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先生的军事文章——四论伊拉克(很精辟的!!!)

伊拉克战争的新军事特点

1

伊战前我曾说过,美对伊战争不会遭遇大规模的有意义抗击。战争进程已证实这一点。只是当初我未想到伊拉克人的爱国情绪如此强烈以及军队初期的抵抗意志如此顽强。我也未料到战争的终局是如此地缺少戏剧性。短短二十几天的战争如昙花一现。

但是,这次战争对于当代历史乃是一个具有深刻断裂性意义的转折点。所带来的极其深刻的政治和经济影响,会在一个长远的时期中逐渐显现出来。而在世界军事史上,这次战争也具有某种划时代性的意义。

这场战争的确较全面地显现了当代军事技术革命之后所形成的新一代战争的若干基本特点。

2

我曾经根据历史上的战争特点,将人类战争形态划分为五代:

第一代步战。

第二代车战。

第三代骑战。

第四代大规模火器战(如一战)。

第五代机械化战争。(如二战、朝战、越战)。

从表面上看,伊拉克战争似乎仍然与第五代战争有诸多相似之点(飞机、坦克、大规模空袭等);但实际上,这次战争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大规模应用人工智能武器的战争。因而呈现了完全不同于传统机械化战争的新军事技术特点。观察这场战争时,我们必须密切注意以下四点:

1.伊方之雷达及地空导弹防御体系几乎完全失效。

2.雷达制导反坦克弹大部分失效。

3.传统空军及空战模式失效。

4.传统地面战及防御模式失效。

实际上,类似的情况,在第一次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中也曾局部地出现。但在这次战争中则全面地出现。正是这四大特点的出现,向人们提示着一种新的战争形态——我称之为第六代战争:智能化战争的出现。

也正是由于对这种高智能化战争形态及规律缺少认知,因此CCTV点评此次战争的军事专家们普遍犯了两个错误:

1.仍然从第五代战争,即传统机械化战争的模式来解读此次战争。所以他们一直在期待发生大规模地面攻击和防御,大规模空战和坦克战。而当这一切没有发生时,(事实上,正如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的情况一样,这种对抗根本不可能发生。)人们对战争的突然终结感到目瞪口呆。

2.关于现代高科技军事革命,人们在口头已讲了多年。但人们往往仅是从个别武器发展的角度,例如某种飞机性能,某种坦克性能,某种导弹或新型炸弹的性能提升角度孤立地看待当代军事科技的演进。

3

这种认知错误会导致战略性的错误。在第二次大战前,最初只有德国的少数精英战略家(如隆美尔)天才地意识到,由于飞机与坦克这两种新式机械化力量的出现,如果对二者进行大规模的集中使用,将导致战争组织形态的突变,这也就是后来席卷欧洲的德式闪击战的由来。

法国之所以在两个星期内被德军攻破,正如今天之伊拉克一样,并非由于法国工业经济力量不足或坦克、大炮、战机的缺少,而主要正是由于其政治家和军事领袖对这种新的战争组织形态的昧然无知。其在战前投入巨资构建的“马其诺防线”,足以应对第四代战争,但却无力应对具有更高机动性的第五代战争。

拉姆斯菲尔德现在提出了“精确闪击战”这一新的战争概念。目前还很少人意识到这一新战争概念的真正涵义——所谓“精确”二字的涵义其实就是指战争的高智能化。它意味着,由于当代整体军事技术特别是反雷达武器和空天一体侦察系统的构成,已可以使整个战争技术体系和样式,在人工智能的组织下发生革命。也就是说,由机械化战争时代进展到智能化战争时代。

换句话说,如果中国在未来必须面对美国发动的战争,那么所要面对的并不是所谓“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而是具有全新战略和战术形态的人工智能战争,即第六代战争。

当今世界和中国所面临的危险,不仅由于“世界多极化”以及“和平与发展”的神话惑人,而且在于多数军事家对当代战争新形态的演进茫然无知。

4

在此次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的战法完全出乎多位国内军事专家的意料。美军并没有谋求逐城攻占,当兵临巴格达城下时,也没有采用重兵合围。而是在空天智能信息系统的组织下,在空中力量的层层掩护下,仅以小部兵力牵制几个城市,保护后勤畅通,打通关键道路,然后以主力装甲纵队,一路坚决突进巴格达。在空军特别是直升机的强力配合下,摧毁伊拉克的中枢控制机构,电信通讯系统,电视广播系统,切断伊拉克的指挥中枢和舆论通道。

许多人曾设想在巴格达、巴士拉会爆发传统形态的激烈巷战,美英联军会付出重大伤亡。但是美英联军根本不对每栋建筑实施攻击占领,而是以直升机为掩护,以坦克、装甲车为突击力量,对城市中任何有反抗的大楼不是以步兵登临夺取,而是以空中或坦克火力摧毁整个建筑予以毁灭性压制。在新型的高爆力炸药面前,钢筋水泥式的防御堡垒已经完全过时。

(许多人现在还在议论伊军主力及萨达姆班子的突然消失之谜。实际上,根据巴格达战局的突然转折,我们可以相当有把握地推测,萨达姆及其领导班子中的多数成员确实已在美军的第二次“斩首”轰炸中死亡。所以,伊军此后才不能组织对美军的任何有效抵抗。

我认为美军应早已了解这一点。只是出于更深远的政治原因暂未公布。也许是因为他们仍想以窝藏萨达姆罪名栽脏于下一个打击目标。近日巴格达所发生的抢劫,与其说是占领军的疏误,毋宁说也是某种有意识地纵容。

