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同室操戈(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威顿.圣战把自己的保镖叫进了车里,指了指已经睡在座椅上的丁松,“你带一辆车把这位朋友送回别墅后就别再来了,我们有其他的事情。另一辆车跟我走。如果两个小时后我们还不回去的话,这位朋友以及今天来的四十人,你们要立即提供好机票,送他们出境。”

等保镖把丁松背上了后面一辆小车,圣战拨了几个电话,叽哩呱啦地说了半天。“噢,杜明,我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了。如果我们都不能回去的话,我那一摊子的事情会依照我刚才的命令正常运转的。”

“哼哼,反正你是不用担心性命的,冈萨雷斯那个老怪物再怎么样残暴凶狠也不可能要了你的命。你知道我不懂外语,谁知道你刚才的电话说了什么呢。不过也没关系,你姑且言之我姑且听之吧。”想到这,杜明微微一笑,“如此就好,凡事需考虑万一。”

“嗯,今天就赌一次了,以命为赌注。我来打电话给那个老怪物。”圣战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杜明看着圣战先是语气较急切而又恭敬地叽哩呱啦了一通,然后就是声调逐渐高了起来,最后竟然脸红脖子粗地叫了起来。过了半天,圣战才通话结束,可胸口依旧起伏不平,想必是争吵而气的。

“这个老杂种,竟然说我以下犯上,违反了组织规定不服从命令。不就是迟了一会么,FUCK!”圣战叫道。

“哦,和他约定了在哪儿见面吗?”杜明才不管这杂七杂八的事,直奔主题。

“嗯,约定好了,西边离这五十公里的一座山下见面。”圣战有点得意地说道。

“西边离这五十公里?那不是离你的别墅很近了么?”杜明重重地看了一眼圣战。

“噢,我亲爱的杜明,就是这样。离我的别墅大概五公里左右吧。哈哈……”圣战张开大嘴笑了起来。“你知道我最后和他怎么说的?我说今晚正举办一个酒会,来了很多上流人士,如果离开的时间太长了那就会让那些人以为我看不起他们或不把他们当成朋友,这一来对我在政界的发展极为不利。你知道的,杜明,教廷的人在政界可是安排了很多人手,组织中类似于我这样身份的人不过三、五个而已,组织上对这个很重视也很支持。那个老杂种当然知道这事情不可马虎地,我这么一说,他只有答应过来了。哈哈……”

听了圣战的话,杜明不由得再次告诫自己今后务必要对此人小心警惕。能在短短时间内用如此说法让冈萨雷斯同意改变原来的决定并且亲自赶过来见面,这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杜明淡淡地笑了笑,“嗯,是个好理由。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嗯,走吧,好能提前赶到那里。”圣战点了点头,随即命令司机把车向目的地驶去。

两辆小车快到达那个山脚下的时候,圣战望着五百多米远的那棵山脚下的大树狠狠地一掌拍在了座椅上。“FUCK!这个老狐狸,我们还是慢了一步。”见杜明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己,圣战有点沮丧地解释道:“据可靠情报,老怪物原本带了八个人来我国的,但在路过曼彻斯特时留了五个人下来,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这次他带来伦敦的只有三个人。他为人向来阴狠而又心细,我担心他留在曼彻斯特的五个随从只是一个幌子,可能已经趁人不注意而偷偷来到伦敦了。目的只有一个,如果我阻挠他的调查或和他干起来,他可以用这暗地里的几个人来解决我本已不多的手下。本想赶在他前面到达这里,我们也好仔细搜查一下山上是否有人,现在看来不行了。”

“哦,原来是这样。”杜明点了点头,“没关系的。我们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擒贼先擒王’,即使他在山上埋伏下了几个手下,我们先把他擒住或灭了再对付其他人。”

“噢,是的,这办法确实可行。”圣战从沮丧中恢复过来。

两辆小车在山脚下的那棵大树前五十米处停了下来。圣战和杜明对视了一眼后,两人下了车,向大树前站着的四个穿一身黑色长袍的人走了过去。杜明跟在圣战后面,早已把王忠送给他的一副同声翻译机戴上了。虽然圣战已经答应了干掉冈萨雷斯,但自己不懂他们的语言,谁知道见面交谈后会不会突然变卦而联手袭击自己呢。

四个人中有三个面貌普通的中年人,一个凸顶而长着一双鹰钩鼻子的老人,想必就是冈萨雷斯了。

“噢,您好,尊贵的大法师先生。”圣战在四人身前十米处停了下来,单手抚胸,对着凸顶老人微微躬身道。“今晚正在举行的酒会,有很多权倾伦敦的人物参加了,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来见你了。你们今天到达伦敦的吗?早告诉我一声,好安排人去接你们啊。而且在外面找地方住,毕竟没有在我那里住方便哦。要不明天我让人把你们几人接到我那里去?”

