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奇 第一章 新生 11、一月之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6.html


林云没有要于军给他订的房间,而是自己重新开了一个房间住了下来。他不能跟于军硬顶,那是因为于军是小雪的大哥,可不代表他没有尊严。洗漱过后,林云半躺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小雪的电话,一边想着她父母强烈反对自己的原因,看能不能想办法改变这种情况,毕竟和老丈人闹矛盾,最难过的是自己最心爱的小雪。可是等到十点过,那熟悉的铃声还未响起,林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小雪这都离开六七个小时了,再关心她母亲,这时也应该想起自己了吧?

林云忍不住拿起电话,拨通了小雪的手机。“关机!?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林云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套上衣服,跑了出去。

*

小雪离开了她父亲的怀抱,急切的跑到父母卧室里,只见她母亲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脸色蜡黄。小雪一见,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轻轻走到床前,低声呼喊道:“娘,娘,小雪回来了。”

于母微微张开眼睛,见到眼前的人自己女儿,撑起身一把握住小雪的手,哭泣道:“小雪?真的是你吗?真的是我的小雪回来了?”

“是我啊,娘,我是小雪,是女儿不孝……”小雪说不下去了,抱着她母亲放声大哭起来。于母拍着小雪的后背,轻轻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于父慢慢走了进来,瞪了于母一眼,咳嗽了两声。小雪直起身子,低声叫道:“爸爸。”

于父点点头,缓缓道:“你母亲两天前发病,时醒时昏,醒着的时候一直叫着想最后再看看你,可算等到你回来了。”

小雪清秀的脸蛋上又挂上了两道泪痕。“是女儿不孝,小雪早就该回来的。”

于母笑了笑,握着小雪的手道:“我的乖女儿,回来了就好。”

看到母亲开心,小雪心里高兴极了。她回头看了看,问道:“爸爸,云哥呢,怎么没进来?”

于父眼神躲闪了一下,咳嗽了一声,道:“嗯,我让小军在招待他,可能他不方面进来吧。”

小雪不疑有他,拉着于母的手,挨着坐在她身边。于父和于母对视了一眼,说道:“你们娘俩好好叙叙,我出去招待小云。”说完走了出去。到了外面,于父找到于雪的包,把手机翻了出来,关了机,然后才放了进去。

……

“小雪啊,你知道这次为娘的,是怎么得的病吗?几年前你父亲开始转行做房地产,那时候房地产行情好,我们赚了很多钱,你父亲的房地产也越做越大。但从去年开始,上头开始对房地产行业进行宏观调控,你是学经济的,你知道得肯定比我清楚。你父亲一次投资不慎,不但把以前所赚的钱全陪了进去,还欠了两个生意伙伴很多钱。如果仅仅只是普通的欠点钱,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你父亲交友不慎啊。借钱给他的那两个人,是城里有名的黑帮老大,他们白处有正常产业,可暗处,为了摆平纠纷,各种残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啊。你父亲欠他们钱才四个月,那两个平日里跟你父亲称兄道弟的生意伙伴,现在跟我们就像仇人,向我们家扔石头,泼粪便,让我们一刻也不得安宁啊。他们还扬言,要是一个月后再不还钱,他们就要砍掉你大哥一支胳膊,三个月后再不还钱,就杀掉我们全家。娘这病,是被他们给气出来的呀!”

于雪又是担忧,又是气愤,“为什么不去告他们?”

“告了,可有什么用?”于母说道,“现在只是那些小混混来捣乱,别说很难抓到他们,就算抓到,最多把他们关两天,还是会放出来。等到一个月后,你大哥……那个时候,就算抓到人也晚了呀。再说了,小雪,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明白,那些混黑道的,背后都有很庞大的保护伞,告了有没有用,我们心里都没底呀。”

于雪心里有些惊慌了,“那,那该怎么办?对了,爸爸到底欠他们多少钱啊?”

“两千……千多万啦。”

于雪闻言呆住了,她吃吃的说道:“这……这么……多,那……那该怎么办啊?”

“是啊,怎么办,难道我们一大家子人,就这么等着惨死街头吗?”

于雪紧紧抓住于母的手臂,“娘,我们那些亲戚呢,舅舅,还有一个姑姑,他们都很有钱啊,不能找他们暂时借一下吗?”

于母哼了一声,愤愤的说道:“他们?自从你爸爸出事之后,他们就开始躲着我们像躲债主一样,每次你大哥去,不是人不在,就是刚说了两句话,就是公司有急事走了。”

于雪心里没主了,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于母偷偷瞟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幸好,这个时候你父亲原来一个生意上的朋友,愿意借钱给我们,并且还给我们投资,借的钱就从皮鞋厂里抽利润来还。”

“好啊,这个朋友真是个好人。”于雪破涕为笑。

于母也笑了笑,“是啊,不过,他有一个条件。”

于雪疑惑的问道:“什么条件?”

