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遗忘的抗日英雄:血路 第三十一章 水上将军的归宿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36.html


在古月将军接任前线总指挥一职后,常江仁就向他提出要回自己的部队去。因为现在是中国将军担任总指挥了,因此,不必由他去协调中国远征军的事务了。古月当然不肯放他回去,这不,两人为这件事情又来交谈了。


“我说,常老弟啊,你这是何必呢!既然你能够为美国将军担任总指挥特别助理,那为什么不能为中国将军担任特别助理呢?这事要是传出去,可是对老弟的影响不好罗。”古月一脸的坏笑说到。


“有什么不好的,大不了别人说我是美国人的走狗罢了。说真的,能够在你的手下做事,我会感到非常的顺心的。尽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长,但我们都感到相见恨晚。不过,你也是带兵的人了,相信你离开了自己的部队后会舍不得的。我原来在师部当参谋的时候还没有这个感觉,但到了团里后,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战斗和生活,我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团队里了。再说了,我在你这里能起什么作用呢?无非是当一个参谋而已了。你这里人才济济,不缺我这一个。还是让我回团里吧!”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不听劝呢!我让你留下来是因为你在新72师同这里的鬼子打仗有经验了,而这种经验对我们来说尤为重要。还有,你和盟军的关系那是摆在这里的,就连史迪威将军都征求你的意见。在这个前线指挥部里,盟军的人不少,你在这里会起很大作用的。我们是老乡,难道这个忙你都不帮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常江仁还能说什么呢。于是,他有些无奈地说到:“那好吧,等攻下了密支那,你就放我回去。”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古月信誓旦旦地说到。他接着说:“老弟啊,我还是那句老话,那个团副有什么好当的啊,到我这里来,随便那个团的团长由你挑。如果你还嫌这不能体现你的才能的话,那我的参谋长的位置留给你,这总该可以了吧。”


“你就别给我带高帽子了,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自己知道。就是当这个团副我都觉得吃力,还当什么师参谋长,这不是看我的笑话吗?我知道,在刚来这个前线指挥部的时候,那些美国将军有时都征求我的意见,所以外人看我是春风得意。其实,我太明白了,这是因为我在美国上过军校,对美军有一定的了解。再说,我又在远征军里打了这几年的仗,当然对中国远征军内部非常熟悉了。美国人让我来协调与远征军的关系,是为了便于指挥远征军作战,这并不能说明我有多少才能。”


古月带着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常江仁说:“难得你这么清醒。你还不到三十吧?有你这样的经历,又得到了那么多人的赏识,很多像你这样的同龄人也许就会飘飘然了。我最见不惯那些所谓的少年得志,自以为是的家伙,到了哪里都摆出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其实也就是一个草包罢了。你这样好,是个干大事的人!”


“古总指挥这么一夸我,我怎么就不能飘飘然呢?所以啊,你千万不要把我看太高了,这样,就不会期望太大,失望也太大了。好了,我们之间的君子协定就这样了,还是好好想一想下面的仗该怎么打吧?”


在古月召集的前线指挥部的第一次会议上,古月将军对大家说:“火车站一仗的失利,给了我们一个血的教训,那就是这里的日本鬼子并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他们还有着非常强大的战斗力。下面,我让我的特别助理常江仁中校谈一下他们部队的作战经验,这也许会对我们有很大的启发。大家都知道,他所在的新72师是我们驻印远征军第一支从印度打出来的部队,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应该说,他们的经验也是用鲜血换来的。常中校,请吧!”


看到出席会议的人都比自己的军衔高,自己这个小小中校在这里指手画脚成何体统,常江仁感觉这是古月赶鸭子上架。经不住古月一再催促,他只好站起来说:“各位长官,我这是被古总指挥架在火上烤,希望各位见谅。”他的开场白引来大家的一阵笑声。


“我们师从印度出征以来,是打过许多大战恶战,也有许多血的教训。对于攻打密支那这样的有着坚固工事的城市,我们在攻占于邦城,孟缓,孟关,加迈这些地方的经验可供诸位参考。我们在开始的时候,和鬼子在争夺这些地方的时候也是硬碰硬地干,虽然最终取得了胜利,但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了。以后,我们改变了战术,经常迂回到鬼子的后面,切断他们的后勤补给线。这样,迫使鬼子不得不放弃有着坚固而完善的工事,退守到后面去。虽然这样需要较长的时间,但是大大减少了部队的伤亡。”


这时有人问道:“密支那的情况和你们过去打的那些城镇不一样,这里是鬼子在缅北的防御中心,鬼子没法再往哪里退了。因此,对于这种困兽犹斗的鬼子,切不切断补给线没有太大的作用,反正他们会坚持到最后的。这种情况下,如何来打这一仗?”


“我是这样看的,对于这种有着坚固工事的守军,我们也需要用坚固的工事来围困他们。我在素来尔高地坚守时,利用狙击手和我们的轻迫击炮进行冷枪冷炮的袭击,造成了鬼子大量伤亡。这种零打碎敲的战斗也许一次不那么起眼,可时间一长,就会消耗鬼子的大量兵力,而且我们付出的代价不大。”


“另外,在适当的时候,组织强大的炮火和兵力,强行把鬼子的防御阵地切割开来,这样往往会造成鬼子的防御体系土崩瓦解,加速战斗的进程。总之,对于鬼子这种顽强的敌人,任何轻敌和速胜的想法都会造成部队的重大伤亡。这次火车站一仗,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与会的人对常江仁的建议展开了讨论,除了一些细节有争议之外,大家都同意采取长期围困的办法。


古月最后说:“好了,既然大家没有什么大的意见,我们就采取长期围困的战术。我命令,各部即刻采取冷枪冷炮对鬼子不分昼夜的袭扰,不能让鬼子有片刻的安宁。对于前沿阵地,必需加固,以更好的保护我们的官兵们。另外,各部不得采取大规模冲锋的这种战斗方式,以避免重大伤亡。有关强攻分割鬼子的防御体系,参谋部门要拿出一个作战方案来。”


“诸位,现在已经是这里的雨季了,这样,会对我们空军有很大的影响。后勤部门一点要做好作战物资的储备工作,同时要对机场附近的警卫工作要加强,严防鬼子的偷袭。雨季虽然对我们有影响,但同时也给守军带来了许多不利因素。由于密支那背靠伊洛瓦底江,这样,洪水的到来会给他们的后勤补给带来很大的影响。在这双方对峙的时候,看谁能够坚持到最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