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07/


胡瑶现在最发愁的不是一团能不能挡住敌人,因为按照李明那个顽固的臭脾气,就算是粉身碎骨,他也要死在敌人前进的路上,多挡上哪怕一分钟。

他现在最发愁的是如何才能快速的与附近的部队保持联络,单独靠着他的秘书,领着一帮子小兵,靠着腿脚来传递命令、消息和战报,实在太慢了,而且也来不及!三十师的参谋们在脱离了及时联系后,甚至拿不出一个成熟的应对预案来!

他们不知道具体情况,根本没法用数据在随身携带的电脑上建模、运算和推断。这就相当于三十师的大脑,被非常不通畅的神经系统给废了!人员调动上的不灵便,再加上基层军官的大量缺失,让三十师陷入了更大的病变之中。

现在的三十师,甚至没有平时百分之五十的战斗力!


胡瑶躲到了地下二层,想躲在这里抽上几根烟,再随便砸点儿东西,发泄一下胸中郁郁的情绪。可刚刚推门进来,胡瑶首先看到的就是蹲在一句尸体跟前发呆的小孩子。

这个小孩子,他倒是记得清楚,是他们发现的第一个遗留者,错过了疏散时间的人。在他们在百货大楼中发现他的时候,这小家伙睡得正香,而且四周也没有哭闹的痕迹,即使是士兵来回的走动,也没有打断他深深的睡眠。当时,他很随意的想着想着,

“这个小家伙也姓杨,不会是那个混蛋的儿子吧?如果是的话,像死狗一样的睡眠方式,还真是遗传的啊!不过,现在十七岁的孩子在全城人都集体消失的情况下还能够处乱不惊,说不定真的是….他的遗传啊?”

不过,胡瑶立刻推翻了自己的推断,“那小子可是有老三盯着呢!又怎么会跟个弃儿似的,蜷缩在这里呢?我真是多心了,哎,十七年不见的好兄弟了,难免有点思念啊!不过,这小子长得还真像那个混蛋啊!”


抛开对过去美好回忆,或是悲惨经历的回忆,胡瑶走到杨寒的身后,轻抚着杨寒的头发,

“小子,他虽然救了你,可并不希望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他救了你,肯定觉得你的未来会比他的更加美好。你要是就这么颓废的待着,岂不是辜负了他的生命和他对你未来美好程度的判断?要知道,以后你的生命,不但属于你自己,还要去背负一份他的责任,你可是要为两人份的未来而生活下去啊。”

“他是谁?”杨寒抬起头,仰望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他认识胡瑶身上的军装,救他一命的人、躺在他身前的人,就穿着这样的衣服,不过,这个大叔肩头的星星显然要比救了他的人多。

“他是我师司令部参谋处的一名计算机演算参谋,”说到这里,胡瑶忍不住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心里带着怨念的想着:

“要不是你小子把我的参谋搞死了,师司令部部参谋处也不会因为缺少了最关键的演算参谋而像现在这样一团糟糕了!不过,这话要是说出来,似乎对这名还没有缓过来的小孩子,姓杨的(着重咬牙),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吧。”

抱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和宁可放过也不错杀的高尚品质,胡瑶最终还是没有把这参谋救人自己挂掉的后果讲了出来,但是心中…

“姓杨的,我是不是和姓杨的犯憷啊?为什么原来只是碰到那个混蛋会倒霉,这次碰到姓杨的小孩子也这么倒霉?这个杨寒肯定是那个混蛋的儿子啊!我要…”

“参谋就是给你出主意的吧?”杨寒看了看双眼发红,一脸疲惫的大叔,又将头低了下来,他在想,“看来你的死,给许多人带来了麻烦呢。也许我的性命,还真是不值得你来拯救啊。”


胡瑶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想着重温十七年前的噩梦生活,又大踏步的迈进了一段,反而轻而易举的将三十师现在最大的问题讲了出来。

“说出来,也就舒服多了。也许我跑到这下面来并不是涂个安静,而只是在找一个能陪我说说话,放松一下的人吧。”

杨寒想了想,就扯动了胡瑶的裤腿,

“旗语,会吧?”


