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国民党军队大溃败的原因

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后,国民党的江南防线便土崩瓦解了,只有华中军政长官公署统帅的30余万桂系军队建制完全,其部队深受法西斯教育,颇能吃苦耐劳,机动性甚强长于丘陵地区作战,颇具战斗力“素有小诸葛”之称的白崇禧在国民党军队声望甚高,统驭能力强,用兵出色,故其军队成为国民党支持西南危局的唯一希望,但后来白崇禧统帅的30万大军未经大战便一而再、再而三地后撤,以致最后未经决战就全线溃败。


一、国内的形势


1949年4月22日人民解放军攻占南京,经过三大战役,到渡江后中共已占有一半的国土,近400余万兵力,而国军在大陆的西南、西北及海南岛等地白崇禧集团、胡宗南集团、余汉谋集团等合计仅近100余万的残余军队,且士气低落。人民解放军士气高昂,几年来缴获大量现代化武器,并建立了炮兵和工兵部队,攻坚能力显著提高。解放军是外线作战,而白崇禧集团却是内线防御,缺乏机动性,这样对其更为不利。


中共代表了广大人民的利益,得到了广大工农及一些开明人士的拥护。抗战胜利后,中国人民看到和平的曙光,蒋介石却不顾人民的愿望撕毁了和平协定,中共一边在自卫立场上打击国军,一边揭露国民党阴谋,使广大人民认清内战的真凶,得到广大工农群众的衷心拥护,在国统区中形成人民大革命的第二条战线。1949年初,国民党与中共谈判的代表团张治中、章士钊等人,在和平破灭后留北平,协助中共工作,影响和说服了众多国民党将领起义。


经过几年的解放战争,中共在解放区的土地政策的成功,使人民解放军具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稳定的后方支持,而统一战线政策的成功并深入广大白区人民的心中,获得拥护及支持。而国民党却在经济上采用通货膨胀政策掠夺人民财产以补军政的不足,在政治上又采用高压政策,遭到人民的强烈反对,失去了民心。


在军事上,首先中共中央军委识破了国军的打算与计划,采用了正确的军事作战战术,即大迂回包抄合围歼灭。毛泽东说:“因为白匪本钱小,极小灵,非万不得已决不会和我作战,因此你们准备把白匪的十万人引到广西桂林、西宁、柳州等处而歼灭之,甚至还准备追至昆明歼灭之。白崇禧必然不能而向广西撤退,他决不会在湖南境内和我决战,所布疑阵是为迟滞我军前进之目的。”中共的军事布置正是遵循此观点而进行的,由陈庚、邓华指挥的东路军进入广州,从而断了白崇禧集团退海南岛的后路,由程子华指挥的西路军沿湘黔边挺进广西,断其逃云贵路线,由萧劲光指挥的中路军正面进攻。东、西、中路军都较好地达到作战意图,以致有衡宝战役的胜利,最终在广西三路大军合围成功,以致白崇禧集团30余万军队全线溃败,以解放军全面胜利结束。在中央军委统一指挥下,各野战军既有各自分工,又能做到整体战略上的配合。这种统一合作相互配合,割断了国民党各集团军的联系,使之陷入解放军夹击之中。


中共在诉诸武力的同时,还兼顾和平解放方式,策动国民党将领率部起义。早在5月上旬,李达应中共中央邀请获程潜资助辗转抵达北平,在会见毛泽东时重谈到程潜、陈明仁的态度及实现湖南和平解放的可能性。6月,毛泽东、周恩来商请和谈破裂后留在北平的章士钊、刘斐南下香港配合南方局就近做争取程潜、陈明仁的工作。又调已在华北军政大学任总队长的李明灏赴武汉第4野战军司令部,参与策划和平解放湖南事宜。这一正确决策使湖南和平解放,不仅收编军队,壮大了力量,使白崇禧军队退守衡阳、株洲一线,更重要的是影响当时国统区其他省分,使中共更得到广大群众及国民党开明人士的拥护。


二、国民党内部的斗争


国民党内蒋系与桂系的矛盾由来已久,其历时之长,影响之大,斗争之烈是极少见的。早在北伐战争时,由于蒋介石利用手中权力通过裁军手法排斥异已,当初八个军中,只有桂系军队发展成为集团军。桂系军队的存在始终是蒋介石的心病,也是足以威胁其在国民党中统治地位的重要因素,蒋是不惜牺牲一切力量来消灭他。蒋介石心胸狭窄,特别是白崇禧曾三次逼其下野,使其对白崇禧恨之入骨,早在1928年8月蒋便密令唐生智旧将刘兴到北京把白崇禧军队夺过来,并命令如果能抓住白崇禧就把他杀了。由于桂系地方势力强大,蒋介石的反对者众多,加上白崇禧还有利用价值,便没有动手杀白崇禧,但此恨在心中却没有一日熄灭过。1948年6月28日,白崇禧到汉口就任华中绥靖主任,但蒋介石只是想借白崇禧之手抵制刘、邓大军南下,以达消灭桂系这一心腹大患之目的。而对白崇禧的建议一点也不采纳,反而从华中战区先后于11月初先后调黄维兵团、宋希廉兵团东进,以解被围于徐州的军队,而白崇禧却极力反对,采用一切手段来抵制调军,后又拒绝统一指挥中原大军,两人几乎决裂,这使蒋勃然大怒,遂面嘱保密局局长毛人凤电召云南站长沈醉兼程回南京,鼓励他完成暗杀白崇禧、李宗仁的任务。要不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在淮海战役中全军覆没,白崇禧、李宗仁恐怕有性命之虞了。1949年初,在白崇禧、李宗仁的威迫下,蒋介石第三次下野,李宗仁代理总统职务。蒋介石下野后对白崇禧、李宗仁更是恨的咬牙切齿,心中不甘桂系将军有所作为,竭尽全力加以破坏,以让桂系背上失去大陆罪名的黑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