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挺进太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孙武听赵木这么一说,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时竟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两人沉吟了半响,赵木缓缓的问道:“孙大哥,可知道这兄弟盟盟主是何方神圣吗?”

孙武道:“兄弟盟的第一任盟主复姓夏侯,实际的名字无从考绩,据说曾春秋大陆列国争霸的年代中,曾是是一小国的将领,后来因为厌倦了君王们为了自己的权利而相互撕杀,不忍再看见无辜的黎民百姓成为战争的牺牲品,于是在那个小国被其它诸侯国覆灭后,没有再接受其他势力的劝诱,而是召集了一批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江湖义士,创建了兄弟盟这个组织,以平息战火,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多年来多行侠义之事!也逐渐被江湖人士认可!”

赵木听着皱了皱眉头,没有打断孙武,使他能流利的说下去。

孙武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接着说道:“但是,真正使兄弟盟势力迅速崛起的,还是其第二任盟主——夏明民。此人虽然来路不明,但是据说此人为人豁达而精明,非常精通政道,善于结交,通过各国名流与其政府打交道。也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兄弟盟才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江湖门派,变成了各国政府的坐上贵宾,再借助各国政府的支持,最终在短短数年间,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成就了现在这番事业。”

“夏明民!”赵木轻声的重复着这个名字,脸上有一种不安的神色。

“是!”孙武继续说道:“但是二十年前,这个正当壮年的兄弟盟盟主夏明民,却在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意外的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不知所综,只是当春秋大陆上发生重大之事时,兄弟盟的人才会收到他的指示,尊令行动!”

赵木思索道:“这么说来,这个夏明民是躲在暗处,指挥兄弟盟的行动!”

孙武道:“正是如此!”

赵木冷笑道:“看来这个夏盟主也有一些难以光明正大的隐私,不然像兄弟盟这般受人敬仰的侠义之派似乎用不着这般藏头露尾的了!”

“是!”孙武想了想,继续说道:“江湖上对此也有几种传言:一是说此人已经遭遇不测,二是说夏明民或许有什么机要的使命,所以不方便现身!”

“紧要的使命!”赵木一听这话,心里一沉,突然想起了司马奇那个隐姓埋名,甘愿躲在西蜀偏僻之地,将自己抚养成人的老男人。心想:莫非这个夏盟主也是因为相同的原因,所以不得不才淡出众人的视线的吗?若情况真是如此,那……

孙武道似乎没有注意到赵木表情的变化,继续说了下去:“只是那个夏明民已经十数年没有露面了,现在生死未卜,所以兄弟盟现在有了新盟主。”

“哦!”赵木一听这话,顿时觉得整件事情变的越来越扑朔迷离,连忙问道:“兄弟盟现任盟主又是哪位英雄人物?”

孙武摇头道:“兄弟盟的现任盟主,既非江湖成名人物,也非各国官爵之人,而且行事小心,诡秘异常,从了兄弟盟中几位高层管理人员以外,极少以真正面目视人。不过,江湖上传说此人心思缜密,计谋深远,雅量非常,不仅仅把兄弟盟管理的上下齐心,更是加深了和各国政府之间的联系,果真是一等一的人物!照这几年兄弟盟的发展势头来看,想来此言不虚!”


赵木笑道:“江山代有才人出,我们所要面对的对手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孙武听出了此中的无奈和担心,说道:“不过,在西蜀的时候,司马叔叔就深感兄弟盟势力过大,也曾对其进行过调查,多方对其收集资料,在我们出山之前,已经把所有的情报都告知于我,要我牢记于心,说是日后少主定有所需之时,到时候我就可以助少主一臂之力。”

赵木应他这么一说,心中有了一种情感在心中涌动,司马奇不仅仅在十数年间耗费心力,交给自己一身本领,而且还如此有远见的为自己收集各方情报,考虑的如此周全,一切皆为自己铺平道路,以备将来不时之需。此等用心良苦,又怎能不叫人感动呢!”

赵木定了定神,声音柔和的缓缓的问道:“不知道司马叔叔可曾收集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不知道怎么的,孙武一听这话,居然面有害羞之色,轻声回答道:“据司马叔叔分析,现在这位兄弟盟的当家盟主,很有可能是一位年纪尚在17左右妙龄少女!”

赵木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为什么一涉及到这个话题,孙武就会有刚才那种表情了,想当年他也曾亲眼见识到司马奇这方面的厉害之处:隔着三十多米的距离,就能从侧面判断出一位女性三围的大小;单从一位女性走路的姿势就可以得知她的私生活是否有什么不当之处,像这方面的技巧,司马奇同志简直就是一本包罗万象的〈百科全书〉。其实,司马奇也曾经试图将这一整套男人求之不得的本领毫不保留的交给自己这位嫡传弟子。但是赵木同志,却对司马奇在这方面真实的本领表示严重的怀疑。按照他的想法:司马奇这个老男人要是真有这么大的本领,也不至于都这么大的岁数了还单身一个人。

看着孙武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一旁,赵木尴尬的笑了笑:“司马叔叔的情报还真是相当的及时,雪中送炭,雪中送炭啊!”说着两个人打起了哈哈,在心里都在想:“司马奇这个老变态,虽然平时装的挺腼腆的,但是暗地里对女人倒是挺有研究的啊!!!只不过唯一可惜的是,这个研究一直只停留在理论层次。所以伟人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有跨时代的指导意义的。”

孙武跟着笑了笑,随即问道:“现在我们面对的情况更加复杂:北晋应该对我们的行动有所警觉,今后的行动或许会有更大的风险;再加上兄弟盟真实意图不明,敌友难分;不知道,少主对我们的下一步行动,有什么打算?”

赵木沉吟了半响,笑道:“兄弟盟势力虽然过于庞大,但现在并无实际威胁,目前春秋大陆正值多事之秋,局势渐紧,各国都还有需要借助其力量的时候。我想,必定还有一段时间才会与兄弟盟打上交道,但时候可寻机行动。北晋皇室之争已经直接对南唐西蜀两国造成了影响,所以处理眼前的事情,才是当务之急啊!”

“少主英明!”孙武拱手道。

“明早我们就起身向北晋都城太原进发!”赵木说道。

“北晋都城!”孙武重复了一遍,呐呐的说道:“可是现在那里已经成为了北晋皇室之争的焦点!”

“恩!”赵木自信满满的说道:“只有到了风暴的中心,才能对整个局势一窥端倪吧!”

“是!”孙武大声答道,语气中充满了期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