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养鸡种菜 警察被质疑“不务正业”!!

jiangnanjita 收藏 6 265
导读: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7/74/74A4CFDC810C179498C739438111BAE5.jpg[/img]   派出所养鸡种菜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atchpic/8/87/8784425B19595A271FE8C73B3F945467.jpg[/img]   派出所养鸡种菜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派出所养鸡种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派出所养鸡种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派出所养鸡种菜


“派出所将在今年春节前完成搬迁,到时警察农庄将铁定成为历史。”昨日,成都市锦江公安分局成龙路派出所教导员陈芮,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神情有些落寞。窗外,一大片由派出所警察开垦出的玉米地和辣椒林,长得正欢……陈芮说,随着派出所搬迁倒计时的临近,弥漫在他们中的离愁别绪也越来越重,“自家耕种的绿色蔬菜再也吃不到了!”


A “警察农庄”的前尘往事


“全民”垦荒绿色蔬菜端上饭桌


被陈芮和其同事们视若珍宝的,正是派出所“房前屋后”的那一大片绿色庄园。“最多的时候差不多有2亩地,种了几十种蔬菜。”55岁的警察食堂厨师樊邦友,从郁郁葱葱的玉米地中探出脑袋对记者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青砖黑瓦的两层派出所掩映在绿色丝瓜和豇豆环绕的坡地中,间或伴着几声鸡叫,颇有点“室外桃源”的味道。


陈芮说,2005年他们刚搬到三环路外的成龙路时,派出所门前只有一片荒凉的山坡地,“别说购物逛商场,就连买菜都要到二环路边的菜市去。”就在50多名警察面面相觑时,来自简阳平武镇的厨师樊邦友干了一件惊人之举,“他找到所长,自告奋勇提出要垦荒种田。”


在全所民警的支持下,50多名警察成了樊师傅垦荒的“农小兵”。“那段时间,你常常可以看到这样一种场景,”樊师傅抬起晒得通红的手臂,一边擦汗一边回忆。“天黑后,一些下了班的警察放弃休息,帮我搬石头,还有一些刚从警校毕业的女娃娃,也嘿咻嘿咻地扛起了锄头。”


派出所的全民“垦荒”很快有了结果。几个月后,樊邦友从地里抱回了一个重二三十公斤的冬瓜,专门为大伙做了一锅冬瓜汤,“那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冬瓜汤。”警察徐健告诉记者。


养生态鸡吃自种蔬菜香得很


变化可以从饭桌上看出来。三年后的成龙路派出所,民警饭桌上的菜,已从单一的冬瓜汤,演变出了更多花样。昨日,就有用自家玉米煮成的玉米粥,现摘现做的干煸扁豆和新鲜宰杀的热汁鸡等摆上了警察的餐桌。“我种的菜只用粪灌溉、绝对不用化肥,养的鸡从来没喂过饲料。”樊邦友在有些油腻的围裙上反复搓着手,笑得很憨厚。


樊师傅说,除近日出产的扁豆、玉米外,他炒菜用的菜油、淀粉甚至泡菜和野山椒也来自“警察农庄”,“去年,田里收了500多公斤红苕,吃不完,就加工成了红苕淀粉。今年菜籽和小米椒又大丰收,这不,泡菜都泡了5大坛了……”樊师傅向记者介绍的同时,坐在记者身旁的警察一边把一盘泡豇豆推到记者面前,一边推销:“好吃……吃自家地里的绿色蔬菜,饭都要多吃两碗。”该民警说,他最喜欢吃樊师傅做的藿香冬瓜,藿香、冬瓜都是自家田里现种的,“没有农药和化肥,香得很。”


饭后,樊师傅端着一碗剩饭,乐颠颠地将记者领到了他搭在派出所食堂侧角的鸡棚,四只白色大公鸡正在棚子里溜达,看到主人来了后,刚刚还在找虫子吃的大公鸡,一蹦一跳地拥了过来,“本来养了8只,敞放时跑掉了一只,其余的都用来改善伙食了。”一旁的派出所教导员陈芮向记者解释着,而此时,喂完鸡的樊师傅已在地里忙开了。


改善伙食 每年还省五六千元


“来帮帮忙,玉米可以掰了,红辣椒也熟了。”樊师傅在田里大声吆喝着,几个还来不及洗碗的民警马上顶着烈日一路小跑来到地边。“樊师傅,紫色辣椒可以摘吗?”“老樊,玉米应该怎么掰?”“樊师,紫色辣椒为什么不能吃呢?”好脾气的樊邦友一一解释着,身旁的所长余碚军看着民警在田里忙碌,眼角含笑,“警察农庄不仅可以改善大伙儿伙食,还可以教会民警懂得珍惜和团结。”


