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随想集 12岁男孩用刀狂捅8岁女孩 正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9/



昨天忙碌了一天直至傍晚后,本想回家好好休息一晚,与妻儿享受一下这些天来所亏欠的天伦之乐,但饭后还没用牙签挑干净牙齿内的残余,“你是我的爱人。。。。。!”那恼人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又响了起来,妻子停下手,回头用恼怒的眼光扫了我一眼后,又继续收拾餐台上的残羹剩饭,不再出声!儿子一听手机响起,条件反射似的扑过来,拉住我的衬衫角拼命摇晃“爸爸!不要你上班,不要你上班!”

“爸爸单位找我有急事!儿子乖!听话!”我一手轻轻推开儿子后,也极不情愿的将手机放到耳朵上,“小X!马上回单位,有命案!”电话里传来大队长命令的口吻,发生这样的大案无容置疑必须马上进入状态,我立即起身穿好刚换下不久的衣服后,驱车赶回单位。。。。。。!

单位大院内此时已聚集了几个中队的警力,正等候主管副局长的指示,我下车后也扎进人堆询问先到的同事到底怎么回事?但他们也都摇头说也是刚回来的,一会儿主管副局长和大队长从楼里走出来,然后站在台阶上把我们都招拢过去后说:“人都到齐了吗?事情是这样子的!十分钟前我们接到XXX派出所的上报,说他们辖区内有个七岁的小女孩在家中被刀捅了,在送往医院后医治无效现已死亡,现在当地派出所的同事已将现场保护起来了,其他的不多说了,一中队和技术中队现在马上赶赴案发现场,负责现场勘验及外围调查,五中队去医院并汇同派出所的同志询问死者亲属,做好记录,其他中队。。。。。。。!”主管副局长一一安排妥当后,各个中队立即上车出发赶赴案发现场,凄厉的警笛声刺耳的响起,一路狂奔而去。。。。。。!

我们中队的任务,是负责汇同派出所的同事到医院控制现场,并对死者亲属进行询问!等我们赶到医院后,还没有下车,就已听到医院急诊内传来一阵阵类似狼嚎般的悲鸣!我的心情也随之沉了下来,下车后我们急步迈入急诊室大厅,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个年龄约40岁左右的妇女,此时正瘫坐在急救室门口内的地上,身体前面沾染了一大片鲜红的血迹,她此时边晃动着身体,边在哭喊着:“妹妹啊!(南方人对自己幼小女儿的一种昵称)是妈妈杀了你啊!是妈妈笨啊!”而妇女怀中有一个小女孩,正随着妇女身体的摇晃而毫无气息的摆动着,就像秋风吹拂下的一片黄叶。。。。。。!随着每一次的摇晃,小女孩胸口处两个刺目的刀口,一次次的涌出些许鲜红的血流,我此时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今晚医院当值的医生是我的朋友林,他此时正爬在医生值班室的书桌上写着什么,他看我进去后起身和我握了一下手,还没等我开口,他异于平常的没和我寒暄,就直接用悲愤的语气和我说道:“小女孩死的太惨了,六刀啊!是什么人对这样一个小女孩下这样的毒手?若是我的女儿,我就算被枪毙,我也要找到这个畜生活开了他,真的!我看了那么多伤者,第一次看到这么幼小的孩子受到这样的伤害!太惨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控制了一下他激动的情绪,尽量用平缓的语气问他:“小女孩现在的情况怎样?”

“没得救了!来的时候小孩眼睛瞳孔已经放大,致命伤是胸部的那两刀,直接伤及肺部,我看来医院之前就已死亡,死亡时间至少已有半个小时了,现在小孩家长不让碰尸体!你们来之前就一直在那里揽着尸体坐在地上!太可怜了!”林用近乎哽咽的音调叙述着。

“死者身体表面有几处伤口?”我没有理会他此时的感触继续问道?

