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二章 新兵连的军军旅生活 第五节 新兵连(三)

cnkhtd163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1/[/size][/URL] 之后的新兵连第一个月,蒋辉他们训练了队列,起步、跑步和四面转法,实话说这些训练真是枯燥的要死,每天都是同一个训练科目,也不变化一下,然后是正步走,光那个抬腿姿势就好几天,从新兵连第五天后就开始了每天的五公里越野,每天早上6点集合,然后就在马洪的带领之下围着环山公路跑,头一开始有很多的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之后的新兵连第一个月,蒋辉他们训练了队列,起步、跑步和四面转法,实话说这些训练真是枯燥的要死,每天都是同一个训练科目,也不变化一下,然后是正步走,光那个抬腿姿势就好几天,从新兵连第五天后就开始了每天的五公里越野,每天早上6点集合,然后就在马洪的带领之下围着环山公路跑,头一开始有很多的新兵根本就撑不下来,蒋辉还算是满满当当撑下来的,来自SC的孙长全几个SC兵,都是从山区过来的,所以在公路上跑的还可以,相比之下从山区来的兵要比在平原上来的兵,来自平原的兵实在是对盘山公路很感冒,SC的孙长全这些人在这一方面要强一点。

第一次搞跑五公里,大部分新兵都得到了深刻的教训,早上起来时,天还没有亮呢。由于新兵们都看着外面风大,气候十分的寒冷,就把棉袄,毛衣什么的都给穿到了身上,防止凉着,但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老兵们还有班长们都是只在里面穿了秋衣秋裤,并没有穿很厚很重有衣服,因为是体能训练,都是大量的体力消耗,所以体力消耗的非常大,血液血循加快,汗呢就会大量的流出,集合时,新兵们都感觉冷,头一开始跑时还是感觉冷,但是跑着跑着就感觉不冷了,因为自身他们也在产生着热量,散发着热量。之后就是感觉到热,浑身的向外冒汗然后就是大热,出大汗,反正这么说吧,你没有被长时间的运动给累倒,那么你的内衣几乎是不会有干的,连带着棉袄棉裤也不会有干的,跑完这五公里,浑身就像一个大热筒子,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蒋辉的体能还算是不错的,回到宿舍蒋辉把棉袄和棉裤一扒,那是一种可以看得见水蒸气的感觉,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玻璃洒在宿舍里,再加上这么的几股水蒸气就像一个澡塘子,蒋辉把背心给扒下来用力的一拧,都是水湿水湿的,还能看到有几滴的汗水流下来,全体的新兵感觉就一个字“爽!”,而李乐就差多了,李乐没有撑得下来,他在跑到一半的时候就撑不住了,他感觉到他的脚在打哆嗦,他的呼息在急促的喘着,大家可能在跑步的时候都知道,你要是跑短跑,要喘急气,而跑长跑,尤其是这种五公里,你就得喘长气迈大步,长呼吸才能跑下来,要是一上来就喘气喘的很急切,那么你就别想跑下来,要不你就是想把自己给跑费了,这些常识老兵们都清楚,昨天刘飞也在晚上的班务会上讲了一些跑五公里的注意事项,可是李乐根本就没有把这些东西记在心上,更没有按照要去做,当时程雪青拉着李乐跑,刘飞就在后面骂着还推着李乐,他可不想在马洪面前丢人,人家别的班也可以有跑的不能再跑的新兵,可是刘飞的要求就是他的这个班不能有一个落下的新兵,可是李乐还是在到了一半的时候,躺下了,因为他连站都站不起来,当时他撑不下来还有这两个老班长给拉着推着,那才是真实的情况,真要是再不行挑几个体力好的新兵,和他们两个抬着,刘飞叫了孙长全几个SC的兵一起帮着抬李乐,就是两个人抓着李乐的手,两个人抬着李乐的脚,就这样的跑,刚刚才把李乐给抬起来,这时马洪正好从这里经过,一看这不要人命吗!立时叫停,并且马洪又是掐人中,又是听心跳的,忙了半天,李乐才在众人的帮助之下醒了过来,事后,马洪把刘飞又给“妈了个B”的了N多边,说什么,就你心强,别的班也有掉队的新兵,这个又不丢人,距离大比武时还远着他,新兵都没有接受过训练,一上来谁也不是那么的适应,当然刘飞的心里有气归有气,但是也只能低着头,李乐呢,呵呵!是舒舒服服的躺在担架上回来的,还是由几个老兵抬着,刘飞虽说看了有气,但是还真不敢发做,不为别的就是这位小爷爷的哭声,你就受不了,这五公里还是徒手五公里,没有枪和装备,等到了第三个月就有了武装五公里越野,那时又是一个难度。

