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美国的朋友当心了


作者:Jeff Jacoby

摘译自《波士顿环球报》


亨利·基辛格说过:“做美国的敌人虽然可能有危险,但做美国的朋友更会要了你的命。”

1975年遭美国抛弃的南越人就尝到了这种苦涩;雅尔塔会议后,波兰人明白了这一点;匈牙利人和古巴流亡者分别在1956年和“猪湾事件”后也学乖了;1991年,在老布什总统的鼓动下,数以万计伊拉克人奋起反抗萨达姆·侯赛

因,但由于美国光说不做,他们最后惨遭屠杀。


现在我们可以把格鲁吉亚加进这个名单。现任总统布什一直在大力声援这个前苏联共和国的年轻民主制度,他称赞“玫瑰革命”、支持格加入北约、2005年他亲赴第比利斯,去“向格鲁吉亚人民承诺,美国是你们的坚定朋友”。


作为回报,格鲁吉亚紧跟美国,向伊拉克和阿富汗派兵,甚至将首都第比利斯的一条主干道命名为“布什路”。然而这次俄罗斯对格动武后,白宫的第一反应是:“各方军队均应后撤”,4天后布什才谴责俄罗斯,此时俄军已控制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攻占格重镇塞纳基,并对波季和戈里展开轰炸。


巴拉克·奥巴马最初的反应与布什相同——只呼吁双方克制。3天后,他才向约翰·麦凯恩看齐,后者一开始就谴责俄罗斯。“美国和北约为什么不肯帮我们呢?”一位沮丧的格鲁吉亚农夫上周这样问西方记者,“如果他们现在不帮我们,我们在伊拉克为什么要帮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