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三章 轩辕台之死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皇帝批准了龙行健的鼎湖之行。龙行健的本意是不声张的,完全是私人性质的。但皇帝下令保安总局对龙行健一家的出行给予最严密的保护,齐平中将亲自安排审定了行程。没有坐飞机,而是乘专列去的。同行的有周峰一家。蒙龙很想带舒蕾去,被林小如拒绝了。这次举家出游,主要是让一家之主的龙行健散散心,舒蕾毕竟不是龙家的正式成员,不合适。

蒙龙记忆里从没有全家出游的经历。父亲总是不在家,连在一起吃饭的机会都很少。懂事后蒙龙很敬畏父亲,有关父亲的故事是那样的具有传奇色彩,让懂事很早的蒙龙增添了对父亲的畏惧。家里刻意不让蒙龙的身世被世人知晓,小学他换了三所,蒙龙终于懂了家长的用意,进入中学、大学,当同学们议论父亲时,他只作为一个听众,而不是像刚上学时急于证明自己是龙行健元帅的儿子。

蒙龙没有体会到父亲巨大的权势。他一直生活在平凡中,除了零花钱比一般同学多一点外,没有任何的特殊,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平凡,这点,跟在帝都大学结交一帮权贵子弟的弟弟截然不同。当蒙龙踏上戒备森严的站台,加装了防护装甲的专列静静地等待着他们一家的到来,蒙龙是跟父亲同乘一辆“公爵”进入站台的,之前他从没想到汽车可以直接开上站台。当他下车看见站台上钉子一样肃立着的士兵时,他吃惊了。卫兵分两排,外层是黑色军服的保安总局行动局成员,内层是深绿色军服的卫队成员,父亲在李副官的搀扶下直接走向车厢,好像没看到那些士兵,走上车厢时,父亲回身,对肃立的士兵们敬了个军礼,尽管他仍是便装。上车后没一分钟,火车就开动了。

专列一共四节车厢,前后各一节警卫车,坐着元帅卫队和总局的安全专家,中间两节是龙周两家的车厢。车厢一半是包厢结构,另一半布置成会议室格局,半圈真皮沙发,中间的圆桌上摆上了干果茶水。

蒙龙上车先去了趟厕所,出来后见父亲没有进包厢休息,而是坐在靠窗户的一张沙发上,龙欣坐在父亲跟前问父亲什么事,父亲耐心地给他解释。家里其他人都围坐在圆桌边,小海、龙瑜跟小爱很兴奋,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不时发出大笑声。婉儿说,去把周峰他们请来吧,在一起热闹些。龙瑜答应一声,跑过去了。周峰和孟晓云领着明明过来,“京京呢?”苏洁问。“生气呢,睡觉了。”孟晓云微笑着跟苏洁说。苏洁笑笑,“念龙,去将京京请来啊,睡什么觉啊。”蒙龙迟疑着不去,孟晓云说,“不用管她。”龙行键注意到了,对龙欣说,“过去陪京京说说话,你们女孩子在一起有话说。”龙欣拉了龙瑜跟小爱都过去了。

崔静给龙行键削了个苹果,想想又给周峰削了一个,“听苏姐讲你们结婚的场景,可惜那时我跟小如姐在帝都,这回到你们老家,准备怎么招待我们啊?”

孟晓云其实嘴挺快的,“你不算客人,至少在鼎湖还有庄园别墅嘛。都不算客人。只有小如没去过吧?我们弄条船,荡舟湖上,让船娘现做了鱼吃,鼎湖的鱼也算有名,可惜现在不是吃螃蟹的季节------”

“听起来很好玩的,船上吃鱼,水从哪儿来啊?”林小如是旱鸭子,没见过大江大河。

“哈哈,鼎湖纵横300里,最不缺的就是水啊。”周峰笑起来,“湖上渔家终年在湖上,吃的当然是鼎湖水。湖水是有自净功能的,除非岸边建工厂。好在鼎湖除了珠宝加工和食品工业,没有什么可污染湖水的企业。谢天谢地,想想将一池湖水给染黑,真是不可接受。”

孟晓云知道林小如喜欢珠宝首饰,其实女人都喜欢这类东西,“鼎湖黑珍珠很有名啊,我们每人做一串项链好了,我请客,送你们。”她大方起来。

婉儿笑道,“我可不想你弄几串次品糊弄我们,我这回就是冲黑珍珠去的,呵呵,要出钱也得他出,”婉儿用下巴一努龙行键,“娶了老婆,从来没给我们买过首饰,不宰他宰谁?”婉儿深知黑珍珠的精品价格不菲,跟钻石相差无几,她出身皇家,见多识广,决不拿残次品糊弄。

