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两党持久战略思想比较研究(转贴)

11211 收藏 42 1006
导读:最近某些粉粉又在为蒋公公刷漆,说什么持久战是蒋公公发明的,就此问题,请大家来看看蒋公公持久战跟毛泽东的持久战有何不同~~~~

对于中国抗战持久战略的制定,国民政府、中国共产党及国内广大爱国人士都作出了不可忽视的努力。可以说,持久战略的提出、形成、完善是全民族合作抵抗侵略的产物。本文试着重对国共两党的持久战略思想作一比较研究。

早在抗战爆发前,关于持久抗战的议论和设想已不鲜见。著名军事学家蒋百里于此发表了不少精辟的议论。[①a]蒋介石也逐渐形成了初步的认识。一二八淞沪战役后不久,他在军事委员会召开的“军事整理会议”上即表示:“现在对于日本只有一个法子——就是作长期不断的抵抗。”“长期的抗战越能持久越有利。若是能抵抗得三年、五年,我预料国际上总有新的发展,敌人自己国内也一定将有新的变化,这样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才有死中求生的一线希望。”[①b]1934年,在主持庐山军官训练团期间,他更多次强调在未来对日战争中,要步步为营,消耗敌人,争取时间,指出:“日本人如再要来侵占我们内蒙、华北,比东四省一定要难过无数倍。在这种长久的时间和复杂的情形之下,我们无论如何也可以有办法来抵抗收复我们的失地。这就时间上来说,实是日本人侵略我们中国的根本弱点,也就是我们抵御外侮,收复失地的一个据点。”[②b]他提出对日作战的五点方针,即:“第一,战术要取攻势防御;第二,就是步步为营,处处设防;第三,就是固守不退;第四,要注重游击战术;第五,组织并训练民众。”[③b]当然,蒋介石这时的对日政策战略方针尚处在构想阶段,还不明确、具体。

1935年,随着形势的发展,蒋介石及国民政府开始把对日抵抗准备提上日程。这一年他拟定的对日指导方针是:“一面呼吁和平,期求集体安全,一面整备国防,充实军备,至取最后胜利。”[④b]6月,他就华北事变作出批示,强调:“对日本作战以求光复失地,为吾辈军人有生之年最神圣最重要之使命,但一旦开始作战,则非短时间所可能结果,必属长期之战争,故应先有充分之准备,在准备工作未完成前,惟有忍辱负重以待准备之逐步完成。” [⑤b]这一时期他特别重视西南地区的建设与稳定,在中央军进驻西南后,他驻留西南达半年之久,其间数次致电孔祥熙,促其在财政金融上向四川倾斜,指出:“此时方针,当重在先定川局,再图大局之挽救,故多费几钱,总在国内民间,不算吃亏,切勿作普通事一律看待也。”[①c]当时,包括蒋百里等人尚只把中国最后抵抗线定在湖南以东一线,而蒋介石:已把视野落到西南,可见,他对抗战艰巨性的认识是比较充分的。正是在富饶而又险峻的西南地区,他逐渐找到了抵御外侮的自信。1935年10月,他发表讲演谈到:“今后的外患,一定日益严重,在大战爆发以前,华北一定多事,甚至要树立伪政权都不一定。但是我们可以自信:只要四川能够安定,长江果能统一,腹地能够建设起来,国家一定不会灭亡,而且一定可以复兴!”[②c]西南抗战根据地的确立,为持久消耗战略打下了第一块柱石。



1936、1937两年国民政府制定的国防计划大纲中,基本体现了持久消耗的战略方针。《1936年度作战计划》中规定对日作战总方针为:“为保全国土完整,维持民族生存起见,应拒止敌人于沿海岸及平津以东与张家口以北地区,不得已逐次占领预定阵地作韧强抗战,随时转移攻势,相机歼灭之。”[③c]当年国防计划大纲中规定了自北向南的五条抵抗线,并确定:“以四川为作战总根据地,大江以南以南京、南昌、武昌为作战根据地,大江以北以太原、郑州、洛阳、西安、汉口为作战根据地。”[④c]持久抗战思想明确反映到军事部署计划中。1937年国防计划大纲对日抵抗色彩更为浓厚,其所标揭作战指导要领为:“国军对恃强凌弱轻率暴进之敌军,应有坚决抵抗之意志,必胜之信念。虽守势作战,而随时应发挥攻击精神,挫折敌之企图,以达成国军之目的;于不得已,实行持久战,逐次消耗敌军战斗力,乘机转移攻势。”[①d]持久战方针正式写进了国防计划。


国民政府在提出持久消耗方针同时,对为什么要持久,如何持久都没有明确的想法,持久战略基本还只是一个初步的规定,缺乏实际的丰富内涵。蒋介石等人对持久抵抗虽有一定准备,但对由此必然导致的巨大牺牲也有相当顾忌,对依靠国际力量,与日本速战速决,仍抱有一定幻想。因此,他们一方面屡屡强调持久战的意义,另方面又仍视其为不得已的选择,私存侥幸之心,未能从根本上解决持久抵抗的理论和实际问题。



与国民政府相比,中共在持久方针提出时间上,从现有资料看,要稍晚一些。1935年12月,毛泽东在瓦窑堡会议后党内活动分子会议上,第一次明确提出抗日战争的持久性质,指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国反革命势力的事业,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成功的,必须准备花费长久的时间”。“帝国主义的力量和革命发展的不平衡,规定了这个持久性。”[②d]次年4月,张闻天撰文指出:“抗日战争不是几天几个月就能决定胜负的,这是一个持久战。”[③d]



