另一个他们亲苏联。我认为,着眼于更大情势是重要的。不能让一个国家,无论它多么强大,去吞并邻国。这让我付出了政治代价——我并不后悔,因为我做得对——历史会证明我这样做是对的。


毛主席:提个建议,你少发点简报好不好?


毛主席:提个建议,只是建议,你少发点简报好不好?(总统指着基辛格博士和周大笑)如果你把我们谈的这些,我们讨论的哲学,向其他人通报,你认为好吗?


尼克松总统:主席可以放心,我们所讨论的一切,或者我与总理所讨论的一切,统统不会泄露。这是进行最高层会谈的唯一办法。


毛主席:那就好。


尼克松总统:我希望同总理,稍后也和主席讨论台湾、越南和朝鲜问题。我还希望讨论关于日本的未来,次大陆的未来,印度将起到什么作用;还有,讨论美苏关系的未来。因为只有放眼全世界,我们才能对近在眼前和迫切的问题做出正确的决策。


毛主席:所有那些麻烦的问题我不想再深谈。我看你的题目更好——哲学问题。


尼克松总统:有意思的是世界大多数国家都赞成我们此次会晤,但苏联、印度不赞成,日本表示有疑虑。我们必须研究为什么会这样,同时决定我们应如何发展我们应对世界的政策,而不是诸如朝鲜、越南、台湾这样眼前的问题。


毛主席:对,我赞成。

尼克松总统:比如说,我们必须问自己,苏联为什么向贵国边界部署的兵力比向西欧边界部署的兵力多?日本的未来是什么?我们对此存在分歧,那么,是让日本中立和全无防卫更好?还是让它在一个时期内同美国具有一些关系更好?我现在讲的属于哲学范畴,问题在于,在国际关系领域没有好的选择。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不能留下真空,因为真空会被填补。例如,总理指出,美国在伸手,苏联在伸手。问题是你们面临何种危险,是美国侵略还是苏联侵略的危险?有困难,但必须讨论。


毛主席:来自美国侵略的问题,或者来自中国侵略的问题,比较小。也可以说不是个大问题。因为现在不存在我们两国打仗的问题。你们想撤一些兵回国,我们的兵也不出国。因此,我们两国间的状态很奇怪,过去22年总是谈不拢。现在从我们开始打乒乓球不到十个月。如果从你们在华沙提出建议时算起,也不到两年。我们这边办事也有官僚主义。比如,你们想搞人员往来、贸易。我们就是死不肯,坚持解决不了大问题,小问题就不干。我自己也这么坚持过。后来我看还是你们对,我们就打起了乒乓球。总理说这也是尼克松总统上台后的事。


巴基斯坦前总统把尼克松总统介绍给我们。那时,我们驻巴基斯坦大使不同意我们同你们交往。他说要比较一下约翰逊总统或尼克松总统哪个更好。但是叶海亚说这两个人没法比。他说一个像土匪——指约翰逊总统。我不知他从哪儿得到那么个印象。我们也不太喜欢他。我们不太喜欢你们前几任总统,从杜鲁门到约翰逊。


这中间有八年是共和党当总统。那时,你们可能也没想通。


周总理:主要是约翰·福斯特·杜勒斯的政策。


毛主席:之前他(周)和基辛格博士讨论过这事。


尼克松总统:但是他们(朝着周总理和基辛格博士)握了手。(周笑)


尼克松 我们知道中国并不威胁美国的领土


毛主席: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博士?


基辛格:主席先生,世界形势在那个时期也已发生急剧变化。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原以为所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国家都千篇一律。直到总统当政,我们才理解中国革命的不同性质,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发展的革命道路。


尼克松总统:主席先生,我知道,多年来我对人民共和国所持的立场,是主席和总理完全不同意的。让我们走到一起的原因,是我们对世界新的形势有了一个认识,而我方认识到,重要的不是一个国家的内部政治哲学,重要的是它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政策,以及对我们的政策。这就是为什么——这一点我认为可以实话实说——我们存在分歧的原因。总理和基辛格博士讨论过这些分歧。


我还想说的是——审视两个大国,美国与中国——我们知道中国并不威胁美国的领土。我想你们也知道,美国对中国的领土没有企图。我们知道中国不想统治美国。我们相信你们也认识到美国不想统治世界。另外——也许你们不相信,但我相信——无论中国,还是美国,这两个伟大的国家都不想主宰世界。因为我们就这两个问题上持相同态度,我们不威胁彼此的领土。


因此,尽管存在分歧,我们还是能够找到共同的立场,来建立一个双方都可以在自己的道路上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安全发展的世界构架。对世界上另外一些国家而言,则谈不到这一点。


毛主席:我们也不威胁日本和南朝鲜。


尼克松总统:我们不威胁任何国家。


毛主席 就你个人来说,可能不在打倒之列


毛主席:(向周核对时间)你看今天我们吹到这里差不多了吧?


尼克松总统:是的。我想在结束时说,主席先生,我们知道你和总理冒了很大风险邀请我们到这里来。这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困难的决定。但是,我读了主席的一些讲话,知道主席是一个一旦机会来临就能看到的人,也知道你一定要“只争朝夕”。


就个人而论,我还想说——这也是对你,总理先生你说的——你们并不了解我,因此你们就不信任我。你们将会发现,我从来不说我不能做到的事情。我总是做的比说的多。在此基础上,我希望同主席,当然还有总理,做坦率地谈话。

毛主席:(指着基辛格博士)“只争朝夕”的是他。我想,大概我像这种人放大炮的时候多。(周笑)无非是“全世界团结起来,打到帝、修、反,建立社会主义”这些话。


尼克松总统:就是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匪徒。


毛主席:但就你个人来说,可能你不在打倒之列。他(基辛格博士)也不在。如果都打倒了,我们就没有朋友了嘛。


尼克松总统:主席先生,主席的一生我们是非常熟悉的。你从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登上了世界上人口最多、一个伟大的国家的顶峰。


我的背景,不那么为人所知。我也出身于一个很贫穷的家庭,并登上了一个非常伟大的国家的顶峰。历史把我们带到一起。问题是,我们的哲学不同,但我们都脚踏实地,都来自人民,我们可以实现一个突破,这个突破不仅有益于中美两国,也在今后的岁月中有益于全世界。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


毛主席:你的书,《六次危机》写得不错。


尼克松总统:他(毛)读的书太多。


毛主席:太少。我对美国了解不多。我要请你派一些老师来,主要是历史和地理老师。


尼克松总统:好哇,太好了。


毛主席:我对埃德加·斯诺先生就是这么说的,这位记者在几天前去世了。


尼克松总统:真是令人遗憾。


毛主席:是啊,非常遗憾。


我们谈得成也行,不成也行,何必那么僵着呢?一定要谈成?人们会说话的。如果我们第一次没谈成,那么人们就会议论,为什么我们第一次没谈成?无非是我们的路子走错了。如果第二次我们谈成了,他们怎么说呀?


(根据中方的记录,当双方起身结束谈话的时候,尼克松握着毛泽东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毛泽东没有回应,只是说:“我就不送你了。”)


摘自《中国人》 2008年第1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