“六处!胸口左右各两处,右脖颈部位有一处,不过脖颈那处伤口不大,刚刚触及皮肤,另外腹部那里有三处,致命伤是在胸部!”林此时恢复了些许理智,很快的回答我。

“好吧!等一下可能会给你做一份询问笔录,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那里看看!”

“嗯!你去忙吧!我得把抢救记录写一下!”

我们转身还没迈出医生值班室的门口,此时突然从抢救室那边传出几声哭喊“医生!快点,来看看我姐姐怎么了?姐姐,姐姐,你别吓我啊!”

我赶紧向那边跑去,林此时也从值班室跑了出来,我们赶到后,见那个妇女正仰面躺在抢救室的地板上,已昏死了过去,她的妹妹正在一旁边哭喊边摇晃着她,此时林一脚迈过已死亡小女孩的尸体,蹲在妇女旁边,轻轻托起她的头,然后用自己右手拇指用力向妇女的人中部位摁了下去,许久这个可怜的女人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但眼睛却一直死死的顶住房内的天花板,也没有哭,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趁这个机会,让医院的工作人员,先将小女孩的尸体搬去太平间,避免给这个女人造成更大的刺激。这时林看到妇女没事后,站起来看了我们一眼,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这是第二次了!你们等会不要太刺激她了!”我过去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回了他一句:“知道了!”我知道林是一个好人。

我们带队的X副大队长这时让护士拿了一杯热水过来,让那个女人的妹妹给她喝,她没有看只是轻轻摇了摇头,X副大队长看她此时清醒了一些,就上前轻轻的劝慰了她几句:“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我们现在需要详细了解事情的发生经过才好帮你,希望你能告诉我们!好吗?”

在妇女边哽咽边哭诉声中,我们对事情发生的经过知道了个大概。。。。。。!

小兵在南方粤北石灰岩地区一直长到12岁,才跟随父亲第一次走出大山,父亲是到城市来打工的,父亲想让从小没离开那大山的小兵也来到城市读书,开开眼界,也希望小兵能和城里的孩子一样什么都懂得!于是小兵来到他心目中的这座大城市,城市的繁华与纷乱让第一次感到慌张与莫名其妙的些许自卑,这里的一切让他感觉新鲜,但慢慢的,他感觉这里远非是父亲所讲的什么好玩之地,特别是姑姑家的那个8岁的小表妹,就让他非常的不自在,小表妹融融所在的生活环境与自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天地,他在这里第一次看到电脑,第一次看到钢琴,他感到很新鲜与好奇,非常想问问小表妹这是怎样玩的,开始时经常独自在家的小表妹看到一个比自己大的哥哥来到家里,心里很是开心,她认为她找到了一个心目中的依靠,并能在其他小朋友面前炫耀的资本,于是就把自己的玩具和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拼命介绍给这个新来的哥哥,每天一放学,脚还没有迈进房门,嘴里的“哥哥”声就已先行飘进屋内,这让小兵的爸爸和融融的妈妈看在眼里,也喜在心里,于是融融的妈妈也放心的把融融交给这个小哥哥带着,日子就这样慢慢的往前滑动着。。。。。。

俗语讲万事不会一成不变,何况两个小孩正处在属狗脸的说翻就翻的年龄阶段,慢慢的,融融看到这个曾让她仰慕的小哥哥还不如自己懂的多,而且妈妈还经常把本属于她的零食给了这个哥哥,一向以我为主独行独断的融融,这下不干了,经过跟妈妈几次哭闹,但反倒给妈妈骂了,融融的心里对这个哥哥也就慢慢失望了,于是自己的玩具再也不给这个小哥哥了,平时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就骂小兵什么都不懂,还和她抢零食,不害臊之类的话,而憨厚怕丑的小兵,在这个小表妹面前强忍着自己仅剩的那些许自尊,不和融融吵闹,每次都是默默的离开进入自己的小房子,坐在床上,去回想自己家乡那些平时一起欢跳的一个个“泥猴”朋友,他第一次感到了失落,但此时的他还万万没想到,他在不久的将来,会用刀将这个小表妹融融送上不归路。