中共的持久战理论一经提出,就具有较强的理论色彩和更为丰富的内涵。1936年7月,毛泽东在会见美国记者斯诺时,系统阐述了中共对中日战争发展趋势的基本认识。毛泽东指出,中国抗战将是长期的,最后胜利必定属于中国。中国军队在战争中必须坚持运动战的原则,通过大规模的运动战,贯彻经战略持久转换全局的战略方针。1937年3月,毛泽东在与史沫特莱谈话时,再次指出,以中国的资源与自然条件,是能够支持长期作战的,随着战争的持续,中国的抗战力量将一天天高涨,反之,非正义的日本一方则将不断走向衰落。中日战争的结果必然是日本财政、经济以及政权的崩溃。毛泽东的谈话,科学分析了中日战争的发展趋势,提出有效持久抵抗的运动战方法,向外界表明了中共通过持久抵抗战胜日本侵略的坚定信心,对持久战略的形成、贯彻起了巨大推动作用。


蒋介石及国民政府在持久消耗战略的运用上有成功的一面,同时也有很大的局限性,这主要是由于实行片面的抗战路线和单纯的防御战术所致。在对日消耗战中,蒋介石过多强调深沟高垒的阵地防御,没有充分估计到运动战的巨大意义,屡屡要求部队坚守阵地,“以雄厚的兵力,作纵深配备,准备充分的弹药、粮秣,为持久战守之计”。[①h]阵地消耗战虽对消耗敌人,争取时间有一定作用,但在日军武器装备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单纯的阵地防御,也极易损伤有生力量,影响战略持久。蒋介石没有充分认识到人民群众中深藏的潜力,对动员全国抗战力量没有切实可行的措施,对依靠人民群众的游击战缺乏足够认识,其持久消耗战略仅仅限于单纯正规军的军事行动,持久的意义、作用因此大打折扣。应该说,蒋介石的持久消耗战略基本还只停留于感性层面,零碎不成系统,远未达到运用自如的程度。

早在1937年7月26日,全面抗战刚刚爆发时,朱德就明确指出:“抗战将是一个持久的、坚苦的抗战”[①i],要求全党全军作好持久抗战的准备。8月,周恩来、朱德、叶剑英等代表中共到南京参加国防会议,提出了中共方面拟定的《全国抗战之战略计划及作战原则案》,主要内容为:战略方针为持久防御战;基本作战原则是运动战,避免单纯的消耗战;开展广泛的游击战,造成主力运动歼敌之有利时机。[②i]



从这些原则看,中共一开始在战略上就有较成熟系统的看法,中共的观点对中国统帅部正确制定抗战指导方针无疑会起到积极作用。



继朱德之后,中共和八路军的一些重要领导人张闻天、周恩来、刘少奇、彭德怀等相继发表文章,阐述持久抗战的战略问题。刘少奇指出:“日寇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只有在持久战争中才能最后战胜它。”[③i]彭德怀则提出持久战的几个具体战略与战术:“甲、战略的防御与战术的进攻;乙、战略上以少胜多,战役上以多胜少;丙、持久的消耗战;丁、争取主动;戊、节约防御的兵力。”他高度评价游击战争的地位和作用,指出:“动员与发挥民众参加抗战,只会提高政府的威信,与增强抗战的力量,使持久的抗战具有坚实的基础。也只有这样的全民族的抗战,才能最终的战胜日本帝国主义。”[①j]彭德怀的文章,表明中共持久抗战战略已基本成型。



毛泽东集中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的智慧,进一步概括和升华了对日持久战的战略理论。从1938年初开始,毛泽东即着手系统研究军事战略理论,5月,《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发表,标志着中共持久战理论臻于成熟。


中国共产党的抗战指导方针,坚定、彻底,深深契合着中日战争的发展趋势。和国民党持久消耗战略相比,虽然双方在持久抗战力争胜利这一战争总目标上基本一致,但中共的持久战略从完整性、科学性、系统性等各方面看,显然都要高出一筹。首先,中共高屋建瓴地指出了中日战争中国的反侵略正义性质,从敌退步我进步这一根本趋势出发,加深人们对抗战必胜的信念;同时,对抗战发展阶段性的准确揭示和把握,也使抗日持久战略更加严密、科学。其次,国共两党在抗战路线上存在重大差异,中共持久战依靠的是全国广大民众,执行自力更生的方针,坚信兵民是胜利之本;而国民党方面则坚持片面抗战路线,将持久抗战的希望寄托于国际形势的变化上,因此一旦形势发生变化,国民党的抗战态度远不如中共坚决,战略主动性和积极性也显不足。第三,中共持久战理论强调运动战、游击战的重要意义,从战略高度对游击战进行了重新阐释;而国民党方面则过多依赖阵地消耗战,战术上缺乏灵活性,战略上也不具备中共表现出的强烈创造性和远见卓识。毫无疑问,正是中共的持久抗战战略,为中国抗战的胜利进行指明了方向。



当然,在充分肯定中共持久战略指导作用的同时,我们也应对国民政府的持久消耗战略作出恰如其分的评价。客观地看,抗战初期,国民政府的抗战指导对战争全局有着十分重大的影响,在当时情况下,国民政府贯彻持久消耗战略,在正面战场积极与日军周旋,并力争在战争全局中争取主动,打破日军迅速灭亡中国的梦想,这是应该充分予以肯定的。另外,西南抗日根据地的策定及阵地消耗战的艰难、持续进行,也使我国获得了稳定的抗战后方,保证了抗日持久战的平稳发展,为中共武装开展运动战、游击战,争得了宝贵时间。



总之,持久抗战战略的形成、发展,是国共合作全民族抗战的智慧结晶,是中国民族团结御侮的典范。国民政府和广大爱国人士为此作出了自己的努力,而中国共产党人,则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