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传奇 少年时代 二十二 昆仑之丘之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快说,你哭什么?要不然我打。。。”小黄帝又装腔作势恶狠狠地举起了拳头。

“别打,别打,我找到了。”巫人杀猪般地哭喊道。

“你找到什么,老老实实说出来!”拳头如雨点般的往他的身上砸下来,痛得他哎呀哎呀的直求饶。

“昆仑之丘,他们往昆仑之丘的方向,去了。”巫人朝太阳落山的方向看了一眼,再看看小黄帝,轻轻发抖的嘴唇告诉他,既兴奋又害怕的样子。小黄帝见他这副表情,也忍不住看了看太阳落山的方向,那是一片茂密的阔叶林,只见偶尔有一两只飞鸟从树梢间飞过,很快就不见了,隐隐约约只听见鸟叫声从里面传过来。那边自己从来没去过,也是不敢单独去的。

“昆仑之丘?” 小黄帝和二小子狐疑地看了看对方,这个地方怎么这么耳熟啊,但是他们就是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说过。是项先生,还是他父亲少典?总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从这个人的嘴里撬出来再说

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巫人找到他的娘了,他才会如此嚎啕大哭。也不要以为他想吃人肉想疯了,这块骨头的发现确实值得他大哭,因为,他找到“组织”了。骨头上面所刻画的奇奇怪怪的图案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甲骨文”,这种文字全村只有少典一个人才看得懂一些。骨头上的文字很明显是用石刀刻下来的,那歪歪斜斜的字里行间告诉人们,这里曾经住过人,不过后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由于一场大洪水迫使人们不得不搬迁到更远一点的地方,至于搬迁的具体地点,上面只写了四个字“昆仑之丘”。巫人的食人族虽已被小黄帝的村人歼灭,但是他们散居在其他地方的同族还在。这块骨头是他的同族人留下来的,并且骨头上的文字告诉他,他的同族已经朝昆仑之丘的方向搬迁过去了。巫人找到这块骨头后,和他的同族相聚的希望又重新死灰复燃了。再说,这里并不安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所说的生命危险主要是担心自己被小黄帝打死,而不是洪水,这个时候还不是雨季,暂时是安全的。

再说昆仑之丘这个地方,在远古的时候,是伏羲和女娲所居住的地方,伏羲和女娲是盘古之后的一个古老部族,伏羲和女娲据说都是人头蛇身的,中原一带所有的部族都是从那边搬迁过来的。昆仑之丘到后世又被人们描绘成是王母娘娘居住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瑶池,在这里每年都要举行一次规模盛大的蟠桃大会,天上的各路神仙汇聚一堂,吃喝玩乐,不亦乐乎。大家吃过后,都可以长生不老,孙猴子被玉皇大帝招安,做了个看马的弼马温的小官,就是吃了很多蟠桃,才成仙的。。。这当然是后世明代小说家吴承恩笔下的《西游记》的说法,不足为信。

“好了,你老老实实地交代,我可以饶你不死。”这个地方勾起了小黄帝的好奇心,他决定再进一步搞清楚这“昆仑之丘”的来龙去脉,所以他暂时只好放下架子。

“我们的部族曾经,曾经来过这里,不过他们已经搬走了。”

“骨头上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要搬走?快点说。”

“有一天,这里突然发洪水,很大的洪水。”巫人眼中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仿佛这浊浪滔天的洪水就在眼前。他的恐惧也是实情,在远古时期,人们最怕东东的就是两件,一是猛兽,二是洪水,它们加在一起就是洪水猛兽。黄河一带的水患,是历朝历代统治者的心头大患,就是在近代,黄河每次泛滥都给沿线的民众带来了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当然,洪水也造就了一些英雄和名人,比如大禹之说的传说等等。

“洪水?”小黄帝在心里反复地念叨着这个词。他从小在桥山的森林里长大,他从来就没有见过洪水,只是听父亲少典提起过这件事情,也就是很远的地方大水淹死人的事情。莫非这里曾经发生过洪水?我们刚刚到这里落脚。。。这可不是弄着好玩的,得赶快告诉父亲,和他商量一下。拿定主意,他缓和了口气,脸上带着有些牵强地笑,对那个巫人说道:“你先把这个东西给我,刚才的事情不要声张,千万不要传出去,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对了,这上面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没有了,没有了。就是这些。。。”

巫人吓得连连点头,急急忙忙把这块骨头像块烫手的山芋,小心翼翼地交到小黄帝的手上。

“好啦好啦,没事了,大家继续干活。二小子,你留在这里监督他们,不许一个人偷懒。要是不听话地话,你只管打,往死里打得没有关系。你要注意按照我挖的要求去做。。。”小黄帝指了指他刚才挖的半个大人深的洞,对二小子说道。

二小子连连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会看好他们的。”