“谢谢你的好意了,搬到你那去住倒不必了。”冈萨雷斯一双阴深的眼盯着圣战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大概已经接到总部的的通知了,我们这次来是核实一下上次你说的情况。那次损失惨重,总部非常震怒。你是知道的,组织上向来奖罚分明,有功必奖,有过必罚,任何人也不例外。而且,”说到这,冈萨雷斯“嘿嘿”冷笑了几声,“而且东西方向来有别,你这次没有汇报总部竟然擅自做主,去什么东方请来一批帮手,这在我们组织内从来没有过的事。如果教廷方面的人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嘲笑我们的,以为我们的力量已经不堪一击从而加大对我们的打击行动。我们黑暗协会虽然不怕那些白痴,但目前各地的力量还没有部署完毕,如果他们突然加大行动力度会给组织造成很大的损失。桀桀桀,你该怎么交代这件事情?”

圣战两只蓝眼随着冈萨雷斯的怒斥而不停地转动着,见他说完了才答道:“大法师先生,你说的两件事情容我解释一下。几个月前我们分会确实伤亡了不少人手,但能把这责任怪罪到我身上吗?当初两个红衣大主教带领大批神职人员来伦敦的时候,在这之前我就从相关方面知道了而且立即汇报到总部,要求给我增派人手,从西欧大会长那里调一批人过来。但我得到的回答却是——我们欧洲各地正在进行人员调整,暂时抽不出人来帮忙。而且还说两个红衣大主教所率神职人员来伦敦是送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新任神父赴任,叫我不必惊慌,小题大做。因为人手的不足和力量的悬殊,所以损失了一些人手,这能怪我吗?”说到这,圣战顿了顿,看了看冈萨雷斯,见他无所谓地两眼望着漆黑的夜空,知道他肯定也了解这些,于是更加气上心头,接着道:“在这件事情上我以为我尽到了自己的职责,要说什么调查追究责任,那我可以回总部直接向协会议事会陈述。FUCK!总部里有一些人就是不干事而喜欢对干事的人指手画脚,评头论足的。至于第二件事情,我的看法是,只要对打击教廷有所帮助的,那就可以联合起来。东方的力量很神秘也很强大,为什么不可以借助呢?再说我们是准备对教廷进行偷袭的,他们能偷袭我们,那我们也偷袭他们,这没什么不好的。我那里的鸡尾酒会还正在进行,不能耽误太多时间。大法师先生,我的解释完了,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要回去了。”

“OK!”冈萨雷斯不咸不淡地说道,“虽然总部给你的指令是不必惊慌,但据我调查,你们为什么当时连最起码的戒备也没有?我们协会的纪律你是知道的,虽然没有规定不可以借助外来力量打击教廷,但你没有汇报而直接把那些东方人弄来伦敦,这就是过错。东方病夫竟然被你请来了,你还想狡辩?不要以为你身为贵族,在组织内地位特殊就可以不请示而擅自行动了!你在世俗里怎么样那是你的事情,但涉及到协会的事情必须遵守制度和纪律!”

“FUCK!”圣战双手挥舞了一下,“这是我的职权范围!从东方请来朋友帮忙那是我职权范围的事,我没要求他们到别的地方而只是在Y国境内去打击教廷力量。”

“噢,噢!你的意思是说你身为Y国分会会长就可以在Y国任意行事而不需遵守组织制度和纪律了?”冈萨雷斯深陷的眼里冷冷地看着圣战,借着车灯的光可以看到他的鹰钩鼻子的鼻尖突然有了一点红色。

圣战看到了冈萨雷斯的鼻尖上突然有了一点红色,立即拉着杜明后退了五米,用汉语低声对杜明说道:“鼻尖上有了红色后,说明这杂种是想动手擒拿我们了。怎么办,是不是现在就动手?”

杜明摆了摆手,“我来和他说几句,你给我翻译,同时注意他的举动,做好动手的准备。”

杜明把黄龙功提升到了第十二层,一声长啸,也不管冈萨雷斯及身边人的惊讶,拱了拱手说道:“这位老兄请了!我就是你刚才说的东方人。我是作为圣战的朋友过来帮忙的,你们协会内的事我不想问,但你刚才说的什么‘东方病夫’这话却侮辱了我们东方人。你,”杜明说到这,右手的小拇指朝冈萨雷斯勾了勾,“必须向我郑重道歉!你可以在你们协会内横行,但在我面前却不行!”

圣战边翻译杜明的话边举起右手朝天空挥舞着,嘴里念念有词。“哇哇!桀桀桀……”冈萨雷斯听完圣战的话,气得跳了起来,他身边的三个中年男人也怒视着杜明。

“小子,你是不想活了?给我滚一边去!”冈萨雷斯双手一挥,一团长条形闪着蓝光的物件“嗡,嗡”叫着朝杜明袭了过来。

杜明早已有备,右手一挥,一团气劲朝来袭的物件迎了上去。

“咣珰”一声,原来是一件长约半米来许的黑铁尺掉在了地上。

见杜明好象毫不费力地手一挥就把自己的铁尺给打掉在地上,冈萨雷斯显然吃了一惊,随即一声怒吼,双手朝天空挥舞起来,嘴里叫着:“嘶嘶呜呜,婆唆呣嘸,我至高无上的魔鬼,快快降临吧!”

