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铁血意志

eagledragon 收藏 6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size][/URL] 崇祯元年,注定是一个大灾之年,中原地区的夏、秋大旱,以陕西地区尤为严重,导致粮食严重减产。大旱之后必有大冬,1628年,农历十月底,严冬季节已经急不可耐地到来了。 袁崇焕踏着积雪,顶着飘飘的雪花,行进在前往宁远的路上。骑在马上,袁崇焕细细地贯彻着周围的雪景,道路两边,以及远处的山峰、原野,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崇祯元年,注定是一个大灾之年,中原地区的夏、秋大旱,以陕西地区尤为严重,导致粮食严重减产。大旱之后必有大冬,1628年,农历十月底,严冬季节已经急不可耐地到来了。

袁崇焕踏着积雪,顶着飘飘的雪花,行进在前往宁远的路上。骑在马上,袁崇焕细细地贯彻着周围的雪景,道路两边,以及远处的山峰、原野,全部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好一幅北国风光的山水画。气温已经跌到冰点以下,雪似乎还是不知疲倦地下着,鹅毛大雪裹在呼啸的北风里不断地从天上飘下来。走在路上,袁崇焕猜想着自己的对手,皇太极此时应该正在沈阳为自己出兵蒙古、大获全胜而庆功吧。

的确,皇太极此时正大摆庆功宴,继位不到两年的时间,东西两翼都给收拾下来。此次西征,确立了后金对漠南蒙古各部的盟主地位,虽然没有消灭察哈尔部,但已经令其元气大伤,掳获的大量人口和牲畜令后金力量得以壮大。从一个个向自己敬酒的将领眼中,皇太极看到了他们从原先的敬重变成了由衷的敬佩。虽然暂时还是四大贝勒南面而座,但皇太极知道,在将领们的心中,已经只有皇太极这一面佛了,自己一人南面而座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想到这些,皇太极更加意气风发。不过皇太极高兴之余,还是有些不爽,袁崇焕这个家伙又回到辽东了,据间谍报告,辽东各部练兵比以前大有进步。更令皇太极不爽的是,袁崇焕趁着自己出兵西征的时间,重修了大凌河城。袁崇焕和这座城又成了皇太极心中的刺,该怎么拔掉这根刺,皇太极一时也没有太好的主意,皇太极收拾心情,开开心心地和群臣众将喝起了庆功酒。

袁崇焕一边走,一边想,这样的天气,确实是不适合大部队作战的,对于刚修好的大凌河城,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整备防御的大好机会,皇太极就算是想动手,估计也得等到明年四、五月以后吧。不过,大旱之后大雪,随之而来得必然是大饥荒,那么多的流民又会怎么样呢?怕是活不下去,只能揭竿而起了,想到这一些,袁崇焕不禁心中刺痛,陕西的农民起义应该就是在这一年,风雨飘摇的大明王朝即将陷入两面作战的腥风血雨中,又不知道会有多少生灵涂炭!自己能不能力挽狂澜,恐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袁崇焕自己解决辽东问题的时间。后金日渐强大,大明貌似强大实则腐朽不堪,机会何在?袁崇焕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袁大人,宁远到了!”,黄福生的话打断了袁崇焕的沉思。“哦,好,我们进城!”,袁崇焕回答了一声,带领一行人进入宁远城。

宁远城,士兵大概都回到兵营里御寒去了,看到大雪覆盖的校场上空荡荡地,袁崇焕不禁皱起眉头,没有理会守卫士兵的通报,而是直接向指挥所走去。指挥所空无一人,却传来酒菜的香味。寻着香味走进去,祖大寿和几个偏将正围坐在炭火炉边,吃着火锅。看到袁崇焕走进来,连忙站起来,祖大寿招呼道:“袁大人,这么冷的天气,您怎么来了?来,请坐,吃点东西御御寒吧。”,看到袁崇焕脸色不对,这才停下话。

袁崇焕紧紧盯着祖大寿,好一会,直盯得祖大寿心中发毛,几个偏将也是大气都不敢出,袁崇焕这才出声:“这么冷得天气,我就不能来了吗?皇太极就不能来了吗?看看,这酒菜,真不错,我还真想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只是不知道皇太极能不能让我也这么逍遥!说不定他正惦记着怎么砍我的脑袋,当然,也少不了你们的脑袋!”,袁崇焕提起马鞭,很很地抽在桌子上,几位将领下意识地站得更为笔直,祖大寿被训得脸上红一阵、绿一阵,不敢有任何争辩,老老实实地挨训,毕竟祖大寿对这位一手提拔自己的顶头上司是又敬又怕的。