余碚军说,警察群体作为公务员,一直在用纳税人的钱,但通过自己劳动垦荒种田以后,部分蔬菜(如豇豆、野山椒等)已可以自给,每年可为派出所省下五六千元的买菜经费,“这些都用作进一步改善民警伙食了。”余碚军强调,在开办“警察农庄”的同时,派出所的案侦工作也没有落下,“农庄平时都是樊师傅老两口在打理,只有垦荒和丰收时,民警才会抽空去劳动。另外,帮忙的民警仅限不当班的内勤民警,主管破案和社会面控制的刑警和巡警都不允许在执勤期间帮忙。”


对自己主动垦荒种田的原因,当过炊事兵的老农樊邦友回答得很朴实:“派出所给我和我老婆(50岁的肖坤蓝,负责厨房打杂和打扫派出所清洁)每人每月一千元,所长和警察们也不拿我当外人,对我很好……”


B “警察农庄”引发的争议


一个位于城乡结合部的派出所,利用地利之便,开荒种田外带养鸡;50多个平时只管办案的警察,居然挽起裤管,在田里忙上忙下,亲如一家……警察种菜,这究竟是一种进步还是不务正业?在锦江公安分局16个派出所中独树一帜的成龙路派出所的做法,是否值得在有条件的地方进行推广呢?社会各界对此各有各的看法。


争论一:警察种菜是不是不务正业?


派出所长:垦荒种田并没有荒废警务


“我们派出所由于偏僻的地理位置所限,周边没有一家餐馆,甚至连小卖部都没有,民警执行公务又常常半夜才回所,如果基本生活都得不到保障,那又如何谈得上全力办案呢?为让民警吃饱吃好,派出所想到了自给自足这个办法:凡出产自警察农庄的菜,民警都不得带回家。另外,种菜省下来的钱,都用作进一步改善民警伙食,而且我们派出所没有收所上民警一分钱伙食费……当班民警不得参与种地垦荒,不务正业无从谈起。”——成龙路派出所所长余碚军


附近群众:只要辖区治安好,无所谓


“据我了解他们在周边种植蔬菜,是炊事员没事时自己种的,和民警、派出所没啥子关系……再说他们种菜对老百姓也没有干扰,也没有污染和毒气什么的。我们这里周围比较平静,治安还是挺好的。其实,只要辖区治安好,我觉得他们种不种菜无所谓。”——成龙路辖区村民李昌其


市区居民:地在派出所门口不碍事


“有些不能理解,毕竟穿起警服耕地还是有些怪。不过,反正地就在派出所门口,遇到紧急情况应该不会耽误出警吧。”——成都市红星路居民刘小平


争论二:“警察农庄”是否值得推广?


社会学家:不违规不占上班时间就可以


“民警种菜,这确实是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事情,毕竟,警察的身份特殊。但我认为,只要种菜的耕地来源合法,不涉及违规侵占公共资源,只要警察没有在上班时间不务正业,利用自身条件改善生活就无可厚非。其实,利用单位周边条件耕地种菜、养花养草,在西部山区的一些单位里早已出现,我觉得在美化环境之外,它也确实能带来一些物质上的收益,是件好事情。但由于在派出所外种菜的群体是社会关注度较高的警察,民众对他们的预期和要求要高许多,所以出现质疑声也很正常。”——四川大学社会学与心理学系主任、四川省社会学学会会长陈昌文教授


快评


警察种菜不妨多点宽容


清代书画大师郑板桥有句名言:“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我想,成龙路派出所的警察就是在工作之余流自己的汗,种菜养鸡,既改善了生活,又节省了经费。如此一举几得的事,我们是应该多给予一些宽容。


开荒种地,实现自给自足,在近现代本身就有模范可循。著名诗人贺敬之创作的歌词《南泥湾》,就纵情歌颂了三五九旅在垦荒屯田中的英雄业绩。歌词称:“又战斗来又生产,三五九旅是模范。”尽管现在时代发展了,社会物质丰富了,但这些光荣传统并没有丢掉,至少从成龙路派出所的做法可以依稀看到当年的影子。


警察种菜养鸡,在我看来至少有以下好处:首先,能改善派出所工作人员的生活;其次,能节省伙食费用;这两点从警察的叙述和实际情况来看都有成效。


再次,警察下地干活,并没有占用正常的工作时间,这对警务和他们并没有造成损失。同时还能锻炼身体,增强体质,也是一种很好的引导,总比业余时间“砌长城”(搓麻将)让人觉得更健康一些。参加种菜养鸡等活动,既能保证吃得好,也能保证身体得到锻炼,体质好了,在执行警务工作时就有了身体保证,何乐而不为呢?


最后,警察参加体力劳动,也能让他们明白,“劳动果实”的来之不易,体验到“衣食父母”田间劳作的艰辛,增加对人民朴素的感情。他们在执行公务时,也许就能从更人性的角度出发。因此,让我们不妨对警察种菜多点宽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