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就这样走向辉煌 第一部:〈雄鸡初啼〉 第二十五:北线阻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二十五:北线阻援



十二月十日,彭副总指挥和李中海总参谋长冒着制骨的寒风来到浙江衢州市第三集团军指挥部,受到浙赣军区和政府的热烈欢迎。陈仕杰、W克诚、DAO铸、ZEN山等领导同志向彭老总、李总参谋长详细汇报了部队的有关情况:第三集团军虽然组建不久,但底子还是不错的,022、023、024师是由原新兵师扩建组成的。新兵师建于第五次反“围剿”中,由闽西红军特种兵采用先进方法严格训练而成,并装备了由基地生产的先进武器。部队经过第五次反“围剿”几次大的战役,随后参加解放福建和浙江南部的战役,具有一定的作战经验和较强的战斗力,部队都来自中央苏区的穷苦子弟,思想觉悟高,立场坚定,作战勇敢,作风顽强,后扩编为浙赣警备一、二、三师,经过两个多月的大练兵活动,战术水平和协同作战能力有很大的提高,武器装备也得到了较大的加强,所以这次战役前编入了三集团军的序列。025师原是赣东北警备师,后为浙赣军区警备第四师,各级指挥员和骨干都是从闽西北红军主力部队红四师、红五师抽调的,又经过了几次小的战斗和近三个月的训练,战斗力也是不错的。021师是装甲师(不满员)辖两个装甲团,一个机械化步兵团,一个炮兵团全师约1万人。第一装甲团经而了数次大的战役,作战经验丰富,战斗力非常强;其他部队也都经过了的半年的强化训练,军事素质比较高,但缺乏战斗经验,全军的武器装备可以说优于其它集团军(一、二集团军除外),各师都有一个炮兵团和一个防空营,炮兵团装备了105mm榴弹炮36门和18门122mm的重型迫击炮;防空营装备了12、7MM高射机枪,24MM的双管高射炮和57MM的高射炮共54门,每个班配备了一挺机枪,一具火箭筒和3一4支自动步枪和冲锋枪。特别是装甲师拥有160余辆先进的坦克和大量装甲车、步兵战车。炮兵团拥有一个155MM的重型榴炮营(18门),一个105MM的榴炮营(27门),一个122MM24管火箭炮营(18门)。总之全军5个师;加上军直属部队共约7、5万人,再加上配属给我们的二集团军014师(014师原属闽西北红军主力红五师,陈仕杰同志曾担任师长,部队的战斗力强,我们有信心打好这一仗,坚决阻敌增援,完成Z央军委交给我们的任务。


浙赣党政领导DAO铸、ZEN山等同志也汇报了浙赣苏区的各项工作和支前的准备工作。浙赣苏区共有34个县。目前各县都建立党和政府的各级组织,完成了土地改革,广大农民获得了自己深爱的土地,积极性都被激发出来了。苏区的生产和经济建设正在恢复和发展。江西景德镇的陶瓷产品质量和产量都有较大的提高,正组织大规模的出口。德兴铜矿已走向正规化生产,产量不断增加;浙江金华、台州、衢州、温州等市在科技部和工业部的指导下,工业建设和经济有较大的发展,前景非常看好。老百姓听说J介石又要卷土重来,都非常痛恨,对党和政府的号召非常拥护,许多老百姓都自觉报名参加支前队。有些乡镇还组织了担架队、运输队、巡逻队,确实令人感动。苏区政府为部队这次行动准备了两个月的粮食和大批的作战物资。只等上级领导的一声令下……


听完浙赣苏区党政军的情况汇报,彭副总指挥都感到非常满意。第二天召开了军事会议,第三集团军师以上干部和014师的领导都参加了.彭副总指挥就Z央军委给三集团军的作战任务,作了明确具体的说明。彭副总指挥再三强调这次北线阻援的重要性,它关系到整个整役的成败,鼓励全体将士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同时又要求各级指挥员,开动脑子,多想办法,正确运用战术,减少战士们的伤亡。


