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十一节 进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班长,我们这是打鬼子去吗?”

“怎么不是。”

“鬼子宁国不是就有吗?”

“这我能不知道?”

“那为什么跑这么远的路呢?”

“你小子跑不动了?”

“哪能呢?跑不动能从集训营出来?”

“和你一起从集训营里出来的人多不多?”

“哪能多噢,要求那么严格,达不了标准的人可是出不来的,还得在里面训。我当初在九师的时候,在我们团可是排得上的,还被训了半死,差一点的哪里出得来。班长,你们也进过集训营?”

“哪能啊,那时还没集训营,是保安团。但训练标准是一样的。”

“嘿嘿,都是苦出身。”

“孙家铺有多远啊。”

“不远,今天晚上就能到。”

“班长,现在才早上十点啊。”

说话的是杨浦和杨志强。杨志强和另一个叫解阳的是刚分到他们班的。夜袭战,杨亮战死,全有重伤。现在陈和接替全有,杨志强跟着杨浦了。

杨志强是山东人,原133师的。在金坛与日军作战的时候,他们连最后只剩下八人,其中还有两个受伤的。也没接到往哪撤退的命令,就随着难民,跑到安徽,在宁国被拦了下来。杨志强是还想打鬼子的,就入了暂105团。不想进了集训营,说是不达标就不能进入战斗部队。不进战斗部队杨志强还留下来干什么。从上海一路退过来,那么多死去的战友,还有被日军屠杀的百姓,只要杨志强一闭上眼,他们死时的影像就会出现在他眼前。死了命的练,终于成为第二批达标通过的人之一。

“什么人?”

杨浦喊了一嗓子。刚才班尖兵组的陈和发现就面有人影晃动。杨浦班是全连的先锋班。四连现在是二营的尖刀连。人影一晃就没有了。陈和一挥手,全班迅速占据战位。杨志强看全班的迅速动作,不禁咂了一下舌头。

“中国人。你们呢?哪部份的。”

“七十七师独立旅的。”

“我们是144师的。”

杨浦一听是二十三军144师的,就挥了下手,陈和组小心地站起来,拉得很开,走过去。杨浦看到陈和在招手。全班散开队形,向前跑去。

杨浦看到有十几个还算是成人形的东西躺在山沟里。一个个走过去,看到的是一张张骯脏不堪的脸,胡子拉沙脸颊塌陷。军服都成布条条挂在身上。到处是伤口。

“杨志强,跑步与连里联系,让卫生员立刻过来。”

杨浦满眼含泪,立正敬礼。一个声音问:

“长官,有吃的么,我们已三天没吃一粒米了。”

“有。”

全班都将自己的干粮带水壶解下。144师的战士们慢慢地喝水,慢慢地嚼着干粮。都是老兵了,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吃得快。

“你们是从哪来的。”

“郎溪。我们在郎溪血战了四天。没有增援。三天前防线被突破。主力不知去哪了,我们被分割在后面,躲躲藏藏二天,今天遇到你们了。你们是援军?”

“不是。我们是去广宣线执行任务的。”

“那里现在全是鬼子啊。”

“我们是去打鬼子的。”

刘连长带着卫生员过来了。刘连长在了解了情况后,告诉他们,现在日军已占了宁国,宣城,已没有退路了。只有先随独立旅行动了。有几个已不能行走,是战友背到这里的。刘涛命担架员和卫生员在这等营长过来。营长会安排他们后撤转移到宁国山区的。

在到达孙家铺前,二营又遇到好次这样的情况。有二十三军147师的,也有144师的。二十三军的居多。收罗溃兵一百二十几人,全部后送。这些溃兵精神大都不振,多数有伤,营养不良,需要好好休整。到达孙家铺后,营长命刘涛连天黑后,越过宣广公路,向南漪湖搜索侦察。尽量营救打散的部队。但不准惊动敌人。营主力在收到一连的电报,午夜后将与随后到达的一营一起跟进。


杨浦班现在一座小山头上占据阵位。他们的正前方是一条碎石公路。天色灰蒙蒙的,在迅速地暗下去。冬日的夜晚总是来得早。风有些冷。但刚吃过干粮,喝了点温温的肉汤,身子还是有点热气的。杨浦看到连长刘涛带着全连迅速地向小山坡跑来。杨浦拿出信号旗向他们摇了一下。表示安全。

“情况怎么样?”

