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蓝剑]军校记忆之三哥小传

军校记忆之三哥小传

在军校四年的记忆里,我认为什么人都可以不写,但是不能不写我的三哥。我那苦难的三哥、我那乐观的三哥、我那伟大的三哥、我那朴实的三哥、我那光荣的三哥,一直是我们五兄弟里的一个怪胎。他用自己的一步一个脚印,成就了一个农村孩子成功的传奇;他用自己一分汗水,带来了一分收获;他用自己的踏踏实实,成就了一段非凡的军校生涯;他更用自己的行动,让我们从中学到了很多很多……

三哥家来自农村,家里不富裕也不穷,这是三哥自己说的,但一干兄弟都一致认为,五兄弟里,一说到钱,最有钱的就是三哥。还记得,那是军校二年级的时候,风流人物二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惹了一身风浪债,把人家小姑娘的肚子给搞大了,人家小姑娘这下子对他可是不依不铙了,那年头的小姑娘可比现在的实在,我都怀了你的孩子,怎么着,你得娶我呗,就算你不娶我,怎么着你得给我打胎钱和营养费吧!二哥愁啊,为了自己一万块的分手费愁得我那自称是韦小宝第二代的风浪人物是茶不思、饭不想,这时候多亏三哥横空出世,手拿着三哥给的一万块钱,可把二哥给感动坏了。可二哥还没高兴完,三哥的拳头已经到了,三哥冷冷地撇下一句话:别对不起人家小姑娘,不想负责任,就不要乱来……可见三哥对兄弟的仗义,后来,知情大哥对二哥说:二子,小三为了你是省了一年的钱呀,那一万块钱原本是小三给对象寄的学费,为了你小三可是把女朋友都可赔了啊……记得那次因为三哥没把学费给那所谓的三嫂交上,那快要成为我们三嫂的女人也就和三哥说拜拜了。二哥知道这事之后是内疚万分,从此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了!后来一问三哥,当初为啥和那女人分手?三哥大嘴一张: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自己的衣服合不合身,只有自己知道,一天向钱看的女人,我们农村娃子养不起!我们众兄弟一听,那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感动呀!

三哥很节省,在军校四年里,我们众兄弟就没有一个人看见他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军校生一般下街啥地是要穿便装的,三哥一般都是一件50块钱牛仔裤和一件30块钱T恤就搞定。大四那年冬天,我们准备毕业了,毕业实习三哥分到了遥远的东北,都说东北的天十分冷,大哥是身有体会地。三哥,对着自己的包是左翻右翻,也搞不出一件温和的衣服来。四哥一看,急了,把自己的新棉被往三哥的包里一塞,“三哥,就穿我的吧……”三哥还想推辞,四哥摆出一付你不要我就和你翻脸的架势,三哥也就不说什么了。来年大家回到军校,三哥一见四哥面就拿出一老大的东北老山参,说是给四哥他爷爷的礼物,四哥他爷爷一直是身体不好,这东北老山参可是好东西。四哥心里那个感动呀,刚想说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能要,可一看三哥指着身上穿的四哥的衣服,四哥明白了,三哥这是暗示他呢,要不收下,可就把三哥的心给伤了。所以也就收下了,后来,我们一到那四哥家里,四哥那快100了老爷爷总是左问我们一句:三儿呢?三儿怎么不来呀?多好的孩子?多会孝敬人呀!我们心里说,三哥要是在西藏知道您老人家还这么挂念他,他一定会感到很高兴的。

军校四年,三哥最不想谈的是感情,但人这东西你最不想谈,他越是要来,你怎么躲你都躲不掉。三哥那美丽的爱情,来自于他那一年回乡的路上,在火车上他认识了一个和他一样来到南京求学的海南小姑娘,火车一路走,这两小青年是一路聊,感情是一路升级,快到海南的时候,两人都互留了电话。虽留了电话,可三哥一回到老渔村,就和老爸出了二个多月的海,吼没啥时间给人家小姑娘打电话呀,一来二去,自己放了人家小姑娘的鸽子,自己也不好意思主动和人家小姑娘联系了。一来上学,刚到车站,就听见有人在喊自己名呢,定睛一看,这不是火车上认识的小妹妹么。两人一见面,那小姑娘对三哥是万千怨恨呀,整个假期不来一个电话,人家等你多急呀,我都在车站等了你一个星期了,本来你今天再不来,我就自己一个去南京了……小姑娘几发连珠炮弹一炸,把三哥给炸蒙了,他藏了一肚子的话,到了人家小姑娘面前只会说个:我……我……我……,别的台词都全忘记了。小姑娘一看也心疼了,多朴实的兵哥呀,于是也就把他给原谅了。一来二去,就讲习于当地一的高校的那小姑娘倒真成了我的三嫂,后来带到我们学校,几个哥们一看,“老三,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呀,这么俊俏的小姑娘怎么就你有福气了呢?”“老三,搞了关天你小子是闷骚来着,平时一句话不讲,动起手来可真不手软呀”……一看众多兄弟对三哥,轮番轰炸,三嫂可不高兴了,赶快给三哥解了围,后来和大家熟悉了才知道,三嫂家也是军区大院里的,母亲还是军区医院的顶门柱呢。06年去海南军区医院疗伤的时候,三嫂对我是照顾有加,当我们一起提到三哥的时候,三嫂一脸的幸福样:三儿,那人特实在,我当年一眼就看上他了!三嫂她老妈一见我们在谈三哥,也在旁边对我们说:三儿那人我也喜欢,你嫂子带他来家第一次,我和他爸就喜欢上他了……三哥呀,哨位上的你现在可感到幸福,兄弟都帮你感到幸福呢!

三哥是个伟大的人,毕业了,大家面临分配,虽心里都有一个小九九,家里有人在部队的,谁都希望把自己回去亲属的部队,那样以后对自己以后的发展也有利不是?很多艰苦的地方,反而没人想去,于是在学院里有关系的找关系,没关系的找老师通融,一来二去,把学院老师搞得特窝火。这个时候,我们五兄弟是最沉得住气的,别的几位老大都早已确定,我则是正和家里闹着别扭,那天晚上刚下自习,三哥严肃地把我们叫回了宿舍,拿出了一份申请书,对我们说:他想去西藏,现在都已经批了!大家傻了,我们第一反应便是叫三哥不要去那地方,那地方可不是人呆的,再说用大哥的话说,三儿你一个海南渔村小打鱼的你上了高原雪山你还不得缺氧?可三哥的态度很坚决,我们也只有作罢,三嫂本来也很不同意,他们已经决定三哥毕业后就结婚,但后来三哥和自己未来的老泰山一说,三嫂也只能同意,于是三哥成为我们这批第一个走的人,西藏晚进去的话就是封山,三哥走的那天,我们五兄弟是抱头痛哭……多少年过去了,当我也成为一名高原边防军人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三哥下这个决心是多么地大……

11年了,快12年了,昨夜给三嫂打电话,嫂子在那边刚把他们家的小萝卜头给哄睡着。问起三哥,嫂子说:“挺好!前几天刚晋的正营,刚去不适应,缺氧,后来不知道怎么地,他自己克服了,连我妈都说是个奇迹……”看着毕业相册里三哥的伟岸身影,心里只有无尽的祝福:朴实的三哥!愿你一切都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