随着冈萨雷斯的咒语响起,突然刮起了一阵阵大风,而此时冈萨雷斯手中也多了一件上面有一个圆形鬼头象的一米左右的棒子。只见他嘴里边念着咒语,边用手举着棒子挥动着。一阵阵阴风向杜明直接袭来,风中竟然有鬼哭狼嚎的声音。影影绰绰中杜明感觉到很多形状各异、张牙舞爪、鬼头马面的头象吱牙僚舞地向自己飞来,而且随冈萨雷斯声音越来越高亢,这些东西竟象蝗虫一样越来越多……

好象陷身于一片鬼域,随着第一层护身罡气的突破,杜明感觉到四周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更多的阴深气体意欲突破自己的第二层罡气冲进身体里,而那些吱牙僚舞鬼头马面的东西也围在身边不停地嚎叫着、冲撞着自己的罡气。嘴一张,一声龙啸,一只三尺许的剑从杜明嘴里冲了出来,而杜明的身体也突然凌空飞上了三十多米的高空。“哇呜咕……”一阵鬼叫声响起,一些鬼头马面的头象突然消失不见了,但立即又有很多鬼头马面的头象紧紧跟着杜明飞上了半空中。

杜明停在半空中的身体周围此时突然多了一层淡淡地黄色气体,随着杜明口中念起法诀,黄色气体越来越浓,由稀变浓起来。“哇哇呜呜咕……”地鬼叫声突然大震,杜明身体周围的鬼头象突然消失了很多。杜明右手一指在身前三米处悬浮着的宝剑,大喝一声:“天下黄龙,我本在天!”

宝剑突然间下降了几米,停在了杜明的脚下,而且暴长了十倍左右,变成了有三十米长的巨剑了。全身闪着黄色的光芒,剑身周围竟然隐隐有三条金色的龙在飞舞着。

杜明右手食指朝着脚下的巨剑一指,大喝一声“飞龙舞九天,大法自在。疾!”

巨剑闪着金色的光芒和三条金色的龙一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向冈萨雷斯四人压去。

在杜明和冈萨雷斯相斗的时候,圣战也已经施展魔法和冈萨雷斯的三个随从相斗了起来。杜明飞上空中,祭出宝剑向冈萨雷斯四人压下时,圣战一看这巨大无匹的宝剑周身闪着黄色光芒和几条飞龙向下飞来,知道自己得赶紧跑躲开为妙,否则万一被宝剑误伤那可就没法说了。于是一声怪叫,连施两个魔法在一团黑雾中消失了。

“轰隆隆”、“哇哇呜呜咕咕”、“辟啪啪”一阵震天大响,电闪雷鸣、飞沙走石、狂风呼啸中,仿佛火山喷发,又仿佛地震发作了。

待一切烟尘消失后,圣战偷偷地在五十米远的小车后面探出头来。“噢,万能的撒旦!”圣战手抚着胸口,张大了嘴,两只眼珠好象要凸出眼眶了。只见冈萨雷斯等人站立的周围三十米范围内象被超重铲车削平又被压路机压过了一样,光滑滑地一片。大树不见了,大树后面的山也被削平了一块。再抬头看看天,杜明竟然也不见了。

“还在发什么呆呢?他们去见魔鬼了。事情结束了,我们走吧。”一个声音在圣战身后突然响了起来。

“哇!”圣战一个条件反射,凌空迈过了十米,迅速扭头一看,小车后杜明正淡淡地看着他。

“噢!万能的撒旦!”圣战张大了嘴,手指着杜明。随即又是一声怪叫,张开双臂跑了过来。

“别,别!”杜明迅即一掌推出,把圣战挡在了三米处。

“噢,噢,我又忘记了,你不习惯这个。”圣战不好意思地把张开的双臂放了下来,随即双手翘起了大拇指:“我最尊敬最亲爱的朋友,您,您太让我惊喜了!您,您的力量太巨大了!您是我最最尊敬最最亲爱的朋友!”

“我们是朋友,好朋友,行了吧?走吧,走吧。事情已经结束了,还有许多善后的事情要你处理哦。”杜明钻进了小车。

“呵呵,你们东方人总是很谦虚,而且还不习惯别人夸奖自己。但我最尊敬最亲爱的杜明,我以撒旦的名义发誓,你永远是我最尊敬最亲爱的朋友!”圣战进了小车里,继续咕哝着。

两辆小车向圣战的别墅驶去,圣战和杜明都没料到,此时的别墅正是一副剑拔弩张的紧张局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