在这里,我不得不加上一个小故事。

在美国载人航天飞行即将成型的时候,美国航天局遇上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那就是宇航员需要一种笔,能够在失重的情况下把实验数据、航天日记等等的文字记录写下来。钢笔和圆珠笔当然不具备在失重的情况下写字的功能,没有重力,钢笔和圆珠笔只是塑料棒子而已。

美国航天局花了大价钱,想要研制这种笔,却根本没有思路。于是,他们就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悬赏一百万美元,希望能够得到这种笔,或者是设计图,哪怕只是正确的思路也行。当时,雪花一样的信件飞向美国航天局,却没有一份有价值的。

最后,美国航天局还是找到了答案,因为一名小学生,用最幼稚的字体,在一封画上了宇航员的信纸上写道,“为什么不用铅笔呢?”


我想,那时候美国航天局的局长大概跟现在的胡瑶,是同样的一种表情吧。

三十师是卫戍部队,其中大部分人都是来自东部海边,其中不乏渔民子弟、海员家庭,会旗语的人绝对比会英语,懂编程的人多。

困扰了三十师一夜的问题,居然答案是如此的简单!


胡瑶重重的拍了拍脑门子,“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他将手中的烟头一把丢掉,抱起杨寒,也不管他如何的抗拒,狠狠的嘬了他几大口。


—————————————————————

西经77° 北纬38.9° 华盛顿


“那些巧合安排的多么出色啊,完全让Jack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合适地点。我还以为神奇的Jack会如我所想的救下他呢!”

一个女性柔美的声音伴随着汽车行驶中所发出的闷响从电话里传出来,可屏幕上却是一片漆黑。“拯救美国总统,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啊!”


“不要总以为你能够操纵别人,也不要总认为别人会比你愚笨。万能的主曾经说过,众生生来平等,信我便可永生。再说了,我们的Jack似乎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啊!”

中年人的声音不紧不慢,给人智珠在握的感觉。“不过,既然Jakc没有将属于他的工作做完,只能由你来补救了。我给你两名牧师和一名教士,就在下一个路口,会截住目标所在的加长轿车,到时候就要看你的了。”

“知道了。”女人很自信的回答。

“万能的主与你同在。”男人祝福后,挂掉了电话。


亨利雪莉纪念公路南向的车道上,有一辆豪华的加长轿车,这种不是烧汽油而是喝汽油的大排量轿车,在哪里都是身份、地位、尊贵和出风头的象征。

车内一共有四个人,驾驶室内两人,后面足足有几个平方米的座舱之中也有两人,三个异常强壮的墨镜男子,还有一人正在昏迷。其实不用我说,你们肯定也已经猜到了,昏迷的这个人就是倒霉的约翰*布斯,美国这届的总统,掌握核密码和核钥匙的唯一人士。

白宫里面挂满了艺术品,走上两步,便有一副不知道哪个时代的著名画家给某个总统或者总统夫人画的肖像,当然这些画之中也曾经有抽象派的画像,只不过在画画的抽象派大师走后,这些“艺术品”总会被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即使是最禽兽的美国总统,也不喜欢在过道里看到肖像画中的自己,并不像某种叫做人类的动物。

但这些艺术品的背后,总是暗藏玄机,他们后面的墙上,有着一个又一个的保险箱,除了美国总统之外,没有其他的人知道里面装着什么。而“闻名遐迩”的核按钮就在其中一个保险箱里。

锁头可以敲开,指纹可以复制,瞳孔扫描也可以通过隐形眼镜来做到蒙混过关,但是密码只有希望设定密码的本人开口了。

所以,约翰*布斯没有死,这个有些无脑的戏子在纳尔逊面前,把自己生存下去的最大筹码忘了个一干二净。不过,这也是幸运的,如果他说出来,现在还能活着吗?

