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品“红楼”之焦大篇

焦大者,“骄大”也,顾名思义是“骄傲自大”的戏谑。一个人骄傲自大无外乎有三种情况:一是,恃宠而骄,二是,恃功而骄,三是,恃能而骄。焦大作为“宁国府”的一个奴才,既没有俊朗的外型而且又是一个糟老头子,所以不大可能得到男女主人的宠爱,他没有恃宠而骄的资本。而他本人只知道终日好酒贪杯,也看不出他有什么过人的能力来,说他恃能而骄也不对。那么他骄傲的本钱是来源于哪呢?原来他跟随“宁府”太爷出征,把太爷从死人堆里背出来,找到一碗水也给太爷喝,自己喝马尿,是他救了太爷的命,是他保住了“宁府”的荣华富贵,他是恃功而骄。

焦大有了这个荣耀,再加上贾府有“年高的,服侍过老一辈主子的奴才,比年轻的主子还要有些体面”的规矩,他便更加颐指气使起来,连大管家赖升也不放在眼里了。好在贾珍,贾蓉等主子碍于情面并不与其计较,焦大便越发的放肆了。他只是馋个酒倒也还罢了,可他竟还热衷与打听主子们的隐私,偏这诺大的“宁府”龌龊的事又太多,用柳湘莲的话说就是“宁府只有门口那对石狮子是干净的”焦大对主子们的秽行是了如指掌,本来这种淫秽之事对于贾府来说却也没什么,贾蓉说的好,“唐朝汉朝还说是脏唐臭汉呢,何况咱们这样的人家”不过就是多个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别人知道也便知道了,可糊涂油蒙心的焦大太爷知道了却以为握住了主子们的短,可以以此来要挟主子了。

一日,凤姐携宝玉过府玩耍,与尤氏婆媳吃酒斗牌,并初次见了秦钟,晚上要出门上车时,却看见焦大在那里跳骂,原来是赖升派他去送秦钟,他以赖升不公为由叫骂,本来在屋里尤氏婆媳对派他所表示出的忌惮,已使凤姐不悦,现在又见他如此无理,便让贾蓉将他捆了,教训一下,焦大太爷哪里受过如此待遇,被捆后失去了理智,他认为主子们对不起他了,于是他狂啸着揭了主子们的短,说出了那句“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的经典名言。此言一出,便正是揭开了“宁荣”二府的悲剧大幕,应对了“造衅开端实在宁”。

后人们对焦大这句话的理解也各有不同,前半句都没有什么意见,“爬灰”就是指的贾珍和秦可卿,而后半句却有所不同,有的说是指凤姐和宝玉,有的说是指凤姐和贾蓉或可卿和宝玉,后两种意见基本上都站不住脚,因为他们的辈分不对,而指宝玉和凤姐,辈分虽对,可却有些牵强,因为他们是“荣府”的,以焦大的地位还不足以了解“荣府”的高层机密,而宝玉当时已经被一个黛玉缠住,正在火热,还无暇他顾,所以不大可能,那么不是他们又会说的是谁呢?我个人认为有一个人不能忽略,那就是贾蔷。

贾蔷这个人有些意思,他是贾府的族亲,虽父母双亡,却深得贾珍的宠爱,所以他在贾府的地位颇高,他与贾蓉以兄弟论之,一直住在“宁府”,后来为了避嫌才分房另过,他避的什么嫌?不言而喻,他与贾氏父子在一起经常搞一些糜烂的勾当,他是“宁府”许多重大事件的组织者和参与者。这后半句难道指的是他?

他确实可以称作是秦可卿的小叔子,他与秦可卿难道有私情?

我们再来看看焦大这句话是对谁说的,让焦大去送的是秦钟,他是秦可卿的弟弟,但不是亲的,这就让贾府这些势利小人们对秦钟就有些冷遇,所以这趟差事就落到了同样不吃香的焦大的脑袋上,焦大太爷自然是怨气十足,他一怨管家,二怨秦钟,并由而怨上秦可卿,所以当贾蓉把他捆上后,他便大肆的揭秦可卿的隐私,以让贾蓉下不来台。由此可见,这句话就是直指秦可卿说的,那么“小叔子“就只有解释成贾蔷才合理。

焦大太爷是挽救贾府的功臣,也是揭露贾府肮脏的第一人,贾府由他而得以延续兴旺,也是从他的揭露开始使贾府走向灭亡,正是“成也焦大,败也焦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