时间到了二00八年八月二十五日的傍晚,小兵和融融还有姑妈三人一起吃完晚饭后,由于今晚姑妈上夜班,单亲的姑妈就托付小兵看好融融,就转身上班去了,等姑妈一离开家门后,有些霸气的融融立即将电视遥控器抢在手里抓住,打开电视后,小兵看到正在放他喜欢看的“四驱小子”动画片,就央求融融看这个,但融融讲就不看,然后将手中的遥控器乱按一通,小兵看到就又一次转身回到了那间并不完全属于他的小屋,坐在那里闷想,等到晚上10点钟左右,小兵站起来想去厕所,他刚一进去,小表妹融融也跟着进来,冲着小兵喊:“你要记得冲厕所哦,你老是不冲厕所,臭死了!”小兵此时也忍耐不住回敬了融融一句:“知道了,你快出去!”然后转身想推她出去,结果没想到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衣服角将厕所洗手盆上的一把菜刀扫了下来,他眼看着菜刀顺着融融的肚子滑了下去,跟着就听到融融啊的一声哭叫,他马上掀起融融的裙子,看到融融的肚子上已被刀划了一道小口子,血顺着刀口流了出来,他有些怕了,就问融融怎么办?融融一边哭着一边骂他,说他故意的,要告诉妈妈,并说要报警,让警察叔叔来抓他!此时已极度害怕的小兵就央求融融不要报警,但没想到融融反而更加大声,喊救命,要报警让警察叔叔快来,此时小兵的大脑已是一片空白,他自己也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一把水果刀,然后不顾一切的一股脑照融融身上乱捅,直到融融不再喊叫。。。。。。!

当一切归于沉寂后,小兵看看已倒在血泊中的融融,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离开,一定要离开这里!他到姑妈的房间里,在房间书桌抽屉内找到10元钱后,就带着这10元钱离开了,一出门后他就一路狂奔,一直跑到铁路附近后,他才顺着铁路一直慢慢往前走,直到一个铁路桥附近时才停下来,然后自己一人静静的坐在那里,直到后来警察到来。。。。。。!

听到消息赶回家中的姑妈,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女儿一下就昏死了过去,后来经他人帮忙才将已经断气的融融送到医院,一路姑妈就没有松开怀抱融融的手。。。。。。!

我是在凌晨2点多才在刑警大队的值班室内见到了小兵,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弱小的身躯,还有他身上那一片片刺眼的喷溅型血迹,我知道那是融融的血,我此时怎么也不能将一个杀人犯和眼前这个孩子联系在一起,但看到小兵瘦弱的手腕上,戴着的那副闪着惨白光芒的手铐,我知道这是真的,悲惨的事实就是发生在这两个孩子身上,细心的同事将小兵戴手铐的部位用一件衣服的两个袖子包着,怕那坚硬的铁伤害到这个已不知所措的孩子,我此时眼前一遍遍的闪现着融融妈妈那张哭泣的脸,融融胸口那正在往外流血的刀口,还有眼前这双脏兮兮正戴着手铐的手,我艰难的将他们汇集到一起,于是我感觉自己看到了地狱。。。。。。!

由于小兵还没有达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在查清整个事情发生的经过后,由小兵的爸爸将他带回了,但我不敢想象在今后的日子里,这件事会对小兵、融融的妈妈以及他们整个家族将带来怎样的震动和打击。

回家后,我抱着儿子,看着他熟睡的面容,就那样拥坐到天明。。。。。。(全文完,文中涉及到的名字,由于当事人没有成年,所以我用了化名!另外由于时间有限,匆匆而就,辞不达意的地方或不通顺的地方各位看官老大请谅解!将就着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