“也对,”孟晓云冰雪聪明,哪能不知道公主的意思,如果真给四位贵夫人每人买上一串真品,她这几年的积蓄也就所剩无几了。“龙司令应当掏腰包。”

龙行键苦笑,“本人几乎不名一文哪。钱都在阿静手里管着,我连薪金是多少都不清楚。”他忽然想起一事,叫过李昊,“通知鼎湖方面,不准声张,否则还玩个屁!让卫队都换上便衣,分批下车。”坐在远处埋头读书的李昊答应一声,到警卫车布置去了。“我们也改改称呼,晓云,不要龙司令龙司令地乱叫了,露了陷就不好玩了。”

“对,明明,小海,你们也要注意,”十八岁的小海个子挺高,看上去完全是个大人了,只是在一些细节上,还表现出孩子心性,现在正在和周明明躲在车厢的另一边,不时传来两个孩子的笑声。周峰的话根本没听见。“我会跟他们说的,周伯伯。”蒙龙一直坐在父亲身边,将话题接了过来。

“还是我们念龙晓事。”崔静怜爱地摸摸蒙龙的脑袋。

“我已经是大人了,”念龙看了父亲一眼,“不要总把我当孩子。”

“在我眼里永远是孩子。”崔静笑眯眯地看着蒙龙。


帝都到鼎湖首府嘉义也就不到四个小时的车程。崔家赠给崔静的别墅就在嘉义。按照计划,龙、周两家将先下榻嘉义。那栋独立的庄园别墅面积很大,比较容易安排警卫。夏声远带着人已经提前到庄园布置了。

下午3点多,车窗外出现鼎湖的身影。这段铁路沿着湖岸修建,窗外的鼎湖波光粼粼,白帆点点,让久在帝都的孩子们欢呼起来,水是生命之源,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潜在的亲水因子。

“好漂亮啊,妈妈,我要划船------”不太爱说话的龙小爱兴奋的大喊。

“没问题啊,咱们家就有一条船。”崔静看见女儿如此兴奋,也觉高兴。

“早带孩子们出来好了,”周峰说,“以后我们每年抽时间出来一趟,最少一趟。”

“行啊,”龙行健微笑着看着老战友,“我没问题,就怕你没时间。等几天后回到帝都,你就该忙了。”

周峰听出了龙行健的话外之音。他也想留在帝都,随着他职务军衔的晋升,手里有了积蓄,卖掉原来那栋参谋学院附近的旧楼,买了一所大面积的公寓楼,实际上他在帝都任职时部队总配给他住宅,自己那套房子收拾出来就没住过几天。如果出任陆军部副部长,待遇应当比近卫军司令官更高吧。

“为了陪你,记我旷工也认了。”周峰笑着说。

谈笑间车到嘉义,穿着便服的卫队和保安总局的人提前下车布置好了警戒线,确认安全后才通知元帅下车。提前到达的副官夏声远上尉领着嘉义当地的安全负责人登车来见元帅。

“军长好,”来人立正,给龙行健敬了个端正的军礼。

“你是?”既然叫军长,当是13军的旧部,因为在龙行健的军事生涯中,只担任过13装甲军军长。

“我叫韩栋,是第8摩步师的兵。军长在野战医院看过我。我来鼎湖,还是军长帮忙的。只说是帝都来一位大首长,没想到竟是军长------”韩栋有点激动。望着穿着保安总局黑色制服,挂着金星中校军衔的旧日部下,野战医院和帮助他回鼎湖的情节无助于龙行健回忆起此人,正好孟晓云跟周峰从另一节车厢过来,“韩栋!真是你!”孟晓云一眼认出了老同学。

“是我。”韩栋憨憨一笑,见到周峰,急忙再敬礼。周峰哈哈笑着拨下他的手,“给我敬什么礼啊。现在是局长了吧?”

“鼎湖分局副局长,负责军长的安全。”龙行健想起了韩栋的部分情节,“是的,你是13军的老兵。当年从景湖战俘营捞出来的,那个,还有一个------”

“马林,原来在海军陆战队,调禁卫军了。”周峰替他回答,“团级,跟韩栋一样。不过马林打了几仗,宋巴,温泉关都参加了。韩栋可是消消停停地混了个团级。”

“岗位不同嘛。”龙行健认真给韩栋回礼,“谢谢你,我只有一个要求,不准惊动地方!”

