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飞虎 第二卷 第七章 拉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4/


第二天,秦跃三人还没来得急跟班里的弟兄吃一顿散伙饭,就被拉到了军部。临行前,他们看到往日挺活泼的赵宇,如今却变得很颓废……其实他们也想不明白,四人考核成绩都不差,而且两年以来共同学习共同生活,都形成了良好的默契,又有很好的感情,搭配起来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领导班子,但为什么四人中只有赵宇未能如愿进入战车营?

很多年后,当已经成长为神鹰机械化空降师师长和参谋长的秦跃和赵宇找到陈超喝酒叙旧时才揭开了谜底。其实答案很简单,当时秦跃和赵宇结业后都会提副营职,而两人都是军事干部,但战车营的军事副营职务只有一个,陈超和学院领导权衡之后,认为秦跃在各方面尤其是在指挥方面的表现都优于赵宇,于是就报上了秦跃,而赵宇也就拉下了……


在军部,军长和政委,军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后勤部部长,作训处处长,一起接见了神鹰师师长、政委以及新组建的伞兵战车营的四人领导班子,询问了战车营组建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和困难,军长和政委还当场指示军里和神鹰师的军、政、后各部门要积极配合组建伞兵战车营,该给的给该批的批,不能搞本位主义、官僚主义!最后还告诫神鹰师首长和秦跃四人,不仅要注重速度,更要注重质量,并定下了期限:一年之内,战车营必须全建制形成战斗力!

四人跟着回到了神鹰师师部,师长和政委又嘱咐了一通,内容无非又是注意配合,有需要就出声,注意效率之类的……

四人跟已安排好的战车营各连、排主官开始分配任务到各部队要人。大伙基本上都是选择到自己的老部队挑兵,比如吴晓彬选择去了S师,秦跃去了神鹰师,毕竟都对自己的老部队熟悉,挑人也能挑个好的。而李健则因为要处理战车营组建的各项事宜和程序留在了师部,没有去挑兵。接着战车营的干部们便各自拿着军部给的“尚方宝剑”出发,迈出战车营组建的第一步。

说实话,一提到到别的部队挑兵,秦跃就很苦恼。在侦察连的时候,他就最讨厌这种自己种树,别人摘桃的做法。以前空降军特种大队到下边来要人的时候,他就很不舒服,自己难得培养出了一个好兵,还没来得及发挥作用,就被军特大要去了,虽然不舒服,那也当为空降军做贡献了。但招去了也就算了,集训了几天觉得不合适又给你送回来,你说这叫什么话。就为这事,秦跃反反复复找刘天哲闹了很多次,可刘天哲一句话就把他给顶回去了:这侦察连是你的还是空降军的!尽管如此,每到军特大下来要人的时候,秦跃还会千方百计地躲起来……

如今他自己倒要去摘别人桃子,他真的很郁闷。走在师部大院里,秦跃还在想着该怎么应付下边这帮主官,自己是过来人,他知道想在这帮人手里挑俩兵,太难了……

“秦跃!”刘天哲从办公楼里出来,看到秦跃低着头走着,叫住了他。

“参谋长。”秦跃回头。

“想什么呢?”刘天哲看出了秦跃的焦虑,两人并肩走着。

“还能想什么,挑兵呗!”

“怎么样,理解当初别人上你那要人时候的心情了吧?”刘天哲瞟了瞟秦跃,“孙政委(H团政委,刘天哲比他先提拔一步)那我已经交代过了,他全力支持你工作,至于其他部队嘛,你自己看着办咯。”刘天哲笑着说。

“行吧,刘叔,谢谢了。”

“这会儿你打算往哪去啊?”刘天哲停下脚步,秦跃也跟着停了下来。

“去饭堂吃饭呗,还能去哪?”秦跃奇怪地望着刘天哲。

“走,上我家吃去!”

“阿姨也搬过来啦?”

“没呢,我亲自给你下厨!得了吧!”

“嘿嘿……”

“美得你!”说着给了秦跃一个爆粟。

……

……


秦跃首先去了神鹰师的其他两个团,在那各蹲了大半个星期,观察了一下。他特意没去挑侦察部队的兵,虽然战车营也需要各项能力尤其是军事素质突出的兵,但秦跃是过来人,他知道越是能力突出的兵,部队就越不会放,侦察部队的兵就更是保护对象了。别说你有“尚方宝剑”,就是把师长拉来了人都不一定鸟你。

秦跃除了挑几个比较适合战车营的学历相对较高的技术性人才外,重点挑了一些平时表现一般,但有很大潜力的兵。这些兵平时在老部队都不会特别受重视,除非碰到了一个像秦跃这样的主官。这些兵就是到了战车营,只要对他多花点工夫,他就会得到很大的提高。最重要的是这类兵部队一般都不会抓得太紧,送给你培养总比自己培养那么久又没啥成果的来的好。

可就算是这样,当秦跃找到各部队的主官时,人还总是跟你嗯嗯啊啊地扯来扯去没个正题,每当秦跃想把话题往回拉的时候,人又故意给你跑开了,成心拖你呢。所以秦跃在那两个团整整呆了半个月,软硬兼施,最后迫不得已让刘天哲给那两个团的团长跟政委打电话狠狠地训了一通,点着名骂他们不服从大局,本位主义。事实证明师领导出面还是有用的,最后那些主官才很不情愿地让秦跃如了愿,带走了那些兵。

