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21、国民党的地工人员(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潜伏特务又开始搞破坏,上海人民刚刚安定没有几个小时,就又开始担惊受怕。

于效飞心想,这些国民党心里在想什么呢?整天在想这些东西,为什么就不能做一些真正有用处的东西,即使是从专业角度来看也显得不这么愚蠢啊!

杀人,破坏,有什么用呢?想吓唬谁呢?

吓唬共产党吗?共产党从山沟起家,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血雨腥风,什么没见过?现在共产党已经是坐拥北京,席卷天下,会怕你几个的特务的小鸟枪?

要吓唬老百姓吗?中国的老百姓,从军阀混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鬼子的大屠杀,国民党的内战,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现在还会害怕几个特务吗?更何况,现在中国的老百姓让蒋介石为了内战发行的金圆券弄得身无分文,日子已经再也过不下去了,再怕又能怎么样呢?从前不问政治、不管军阀混战的老百姓已经走投无路,起来参加迎接解放军、保卫上海的工作,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退一万步说,就算暗杀成功又能怎么样呢?就算老百姓吓得提心吊胆又能怎么样呢?中国有四万万人,共产党早晚会建立坚固的政权,国民党还回得来吗?搞这些无用的东西,除了让天下人耻笑,又有什么效果呢?

不过,小开在电话那边又特别提醒于效飞说:“你不要忘记保密局在北京搞的那次‘北京暴动案’,要防备他们狗急跳墙。”

小开说的“北京暴动案”,是保密局特工江洪涛在北京发动的一次政变袭击。

江洪涛原先的公开身份是华北地区最大的会道门组织——先天妙莲会的会长。解放战争时期,地下工作者曾打入过这个组织,并利用其特殊的影响,作了一些秘密工作。

解放后,江洪涛就凭借这份“功劳”顺利地潜伏下来,同时,还掩护了一批国民党“地下工作队”的成员。其中有个叫马宗元的特工直接打入公安局二处,当上了情报员。随后,江洪涛伙同马宗元以协助北京一个老百姓帮助维持治安的组织纠察总队工作为名,设法让“地下工作队”一半以上的成员混进了纠察总队。

不久,江洪涛接到毛人凤的指示,要他不惜代价,在北京搞一次暴动,目标是袭击市公安局二处,烧毁王佑胡同的秘密机关档案。这么做的目的,一来在共产党的中央所在地闹事,制造共产党不能占据大城市的政治影响,二来,烧毁档案,等于是搞掉了共产党反特挖潜的本钱。

这次江洪涛潜伏组的活动,全部是按照毛人凤亲自布置的“敌后”工作的要求开展的,北京的这些潜伏小组,是毛人凤亲自来北京布置的,就在毛人凤坐上飞机离开北京不久,北京就被解放军包围了。可见毛人凤对北京潜伏特务的重视,否则,以他的习惯,是不会这样冒险的。

这些潜伏特务也是按照特务头子郑介民的要求精心布置的,这样,“地下工作队”的一般成员,都不知道江洪涛是他们的领导。为了不暴露潜伏组织的领导人,江洪涛通过马宗元控制队伍,马宗元再通过一个姓孟的医生与台湾进行联系。这个姓孟的医生的诊所就成了江洪涛潜伏小组互相之间进行联络的关键,这个诊所开在宣武门牛街,那儿也是一个繁华地段。

毛人凤策划的暴动计划还没准备好,北京国民党特务的核心——保密局北平站站长徐宗尧、副站长吴宗权率领100多人参加了和平起义,并且配合公安部门侦破了一批潜伏组。以他的地位,在北京布置的其他潜伏特务他也有觉察,毛人凤布置的应急潜伏的特务的线索基本被公安部的公安人员掌握了,牛街的秘密联络点落入了公安部侦察员的视线。

来牛街联络的特务莫力奇被埋伏的公安人员秘密逮捕,经审讯,他交代了与马宗元、孟医生的关系,并同意立功赎罪。

此后,凡马宗元交莫力奇转给孟大夫的信件都落入了公安人员的手里,公安人员最终掌握了全部“地下工作队”成员的名单,以及有关暴动的计划和联络暗号,就在保密局特务要举行暴动的前一天,公安人员突然收网,自江洪涛以下的所有特务全部被抓获,于是“北京暴动”的阴谋胎死腹中。

于效飞知道,这是小开在提醒他,小心潜伏特务冲击他这个存放特务档案的地方。于效飞回答说:“我这边一直在戒备,等到那些档案整理好了,我再做一套后备资料,送到别处去。”

小开夸奖说:“很好,我这边也在进行特务的自首登记工作,你的资料整理好以后,也给我这边的军管会送一份来,这样对审查那些特务很有用处。”

于效飞这边的调查高级特务的工作,和清理普通特务的军管会互相配合,工作才会更有效果。要是象军统和中统那样勾心斗角,互相欺骗,只能让那些特务钻了空子。

小开派来的这些人素质不错,他们很快就把于效飞弄到的那些特务档案分好类,整理到了一起。这些档案当中,在皮箱里边装在下面的那些档案相对没有损失太大,大概可以看出上面的字迹。而装在木箱里边的那些档案让水泡得比较厉害,上面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不大容易辨认了。

于效飞看了一下,只好对新来的人进行分工,那些女生正好留在家里,把能辨认的档案抄写下来,安长征他们跟他去找他从曾德荣那儿得到的皮箱装的档案上面的人。那个皮箱里边有一半的档案只烧焦了一点,还清晰可见。

他们来到小沙渡路,找到一户人家,刚一开口,一个妇女哭着说:“还找他什么,不是已经让你们军管会带走了吗?”

于效飞他们不由一愣,这是我们的专案,没有别人插手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