汤光祖参谋长根据Z央军委的情报,并结合部队的实际情况作了具体的分折和部署。他说:“敌军从浙江杭州、绍兴一带南下增援的可能性很少:一是路途太远,二是要穿过浙赣苏区阻力太大时间上也不允许;那么敌军很可能会从安徽的黄山分兵南下,北路沿公路经祁门、经公桥、景德镇向南昌推进,线路较近;南路会沿黄常公路,经浙江开化、常山、再向西进攻。因此,我们必须把主要兵力用于对付这两路援军,014师和025师负责北路阻击,并派出一个团防守湖口;022师负责南路阻击,021师布署在景德镇到婺源一线机动,随时支援两路阻击部队。023师、024师驻守浙江兰溪、金华至台州一线,防止浙江北部之敌乘虚南下。两路阻援部队应采取运动防御的作战方针,构筑多道防御工事,采取节节抗击,并灵活进行反冲击,迟缓敌军的行动,正面阵地上只放置适当的兵力,各部都要保留一定预备队,要充分发挥我军手中自动武器和火炮的威力,给敌人的最大的杀伤。各部特种部队,侦察部队要积极活动起来,深入敌后扰乱敌军的部署,打击敌军的运输部队和重要目标,摧毁敌军的后勤补给。各狙击手在战场上要发挥自己的主能动性,击毙敌军的指挥官和消灭敌军的火力点,减轻正面防御部队的压力,总之,各部需密切配合,协调作战,按照彭副总司令的指示:以最小的代价,争取最大的胜利。


关于领导的分工变成了一场激烈的争斗,大家都抢着上前线去,各不相让,彭德怀副总司令说什么也要上,弄得李中海总参谋长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好不容易说服了彭副总指挥。最后决定由陈仕杰司令员、汤光祖参谋长前往景德镇,负责南、北两路阻援部队的前线指挥。LO荣恒政委则陪着彭副总指挥,李总参谋长坐镇衢州,并负责浙江南部苏区的防御。


开完会后,陈仕杰、汤光祖领着部分参谋人员急忙驱车赶往前线指挥部。当他们赶到江西景德镇已是半夜了。


第二天,陈仕杰、汤光祖便带领014师、025师团以上的主官赶往浮梁至经公桥一线察看地形,在经公桥北面有一个长约2公里的谷地,是一个非常好的设伏地形,于是便决定在这里先伏击敌军的前锋部队,给敌人一个下马威,挫折伤敌人的锐气,鼓舞我军的斗志。并在经公桥至浮梁大约60公里的地段上,选择有利地形修筑五道防御工事,命令一下达,各部立即行动起来。当地老百姓听到红军要在这里抗击G民党军队,纷纷拿起工具自觉加入到修建工事的行列;有的还将自己家的木材、门板、木箱都贡献出来。在支前民工和当地老百姓的支援下,用了不到四天的时间就抢修了五道防御工事。南路022师在开化以北地区也构筑了三道防御工事,当一切刚刚完成时,敌援军的前锋部队已逼近。


十二月十六日,陈仕杰在指挥部收到了Z央军委发来的敌情通报及侦察机发回的情报,果然不出所料,何应钦率10个师共16万余人从黄山分两路南下,他自己亲率7个师约11万人,从北路增援,另一路由薛缶指挥,共3个师5万余人,气势汹汹,向我阻击阵地扑来,陈仕杰指示014师师长宁青松一定要全歼敌先锋团,打击敌军的嚣张气焰。


十二月十八日上午11时,G民党北路援军前锋31师93团进入我设伏阵地,随即遭到我014师大炮的猛烈打击,三个团如同猛虎出山,扑向敌人,不到一个小时就全歼灭敌93团2500余人,缴获敌军不少武器弹药。我阻援的一个团也打退了敌人增援,随后撤回我军第一道防御工事。