“这个朋友说,他见多了生意上的欺欺诈诈,虽然对你父亲的人品和能力都不怀疑,不过这笔大投资,还需要双方建立更大的信任,他才能下决心。”

“建立更大的信任?”

“嗯。这个朋友提出的办法是,联姻。”

于雪惊叫道:“联姻!?我们家只有一个大哥,但大哥早已结婚了呀,如何联姻?啊……娘,你们该不是……我……”

“我们也没办法啊,小雪。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你大哥被人砍掉一条腿,忍心看着我们全家横死街头吗?”

“我……我……娘啊……”

“小雪,你父亲那个朋友的公子,年纪比你还小一些,我们看过,长得很英俊潇洒,而且也是刚刚出国留学归来,很有礼貌,德行也很好……”

“娘……娘,你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

……

“小雪,为父给你跪下了……”

于雪拉住父亲,哭道:“父亲,求求你,你别这样……”

……

“小雪,你就忍心看着我变成瘸子,忍心看着老爸老妈一大把年纪,还不得善终?”

“我……我再想想……”

……

*

林云来到小雪家附近,见她家里灯火通明,于军站在门口托着下巴不知在想什么,看起来不像是有事的样子。看到林云来了,于军迎了出来,把林云堵在路上,冷笑道:“怎么,嫌那里睡着不舒服?”

林云仍是一副笑脸,“不是。我是看小雪电话打不通,担心有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

“她在自己家里,能有什么事。她旅途劳累,已经睡了,你走吧。”

林云知道自己继续呆在这里也讨不了好处,无奈的点点头,向来路走去。

满怀心事的林云根本睡不着,一大早他就爬了起来,跑到小雪家。铁将军把守着大门,林云呆在附近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看到于父走了出来。林云顶着一对熊猫眼,赶紧迎了上去。

“林先生,我给你一句忠告,小雪从此以后不会再见你的,你走吧。”

林云听得大惑不解,“伯父,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于父叹了口气,“林先生,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怎么办,就可以怎么办的。你走吧,小雪已经下定了决心,她不会再见你的。”

林云听得更是摸不着头脑,可于父那一张不会说谎的脸,却让林云心里一痛。不,不可能的,小雪怎么可能离开我?当初自己身患绝症,她也没有离开自己,现在,美好生活就在眼前,她怎么可能做那样的决定!林云气急败坏的几乎吼出来:“不,绝不可能,小雪不会那样做的!”

于父摇摇头,缓缓的关上了门。

林云怔怔的看着,突然笑了起来,“咳,我怎么这么笨,这只是她父亲说的嘛,我干嘛相信他?这肯定不是小雪的决定,嗯,一会儿碰到小雪,我再问个清楚。”

林云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去。他虽然认为于父是骗他,可一想到于父那张脸,心里就会有一个声音在说,这是真的。林云强自压制着那个声音,可他的心,仍然高高的悬着。

“如果自己在她家附近出现,他们肯定不会让小雪出来。嗯,我得想个办法,从远处他们看不见的地方,等候小雪出现……对了,我的视力不是非常好吗,我就藏得远远的,监视着这里!”林云打量了一下四周,刚好不算太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型公园,里面有一个小坡,正对着小雪家。那里离小雪家直线距离大约五百米,一般人离那么远肯定什么都看不见,可林云能分辨出那个小坡上每一根小草。“就那里了。”

提着一大袋食品,一床被单,林云猫到了那个小坡上,除非小雪家灯光全熄,否则他绝不睡觉。第一天过去了,小雪没出现。第二天也过去了,小雪仍没出现,手机依然关机。到第三天傍晚的时候,一辆宝马开到了小雪家门前。林云锐利的眼睛一下注意到小雪家客厅里,一个熟悉的人影闪烁了一下。

“是小雪,是小雪!”林云忍不住欢快的叫出声来。见小雪走出了客厅,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整理着走向门前停着的小车,林云一蹦,猛然从草从中窜起来,向着小雪的方向,用尽平生力气,像一只豹子奔向自己的猎物。

到了公园的围栏前,林云根本不停,双腿用力往下一蹬,一个旱地拔葱猛地蹦起近三米高,直接跃过了围栏。

近了,更近了。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青年男子下了车,为小雪拉开了车门。林云犹如一只发怒的雄狮,脚底下每一步跨出两三米,如出膛的子弹一般,急速射向小车。

“砰……砰。”小雪车门关上的刹那,林云堪堪而至,双脚重重的落在小车前。

“小雪!”林云死死的盯着车里那张熟悉的脸庞,沙哑着声音喊道。小雪的身体颤抖着,可她没有打开车门。

刚才为小雪打开车门的男子下了车,笑笑道:“这位先生,你堵着我们干什么?”