“祖大寿,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训练?”,“袁大人,下大雪,天气太冷,我怕弟兄们受不了,所以。。。”,“所以你就不训练,对吗?你祖大寿这是在心疼兄弟们、为兄弟们好了啊?我袁崇焕就不知道爱惜兄弟们了?”,袁崇焕打断了祖大寿的辩解。“属下不敢,属下知错了!”,祖大寿嗫嚅着回答。

“知错,我看你还不知错!”,袁崇焕继续训斥道:“这样的雪就不敢训练了,我看你练的是豆腐兵!如果这样的天气,后金来犯,你连兵都不敢练,还敢打战?!你这不是在爱惜你的兵,而是在害了他们,你明白吗?”,“属下明白了!”,祖大寿低声回答。“大声点,我听不到!”,“属下明白!”,祖大寿扯起嗓门大声回答。

看到祖大寿确实理解了自己的苦心,袁崇焕放缓了语气,“好了,我也知道,这样的天气对兄弟们是艰难了一些,只要做好防冻措施,训练还是要进行的,这不是在害他们,而是为他们好啊!”。袁崇焕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一个士兵跌跌撞撞地创了进来,“祖将军,我们的头儿被鞑子杀了,我们好不容易才跑回来”。“怎么回事?慢慢说。”,袁崇焕连忙问道。

原来,守城的士兵看到城外有小股满洲兵活动,向祖大寿报告后,祖大寿安排一个小校带着三十来人出城驱逐。对方只有十来个人,看到明军,就远远地一边放箭,一边撤退,双方对射,追了一小段路后,领头的小校中箭,三十来个兵立即就慌神了,往宁远城逃跑。满洲兵一看明军逃跑,反而追过来,在射杀了十几个明军士兵后,才大摇大摆地从容撤离。

听到这些,袁崇焕刚刚压下的火气再次腾地冲了上来:“祖大寿,全体集合!把逃回的兵全部给我绑了!”,二话不说,扔下目瞪口呆的祖大寿和几个偏将,大步走了出去。

校场上,所有的士兵集合完毕,十几个逃回的士兵被捆在司令台前。袁崇焕走上司令台,看着大雪中站得整整齐齐得士兵,暗自点了点头:“兄弟们,你们能吃饱吗?”

“能!”,下面齐声回答。

“你们穿得暖吗?”

“暖!”,声音没那么齐。

“那你们冷不冷?”

“冷”,“不冷”,“有点冷”,下面的回答五花八门。

袁崇焕笑了,“我就觉得冷,说不冷是骗人的!可就在这样得冷天里集合大家,只是为了给你们讲两样动物,一种是狼,一种是羊。”

下面的士兵奇怪地议论着。

袁崇焕提高了声音:“我可以告诉大家,我就喜欢狼!狼这畜生,既狡猾、又残忍,可我就是喜欢狼!原因很简单,狼有很多优秀的地方,比如,可以忍受一般动物所不能忍受的生存环境,可以几天、十几天不吃东西,可以在冰天雪地里生存;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斗志与气势,被狼盯上的猎物很少有机会能逃脱的;狼还有不惧怕任何敌人的勇气,有很好的合作精神,只要是一群狼,就连老虎也不怕!”

看着下面的士兵聚精会神地听着,袁崇焕接着说道:“和狼相比,我讨厌羊,懦弱、跟大群,只顾自己,遇到一点风雪就马上跑回羊栏里躲起来,可它们躲来躲去,最终还是任人宰割,没有一点反抗精神。今天,我就看到了一群羊,就是台下捆着的这十来个人!三十几个打别人十来个,军官让别人杀了,马上就想着逃命!你们是逃回来了,可你们的军官呢?你们还有十几个兄弟呢?他们在哪里?你们不逃,他们可能还有活的希望,你们一逃,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就算逃,你们逃得过别人的箭吗?你们不是在逃回的过程中又被人射死了好几个兄弟吗?你们哪里是兵,你们不是狼,而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羊!一群豆腐兵,指望你们能打胜仗吗?士兵兄弟们,你们说,指望他们能打胜仗吗?”