“敌约半小时前有一车队经过。到现在没有情况。”

“当时就没想干他一下?”

“哪能呢?”

“不老实了,不像山的娃子了。”

杨浦嘿嘿笑了。刘涛也是山里的娃子。但他家里比杨浦家境况好多了,弟兄三个都读过私塾。到保安团后学什么都比别人快,先是做排长,部队扩编后就成了连长。像刘涛这样的,全团也就二个,是山里娃的骄傲。

“现在阵地交给我,你班作一下准备,十分钟后,如没有特殊情况,穿过公路,不要靠近左边那个小村,占领村外右侧的那个小山。”

杨浦早就注意到那个小山了。那里有树木,便于隐蔽。杨浦就设想过通过公路后就向那个山坡运动的。看来一小时多前连长上来的时候已注意到了这一点。

杨浦班检查装备完毕。杨浦然后向全班布置任务。

杨浦班呈正三角队,每个小组十五米,小组内每个人五米的间距,两挺机枪在左右两翼,班长杨浦带一个步枪组前出,向公路跑去。

这次行动前,部队兵器得到了加强。出击的105团所有的战斗班都增加了一挺捷克式轻机枪。班长副班长都佩了一支德国造驳克枪。指北针、信号枪、手电、地图也配到了班。子弹则是一个基数。并且主力有一百二十匹骡子运输补给。杨志强因刚到部队不久,不禁一惊一乍的。连说:这么强,这么强。杨浦知道他们的旅长还是有点家当的,但这次怕是差不多全拿出来了。

通过公路无惊无险。杨浦班向二百五十米开外的小山跑去。杨浦回头看了一下自已的班,队形保持得很好。这是一片荒地,偶尔有几颗树木,但不影响视线。天色已黑,部队慢步跑动中,随着地形的变化,部队身形有些晃动。耳边是脚步声,以及军械与身上物品的轻微碰撞声。白天杨浦与全班都仔细观察过公路对面的地形地貌。平日经年累月的夜间行军与作战训练的成绩,这个时候全都显现出来。

占据了小山上的阵位后,杨浦用蒙着红纱的手电,向出发阵地方向发出三长一短的信号。对面也发出二长一短的信号为回应。一会儿后,杨浦听到人的脚步声,杨浦站起身,将手电朝地上一照。这样照射,电筒灯光传不远,但近处的人可以发现。这些都是部队夜间训练时的规定动作。看身形是自已排长走到了自己面前。

按排长命令,杨浦继续向北偏东行进。这一次杨浦班的行进搜索距离是五百米。部队夜间行进,方向最为重要。一不小心就会形成部队失散的结果。像北偏东这种方向是不好掌握的。但这里是以前保安团多次进行夜间演习的地方,所以不怕错失方向。排长告诉他的是个地点,杨浦也知道这个地点的所在,只是抬头看了下星光,并四下看了下,都没有掏出夜光指北针。以前的训练夜光指北针是只发到连一级的。班排更多的是根据星光,及记忆来定位。

今晚四连的行动路线是越过宣德公路,经毕桥镇,当然是不进镇,但要对毕桥镇进行侦察,主要是定位,集结部队,目的地是毕桥镇与飞鲤间的寺村。将寺村控制住,等待团主力的到达。然后经青草山,经飞鲤镇,然后占据施村,全团将在此处集结休整。

