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粟裕在黄桥决战中的军事谋略和指挥艺术

cynosaur 收藏 4 2742
导读:论粟裕在黄桥决战中的军事谋略和指挥艺术 胡明华 《军事历史研究》2002年第1期 摘要:黄桥决战是新四军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关键性战役,粟裕作为辅佐陈 毅的一线直接指挥者,对我以少胜多夺取决战胜利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其谋略思想和指挥艺术的特点是,注重研究和把握战争规律,从战略的高度运筹战役,缜密谋划,叠筹选拔,果敢用兵,出奇制胜。此役是粟裕成功地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发端,是他由一个杰出指挥员成长为成熟的战略家的重要标志。 一、审时度势 运筹选优 粟裕杰出的谋略思想和指挥艺术,

论粟裕在黄桥决战中的军事谋略和指挥艺术

胡明华

《军事历史研究》2002年第1期



摘要:黄桥决战是新四军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关键性战役,粟裕作为辅佐陈

毅的一线直接指挥者,对我以少胜多夺取决战胜利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其谋略思想和指挥艺术的特点是,注重研究和把握战争规律,从战略的高度运筹战役,缜密谋划,叠筹选拔,果敢用兵,出奇制胜。此役是粟裕成功地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发端,是他由一个杰出指挥员成长为成熟的战略家的重要标志。



一、审时度势 运筹选优



粟裕杰出的谋略思想和指挥艺术,来源于他对战争规律的深刻认识。他认为,战

争规律是不能违背的,但是战争规律是可以认识和利用的。在既定的物质基础上,在尊重客观规律的前提下, “指挥员的分析、判断和决心起主导作用”。这种历经十余年征战形成的正确思想,对他制定黄桥战役的方针,起了关键作用。

黄桥决战之际,敌情是严重的。时任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兼鲁苏战区副总司令的韩德勤,为夺取黄桥,歼新四军主力于长江以北,调集了包括其精锐主力在内的26个团、共3万余人,兵分三路向我扑来。其部署为:左路7千余人,由五个保安旅组成,攻我黄桥东南地区;右路1.2万人,为两李(鲁苏皖边游击军正副总指挥李明扬、李长江)和陈泰运(税警团团长)的部队,攻我黄桥西面,同时掩护中路军之侧翼。中路军是其进攻的主力,共13个团1.5万余人,又分三路:89军第33师为左翼,攻我黄桥东面;独立第6旅为右翼,攻我黄桥北面;居中的是其主力的主力——由江苏省保安副司令、第89军中将军长李守维率第117师及军部炮兵团、特务团,向我黄桥东北压来(1)。

此时,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所属部队仅有3纵队9个团共7千余人,其中战斗人员不过5千余人,形势十分严峻.究竟要不要同韩德勤决战?“部分同志是有疑虑的,认为敌我力量悬殊,无取胜的把握,打败了会丢掉黄桥地区,使苏北根据地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这样势必延缓中央关于发展华中的决策的落实”(2)。粟裕在与陈毅共同研究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后认为:决战不但势在必行,且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

苏北地区在全国抗日战争中具有特定的战略地位。我新四军江南主力奉命渡江北上,就是为了执行开辟苏北、发展华中的战略任务。而韩德勤依靠其嫡系主力,横行苏北,鱼肉百姓,并与日伪狼狈为奸摧残抗日力量,已成为苏北抗战的主要障碍。“我们要打开苏北局面,非把韩德勤打败不可”;“只有同韩德勤的主力作了决定性的较量,其它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3)此次韩德勤主动寻衅,正为我一举解决苏北问题提供了良机。

然而,在大兵压境、敌军数倍于我的战场态势下,仅凭现有兵力,这一仗能不能打

赢?从常情看来,要实现上述战略意图,远非“孤悬东南一隅”的陈粟部力所能及。粟裕审时度势,纵观多方条件认为,我军具备诸多有利的因素:

在政治上:韩德勤在江苏的统治早已不得人心。9月13日,我军攻克姜堰后,倡议召集了各方代表会议,以求与韩方团结、共同抗战。会上我方揭露了苏北的摩擦真相,并慷慨允诺让出姜堰,赢得了爱国人士和社会贤达的广泛同情。韩德勤以我军的忍让视为怯战,无视各界的和平愿望,迫不及待地进犯黄桥,这不仅激怒了新四军将士,也激怒了广大的苏北人民,使自己陷于孤立;“虽然我们在军事上处于仓猝应战的被动地位,但在政治上却造成了完全优势的有利条件。” (4)