“不能!”,校场上的士兵大声喊到。

“对!不能!与其留着你们在打仗的时候动摇军心,不如现在就把你们杀了,免得你们说是我袁崇焕的兵,给我丢人现眼!来人,把他们砍了!”

这时,下面被捆着的士兵传来一阵杂乱的求饶声,袁崇焕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祖大寿,祖大寿会意地跪下来,为十几个捆着的士兵求情,几位偏将也跟着跪了下来,齐声喊道:“请袁大人饶了他们”。

袁崇焕正好做个顺水人情:“既然祖将军等人为你们求情,那我就给他们一个面子,不杀你们。”

十几个被捆的士兵连忙跪下,“谢谢祖将军、谢谢袁大人!。。。”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袁崇焕打断了他们的求饶声,“每人二十军棍!”,二十军棍打完,“你们不适合当兵了,给他们松绑,领完你们没发的军饷,回家种地去吧!”

现场的士兵肃静地站着,袁崇焕接着说道:“我知道,下着大雪,天气很冷,但这并不是最冷的时候。这点冷、这点雪就难住你们了吗,就受不了了吗?就不能训练了吗?我看不会!我和大家一起在这雪地里站了这么久,大家不都是没事吗?同样的道理,这样的天气鞑子难道就不会来偷袭我们吗?没错,这样的天气确实是不太适合打仗,但并不代表不能打仗!如果在这样的天气下作战,以我们一冷起来连训练都停下来的习惯,我们能打赢吗?我可以告诉你们,一定打不赢!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打输了,又会有多少兄弟死在鞑子的刀箭下,我们平时艰苦训练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吗?”

“刚才你们都看到了,那些兵,他们不是狼,而是羊!是狼就要吃肉,是羊就要被狼吃,你们说,你们是愿意做狼还是羊?”

台下传来山呼海啸的声音:“狼!”

“这就对了!打仗,就要有狼的很气、霸气!狭路相逢勇者胜,如同在独木桥上,你和敌人迎头相遇,这个时候,就是考验你的勇气的时候。如果你选择逃跑,你多半会死在敌人的剑下,是个可耻的懦夫;而如果你敢于亮剑,拿出你的兵器,和敌人一搏,这个时候,后退的可能是你的敌人!或者,就算是敌人不后退,你也要挺身而上,拼死也要在敌人身上划上几剑,哪怕死在敌人的剑下,你也不会觉得羞耻,因为你是勇士,值得尊敬的勇士,而不是把后背亮给敌人的懦夫!”。

“我要求你们都是狼,一群狼!一条狼或者不可怕,但一群狼绝对让任何敌人胆寒!不惧怕任何艰苦,团结一致,不惧怕任何强敌,就算是再强大的敌人,我们也敢和敌人拼命!只要我们有战斗到最后一人的勇气与决心,任何敌人只能是我们的嘴边肉!这才是我们无往不胜的勇气与斗志!这才是我希望你们所拥有的铁血意志!你们明不明白?”

“明白!”

“我知道,在你们中,还是有一些羊的,不过不要紧,经过恰当的训练,羊也能变成狼!不过,训练了,还是不成器,还是只羊的话,那你趁早离开军队,可别说是我的兵,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下面传来哄笑声,目的达到了,袁崇焕没有再继续讲下去,“下面交给祖将军,开始训练!”。说着,步下司令台,开始观察士兵的训练。

祖大寿安排好士兵的训练,袁崇焕把祖大寿拉到一边,叮嘱关于预防士兵冻伤,以及预防风寒等方面的后勤保障措施,毕竟这是训练,如果因为训练导致大量的非战斗减员那也是得不偿失的。

观察着士兵们的训练,袁崇焕心思却飞到了其它几个地方,山海关、锦州、皮岛、东营卫、蓟镇,应该都是类似的情况,对士兵战斗意志的训练严重不足。战场上怕就怕兵败如山倒,在战时出现这种情况的后果是毁灭性的。而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对士兵进行意志强化训练外别无它法。对,马上写信给这几个地方。袁崇焕回到指挥所,提笔写信,分别寄给山海关的满桂、锦州何可纲、皮岛卢象升、东营卫赵率教,唯独蓟镇作为示弱于皇太极的一环,是一个例外,作为一种战略欺骗,到时候再以轮换的方式来安排蓟镇的士兵吧。

随后,关于各种极端条件下训练士兵意志的原则和训练手法、以及部队各级指挥官的战场替补问题被袁崇焕添加到练兵方略里面,寄给各地总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