014师的首战告捷,大大鼓舞了我军民的士气。南路022师也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同日,从九江增援的卫立煌部也与我阻援部队015师展开激战。于是一场艰苦的防御战全面拉开了序幕。


十二月十九日,G民党北路援军经过一天的准备,上午八时就发动猛烈的进攻,从外国购进的150MM的重型榴弹炮,105MM的榴弹炮等各种口经的山炮,野炮,疯狂地炮击,把我前沿阵地炸成一片火海,G民党空军的轰炸机也飞临上空,狂轰滥炸,遭到我军014师防空营的高射火力的猛烈还击,不一会就击落了三架,共它敌机见势不妙,慌忙扔下炸弹就逃回去了。


我军防守前沿一线阵地的014师一团三营早有准备,在敌人炮击前,已把部队撤到后面的防炮洞去了,前面只留下几个观测组,监视敌人。


二十分钟的炮击刚停,一个团的敌人在二十余辆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向我三营阵地扑来。在距我军阵地500米远时,014师炮兵营突然开火,短短几分钟105MM榴弹炮、122MM重型迫击炮就炸得敌军人仰军翻,等敌人的重炮轰过来时,炮兵营早已转移了阵地。前沿敌军还是不顾死伤地扑过来,200米的距离时,三营各个反装甲小组的中华34式火箭筒发出了怒吼,敌军的坦克、装甲车成了靶标,一打中就燃起了一堆大火,或摊地不动弹了(40火箭筒对60年代S联新式坦克T一72都能打穿,用来对付30年代的破坦克,根本不在话下。);失去了坦克、装甲车的掩护,敌人再往上冲,就等于送死,团部的炮兵连开始发言了,各种不同口径的迫击炮弹落在敌人的队形中,使飞起一片片肉块;狙击手将敌军的指挥官及火力点一一清除,待敌军冲到离前沿阵地50米时,三营的各种自动火器一齐开火,象割麦子似的一扫一大片,剩下的敌人失去了勇气吓得赶紧往回跑,一个团跑回去的不足半数了。我军指挥员发现敌军往回跑,便立即命令部队撤到后面防炮洞,果然不一会儿,敌军的炮弹就跟上来了,但已经晚了。


下午一时,师指挥所为了减少伤亡,命令三营撤出几乎荡然无存的一线工事,利用后面的主阵地给敌人以更大的杀伤,整过一天就这么来回的打、停、躲过去了,我军伤亡近1000人,敌人却付出了5000人的代价。


师指挥所考虑到今天敌人吃了大亏,明天肯定会疯狂地报复,晚上便命令部队撤到第二道防御工事。不出所料,第二天一大早,敌军加强了炮火轰炸的力度,敌人的轰炸机也全部派上,恨不得将所有的炮弹炸弹都扔在我军头上。炮击过后,敌军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战战兢兢地冲进了我军阵地,却发现没一个人,鼓足了的气一下泄了下去;第二天的进攻换来的还是一大串的伤亡数字。我军伤亡也大大增加了。


第三天(21日),顾祝同、陈诚的求援电报不时传来,J介石的崔命符一道道地压来,何应钦不得不拿出压箱子的本钱,赌一把狠的,撤下了伤亡过半的31师和35师,换上两个精锐的德式装备的71师、73师,在3公里宽的正面上,动用了60余辆坦克,装甲车,一个联队的轰炸机,300余门大口经火炮。第一波攻击就是一个整师,妄想孤注亠掷,突破我军防守阵地。


我军针锋相对在第二道防御工事里换上了生力军025师(014师撤到第三道防御工事进行休整补休)。这两天,025师在后面坐冷板凳,心里憋了一肚子气,恨不得拿面前的敌人消消气,这下可好,正中下怀。


敌军还是老套路,先是飞机轰炸,重炮轰击,后是坦克装甲车淹护,集团冲锋,只是火力比前面更猛烈些。


我军025师布置在前沿一线工事的是三个步兵团,留下一个步兵团和师侦察营、警卫营,作为预备队,而一线的三个团也各留下一个多营作团预备队。为加强阵地的防空大力,并把014师的防空营也拉上来了,估计今天是一场硬仗。