秦跃首战告捷,给吴晓彬等干部去电话询问了大家的情况,其实大家都差不多。就拿吴晓彬来说吧,每天不是跟那些个主官磨牙,要不就是请吃饭请喝酒,兵没要到,自己先砸下去了两千多块酒钱。秦跃起码还能拉出刘天哲这块牌,吴晓彬这些人可就辛苦了……

在去此行的最后一站——他的老部队H团的路上,秦跃好好地睡了一觉。这几天为了跟那些主官磨牙,可秒杀了他无数脑细胞了,半个月来就没舒舒服服睡过几觉,不然他也不会把刘天哲搬出来。要知道在部队,人情也是很重要的,他这么干,可是要得罪人的。可是为了赶战车营组建的进度,他也只能这样。战车营的组建,可拖不起啊!

秦跃来到H团,先来到政委办公室。毕竟刘天哲是跟孙政委通过气的,先来找政委总是好的。

门是虚掩着的,秦跃按惯例在门外整理了下军装,敲敲门,

“报告!”

“进来吧!门没锁!”

秦跃推开门,见到孙政委在电脑上看着文件,敬礼,

“政委。”

孙政委转过头,笑着说“哟!秦跃来啦!快坐快坐!喝水自己拿啊,等下我看完这点材料。”

“嗯。”秦跃走到了政委办公室的窗边,望着窗外出神。办公室在四楼,从这里可以眺望整个H团的驻地。两年过去了,H团又有了很大变化,营区内的绿化也变得好了,训练器材也多了不少,但战士们还是一样的勇猛,顽强……

“怎么样?和你走的时候相比有什么变化不?”孙政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递给秦跃一杯水。

“呵呵,变化是挺大。”说着,两人在沙发上坐下。

“兵挑得怎么样了?在别的团没碰钉子吧?”孙政委笑着问到。

“没碰才怪呢,就为要那十几个兵,整整在那呆了半个月。净跟那帮人磨牙了!”秦跃抱怨道。

“呵呵,你当连长那会你不是这样?军特大来选个人你不躲?现在部队培养个人难啊!你也是过来人了你会不知道。”孙政委笑着看了看秦跃“老刘已经跟我说过了,你放心,我这绝对没问题。邓团长(现任H团团长)那我也会跟他通气的,下边的谁要不放人你就来找我!我批死他!”

孙政委顿了顿,笑着说道

“不过,秦跃,这也是你的老部队了,你也知道咱们H团现在也不容易。你挑人的时候,适当挑几个好的也就行了,我年底也调副师了,你也不能让我走了还让别人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吧。”

“放心吧政委,这些我都知道,我也是过来人了……”

……

……


秦跃站在训练场边,看着战士们在场内训练,挑选着他需要的兵。本来在那两个团他就没能挑到什么太好的料,好的谁肯放给你,所以他把目标放在了H团。H团他呆了七年,哪支是过得硬的部队,哪个是过得硬的兵他清清楚楚,反正孙政委也说了随便挑,他早把孙政委最后那句话扔耳边了……

他踱步来到侦察连的训练场地边上,默默地看着他们训练。两年过去了,侦察连的战士们又换了一批,不过仍有不少秦跃带出来的老兵,看到他们都成长为侦察连的骨干,他感觉很欣慰。

张建钢背对着秦跃,并不知道秦跃到了。而一些认识秦跃的老兵看到了秦跃,都拼命地招手向他打招呼。秦跃点点头,算是知道了。

“张建钢!”秦跃叫到。

张建钢回头看到秦跃,嘱咐副连长带领训练,跑了过来。

“哟!啥风把咱们秦跃少校吹来了!”张建钢在秦跃胸上擂了一拳。

“损我吧你!”两人并肩走在训练场边上,“咱们战车营可要组建了……”

“哦!”张建钢打断了秦跃,笑着说“咱们秦副营长来挑兵来了是吧!”

“呵呵”

“你放心吧,我这绝对没问题。反正侦察连的兵很多都是你带出来的,他们也愿意跟着你。”

“谢谢了。唉,逸飞呢?”

“你不知道?老郑年初转业了!”

“转业了!怎么回事?”秦跃很惊讶,转身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段时间他突然变得很颓废,老是请假外出。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不声不响地就把转业报告递上去了,直到团里找我询问情况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情况。后来他的转业报告也批下来了,他也就走了,就是临上车的时候,我问他他也还不肯说,只是哭,哭得很伤心……” 说起这件事,张建钢的眼神也黯淡了下来。

“逸飞这到底是怎么了?”秦跃很疑惑,为什么一个如此热爱部队的,优秀的解放军政工干部会这么转业走了?这个问题困扰了他很多年……


秦跃是H团的老同志,在H团的人缘极好,加上孙政委又亲自指示过,所以秦跃在H团的招兵工作进行得很顺利,招揽到了一大批战车营所需要的人才。又在侦察连小住了几天之后,满载而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