施村经历过战火。到处是残瓦断壁。村外一块麦场上是全村男女老幼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全团沉浸于悲愤中。没有一个人说话。即使是在挖坑抬尸体的时候。吃早饭的时候除了拚命的咬嚼声,没有别的声音。吃完早饭,除了担任任警戒的部队,与侦察的部队,全团开始睡觉。似乎所有人都没有受那些尸体的干扰。也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此处已靠近日军国歧支队的后方基地郎溪建平镇只有十公里。据前几天的侦察,一是为了保证国岐支队与十八师团的联络,二是为了护卫后方基地的安全,国岐支队在镇兵山驻有一个中队。今天侦察班又出发了。今晚暂105团将向此处的日军发动夜袭,尽可能的消灭之,至少要给敌以重创,威胁国岐支队的后方,使之溧阳、溧水方向的行动产生犹豫。

两天前暂105团就开始执行白天睡,晚间活动的适应性训练。在夜行军约三十公里后,夜十一点前,全团已抵达了施村外的东南方向。前锋三连已前出至镇兵山,进行侦察。团长张宁这次带着警卫,随前锋连行动。他要实地确认还在地图上的作战位置与各营连的位置。这是条令所规定的。全团一小时后,也就是十二点,全团将在旅长的亲自指挥下,按计划进入镇兵山外围。

这个计划是自日军十一月三十日占据广德后,就由当时还是团参谋长的蒋达人亲自制定。此计划的第一稿的行动时间和范围和现在的相比,要小许多。后来在郑雄的红笔一圈后变成了现在的计划。这就是后来闻名天下的《烈火计划》。

《烈火计划》原定计划大概内容是在敌攻占宣城后,先威胁宣城之敌,使之分兵宁国方向。这是计划的第一阶段。而当敌占据郎溪后,则出击郎溪与广德之间的公路线,对郎溪之敌形成威胁,使之在郎广线分兵。这是计划的第二阶段。并在郎广线游击两天,然后由十字镇东与广德之间越过宣广公路,回到皖南山区。

现在的计划是,在郎广线作战后,不在郎广线停留,而是继续向东向北,进入敌114师团的后方,溧阳地区隐蔽机动,择机给敌打击。这是计划的第三阶段。第四阶段是进入金坛地区,对敌十一师团的后方基地金坛进行威胁性攻击,然后进入茅山山区进行休整。第二到第四阶段,为一大阶段,计划在半个月到二十天内完成。下一大阶段的作战目标是丹阳、武进、宜兴,同样是三个阶段,然后在宜兴山区休整。最后阶段是由长兴广德间进入浙江国统区,再由国统区内转道返回皖南山区。

刘理中校自被任命为独立旅副参谋长以来,就接手了《烈火计划》。刚读完这个计划的第一页,刘理中校就被惊呆了。刘理的手脚被电击一样的,颤抖起来。这一夜刘理就几乎是在疯狂中渡过的。凌晨一点左右,他从这个疯狂的计划书上抬起头来,开始核算这个计划中的所有数字。这一夜他连续将所有的数据核算了三遍。第二天就开始组织参谋处,并开始后勤准备。各部门迅速行动起来,各种物资人员向高桥村集结。这里将是整个部队的集结地和始发地。骡马、粮草、弹药、器材等等,从黄山山区与天目山区的山洞仓库里被不断调出。在此过程中,刘理中校也认识到了原保安团以及宁国县的谋划之深远。

这三年,宁国县在黄山与天目山区建有十三处秘密的物资储存仓库。这些仓库都是依托天然洞穴,并将之改造后形成的。宁国在这些仓库里储存了价值不下二十万银元的各类战略物资。布匹、粮食、铁、炸药、以及各种原料等等。还建有小型的可以复装子弹和炮弹的兵工厂,还有衣被厂,一个小型化学厂等。县城以及周边大镇的人员撤退时带不走的东西,大多被转移进了这些山洞。

兴奋、除了兴奋,还是兴奋。还有骄傲。这样一个疯狂的作战计划虽然不是自己负责制定的,自己也没有这个天才,但能作为这样一个天才计划的实施的主要负责人,刘理能不兴奋,能不骄傲吗?刘理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被刻在了青青的竹简上。

蒋达人参谋长留守宁国,负责整个宁国这个战争机器的正常运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