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南沙钓趣

自从脱下军装离开军营后,那同甘共苦十多年结下的深厚的战友情谊固然难忘,但每每在梦中忆起的多是当年赴南沙群岛执行战备值班、守礁时海上垂钓的情景。

远航前,可以忘记备上充足的啤酒、零食,但绝对不能不备好钓鱼的装备。在海上漫长的日子里,钓鱼或许是水兵最好的娱乐方式了。(作为军舰军船,是不允许在舰上或船上钓鱼的,但可能在南沙是特殊的例外,上级领导默许钓鱼作为南沙守礁战士排遣海上枯燥生活的一种娱乐方式,既可以给海上生活增添乐趣,又可以吃上营养丰富的鱼肉鱼汤,可谓是一举两得。)其实海上钓鱼的装备极简单:备好充足的鱼线和各型号的鱼钩,另加自己加工的大拇指般粗细和长短的铅制坠子便可,把鱼线缠在一块长30-40公分,宽10公分,厚5公分以上的泡沫板上,线长300米以上,绑上坠子和2-3枚鱼钩,一副渔具便算做好了。

从广州启航,经过大约3天3夜的昼夜航行,终于到达目的地--南沙群岛。一番短暂的抛锚部署把船泊好,众人竟顾不上一路上的颠波和劳累,争先下钓。更有心急的,船上的大锚还没抛下,他的鱼钩已早抛出去了。当然,船上的抛锚部署还没结束,他的第一条鱼就钓上来了。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钓上来的第一条鱼,只要不是石斑鱼,基本上都是充公做鱼饵了。鱼还没拉上甲板,早已有兄弟拿着刀在等着,转眼间,你一块我一块把鱼剁完了,把鱼肉往自己鱼钩上一挂,随手尽力往外一抛,就等着把鱼往上拉了。都是乐透奖,真正永不落空的,人人有份,还没见过在南沙钓不上鱼的,只是多少和大小的区别而已。

大海上钓鱼,技术不是最重要的,而运气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线还没放到底,就有鱼上钩了;有时候几个人在同一个位置放钩,但只有一人在忙,其他几个半天没动静,在一旁干焦急,直骂娘也没辙;更有甚者,只管把鱼钩往海里一抛便去打牌、看录像或吹牛聊天去了,偶尔过来拉一拉,掂一掂,便轻易的拉上一条百多斤的石斑或青眉什么的,轮不到你不相信运气都不行。1993年在南沙值班时,船上一个梁姓机电长有一天晚饭后把鱼钩往海里一抛,便去看录象了,看完录像后拉一拉线,呵呵,挺沉的嘛,赶紧收线,好家伙,竟然拉上一条近一百斤的青眉鱼(据老渔民说青眉鱼一般情况下是不咬钩的,他们在海上多年都没有钓上来过青眉鱼,但那一次,连续两个晚上船上的战友都钩到了青眉鱼,另一条80多斤),把他乐得嘴巴都快合不上了。听船上的老同志说,我船在南沙的纪录是钓到最大的一条鱼是180多斤石斑鱼,是1982年入伍的江苏战友创下的,至今还没有人破此记录。不过,最可惜的还是数92年时那一次钓到的一条大鲨鱼,足有五六百斤,当时二三十人分批折腾近一个小时,好几个战友手上都起水泡了,才把它拉出水面,经请示随船出航的基地副司令员同意,船上政治教导员亲自上阵,用冲锋枪把鱼打死,但在夜间,加上当时风浪较大,不敢贸然放小艇和开动吊机,只能用消防钩钩住往上拉,差不多快拉上甲板了,终因鱼太重,把鱼鳃都钩裂开了,最后掉进海里,大家看着鱼慢慢沉下海底,个个伤心不已。但当时记忆最深的是那张血盘大口,是第一次见过,挺吓人的。在多年的南沙测量、值班中,我船钓到一百斤以上的鱼,都记不清楚有多少了,只是每次返航后,都会见到大伙在后甲板上用手拉锯在锯鱼(鱼太大,在冷库里冷藏后,只能用锯来锯开)。