另外,每天16点到18点体能,这一个还好一点,起码不是那么枯燥的,只要不跑步就行,实话说,蒋辉还真是烦透了一点意思没有的跑步,除了跑没有别的什么动作,好歹时间也不长。有时体能还是伏卧撑,这种运动还可以,除了李乐同志做的不大好以外,班里的其他人都没有问题,再下来就是鸭子步,就是那种在京剧上看到的那种矮子功之类的东西,主要是练自己身体的协调能力,训练时半蹲着,用自己的脚跑,一开始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无法保持自己的上身平衡,不是歪倒就是爬了过去,一场训练下来,大部分人的腿都肌肉拉伤,平时走路时一迈腿都感觉酸酸的痛,那种感觉一个字“爽!”再下来就是蛙跳,这个项目可以说就是在摧残人体,起码在一开始的时候蒋辉和其他的一些人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到了战场上后才感觉到这种训练是很必要的,如果要是当时马洪不是要求那么严的话,那么就会有很多的弟兄们丢掉性命,这种训练还是主要是练人身体的协调能力和提高体能。做的时候,把双手抱在头上,身体蹲下然后用又腿向后一蹬,向前一跃,就像青蛙一样的跳跃,这种训练的严重后果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感觉那两条腿就不是自己的一样,那种酸痛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尤其是上楼和下楼的时候,那楼梯扶手的利用率可绝对是最高的,上楼抬腿时那种胀痛的感觉,就像是压在腿上的千斤大石一样,要是没有扶手你都不敢向上走,下楼就像是两条腿是楼梯的一样,顺着就下去了,而腿部全是酸痛,这些都是肌肉拉伤惹的祸。不过还好,差不多一个星期新兵们才适应过来。

然后就是一百米冲刺,这一点来说对新兵们还好一点,就是徒手向前冲锋,当时马洪还对新兵们讲,如果要是战时冲锋时,一定要注意不准退却,如果一退敌人就会拼命的反击,这样我们会很被动,如果大家都不想死的话,干脆就向前冲,无论是谁倒下都不能停止冲锋,你停下就是活靶子,敌人就打你,要不你冲上去打死他,要不你停下你就被敌人给打死,你会如何选择呢?逆水行船不进则退,进是生退是死,你是选择生还是死,新兵们都大声的叫喊着“我们向前冲!!!”马洪的这一番话在新战士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迹,也同时为后来在战场上挽救了很多战士的生命。

之后就是单杠、双杠的训练,可以说这一训练还算是不错的,主要训练身体的协调能力,这些单、双杠在上中学的时候,这些新兵也都有练过,你像引体向上之类的一些简单动作,但是在部队里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般的野战部队都要达到二练习,而南方形势紧张,中央军委宣布所有的野战部队都要加强训练,于是乎部队就规定一般的野战部队必须达到三练习,也就是说不光这些新兵要练,连那些老兵士官们也要练了。

