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3



再说,西尾将军获悉美惠子遭游击队劫持的消息后,立即动身从汉口赶往孝感城。

宇岛大佐、高岛副官、岗村、赵坤南、郭发财等头面人物及许多日军士兵站在孝感城南门口迎接西尾将军。气氛异常紧张。

一支日军车队向南门吊桥驶来。车队驶近南城门。

宇岛大佐、高岛副官等人向坐在车内的西尾将军行了军礼后,随即坐进车内,紧跟其后,驶离南门。

车队在孝感城内穿行。

车队经过黄记修理店,正在店门前修理钟表的黄啸天一边假装修理钟表,一边注意车队的动静。

站在一边的小伙计细声说:“黄组长,看来,美惠子的失踪,惊动了武汉的鬼子将军——西尾。”

“好戏还在后头!你现在就去通知水师傅,要他留心鬼子的行动。”黄啸天对他说。

小伙计:“好的!”

日军驻孝感司令部楼上会议厅里,西尾将军脸色铁青,怒气冲冲坐在椅子上。宇岛大佐、高岛副官、岗村等一干人小心翼翼的呆立在一边。

西尾将军厉声发话:“美惠子小姐的被俘是我们皇军的重大损失!是不是又是鸿箭游击队所为?”

“是的,将军!鸿箭游击队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我大日本皇军作对,已成为皇军的心头大患!我们可以对湖区游击队立即来个大扫荡,一举铲除他们的基地,尽快救出美惠子。”岗村已急不可待。

西尾将军摆摆手说:“不,不,不,岗村君,你此刻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盲目进剿,皇军有可能落入他们的圈套。现在必须先弄清两个问题:一是他们把是美惠子藏到哪里?二是他们究竟是何目的。”

“将军!我有个小小的建议:我别动队甘当先遣队到孝南湖区打探美惠子的下落。如果找到那辆被劫持的军车,也许能提供线索。”赵五林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表现机会,上前建议道。

西尾将军:“喲西!什么时候行动,听从宇岛司令的指挥。赵县长,你有什么建议?”

赵坤南被这突然的点将吓得脸色都变了。他取下眼镜,用手绢在拭擦,故作镇定地:“身为一县之长,我会从后勤支持等方面全力配合皇军行动!”

西尾将军:“现在特别要加强合作,你对游击队的这次劫持动机也不妨发表自己的高见。”

“由于目下战局正处在相持阶段,游击队可能受其上级指使,企图从美惠子小姐身上获取某种情报。” 赵坤南说。

西尾将军:“嗯,有道理。美惠子来孝感的时间乃高度机密。现在可以这么说——敌人已打进我军高层情报中心。一个优秀的谍报人员,他(她)的作用不亚于一个师团!我们要不惜代价救回美惠子小姐!宇岛君,你的到我这里来!”

宇岛大佐走近西尾将军。

“你的,每天必须向我汇报进展情况!”接着西尾将军对在座的人员说,“你们都下去吧!”楼上只有西尾将军和宇岛大佐。

西尾将军走近宇岛,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几个月前,你给我看的那支箭镖呢?”

宇岛从自己的办公桌的一个抽屉里取出那支用白布包裹好的箭镖,将它递到西尾将军手上。

西尾将军一边在展开绸布,一边说道:“你的,还记得在武汉我对你说的那番话吗?”

宇岛出神地注视着箭镖,耳际响起西尾将军在书房里指着白绸绢上的几个字说的话:“这字,看来主要是写给他的同胞看的。你的,要密切监视身边的中国人,要静观事态,不可掉以轻心!”

“将军,你是说,美惠子小姐的失踪跟赵县长有关联?”宇岛大佐有所领悟。

“你的,从现在开始要对他加强暗中的监视,中国文化,深奥莫测啊!你听说过这些话吗——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意思就是说,赵坤南虽然跟新四军是对立的,但是,在战局对新四军有利时,为了保存自己,他有可能出卖我们帝国的利益,或者彻底地背叛我们!”