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

因为,即使作为旁观者和事件记录者的我也并不知道,他是会痛快的死去,还是依旧被带走,被人折磨得生不如死。对以战争为最大乐趣的军火贩子来说,到底哪一种更符合他们的心理,这确实是一个相当困难的猜想。


这辆车开往里士满,那里曾经是抗击英国殖民者的重镇,现在也是军火集团经营的重镇。那里肯定什么都有,美酒、女人、金钱、武器,当然还有囚牢、刑具、折磨和变态。在那里,约翰肯定会将密码吐露出来。


前面的红灯终于改变了颜色,轿车的司机踩下了油门。

美国,号称轮子上的国家,汽车的人均拥有量雄踞世界之首。同样的,美国也是世界上车祸最多的国家,包括故意的和不故意的。眼下这起车祸,肯定是故意的。

加长轿车刚刚驶进十字路口,一辆挂着集装箱的大卡车从侧面加速闯过红灯,狠狠地撞在了轿车的副驾驶位置。

加长轿车被撞得向侧面平移,胶质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了艳丽的火花。轿车驾驶舱右侧的车门剧烈变形,已经能够碰到正驾驶边上的变档杆了,可副驾驶却奇迹般的毫发无伤,只是有点狼狈,黑色的西服褶皱得不像样子。

两名驾驶员掏出了手枪,打开左侧的车门下了车,就瞄准大卡车的驾驶员连续开枪。九毫米的子弹却没有打穿卡车的防弹玻璃。

“该死!”

一名大汉咒骂着。

“喔,好疼!”也许是车子晃动、摇曳的太剧烈了,原本被打晕的约翰*布斯醒了过来。不过,当他还没有搞清楚眼前的形势时,一把手枪已经顶在了他的脑门上。

“如果不想死,那就哪里也不要动。”


这起事故,是故意事故,既然是故意事故,为什么不是故意的连环事故?

一辆粉红色的敞篷跑车擦着加长轿车的左侧高速驶来,这是奔着两个刚刚下车的司机去的!一名大汉躲闪不及,被跑车撞得飞了起来,他骨折的声音清脆而明亮,绝对是粉碎性的。另一名大汉则因为时刻保持机警而即使侧扑,躲过了一劫。

怎奈此劫为连环劫,劫数连环,环环相扣。当他终于停止了翻滚,就觉得头前一痛,一种从没有过的凉爽袭来,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脑袋上被手枪开了个洞,当然会从没有过的凉快了。


窈窕的蒙面女人在撞飞第一个男子的时候,就已经高高的从车上跳了起来,做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在半空中射杀第二名男子后,这才落地。


“猎手?”

剩下的最后一名男子挟持着约翰*布斯下了车,正看到女人杀掉他同伙儿的一幕。他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就好像看到一个人打死了一只蚊子一样。

“正确的名字是使徒,”女人不拿枪的左手摇了摇食指,似乎在轻蔑的笑着,说“不是人类的人类,并不应该存在。”

“哈哈哈,”男子不带感情的笑声,一点儿也没有幽默感,“我们改造人的举枪速度要比你举枪快的多。”

大汉看了约翰两眼,把他吓得翻白眼儿,接着说“总有人要比我先死。”

接着,他扣动了扳机。

“啪。”

“啪。”

两声清脆的枪响!


周围围观的人群开始溃散…他们刚才还以为这里是在拍电影呢!都怪女人的动作太潇洒,而且身材又是如此的热辣!可是…


大汉惊讶的看着被直径11.43毫米手枪子弹,像个西瓜一样,完全打碎的右手,手枪已经因为没有握力而落在地上了。

约翰*布斯颤抖着伸出右手,抹了抹自己脸上被子弹擦出来的血痕,两眼一翻,白眼球大于黑眼球,双脚一软,后座力大于前倾力,躺倒在地,晕过去了…


大汉的身后,有一名穿着牧师衣服的中年人…他原来就站在看热闹的众人之中…此刻正举着一把大号的手枪。

女人扶起约翰*布斯,上了牧师的小卡车,这才关掉遮住脸庞的小型全息投影仪,这女人之前曾经出场过,就是杨龙的秘书Rebecca。

————————————————————


又是四千!

如果收藏到九十的话,明天可能还是八千。

不过,明天跟同学出去喝酒,晚上的更新肯定会推迟。

(我今天晚上再接着写,如果还能赶出来一章的话,明天就能保证更新了。)

一天一万二啊。。。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有这个本事...

众人的期望,果然能给我硕大的力量啊~

最后,谢谢各位的支持了~

吃苹果

2008.27

——————————————————————

p.s 美国的第二方势力出现了~

比起真刀真枪的美国内斗,中国方面还是很团结的嘛~

o(∩_∩)o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