在军事上:韩军虽于数量、装备等方面占优势,但骄气十足,派系复杂,嫡系与非

嫡系之间存在矛盾,我军虽人数少、装备差,但却是正义之师,军政素质是敌人所不可比拟的,只要各级指挥上不出毛病,是能够以一当十、以少胜多的。同时,我们还可以将政治斗争与军事斗争相结合,如能争取其左右两翼的“两李一陈”和保安旅中立,实际上真正要对付的就只有中路的韩军嫡系1.5万人。我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歼灭韩部的条件是具备的。此外,淮北和皖东的八路军、新四军虽因距离较远,无法进行战役配合,但南下、东进后即可动摇韩军侧背,威胁其大本营兴化,已与我苏北部队形成了由北、西、南三面夹击韩德勤的有利战略态势(5)。

基于上述分析,陈毅和粟裕在主持苏北军分会充分讨论、研究后,果敢作出了“独立歼灭韩顽主力”这一富于远见的战略决策。

每逢作战行动,同时提出两个以上的方案,加以综合评估,叠筹择优,以求趋利避害、扬长避短,这是粟裕常用的决策方法之一。为了保证实现“一举解决苏北问题”的战略构想,当时设想了三套作战方案:一、乘韩德勤进攻黄桥时,我军以一部主力攻占海安;二、乘韩德勤还未向我进攻,先以一部兵力向东发展,控制通、如、海、启几县,并

造成北进东台的局面,以主力守卫黄桥地区;三、以全力依托黄桥这一基点,采取攻势

防御,将韩军歼灭在我工事之前。

经过对各种主客观条件的比较对照,权衡利弊,陈毅和粟裕决定采取第三个方案:即全力依托群众觉悟较高、粮草充足的黄桥,以黄桥为轴心,诱敌深入,各个歼灭,打一场进攻性的防御战。对此方案,粟裕作了详细说明:

所以要“以黄桥为轴心”,一是掌握军事上的主动权。黄桥可以大量吸引韩军,我们可以利用轴心向左右自由转动,用兵很自如;二是依托黄桥作战为完全正当的自卫,在政治上有理,能获得各界人士的同情和广泛支持;三是在黄桥作战,能得到根据地人民有力的支援;四是地形于我有利。黄桥境内河多、路窄,对于韩军的重武器(如各种山炮、野炮)实是天然障碍,大军窜犯不易,逃跑更为困难。我们可以充分利用有利地形,机动用兵,迟滞、消耗和钳制各路敌人。之所以要“诱敌深入”,是为了汲取9月营溪战斗中我军出击过早,而使来犯之敌退缩回去的教训,这也是我军在敌强我弱形势下转弱为强的成功战法。黄桥距韩军据点较远,约需2—3天行程才能到达。我诱敌深入,便可以在其行军的过程中利用时间充分准备,适当部署,以逸待劳;而敌人远离后方,不便退却,我们追歼起来更易取胜。之所以要“各个歼灭”,是因为我兵力有限,不可能对敌一举全歼,只能以相当于敌或略少于敌的兵力“咬而食之”,总之,“有了黄桥这个轴心,既可以大量吸引、迟滞、消耗敌人,又便于我观察全局,机动使用兵力,达到各个歼敌的目的”(6)

可见,领导科学中综合评估、叠筹选优的原则,在黄桥决战时已为陈毅和粟裕所运用。统帅者决策的正确与否,是能否赢得战争胜利的先决条件。粟裕精心制订的这个符合客观规律的作战方案,为黄桥决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二、不拘成法 果敢用兵



粟裕在我军将领中以灵活用兵、善用奇兵著称,他善于从本质上把握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灵魂,将唯物辩证法的原理运用于战争指导,并且继承和发展了中国古代用兵谋略的精华“奇正相变之术”,辩证地处理坚持常规战法与创造新的战法的关系,在黄桥决战中不拘一格,果敢用兵,达到了神妙莫测、出神入化的程度。

根据优选的作战方案和严峻的战场态势,善于发挥各纵队特长的粟裕将有限的兵力部署得十分巧妙,以3/4的兵力作为突击力量,设伏于黄桥镇外——即以兵力比较充足的第一、第二纵队作为突击兵团,隐蔽集结于黄桥西北之顾高庄、严徐庄、横港桥地区待机,歼敌于黄桥外围;仅留1/4的兵力作为守备力量,即以人不足两千但作风顽强的第三纵队用于坚守敌集中兵力、持续猛攻的黄桥镇。

