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九章 烟花似火 三十三 魔鬼训练之败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嘟-嘟-嘟,一阵尖厉急促的声音在高岭办公室响起,这是尖兵特战基地最先进的卫星侦察定位系统,高岭打开其中的一个绿色按纽,拿起听筒,一个较为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是高岭吗?”

“是,您是。。。。?”

“我是你姚丽阿姨!”

。。。。。。。。。。


“姜宁!队长让你到他办公室去一下。”陈英叫姜宁,班里人正在清整内务,听到此话都目光齐整地投向姜宁,此刻姜宁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听见陈英的招呼,忙做起身问道:“班长,会有什么事?”

“这个我也不知道,队长没讲,我自然也没敢问。”

“哦!去就去,他难道还会吃了我不成。”姜宁边说抬脚就往外走,被陈英一把拦住:“姜宁,不管什么事情,你小子可千万要冷静,不能在给咱班惹祸生事了。”

“班长,您就放宽心吧,不会的,我姜宁还没混蛋到那个地步。”这时刘郎和李侯也走了过来,说道:“姜宁,你心头那团小火苗烧的在旺,也必须给我压住,懂吗!”

“行了,行了,哥们还没缺弦儿到那份儿上,什么事情该做,什么话该说我清楚,别为我瞎操心了。”姜宁心存感激又有些不耐烦。


高岭办公室。

“报告!”是姜宁的声音。

“进来!”高岭的语气很平和,见姜宁走进来,便讲:“看到那个听筒了吗,你妈妈有话要和你讲。”

“妈妈?!‘电话?!’”姜宁差点惊叹的叫出了声,谁都清楚作为一名尖刀预备队员,自踏上这特战基地起,任何与外界的通讯网络都会被强制切断,也就是说在你没有成为真正的特战尖刀时,你在外界的所有资料已经去啊全部消失,没有极其特殊的原因,绝对不允许与外界保持任何交流和往来,当然也包括你的家人。在尖刀队员眼中,特战基地充满了闭塞,沉寂,冷酷和无情,它会让你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沉闷和不安,有时候,姜宁常常想,自己就象这儿的一根小草在顽强的生存着,永远地渴望着春风的吹进。

姜宁有些恍惚,他怀疑是不是梦境或者高岭在和他开着什么国际玩笑,他楞楞地站在那里,一动未动。

“你小子傻啦,快点啊!”高岭又敦促。

“是!”姜宁心潮澎湃,晕头晕脑的走了过去,见屋内置放着一套不知名的设备,上面摆放着一个黑漆漆类似与听筒的家伙,样子很丑。

“就是它,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全球定位系统仪表,有了它无论你走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他都会以最精确的坐标找到你,它有个最基本的功能就是通话。”高岭解释道。

姜宁手指哆嗦地拿起听筒,缓慢地放到耳边,眼里顿时涌满了泪水。

“宁宁,是你吗?我是妈妈,我是妈妈。”听筒里传来姚丽急促的声音。

“妈,是我。”姜宁强压住自己内心激动的情绪。

“宁宁,妈妈可想死你了。”姜宁的耳边传来母亲的哭泣的声。“宁宁,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应该和妈妈商量一下啊,不能这样说走就走啊?你爸爸那个老混球我绝轻饶不了他,我知道这件事情绝对是他的主意。”姜宁喉头发紧,泪流满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他内心中的所有委屈,抱怨,伤心,气愤在这一刻倾然爆发,这么长的时间里,所有的压抑、苦闷,愤怒他都咬牙挨了过来,而母亲此刻的两句话却给了他最大的温情和慰籍。

“宁宁,好儿子,别哭,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妈妈这就想办法把你调回京都,然后咱在就脱掉这身警装,到时候,你想干嘛就干嘛。”

“妈妈,全是儿子不孝,真的很不起您,儿子没想存心欺骗你,儿子是没有办法啊。”

“宁宁,这事儿不怪你,你是妈妈的好孩子,妈妈理解你,你爸这个老混蛋他什么德性,我心里最清楚,这等阴招他也使得出来,够忒狠了点,骗骗我也就算了,他竟然拿你的前途命运开玩笑,这次我绝饶不了他,我说娜娜每次看见我为什么总是偷偷掉眼泪,先前还以为你们两个吵架闹矛盾呢,没想到竟是你爸这个老糊涂搞的鬼,做出这样的蠢事,他还想瞒过我,没门儿!”姚丽在那头几乎暴跳如雷。

“宁宁啊!你长这么大,第一次出这么远门,在外一定要格外小心啊,要学会自己保重自己。”说着姚丽又哭了起来。

“妈妈您一定要放心,我在这里很好,您一定不要记挂,另外,从警之事,我既然能来,也不能全怪爸爸,希望您不要太责怪他,他的身体又那么不好。”

“这个老混蛋,他死了,我都不心疼。”姚丽满嘴的怨气和愤怒。

电话足足进行了尽两个小时才算结束,母子俩在电话中将所有的思念、牵挂和抱怨尽情倾吐,姜宁的心情愉悦轻松了很多,倒不是仅仅因为母亲承诺要将他尽快调回京都,而是他终于可以找到了一位可以倾诉对象,一位即理解支持他又可以和强权父亲做抗衡的人。

姜宁万谢千恩地对高岭说了无尽热情洋溢的话,高岭只是淡然一笑,说:“这件事情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知道。”后来姜宁才知道,母亲是通过副局长李一山找到了这里,才有了这次通话。这是尖刀特战基地历史上唯一的一次与总部之外的方位联系,仅有的一次。

待姜宁喜形于色地跑进了宿舍,所有人都惊叹的目瞪口呆。

“坏了,他疯了。”刘朗嘴里叨念着。

待姜宁回去后,高岭忧心重重自言自语:姜局长,纸是永远也包不住火的,您要保重啊。”


此刻的姜明就做在家中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军事观察》。如果换做平时,他会把电视的声音开的很响,然后伸长了脖子看的津津有味,意趣横生。而这次他却把声音调的很低,很小,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听清电视里在演些什么,说些什么。他狠狠地吸着烟,耳朵直楞楞地倾听着妻子在话筒边对儿子的哭诉,他的眉头拧成了一个愁疙瘩,妻子的伤悲、怨恨让他不敢面对,惶恐不安,心如刀割。他知道这件事根本就瞒不了多久,可是他总想尽量的拖延时间,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她。此时姚丽情绪的剧烈波动令他万分的愧疚和自责,他深深的感到对不起妻子,跟着自己大半生,他几乎没有让她过上几天消停日子。往事,那些可怕的往事总是行影不离的追随着她,折磨着她,挥之不去,招之即来。他曾经想过要好好补偿她,尽心尽力做了些让她开怀的事情,而如今他却又一次地深深地伤害了她,而这次的伤害力更强更猛,更加地让她无法容忍。他清楚,在这件事情她绝不可能原谅他,心灵负重的已使她彻底崩溃,他让儿子偷偷从警之事极大地刺伤了她的心,不,确切地说,她已心如死灰。

姜明想着想着,泪水迷朦了双眼。

姚丽缓缓地放下电话,并没有象以往那样大喊大叫,他没说一句话,径直走到姜明面前。“啪,啪”两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甩到了姜明的脸上,然后她踉踉跄跄奔上楼去,脚步是如此的缓慢和沉重。

一阵凄厉的哭声从楼上传出,击碎了姜明那颗愧疚的心,他把身子深深地埋在沙发里,象一个经常犯错而又惧怕惩罚的孩子,脸色苍白,浑身战栗,渴望着宽容和救赎,他紧闭着双眼,任凭着一行行的老泪恣意纵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