所有的这些都是一些基础的体能训练,还有一些别的训练,你像打背包,别看电影电视中的那些当兵的打起背包来利利索索,速度很快,但是你要是真正的打起来那可不是那么简单滴,必须得在规定的时间内打好背到身上,背包带还不能反着总之不好好的练你就别想在规定的时间内打好。再就就是内务卫生,所有的东西都的摆放整齐,无论是牙缸、牙刷还是脸盆水缸都必须是摆在一条直线之上,那必须的是整整齐齐的,不能有一点儿的马虎,最可恨的是叠被子,当过兵的都知道新兵连时,这个叠被子真能搞出一身汗来,俗称是“扣豆腐块”,别看电视电影中的那么好看,那么四四方方的,但是你真要是叠起来那可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这不是此时在新兵宿舍内的蒋辉还有一群的新兵都是大冬天的搞了一头的汗才叠出来,新发的被子儇,不如老兵的老被子好叠,李乐看着大家都叠的很好,而他就是怎么叠也叠不好,急得只出汗,这时隔壁班的班长李成来找程雪青聊天,看着小孩子李乐乐一头的大汗,其他的十七班的新兵也都在忙着,而程雪青也在忙着教他们,李成就像是恶作剧般的悄悄教给李乐一个叠被子的好方法,就是用些水把被子的折角处和出形的地方打些水,然后再叠这样在水的作用下被子就好叠的多了,李乐试了一试的确不错,比蒋辉、孙长全他们叠的快多了,也好多了,李乐把这个刚学到的快速叠被子的秘密说给了蒋辉,蒋辉听完想了一想,对李乐说,你小子也不能每天都打湿被子吧,让班长给发现了没准还得挨批评呢,但是李乐并不以为然,可是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李乐可苦了,因为用水把被子打湿了,所以被子就特别特别的潮,白天训练都累了一天了,多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呢,可惜被子给自己打湿了,盖在身上那一股子潮劲就不用提了,难受啊!这不蒋辉听到下面的乐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醒了。

“我说乐乐,你小子是不是睡不着啊,怎么跟烙饼似的来回翻。”蒋辉小声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刘飞睡的地方。

“我睡不着,我,,,,我,,,,”李乐说着说着就说不出来话了。

“是不是被子潮的睡不着了,看你小子还搞不搞这种偷机取巧的事情。”蒋辉取笑道,“上来吧!上来和我一起睡。”

“蒋大哥,我我,,,我还是睡下边吧。”李乐不好意思的上去和蒋辉一起睡,于是推辞道。

“费什么话,你真想一夜就睡在这潮气上吗?快上来,要不班长就要发现了。”蒋辉小声的说道,同时语气中也有命令的意思。当然,李乐也就乘乘的爬上了蒋辉的床。

这一切都被一个人给看到了,这个人就是程雪青,从一开始他们两个的对话他都听到了,也看到李乐爬上了蒋辉的铺。但是他没有说话,蒋辉对程雪青的印像很好,因为他好像和别的新兵不同,从训练上和学习上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兵,性格也很合程雪青的胃口,蒋辉虽然来自城市,但是没有城市兵的那一股子骄气劲,和农村兵们关系也很好,和孙长全这些山区来的农村兵处得很好,再一个蒋辉很机灵,这是从那一个小闹钟上看出来的,在刘飞的床头有一个小闹钟,刘飞把这个小闹钟给定到了五点,第天早上五点小闹钟就会定时的响起,而此时蒋辉会一下子从上铺跳下来,快步走到刘飞的床前,按死小闹钟,这时因为小闹钟响的时间不长,而刘飞睡觉睡得很死,除非你叫他起来,要不就得让小闹钟大闹一会儿刘飞才会醒,蒋辉主要是不要让小闹钟吵醒其他的战友,小闹钟响的时间不长,所以大家都不会醒,然后蒋辉就开始穿衣服,穿好衣服后,他就会为大家的牙缸中添上热水,然后再叫醒战友们起床,这时他会拿起托把把宿舍里的地面给托一边,当大家都出完操回来是地面上的水都干了,在他的带动下,其他的新兵也都抢着去干,于是他们十七班的内务卫生在新兵连中是第一名。这些事情都被程雪青看在眼中,很快就对这个新兵有了好感。

“蒋大哥,我我,,,我谢谢你。”李乐小声的说道。

“别费话了,客气个啥啊,我让你小子上来是睡觉的,不是来说话的,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蒋辉说完一个侧身就睡了。李乐也一侧身睡了。

一夜无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