小黄帝这才放心地离去。

再说少典,此时正在村里选择窑址,他不到半天的功夫,就看好了好几处地方。走走停停,每到一处,他都要亲自翻开土块端详半天,甚至用嘴闻一闻、尝一尝,比较一番。离开的时候做好标记,等外城墙建好之后,立即组织人马开挖烧窑。他明白,只要陶器一出炉,村里的生活状况就会大大改观。

小黄帝在村里转了半天,也找不到他的父亲。碰上好几个人都说没有看见,急得他只得硬着头皮往下找,因为走得很急,脚上新近编制的草鞋脱帮了好几次。他只好放慢脚步,眼睛却焦急地搜索着四方。终于,有人指着后方告诉他,刚看见他的父亲往村里的高地去了,好像是去看窑址的。情急之中,他只好脱下快要磨掉鞋带的草鞋,撒开脚丫子直奔高地而去。

这里是全村最高的地方,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树,大片的黄土从稀疏的草丛中裸露出来,就象是秃子头顶上的头发没有几根了使。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不远处的草丛中徘徊,这是他的父亲少典时,只见他在这个时候刚好直起腰来,也看到他的儿子光着脚朝他跑过来。他稍稍有些吃惊,不是说得好好的要他去监督他们打洞的吗,怎么这个时候一个人跑过来的呢?

“喂,你咋来了,你不在那边看他们挖,擅自跑到这里来找我作甚麽?”少典脸色一沉,假装生气地质问道。

“爸爸,是爸爸,我有话要说,你,你等一等。。。”小黄帝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他把手上带字的骨头无力地向他爸爸使劲地挥了挥,好让他看见。

“你看,这是什么。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来找您。”小黄帝停下了脚步,把那块骨头扔给使少典,重新穿上了草鞋,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松软新鲜的黄土地上。

少典把这块骨头捡了起来,来回翻看,仔细地琢磨。当他看到这上面刻的文字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不过他很快地恢复了常态,搪塞地说道:“这不就是一块骨头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听说这块骨头上刻有啥子昆仑之丘的事情,爸,你知道昆仑之丘吗?”小黄帝不解地问道。

“我当然知道,昆仑之丘是我们的先祖华胥氏居住的地方,我们所有人都是从哪里搬迁过来的。怎么啦,你干吗问这个问题?”

“可是我刚才见巫人说,昆仑之丘这个地方是伏羲和女娲居住的地方啊。”

“对啊,伏羲和女娲正是华胥氏,他们在那里已有很多年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女娲牢用黄泥巴捏造出来的呢。”少典说道,用手做了个捏泥巴的夸张动作。

小黄帝听说自己是黄泥巴捏造出来的,不由得吃惊地看了看屁股下面的黄土地,猛地醒悟到什么,只吓得他赶紧惊叫一声跳了起来,双手使劲地拍拍屁股,再用力地抠掉身上的黄泥巴,他害怕粘在皮肤上的黄泥巴会变成他身上的一块肉,那多难看呀。同时他还有些怀疑,为什么自己以前也是捏造了很多黄泥巴人,一个都没有活呢。难道。。。不过,他不好意思多问。他发现自己最近在父亲面前改变了许多,不再像以前一样了。

“可是,我是听说这里曾经有人住过的。后来因为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很大的洪水,淹死了很多人,剩下的人就全部搬迁出去了。据说搬迁的方向是昆仑之丘。”

“呃,这个。”少典见实在是瞒不过他,就只好对他说了实情。这个地方曾经有人居住过,这些人是蚩尤部落的人,而食人族使正是他们部落的一个分支。

“食人族?蚩尤?巫人?”小黄帝搞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囡囡自语道。“那他们搬迁出去已经有多久了?那干吗洪水来了,他们还有心思刻这块骨头?”小黄帝不甘心地问道,他当然不明白大人们都有立此为证的心态,有了这个东西,这个地方就是他们的了,谁也别想占据。

“这个,我也说不太清楚。不过这上面的刻痕显示,这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少典从骨头上的刻痕的新旧程度,给了个大致的推测。

“到我们现在住在这里,是不是也有危险?万一洪水来了怎么办?”

“没那么容易,我们会想办法的。”

“会有什么办法?”

“。。。”少典沉默不语,背过身去,对着远处空旷的林地,长长的叹了口气。在远处,村民们正在来回地走动,没有一个人闲着。

说实在的,少典当然知道这块骨头上所刻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个小丘的前一批居住者就是因为无法抵御洪水的侵袭而被迫搬迁的。少典暗暗的责怪自己当初选址的时候没有考虑的更加周详,满心里只想着要找到烧窑的好点。现在如果因为害怕洪水还要搬迁的话,村民又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可能已经无法承受了。再说,村长在半路上已经决定要把村长之位让给我。村长在村民中的威信很高,他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如果因为我的缘故,那么我在村民面前好不容易竖起来的形象可能就会毁于一旦,而且再也无法补救。眼下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看看能不能采取补救的措施,尽量减少未来的洪水可能带来的损失。如果实在是不行,只有和村长商量一下,再做决定不迟。

少典还是觉得很不踏实,他决定乘和村长商量窑址选择的机会,打探一下他的口气,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