对黄桥周围地形了如指掌的粟裕,要求三纵采取积极防御的战术,“保证重点,机动部署”。从当时的敌情出发,在黄桥北门只放一个班警戒;西北(两李和陈泰运方向)及南边不派部队,仅由后勤、伙夫担负警戒,纯属“空城计”;主要兵力全部集中在东门之南、北一线。同时,手头控制一定的预备兵力,作为机动力量,置于黄桥镇上,兼顾各个方向的敌情,并派出约一营兵力东进,用散兵战积极阻击敌人,迟缓其行动,疲劳其兵力。从而达到在敌众我寡的条件下,能够集中最大兵力打歼灭战。这是粟裕指挥新四军独立歼韩最大胆、也是最得力的一着,是成功达成战役目的的关键。

首战目标的选择,直接影响决战的进程,甚至与整个战局的成败关系极大。粟裕打仗,善于集中兵力用于歼敌有生力量。他决定突击兵团先打中路右翼的劲旅独立第6旅,然后从89军右侧实施猛烈突击、迂回包围,配合坚守黄桥的第三纵队,将进攻之敌消灭于黄桥阵地之前;另以苏北指挥部特务营为总预备队,集结于严徐庄附近,在突击兵团出击后,该营则北进至高桥附近,准备于黄桥战斗胜利后,即由总预备队改为追击兵团,经古溪、营溪直取海安(7)。

此次我军一改先打薄弱之敌和孤立之敌的传统战法,缘于粟裕对“强”与“弱”的相互关系有精深的理解和巧妙的把握。将翁达的独立第6旅作为首战歼灭对象,正是一着奇兵。

其一,先打翁达旅,可以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翁旅是韩德勤系统中有名的主力,因其装备精良,号称“梅兰芳部队”。该旅军官大都是“军校生”,旅长翁达官居中将,目空一切,同略知我军“先打弱敌”常规战法的韩德勤一样,万万不会料到我军会拿他这“强敌”开刀。正因为翁旅是韩德勤嫡系主力、是强敌,如首战被歼,将予敌士气以沉重打击,并使其它杂牌军不敢动作,有利于全局战事的发展。

其二、歼灭翁旅之后,战局可以继续好转。两李和陈泰运虽已表示中立,但在韩德勤大军向我进逼的形势下,疑虑很大,如果我首先吃掉翁旅,将大大拉开两李、陈泰运与韩部之间的空档,即可以稳定李、陈的立场,使其参战的可能性进一步缩小;又可使作为中路中坚的117师右翼完全暴露,迫其不敢贸然向黄桥猛攻,大有利于黄桥的守备——这点极为重要,因我守备力量本来就不够。

其三、有利于全歼韩军主力。翁旅是韩德勤中路的右翼,把它消灭了,就在韩军的中路打开了缺口,我军可以趁势向东纵深穿插,实施对李守维,军的迂回包围。

其四、我军可占据有利阵地,发挥运动战之特长。翁旅的西边(右翼),是同我已有密约“缓缓前进”的两李和陈泰运部,我军埋伏在该旅前进道路的西侧,背李、陈而击翁达,李、陈当然不会援翁,中路的中坚117师为我前出之部队所阻击,进展缓慢,翁达所部又非属 89军,李守维眼见其挨刀受斩,是不大可能心疼急救的。此外,由于突击兵团将从两李和陈泰运的方向突然杀出,战场态势上的优势,将大大弥补我军兵力之不足。

其五、翁旅只有3000多人,可以速战速决,不至于因首战拖延太久而影响后边的战斗。总之,粟裕认为首战翁旅是夺取黄桥决战胜利的第一个关键所在,将对整个战局的发展和转变起到决定性的影响。

上述一反常规的奇特布阵,不能不说是一着极其大胆的“险棋”。但是,知己知彼、胆略过人的粟裕敢于献计,知人善用、举重若轻的陈毅敢于照准,英勇善战、作风顽强的部将敢于照办,使这步“险棋”成为后来全盘胜利的妙着。

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反常用兵,并非违反战争的客观规律;恰恰相反,正是严格尊重、并巧妙利用了战争的特殊规律,创造新的战法。奇正相生是一个古老而常新的军事辩证法命题。孙子说:“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用兵有法,但无定法。粟裕打仗,一切从实际出发,善于用正,也善于出奇。他在黄桥决战中不拘成法、出奇制胜的战法,反映了战争领域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辩证规律,恰恰是粟裕谋略思想的精华之一;而通过打掉强敌来打赢关键性战役,通过打赢关键性战役来打开战局,无疑是粟裕指挥艺术的一大特色。——正是这些认识和实践,使得粟裕日后在更大范围内指挥的一次次大兵团作战更加有生有色、运筹自如。