正如美军用装甲车从远地运来反对派推倒萨达姆铜像一样;这些步骤无不出自精心构设。都是从属于美国为长期控制伊拉克,将来对伊实施分而治之战略而运筹的有意识政治计谋。)

5

根据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美国近年几次战争的模式,特别是观察伊战的进程,我们可以从其战争程序中抽象出以下的四个主要步骤:

1.第一波:试探性空中攻击,在卫星及电子侦察下,察清敌方雷达及防空体系的目标。

2.第二波:以战斧导弹及B52飞机实施大规模空中打击,打击对象主要是各种制导雷达和防空导弹阵地。使用电子干扰和反雷达武器,彻底摧毁敌方对空防御体系、飞机及导弹的雷达导航体系。其结果就是,防空导弹只能盲射,飞机不能升空,地地导弹有如醉汉。

3.第三波:空中打击,主要用于摧毁敌军地面装甲集群、武装部队隐藏区域以及陆地(包括地下)防御工事。

4.第四波:在完成以上步骤后,从而基本上摧毁敌军有组织抵抗力量和抵抗意志后,再以阿帕奇“空中坦克”掩护地面装甲部队一路突进。

对空袭后尚残存的敌军坦克及残余武装力量,也主要以阿帕奇“空中坦克”来摧毁,由于主要是以空中“坦克”来歼击地面坦克,因此自然就不可能再发生大规模的地面坦克战。

在美国的强大的空天侦察系统和空中打击力量配合之下,敌军任何大规模集结和运动的部队及防御阵地,均被空中力量一一摧毁。在新型的多种类炸弹面前,旧式的防御工事和地下掩体以及装甲防护体系均已不能奏效。

6

应当注意,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对空中力量的运用,已根本不是为了夺取传统意义的所谓“制空权”。

在第五代战争中,空中攻击只是地面攻击的辅助力量。但在第六代战争中,空中攻击则已成为主导战争的决定性力量。美军将空中打击,由战术性的变成战略性的,以其作为摧毁敌军地面部队的主要战斗力。

此次整个战争进程中,对伊方主要武装力量的打击,都是通过电子制控下的空中打击完成,而主要不是依靠传统的地面力量。这就是这场战争的新颖性之所在。

而之所以能作到这一点的前提,是由于反雷达智能武器的出现,几乎彻底摧毁了敌之防空导弹体系。

正因为如此,这场战争显示出一种崭新的战争模式:空中力量取代和压倒了地面力量。伊拉克也有空军,也有较先进的前苏式战机。但是,由于反雷达武器的应用,这些武器成为了瞎子和瘫子,看不清路,上不了天。如果强行上天也只能被迅速击落。美军之所以能实现这一点,根本原因还在于从卫星到无人侦察机及特种部队所编织的一个全信息智能组织网,以及反雷达电子武器网。

这确实是崭新的划时代意义的军事革命,即由大规模集结陆地军事力量的地面战争,转变为主要依靠高科技电子制导的空中控制力量、使用新型爆炸工具的超地面战争。这种由超地力量形成的居高临下之势,就是所谓“不对称战争”的涵义。

必须指出,在当今之世,除美国外,没有第二个国家或地区具有进行这种智能化战争的全面综合能力(包括俄罗斯和欧盟在内)。

俄罗斯目前的整体军事技术体系,仍然属于第五代战争的范畴。从第一次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到此次伊拉克战争,不仅证明俄式武器系统(飞毛腿、萨姆系列、苏式战机及雷达系统包括反卫星制导的“GPS”干扰系统)已全面过时和失效。而且由于俄罗斯经济的削弱,国防军工科研体系的瓦解,看来短期内也很难形成应对第六代智能性常规战争的能力。

除凭借一个核保护伞外,俄美军事技术与战争理念的这种差距,在今后年代中,还将不断扩大。这也就是美国在此次战争期间,对俄罗斯敢于如此渺视——几乎视之若完全不存在的根本原因。

一旦美国将TMD全球导弹防御体系建成,则一个覆盖全球的智能战争新体系也就全部构造完成。美国若干潜在对手国家用以威慑美国的最后工具——核武系统也将失效。到那时,一个以这种绝对不对称军事力量为后盾的单极军事政治体系,即以华盛顿为世界首都的全球联邦帝国体系也就必将随之而推出了。

7

但是,许多人们会关心的是,伊拉克战争模式是否也适用于对付核大国?是否是完全打不破的?答案是:否,并非如此!

如果大国具有核力量,并且在对抗中具有敢于使用这种力量的决心和意志,那么,只要对美国逼近的航母舰群和航空基地使用战术核力量,即足以粉碎其攻击。同时,还可以在外层空间摧毁其卫星GPS系统,使其智能指挥体系瘫疾。

但是,这也就意味着,这种对抗会将令人类立即被推入核大战和世界大战的毁灭性火海之中。

如果不考虑使用核武力,那么若干大国就必须警惕,在与美国发生对抗性战略危机时,美国可能:

(1)实施先发制人的突然性攻击,以“斩首”行动,袭击首脑、中枢系统。

(2)以反雷达武器和空中力量摧毁防空体系和制导体系。

(3)占领控制中心城市,促使敌国内乱和裂变。

但是,如果美国面对的是一个具有顽强抵抗意志和严密内部组织的核大国,这种先发制人的战争行动也可能导致一场全面核大战以及地球的核毁灭。

由于美国鹰派政客对其在常规军事力量领域中的这种不对称军力,已产生相当狂妄的迷信,因此美国当今正在成为新的世界战争的策源地。比利时首相最近说美国已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超级大国,原因即在于此!

(03年4月11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