“是,军长。”韩栋再敬礼,“请军长下车吧。”

蒙龙静静地看着这个场景,刚进中年的父亲在全国有多少这样的部下啊。外表谦和的蒙龙懂事后有一个超越的目标,那就是父亲。现在他感到,父亲是一座高山,以为看到了山顶,实际上仍在云雾遮掩中。

站台上已经停好了几辆轿车,夏声远安排大家登车,卫队成员和保安总局的探员登上了前后的警卫车,十几辆车鱼贯驶出戒严的站台。龙行键对同车的婉儿跟苏洁说,“我最烦这个,不会把鼎湖也封湖了吧?”他想起在帝都的第一次举家出游。

“安全总要考虑呀,”婉儿说,“国内局势也不平静,轻工业部的一个副部长还在家被刺了呢。”

“哦,什么时候?”龙行键真没听过这个消息。

“前年的事,我回来听说的,回兰斯后没跟你说。案子很快就被帝都警察厅破了,流窜作案,图财害命。两名罪犯都被枪毙了。”

“一般的刑事案嘛。”龙行键兴趣顿减。

“小心没大错。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别碰上一个神经病。”

龙行键哼了一声,完全是不赞成的态度。婉儿想继续争辩,车队已经驶进庄园。

“观涛庄”是崔家赠给崔静的嫁妆。千年崔府在帝都许多名胜区都购有房产。观涛庄占地约70亩,主建筑是一幢二层楼,有十二个可以当卧室的房间,餐厅客厅一应俱全,设施完善。另外还有一栋古典格局的三进平房院落及相应的锅炉房等配套设施。大概原来庄园就是那个院落,楼房是后建的。庄园的建筑并不出色,但园子里绿化极好,蓝天,白云,草坪,绿树,远处夕阳下的美丽的湖水,让久居帝都的他们感到一种乡野的宁静自然。

夏声远当然将元帅的房间安排在楼房,家眷都在楼上,周峰上将占了三个房间,龙家十口人占了七个房间,有点挤,周峰和孟晓云带着孩子搬进老院里,他对龙行键说,一看就喜欢上古色古香的院子了,这才是真正的豪宅。你们住惯了不稀罕,我可要过过瘾。龙行键没管他,这样孩子们各自住了一个屋子。

收拾停当,喜爱干净的林小如和婉儿抓紧时间洗了澡,换了衣服,到一楼的餐厅吃晚饭。崔家在这儿本有几个看门的佣人,确定行程后龙行键的随从安排了厨师进驻,都是经过当地保安机构核查可靠的酒店厨师。晚餐很丰盛,以鱼为主,二十个人的大桌子上的满满当当,孩子们新鲜,看上去食欲都很好,大人们却没多少胃口。孟晓云对苏洁说,菜的味道不好,糟蹋了材料了。等你们尝尝我婆婆的鼎湖小菜,那才叫香。

饭后,蒙龙他们提出要到湖边玩,婉儿叮嘱他们不准下水。因李昊跟着,婉儿也不操心了。按照龙家诸女的排序,今晚应当是她陪丈夫。这几年总体上丈夫的工作比较清闲,比战争年代好多了,至少规律很多。如果不是兰斯中的那枪,应当彻底恢复了。想起这个婉儿就恼的慌。丈夫身体不好,夫妻间的情事自然少了许多,四人日子久了,也没有了初婚的羞涩,苏洁就说大家都记住他是半条命就行。所以她们陪丈夫就寝,更多的时候像是保姆。

龙行键穿着衬衣在灯下看书。这段时间他口授的那本《兰斯闻见录》已经杀青,正由崔静誊写。婉儿看看龙行键的书,是一本线装本的《嘉义志》,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准备了地方志来阅读。

“别看了,累了吧?洗个澡睡吧。”婉儿夺下他的书。

“你陪我洗吧。”龙行键似乎来了情致。

“老夫老妻了,还要一起洗吗?”

“嘿,怎么就老夫老妻了?我还觉得没怎么过日子呢。”龙行键的手攀上婉儿坚挺的双峰。

婉儿轻啐了一口,“你不累啊?别逞能。”

“不累,巩固政权不能只盯着上层建筑,基础建设也是要加强的。”

婉儿咯咯笑了。


周峰已经睡下了,却被崔静敲门敲起来,以为有什么急事。

“没事,别急。”崔静歉意地说,“他写了一本书,准备呈给皇上,我觉得不甚妥当,请你看看。”崔静手上是一个皮包,从里面掏出一厚沓手稿。

“让我看?”

“我实在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你明白吗?这是他的心血,没有一本书像这样下功夫。”龙行健也写了几本战术著作,很受军事学院的好评。崔静如此郑重,到引起了周峰的好奇。

“懂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放心吧。”

“谢谢了,”崔静转身回去了,灯下的影子拉的很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