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之恶:恶到可以把女友头颅砍下拍照留念

在旧时的社会里,有这样一本读物,其实也就是给如初生牛犊的孩童启蒙用的,让他们对世间的事物有个初步的认识及对他们进行最初的人生教育,它的名字叫《三字经》,说到这《三字经》,其实真是本很好的读物,可说是把这世间的哲理明思都用这连五岁小童都明了的文字讲出来,而它却不象看上去的那肤浅,就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看来,它其实也深藏着深刻的精神内涵的。

在《三字经》中开篇有这样几句“人之初,性本善”;可见在初入世者的眼中,人人都是善良可爱的,不过要说这社会上的人,人人善良可爱,却不大尽然;要说这社会好人多,坏人也有,却也是有几分真切,不过人生之初,什么事都是朦胧的,却也什么事都不懂,自然也就没有了这什么善恶之分了,因为本身不知道这善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所以也就谈不上对这什么善不善的恶不恶的有什么认识与想法了,可能做了点什么,也是多基于兴趣与模仿的天性了。

可人当从一个孩童成长为一个成人时,其实也就从天性的一种朦胧状态下转变为对这世间事有一个清晰认识的过程;当一个人从孩童变成成人时,也就逐步的从一个生理意义上的人变成一个社会人了,既然是个社会人,其实也就对那自我认知及社会认知与社会化行为的有一个较明确的掌握了,换句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对自己在这社会的位置要看清了,而且还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起责来了,其实的人也就真有这善恶之分了,善良的人可以让人真的很感动,可恶的人却也能让人恨之入骨;善良的人可以让人觉得很伟大,让世人感觉这世间有多美好,可那坏恶之人干出来的事,却让人不由吓得惊恐万状,也许说这世间冷暖可能就是指这看到这恶的人心吧,不过这恶真恶起来,可真是吓倒人的。

誓如有这样一件事,这件事是发生在巴西某地,事情是这样的,在巴西的某地,警方在某条河中发现了一个装有尸体躯干的箱子,发现这箱子里是个女死者,于是警方就通过认尸布告寻找失踪人口,通过数天的寻找了就有人来指认,而正是那尸体躯干的纹身也就辨认了出身份,通过这身份也就顺藤摸瓜找到了她的男友,发现其的男友有很大的嫌疑,所以警方也就把这名男子带到警察局审问,经过几番审问及细致的调查,该名男子了也就对这杀女友分尸一事供认不讳,并供出自己曾用手机拍摄了尸体的照片,而其中的一张照片显示,在浴室淋浴间中,死者的脑袋被砍下来放在她的胸部,旁边还放着一把血淋淋的屠刀。

据这名男子交代,之所以对女友下此毒手,这是因为两人为点事吵架,而女友就威胁要将其贩毒吸毒的丑事告诉他的父母,甚至于还考虑把他交给警察局;于是他就十分的害怕,生怕这事情被告发后,自己就不仅被父母责骂,而且可能就要进监狱了,于是也就动了歹毒的念头,某日,他将女友用厨房菜刀刺死,之后就把尸体拖到浴室,第二天将其肢解后装到箱子里,最后他将箱子扔到了河边,而把手臂和大腿抛到了河里,还把那头部和四肢藏到那荒郊。

说到此,不由让人想到了恶本身会是个什么样的“物件”,从社会学来说,恶应该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及不考虑别人与公众利益的行为,它具有利已性,而一旦这恶真的实施开来的话,我们只能以无人性来说这恶的可怕,就象上面所说的那男子一样,为了不让自己做的丑事败露,而不惜对自己的女朋友下如此之毒手,可见人恶起来,真是连六亲都不认了,畜生的事都做的出来了。

不过虎毒还不食子了,可人恶毒起来,却比那野兽牲口不如多了,杀人越货,害人求利,世间的千万恶事,却也离不开这人的私心欲望所为之的“傻事”;而这种恶的本质,实则说明了人性的极端化,它代表着人性黑暗的一样,不过对于一般的观念上的理解,它多半由人的自然性及后天社会化的所所综合的结果,世人说这世间没有教不好的人,只有不好的老师,其实说的多是社会化的一面;而还有那俗话说的“学好三年,学坏三天”,其实它也反映自然性的一面,因为在自然社会中,动物为了争夺食物,领地,配偶而必然要采用野蛮解决的行为,所以看起来似乎人有时本能就是很“坏”的。

其实说来,这恶首先应该是自我意识的一种错位,因为这恶,本身并不合乎社会的道德及行为准则的,也不合乎社会的普遍认识的,可为什么人还往往表现出恶了,这其实应该是取决于人的三个方面因素的:自我认识,自我体验及自我控制的;自我认识反映的是客观的认识自己,自我体验是指主观的我对客观的我所持有的一种态度,而自我控制对自身行为与思想语言的控制;当一个人对这社会产生反面的认知与接触时,他就必然在自我意识中产生一种错位的认知,而这样的认知并不被社会所认同,所以也就成了暗阴的一面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当这样的想法与行为为社会所不能接受时,我们就可以看到,其也就必然会产生挫折感了,而这挫折也就难免成为这行为上的障碍与心理上的情结了,如果在个体的心理容忍力之内的话,可能还容易化解,可一旦不在接受之内了,也就产生了别样的情绪了,就象这贩毒吸毒一样,这样的事怎么在人类现今文明社会中可接受了,所以这事一般是隐匿的,处于社会的阴暗面部分,一般也不公正的,可要是这事在达不到隐匿的目的而露光时,其也就必然会产生自己所不能接受的挫折心态,而这种心理又无法缓解及消除时,也就容易攻击心理了。