从上午7:30分开始,一直打到下午,一线工事全被敌军炸平了,国民党的精锐部队71师和73师可不是吹的,确实有股子狠劲,装备好,火力猛,战术也有一套,好几次都冲进了我军025师的阵地,但都被025师组织的反冲击打下去了。一线三个团的预备队全用上去了,把主阵地牢牢的控制在我军手中。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敌军组织了敢死队,在71师218团团长亲自带领下发起了更为猛烈地冲锋,在敌装甲部队的掩护下拼死突进了025师2团1营的阵地,双方展开了肉搏战,由于1营伤亡过大,敌军人数众多,眼看阵地将被突破,025师师长当机立断,果断将师预备队3团2营顶上去,堵住了敌军的疯狂进攻,双方拼杀在一起,敌军渐渐顶不住了,开始后撤。突然阵地上响起了密集的炮声,敌我双方遭到猛烈地炮击,伤亡惨重。敌71师师长灭绝人性,竞不顾自己人的死活,夺取了2团1营的阵地。025师师长也红了眼,亲率师预备队3团1营和3营杀上去,收复了阵地。


北线阻援前线指挥部,三集团军司令员陈仕杰和参谋长汤光祖在收看南路和北路阻援部队发来的电报,南路022师在得到八集团军072师的增援后,有力地阻击薛缶三个师的进攻,把敌军卡在原地,前进不得。但北线打得非常艰苦,025师今天一天的伤亡就达到百分之三十,014师也差不多,是不是该把021师拉上去,压压敌人的势头。参谋长汤光祖提出建议。


“我看可以。不过,要打,就要给了来下狠的,叫他一年三载都忘不了、、、、、”陈仕杰和汤光祖低声交谈着。一个大胆而奇妙的计划上报彭副总指挥和李总参谋长。得到批准后,连夜部队秘密进行了调动,025师放弃第二道防御工事,全部进入第三道防御工事;021师也秘密到达前线。为了保证装甲部队突击成功,特请基地派遣歼7-D战斗机担任空中掩护,南昌机场派侦察机给炮兵指示目标,以便摧残敌军的重炮阵地。


十二月二十二日,北路阻援部队已秘密署好,025师继续担任正面防守,021师、014师会合编成左、右两路纵队,每路都有一个装甲团担任先锋,并把三个师的炮兵团、防空营集中使用,上午8时敌军顺利地占领第二道防御阵地,认为我军被打败了,气焰更加嚣张,立即向我第三道防御阵地扑来,敌军集中73、72(71师已被打残,换上了72师)两个师并在后续一个师的支持下,发起猛烈进攻。敌我两军首先在空中进行交战,我军八架歼7一D在地面防空火力的支持下,不过十几分钟,便击落了敌17架轰炸机,其余敌机落荒而逃,我空军无一损伤。紧接着我军重型大炮在空中侦察机的引导下,覆盖了敌军的炮兵阵地,特别是火箭炮和155mm榴弹炮,打得敌军鬼哭狼嚎,魂飞胆丧,在我优势火力的掩护下,左、右两路纵队同时出击,正面防御部队025师也趁势发起反冲击。左、右纵队在两个装甲团160余辆坦克、装甲车的引导冲击下,敌人溃不成军,狼狈逃窜,我军趁机收复了第二道和第一道防御阵地,并消灭了1万余敌军,取得防守反击作战的伟大胜利。何应钦被我军强大的打击惊呆了,连忙把部队撤到经公桥一带。23日毫无动静,24日便夹着尾巴逃回安徽黄山去了。南路薛缶部也在我022师、072师的打击下,伤亡惨重,怆惶撤退。北线阻援我军取得了空前的胜利,共消灭国民党正规军4万余人,其中俘虏12000余人,击落敌机22架,缴获了一批德式装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