三、准确计算 首战告捷



黄桥自卫战是全国抗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反摩擦战役。当作战双方难分胜负之际,黄桥弹丸之地,成为苏北各种政治力量关注的焦点:10月4日上午韩军攻城战幕揭开,下午李明扬便宣布“谢绝会客”,中止了与我军代表会晤,日夜查询战况,以定去从;陈泰运及一些保安旅则作壁上观,察看黄桥风云变幻;泰兴日军一部进至黄桥以西20公里处观战,妄图坐收渔人之利;周围据点中的伪军也待命蠢蠢欲动。一时,在以黄桥为中心的黄北战场上,出现了我国近代战争史上罕见的“一幕双方对战、多方围观、准备应付突变的奇局”(8)。这些情况都要求我们,必须在军事上迅速歼敌取胜。

精于谋略的粟裕,发挥了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将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紧密结合,既宏观运筹、又具体指导,不负众望,首战告捷。

在“定性分析”,即首战目标(翁达旅)选定的基础上,粟裕进一步进行“定量分析”。他认为:“如果突击过早,只打到它的先头部队,而没有打到它的要害,顽军不但可以退缩、避免就歼,而且还会暴露我军的部署和意图;如果失之过晚,顽军多路会攻黄桥,我军难以坚守,观战各方就可能争先扑杀过来。”(9)对此,粟裕进行了准确独到的计算。

10月4日下午3时,粟裕得到报告,敌翁旅前锋已抵黄桥以北两三公里处。为进一步判明情况,确实把握最有利的出击时机,粟裕赶到北门,亲自登上土城高处眺望。但见北面两三公里处的大路上,许多老百姓惊慌地向西南奔跑,由此判明敌先头部队确已到来。熟谙各种行军作战数据的粟裕做了一番计算:翁旅采用一路纵队行进,如果两人之间的距离为1.5米,全部3000多人的队形将是长达四五公里的一路长蛇阵。从其出发地的高桥到黄桥约有7.5公里,当其先头部队尚距黄桥2.5公里时,后尾必然已过高桥,完全进入了我设伏地段。此时出击,正好可将翁旅拦腰斩断。

粟裕决定采取“黄鼠狼吃蛇”的战法,多路向其突击,然后各个包围,力求首歼其首脑机关。在电话征得坐镇严徐庄掌握全局的陈毅同意后,他马上下令出击,以一纵为主要突击力量,分为四个箭头猛插过去。行进中的翁旅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目瞪口呆,“长蛇阵”斩成了数段。我军首歼其旅部和后卫团,迫使其先头团回援,然后以一部从侧翼迂回到翁旅后方,乘势将其包围。经过3小时激战,骄横的独立第6旅大部被我歼灭,中将旅长翁达兵败自杀(10)。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在翁旅的东面有李守维亲自率领的89军(这是顽军最有战斗力的主力之一),对我构成威胁。为确保首战告捷,粟裕决定:放进33师,阻滞117师。一方面,让东边左翼的33师打过来,在黄桥镇边激战,以吸引翁旅加快向黄桥北门前进,进入我伏击圈。另一方面,决定从二纵派出两个主力营配置于117师必经之古溪至分界一线,实行运动防御;另以一纵一个营化装进入敌后,配合地方武装袭扰敌人。让主力部队完成“本该由地方游击武装担任”的任务,为围歼翁旅赢得了宝贵时间(117师在该旅遭我猛袭之际滞后了几十里)(11)。

战局的发展果如粟裕所料。首战歼灭翁旅,对整个战役的转折产生了决定性影响。它不仅沉重打击了各路敌军的士气,而且使敌主力第89军失去了右翼屏卫,在战场上完全暴露和孤立了。此战堪称是黄桥战役中的夺敌军魂、定我军心之战。这个致命的一击,是韩德勤万万没有料到的。有人说,东方军事家注重谋略和定性分析,西方军事家注重技术和定量分析。这种说法,固然反映了一定时期、一定范围的现实,但却具有很大的局限性,特别是没有准确地反映出中国历代优秀军事思想的特点。就粟裕来说,他就没有只重谋略不重技术、只重定性分析不重定量分析这种偏向。黄桥决战的史实,说明了他在当时就善于把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密切结合起来善于把军事家的宏观运筹与科学家的严谨求实有机结合起来 展示了其驾驭全局的雄才大略和精确计算的独特风格。——正是这些军事谋略和指挥艺术上难能可贵的优长,使得粟裕在华东战场上敢打必胜、屡建奇功。