而这种攻击其实在心理学上来说称之为侵犯行为,一般的侵犯性行为也就是讽刺,诽谤,漫骂,如街妇为了碰下了而吵起来了;重要的那有那打架,暴力,还有就是那如果这两者都觉得无法解决的,可能就会用极端的方式去解决了,比如杀人,下毒,谋人性命,反正到真的成了无法天了,只想着怎么去解决这问题,舒解了这挫折,所以往往这恶也就被世人看成这了善的极端了,而这样的恶其实是反社会侵犯行为,它不仅违背了社会准则,而且也是反映了人性的毒辣的一面。

不过人要是对自己最亲爱的人还能下手的话,那可不只是用利欲熏心所能解释得了的,这样的人毒狠程度,可真是世人所不能理解的了,因为人毕竟是人,起码怎么说也有点人性的爱与善的成分,所以难免有心软舍不得的情结,而如果连这极端的事都做的出来的话,也就难免让人觉得连牲口都不如了,因为这野兽还会有家庭之情,而这人怎么连这畜生都不如了,这极端的事怎么下的了手啊。

可不仅下的了手,而且还到了杀人分尸,留念享乐的地步,想想这样的情形,这样的人还能叫人吗,那可比畜生还畜生多了,想想这是人做的出来的事吗,多象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所为啊;想想这世间也就是那些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魔才干这出来这事啊,要不还真不好用人的范畴来这事了,因为人怎么会变态极端到这种程度了,恐怕一个正常人在做了什么坏事都紧张的不得了起来了,那还敢做出这等事来,而且杀人了恐怕吓都吓死了,怎么还敢有如此的“平静”了。

看看这样的魔头吧,他却会这么的“平静”,不仅有“闲心”这容易的把一个人当成猪肉一样的“对待”,而且还竟有“闲情”留个纪念,才见这才叫世间真正的恶人,什么叫做恶,把恶本身当成乐趣那才叫真恶了,什么叫做魔头,连自己最爱的都不当一回事的人,才真的叫魔头了,就象那世间的爱财者一样,如果象这样: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 钱是爹 钱是娘 有了钱不认爹和娘 六亲不认 十三不亲;这样的人怎么能不叫恶到没救了,恐怕连自己都忘记自己是人了。

可这样的人看上去还象是有点“情份”一样,看那把自己的女友的尸体都一一的留作纪念,生怕女友到了“天国”不认识自己的,不过这样的魔头还真“搞笑”,竟把那头颅放到女友的胸上,可见这魔头平常也“想入非非”了,专想着干那些个常人不可想象的事出来,这等是人都干不出来的事都做了,可见还真有做“恶人”的潜质,而且还有那魔头的“气质”,想想这样的人“情”都觉得变态了,真是可惜了,这个好好的姑娘竟喜欢上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的就这样的不自知点了,却落的个这样的下场。

想想那《西游记》中常有那妖精吃人还把人头当成酒杯来用,却也只以为是神话中的故事,不想这还是现实中真真切切存在的现实,想想这样的事还真可怕,在现今这等文明程度的社会里,竟也有这些个妖魔鬼怪出入其中,而且不知到什么什么时候就干出这吓人的“勾当”,可见这世间却也没想的那美好啊,却也有些还真是有善就有恶,可这恶,却这样的让人觉得吓人,生生把世间人的都惊呆了。

如果这世间在战争或土匪强盗中还有那吃人肉与把杀人当儿戏时,我们可以说这战争把人性泯灭了,变得个个象畜生不如的东西了;可如果我们在太平日子里还发生这样的事,其实这比在战争中及遇到土匪还让人觉得可怕,因为在那时你可以说那种情形下本来就让人变得不象人了,而在平常了,你根本找不到这样的“依据”去说明一个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之“坏”的,可这样的事却是事实上发生了,还发生的如此之悲惨,这让一般人怎么容易想的通了。

可想不通也只能去面对事实了,因为这世间的善恶其实都是并存的,而我们在孩童的教育上不过也是希望他们能以善心对待这世间的万事,可社会中却没有这简单的,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诱惑让人变“坏”的,让人经不起那“诱惑”而滑入深渊的,当一个人到了“无医可救”及人性泯灭的地步了,这样的人又如何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了,所以我们看到这世间的恶人们,干出来的那些个恶事,也就不无奇怪了。

不过世间还有一句话说的经典: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今天你所做的恶事,说不定明天就来了报应,今天你行的善举,明天可能就结成了美之花,这可能是那《三字经》所要表达的目的吧;当世间的恶人们做出了极恶的事时,其实他得到不仅是法律意义上的刑罚,而且从一个人的意义上来说,已经失去了做人的资格了,别看披着人皮,其实也就是那当妖怪的“东西”了,这样的妖怪,又怎么不让我们请出那孙大圣“灭”了它了,省得他坏了这人间的清平世界,少这这祸害,这世界自然安乐多了。




[原创]中国人的“金牌”情结

http://bbs.tiexue.net/post_3004121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08-8-28 15:50:14 被创造新世界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