“将军高见!我的会巧妙地在县政府高层安插我们的密探……”

“喲西!你的,什么时候变得聪明了!”

“将军,眼看午饭时间快到,我不能让将军饿着肚子回武汉,我已在德华酒楼为将军备下酒宴!”

“美惠子小姐现在还不明下落,你我的心情都很沉重,宴会就免了吧,不过,吃点便饭就从那里回武汉去。”

“就照将军吩咐的办!”

说罢,西尾将军在宇岛大佐的陪同和卫兵的护卫下,下楼来到自己的座车旁。

车队驶出日军驻孝感司令部大院。

“孝感米酒!白糖米糕!”张天水挑着担子在大院门口街边吆喝着:

日军车队从他身旁轰隆驶过。不久来到孝感德华酒楼。

西尾将军在宇岛大佐的陪同下,进便餐。桌上摆着几碟小菜。一个伙计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炒菜摆上桌。他唱道:“湖北风味小菜——腊肉炒红菜苔!”又从托盘中端出一道菜,唱道,“孝感地区名菜——焦辣酒糟鱼!”

西尾将军吃着这两道菜,口里不停嗷叫着:“好!好!米西!米西!”

此时,赵坤南回到伪县府后也在家中吃饭。虽然,餐桌上摆着好几样菜,但是,他根本就没有食欲。。

“坤南!这是你喜欢吃的酒糟腊鱼,你怎么不吃呀?”汪桃走到他跟前,细声说。

赵坤南把掂在筷子中的一块糟鱼重新放回到盘中。

“这美惠子不来孝感不就没有这事了吗?”赵坤南自言自语地。

“坤南,你说些什么呀,什么美惠子?”汪桃问。

“唉!大难临头了!”赵坤南深叹口气。

草草用过中饭,汪桃从丫环手中接过茶杯,亲自端到赵坤南跟前。

“坤南,究竟出了什么事,你说呀!说不定,我能为你排忧解难呢!”汪桃又问。

赵坤南呷了几口茶:“美惠子——日本帝国派往广州的女间谍,她为了来孝感看她的未婚夫——岗村队长,今天上午在卧龙镇被游击队劫持。为这事,日军驻武汉司令——西尾将军赶来孝感,给我们施加压力限时限日救出美惠子。从他的一番话里,我闻到一股火药味!”

“你是说,日本人已经觉察到你暗押新四军那两个游击队员的蛛丝马迹?”

“是的。西尾将军在没有掌握真凭实据之前,他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是,如果新四军游击队向我方提出交换人质的话,那纸是包不住火的。我赵坤南不仅县长这乌纱帽保不住,恐怕性命难保。”

“那怎么办呢?坤南,你想想办法吧!”

“我想将新四军两个俘虏今晚就送出城去!”

“你打算往哪里送呀?”

“我想把他们送到我的老同学——十三师师长朱子奇那里。”

“朱师长还不是在日本人的管辖下生存,他知道你送两个新四军俘虏去,他敢收留吗?”

“思前想后,这是我目下最佳选择。你现在去把程秘书给我叫来!”

“好,我就去。”

不一会,程秘书到来,他问道:“赵县长,有什么事要我做的?”

赵坤南吩咐:“你带上两套工作服偷偷地到地下室去,让那两个俘虏换上,然后把他们接进我的车里,我们一起到十三师师部去。”

程秘书问:“如果朱师长提出质疑呢?”

赵坤南说:“你照我的吩咐去办,剩下的我来对付!快!我担心日本人有小动作!”

程秘书遵命立刻来到地下室,他把工作服扔给陈为民和李海林:“你们两位赶快把工作服穿上,跟我走!”

在两名手持短枪的便衣监视下,陈为民和李海林换上了工作服。

伪县政府大楼门前,停放着一辆黑色的老式包车。

司机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

程秘书和一个便衣把戴着手铐的新四军游击队员带出地下室,向黑包车走去。

程秘书把陈为民和李海林安置在后排座位上,四人挤坐在一起。赵坤南坐在前排座位上。

赵坤南:“开车!”

司机在发动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