四、身先士卒 勇夺全胜



两军交战,紧张激烈。有了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主义气概和高昂的士气,才能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充分发挥战术和技术的威力;而在敌强我弱、形势于我不利的情况下,要做到出奇制胜或打破相持局面、赢得胜利,指挥员的政治素质和心理素质,往往成为战胜敌人的重要因素。当黄桥镇守卫战打到最危险的紧急关头,身为苏北指挥部副指挥的粟裕奋不顾身地奔赴火线,其革命家的大无畏精神和英雄气概对振奋军心、夺取全胜起了决定性作用。

翁达旅被歼后,战场重心立即转到黄桥城下及其以东地区。韩军为扭转不利的局面,拼命猛攻黄桥,以猛烈的炮火掩护部队向我东门进攻。我军防御工事大部被毁,部队伤亡很大。4日下午,敌89军第33师以三个团兵力发动总攻,其中一部居然在尘土硝烟中突进了东门(这个时间的根据是《粟裕战争回忆录》;另据《粟裕军事文集》记载,敌军突进黄桥东门的时间是4日中午)。

此时,黄桥守卫战进入了最紧张的阶段。我守城兵力十分有限,情况异常危急。粟裕深知:黄桥如果失守,对89军的包围圈被突破,在我完全无预备队增援的情况下,不仅战役任务不能完成,我几个纵队势将被敌人分割,被迫分散活动,形成打游击的局面,后果不堪设想。

关键时刻,他把“前指”包括炊事员在内的全体人员组织起来,编成突击队,亲自带队跑步冲往东门。其指挥若定、身先士卒的英勇行动,令指战员们深受鼓舞。正在这时,有报告说奉命增援的江南部队一个主力营(老四团第三营)已到距黄桥仅10公里的季家市。粟裕振臂高呼:“同志们,江南增援部队过来了!”部队立即士气大振,在纵队司令员陶勇和纵队参谋长张震东的率领下向敌人扑去,终于夺回了东门(12)。

黄桥守卫战的胜利,为我实施对第89军的迂回和围歼赢得了时间、准备了战场。此后,战局出现了对新四军极为有利的转折:我第二纵队经黄桥东北的八字桥插到东面的分界,第一纵队已由八字桥与黄桥之间南下,与我守卫黄桥之第三纵队完成了对已经进入黄桥以东地区的李守维部的合围。至此,我军已完全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

战役自10月3日开始,6日结束,共歼敌1.1万余人,毙俘包括89军军长李守维在内的军、师、旅、团及下级军官600余名。韩德勤赖以横行苏北的主要军事支柱——第89军和独立6旅几乎全军覆没。据不完全统计,主要缴获有长短枪3800余支,轻、重机枪189挺,山炮3门,迫击炮59门,及大量弹药和军需物资。韩德勤率残部千余人狼狈逃回兴化,从此丧失了单独向我进攻的能力(13)。黄桥决战一举解决了苏北问题,中共中央书记处评价黄桥决战胜利“对全国有绝大意义”(14)。

迟浩田在缅怀粟裕时指出:“两军对阵,不仅是兵力、火力、士气的较量,也是双方指挥员谋略水平和指挥艺术的较量”(15)。黄桥决战的胜利,完成了挺进苏北、打开华中抗战局面这一历史任务,是我军战略决策与指挥艺术完美结合的光辉典范。实践证明,黄桥战役的决策是英明的,军事部署是成功的,战机的把握是适当的,兵力的使用是合理的。在这次具有战略意义的决战中,粟裕展示了其卓越的军事才能。黄桥决战在粟裕军事生涯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他日后成功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发端,也是他成为一个成熟的战略家的重要标志。



注释:

(1)(8)《新四军战史》,解放军出版社2000年7月第1版;《粟裕战争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11月版,第228—229页、第323页。

(2)王必成:《杰出的军事家—怀念粟裕同志》,《学术研究》1958年第2期。

(3)(9)(12)《粟裕战争回忆录》,第203—217页、第231页、第234页。

(4)粟裕:《黄桥战役总结》(1940年10月),《粟裕军事文集》,解放军出版社1989年7月版,第59—60页。

(5)《粟裕军事文集》,第60—65页;《粟裕战争回忆录》,第227—228页。

(6)(7)《粟裕军事文集》,第65—68页、第69—70页;《粟裕战争回忆录》,第229页、第230页。

(10)《粟裕战争回忆录》,第223页;孙克骥:《夕拾集》,第65页。

(11)《粟裕战争回忆录》,第230—231页;段焕竞:《武功儿女翻江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5年第1版,第238—239页。

(13)《粟裕战争回忆录》,第234—239页;《粟裕军事文集》第58页。

(14)《新四军文献(1)》,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4月第1版,第647页。

(15)迟浩田:《粟大将军雄风长在,指挥艺术历久常青》,《解放军报》1994年2月5日。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