林云一双眼睛如血一般,瞪了男子一眼。那男子心里一颤,这人是谁,好强大的气势,刚才他从哪里出现的,自己都没有发现。

林云没有回答他,一双血红的眼睛睁得老大,盯着车里的小雪,沙哑着道:“小雪,你出来。”

小雪终于打开了车门,清秀的脸蛋白得无一丝瑕疵,黑亮的秀发飘扬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哭着,笑着,无奈着,苗条的身材配上黑色的晚礼服,显得无比的妩媚动人。小雪怔怔的看了看林云,突然冲口吼道:“你……还来干什么?你走吧,今后,我不会再见你了。”说完,重新钻进宝马,重重的关上了车门。

那一声“砰”,就像一把锋利的剪刀,猛地插在林云的胸口,疼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那个男子得意的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了,兄弟,小雪现在是我的了。当然,如果你现在有两千万的话,可能小雪还是属于你。哈哈……”男子钻进汽车,绕过林云,远去了。

灰尘散去,林云颓然地跪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还是钱!两千万,两千万就把你收买了吗?哈哈哈……呜呜呜……”

林云跪在原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小雪,我恨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放弃一切跟着得了绝症的我?为什么你现在又能为了两千万抛弃了完好的我?为什么?哈哈……时间不多,只有十年?没了你,一天就是十年……两千万?那个混蛋说有两千万就属于我是什么意思?”

……

“哈哈,林云,你真是天底下第一大蠢蛋!连这么老套的情节都猜不出来!”林云终于站起身,昂着头,“两千万,两千万算什么东西!小雪,别说两千万,给我一点时间,就是两个亿,我也能给你。”

林云背着双手,悠然自得的站在小雪家门口。等到晚上十点过,傍晚那辆宝马如期而至,林云避到了阴影处。男子下车,为小雪打开了车门,楚楚动人的小雪姗姗而出。

“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小雪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

“等等……”男子匆忙喊道,他回身从车里拿出一束鲜花,等他再次直起身,却哪里还有小雪的影子。“唉……任重而道远啊。”男子叹了口气,扔掉了鲜花。

等到那个年轻人离开,林云才走了出来。他一个纵身跳进小雪家的院子里,推开客厅大门,面对几双惊愕的眼神,林云缓缓说道:“伯父,伯母,大哥,小雪,你们不必惊慌,我是来告辞的。小雪,你跟我来一下。”

于雪听话的站起身,根本无视她母亲和大哥制止的眼神,向着林云走来。

“我知道,你是为了解决你家里的困境,才不得不这么做。”站在院子里,林云背对着小雪,缓缓说道。“我不怪你,也没法怪你的父母。”

小雪低低的哭了起来。她多想向以前一样,扑到他的怀里大哭一场啊。可她不能,她怕,一次沉沦,就永远沉沦了。

“我不知道你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严重到必须要牺牲你。听今天约你出去的那个男子说,你们家出现了两千万的资金缺口吧。我这次来,是想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能筹到两千万?”小雪惊喜的问道。可随即又醒悟到肯定不是这样,否则事情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林云摇摇头,“短时间内不行,但我一定能做到。”

小雪哭着喊道:“可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呀。”

“一个月?什么只有一个月?”林云有些不解。

小雪很想说出来,可自从上次在北京林云一脚踢晕两个通缉犯后,她就很害怕林云在这方面再出什么事儿。现在如果告诉他,她很担心林云会不会怒火攻心,不自量力一个人去挑战那些黑帮。“反正只有一个月。一个月内,可以吗?”

林云重重的一跺脚,拼了!“行,就一个月!小雪,一定要等着我,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一定会再来这里,风风光光的娶你回家!”

小雪破涕为笑,终于忍不住扑到林云怀中,“我等你。”

林云抬起双手想环抱过来,可是怔了怔,最终还是推开了她,笑着说道:“从现在起,一秒也不能浪费。我这就要走了。”

“不去和我爸妈打一声招呼再走?”

“我说过,从现在,不浪费一秒钟,他们现在需要的是钱,不是招呼。”

小雪笑了起来,“就你贫嘴。好吧,我给你开门,送送你。”

“不用了,我说过,不浪费一秒钟。”林云一说完,就在小雪的眼前,双腿一动,呼啸一声,跃出围栏外。远远的声音传来,“等着我。”

“我会的!”小雪高声喊道。“我一定会的,永远会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