最不可思议的一次是,有一个晚上大家也是把线一抛,各自都看录像的看录像,打牌的打牌,大家正玩得高兴,一个战友大喊:“有大鱼,弟兄们赶紧帮忙。”大伙赶紧过去帮忙,但奇怪的是,边上的十支八支线也是有大鱼上钩呀,都很沉,且还在动,结果大家手忙脚乱的往上拉,但拉了一下,大家心里明白了,可能是鱼线被鱼拉着跑,把边上这些线都缠在一起了。当时大家就想,拉吧,把鱼拉上来再说。鱼终于拉上来了,哈哈,果然是一条大鱼,又是一条百斤以上的石斑鱼呀。鱼是拉上来了,但最后大家都傻眼了:这鱼嘴里没有咬钩呀,其它地方也没有被钩住,找遍了都找不出到底是谁的鱼钩把鱼钓着的,估计这天底下最倒霉的石斑鱼,竟然是被几根纠缠在一起的鱼线把它网上来了,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下大家都高兴了,那天晚上谁的鱼线缠在一起的都有份了,这可是皆大欢喜了。

在海上钓鱼,最刺激和过瘾的还是放小艇(舢舨)到礁盘边沿钓鱼。礁盘边上,礁石林立,又有大大小小的海沟、珊瑚洞,是鱼的藏身之处,且种类繁多。在这个时候,才是考验技术的,放线时,坠子触底时,还得往上拉上一点点,以免铅坠子被卡在石缝里,在鱼咬钩时,反应要快,否则被鱼把线拖进洞里就会被海石缠住了,如果沉得住气和运气好点的话,说不准鱼还会把线又拉出来了,结果是保住了装备还钓上了鱼。但大多数情况是装备报废,鱼也跑了,有时候准备的几个渔具,还没有钓上一条鱼,就全部都报废了,会被气得半死。当然,高兴的时候还是比较多的,有时候钓到的是小鱼,但拉上来是就变成了大鱼,诸位不要以为南沙海水环保、营养丰富,鱼长得快哦,而是大鱼吃小鱼的结果,因为开始上钩的是一条小鱼,往上拉的时候,大鱼以为是一顿美餐,一大口把小鱼吞下去,没想到大鱼这次失算了,被一起拉了上来,这是我们所说的买一送一。也有拉上来半条鱼的时候,那就是碰到鲨鱼了,还好可以喝上一顿甜美的鱼头汤,因为此时拉上来的鱼往往只剩下一个鱼头了,下半身早已成了鲨鱼的美食。本来十多斤的鱼,只剩个鱼头了,真有点不可思义,而且象刀砍的一样,很整齐的,不多不少,刚好是一个鱼头,每次都几乎一样。

遇上天气好些,又是退潮时,站在礁盘中,齐腰深的海水,这个时候钓那些小斑鱼,又是别有一番情趣。这个时的装备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只须一根2米左右的细细的鱼线, 一头绑在衣扣里,另一头绑上一个细细的鱼钩,把鱿鱼肉往钩上一挂,再往海水里一丢,保证钩还在往下沉的时候鱼已上钩了,鱼是怎么咬钩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不到一刻钟,每人都已钓了小半桶,只要你还想钓,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只须每隔几分钟移几步就可以了,钓到手软。

最浪漫的就只能数在美济礁的钓鱼了。在美济礁时,天气良好,又到一轮明月高挂夜空时,这时候出去守候,大多数都会丰收而归的,但这时最好带上几听啤酒,听着海呼吸的声音,一手拉着鱼线,一手拿着啤酒,大家天南地北地高谈阔,享受这习习的凉风,小艇轻轻的摇晃,突然间鱼咬钩了,啤酒都不顾了,立马收线,哈哈,又一条石斑鱼。其实这个时候钓不钓上鱼是无所谓的,大家享受的只是这个过程。

最后一道程序与钓鱼者无关了,我们回到母船时,兄弟们都会象迎接凯旋归来的将士们一样,在甲板上欢迎我们,将鱼交给他们,他们马上就忙开去了,不用多久香浓鲜美的鱼汤便做好了,喝上自己亲手钓上来的鱼做成的汤,滋味就是不一样。这个时候,看着兄弟们喝得津津有味,自己总会陶醉。

尽管事隔多年,曾多少次在梦中一次次把南沙想起,想起那美丽的大海,想起那片海留下我的汗水,我的足迹,我的笑声,还有我亲爱的战友,心中总会起泛起无限的遐想:什么时候能再次踏上那片蓝色国土,什么时候美丽富饶的南沙群岛才能回归祖国的怀抱?我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我期待有一天我能以一名普通游客身份踏上南沙,再次领略她的美丽风光,再一次跳进她的怀抱里尽情垂钓.



这就是机电长钓到的青眉鱼(渔民把这种鱼小的叫苏眉,大的青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